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骗局?
    不久之前,叶朔刚刚将储物戒指成功抢到了手,担心一番激烈大战会将丹药损坏,连忙上上下下的仔细检查起来。但任他翻来覆去,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楚天遥更是没有耐心:“别看了,你又不是炼药师,再怎么看,又能看出什么名堂来?”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叶朔:“对啊!可以去找炼药师帮忙啊!楚师兄,我在定天城中有个炼药师朋友,咱们现在就去找他吧!”

    楚天遥一脸不屑:“哦?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炼药师的朋友?”那言下之意分明是:炼药师个个心高气傲,又如何会跟你交上朋友?

    叶朔并没听出他的讥讽,反而是兴致勃勃的解释道:“其实你也认识的啊!就是之前在拍卖会上,坐在咱们前面的那位托兄弟啊!不过其实他不是托,还是大家族的少爷,再然后,他还是云星大师的徒弟,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上一届炼药师大会的冠军!”

    在叶朔替祈岚的一通吹嘘中,楚天遥也勉强捕捉到了几条关键信息,一时心头又是暗恨不已。

    祈家少爷?这样的人物要是能打好关系,对自己的日后发展也是相当有利的。远的不说,至少修炼资源也是不用愁了。如果早知道他还有这样的身份,当初自己也真该去同他结下善缘才是。不过,既然已经错过了第一次机会,那借着这次登门拜会之机,就一定要设法跟他交上朋友了。

    “这……”祈岚看着叶朔手中的赤红色丹药,面色古怪,“这不是已经被破月派的人买走了么?怎么会在你手里?”

    叶朔解释道:“一开始的确是被破月派的人买走了,但是后来又被焚天派的人抢走了,接着又被碎星派的人抢走了……嗯,一言难尽,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又把它抢回来了,但是其间经历了好几场恶战,所以想请你看看它有无损伤?”

    “是啊,祈少爷是炼药师大会的冠军,这对你来说想必只是小菜一碟。”楚天遥适时的送他一顶高帽戴上。

    “这个……”祈岚的面色更是古怪,垂下了头,似乎是在做着什么心理斗争。

    看着祈岚这副模样,叶朔顿时开始担心,不会这解药真的被损坏了吧!?

    “祈兄弟,这九曲玄阴丹……”叶朔欲言又止。

    楚天遥看着祈岚竟然根本没理自己,看来他的好话白说了,有点暗暗不爽。

    “我还是实话跟你说了吧,就算是还你的人情……”最终祈岚吐出这样一句话,“其实这根本就不是九曲玄阴丹,你们都受骗了。

    它真实的名字是叫做流隐丹。虽然功效类似,但各方面的药性其实都比九曲玄阴丹差了一大截。在拍卖场那个管事第一次拿出来展示的时候,我就已经认出来了。

    你看,虽然同样是通体赤红,但是如果放在阳光下看,这颗丹药的红色外壳上,其实是能隐约看到一些细小的白色花纹……”

    祈岚发挥炼药师的专长,起劲的科普起了流隐丹和九曲玄阴丹的分别,然而叶朔根本就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此时的他已经拍案而起:“这药是假的?!你是说拍卖场竟然公然卖假货?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九曲玄阴丹分明已经拍出了天价,根本没有从中偷梁换柱,牟取差价的必要……”祈岚也有些不解起来,“我所能告诉你的,就只有这颗丹药的确不是你要的九曲玄阴丹。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也可以到外头的药铺里找专人鉴定。”

    “哪里的话,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叶朔此时的火气也逐渐消退,又想起一个问题:“但是既然你一早就知道了,在我给它付钱的时候,你怎么都没告诉我呢?”

    “!”这句话一下子问到了祈岚内心的最深处,他一下子尴尬起来,“这……”犹豫了一会他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若是你知道了这九曲玄阴丹是假的,还会替我付账吗?”

    “也罢。”叶朔摆摆手,“也多亏了不知道这九曲玄阴丹是假的,才追的破月派,了解到了这么多事情的真相,否则,还真是钻进别人下的套里出不来了。”

    听叶朔这样说,祈岚也听出了叶朔并不想追究他的意思,顿时心里紧绷的弦松了不少。

    “对了,祈岚兄弟,其实我这次还是专程来给你送另一样东西的!”叶朔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幅卷轴般的东西,放在祈岚面前摊开了。

    “天香魔骨图?”祈岚双眼发直。接着,他黯淡的双眸中忽然就浮起了奇异的亮色,也顾不得再去细问是从何处得来了,激动的一把握住叶朔双手,激动道:“叶大哥,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无论如何,你一定要答应我啊!”

    “嗯,你说,只要我做得到。”叶朔点点头。

    祈岚把自己的计划低声说了一遍,楚天遥在边上听着,主动说道:“此事相当考较个人的随机应变能力,我看还是让我来吧。”

    祈岚暗暗苦笑,他又何尝不知道楚天遥更为八面玲珑,但是还是拒绝了:“我父母认得叶大哥,所以相比之下,他的话会更有说服力,还请不要介意。”

    总算是把串通好的话背流利了,祈岚引着叶朔他们来到了大厅。

    “叶公子,这就要走了么?”祈方和祈夫人在大厅中联袂相迎。表面上笑得一团和气,心里都是如打鼓般的咚咚直跳。

    “嗯,今天冒昧到府上拜访,其实是专程来送一件东西的。”叶朔笑着说道。

    祈方眼中现出狐疑。不是来讨债,反而是来送一件东西?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难道他真是天生的冤大头不成?

    “就是这个。”叶朔双手捧上天香魔骨图。在祈方疑惑的接过后,继续微笑道:“其实这就是那件祈岚兄弟在拍卖会上花费一千万买下的拍品。据闻老爷生辰将至,祈兄弟是想以此物作为贺礼献上,以尽为人子之孝道。”

    祈方的神色略微有些变化,有点感动又有点疑惑,于是发问道:“既然是祝寿,为何此前始终不说?”

    叶朔侃侃而谈:“祈兄弟之所以隐瞒此事,只是为给老爷一个惊喜,因此才将贺礼暂时寄放在我这里保管。却不想闹出了天大的误会,实在是我所虑不周了。”

    祈方和祈夫人听后都渐渐动容了。尤其是祈方想到自己不明真相之下,对儿子的严厉责罚,又是后悔,又是感动,一时竟有些眼眶湿润。

    用力拍了拍儿子的肩头,说道:“臭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玩这一套了?刚才受了那么大的冤枉,你竟然始终都不愿开口向我解释?唉,贺礼,贺礼,还何须什么贺礼,有你这份孝心,就已经是最好的贺礼了啊!岚儿,之前爹没打疼了你吧?”

    祈夫人也一边抹着眼泪检查祈岚的伤口,柔声道:“老爷,您以后做事可不能再这么冲动了。瞧瞧咱们儿子这一回,受了多大的委屈啊……”

    经过了这一场“误会”,祈方夫妇看待叶朔的眼光也变得柔和了不少,甚至主动询问道:“叶公子还没吃饭吧?要不要留下来一起用晚饭?”

    叶朔连忙拒绝,推脱自己还有点事,祈方夫妇又是一番挽留,最后还执意要送他出门。

    “从头到尾,没提过一句讨债!为人宽厚,再加上谈吐又是如此得体!你看看人家,这才是真正值得你交的朋友啊!”直到叶朔已经走得连背影都看不见了,祈方还在远远指着他离去的方向,认真的教育着祈岚。

    祈岚伫立在寒风之中,遥遥注视着府中叽叽喳喳叫得欢天喜地的鹦鹉,怅然若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