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苍炎星檀豹
    “萝卜秘法·萝卜的恐惧!”

    叶朔在看到那头猎豹型契约魔兽后,心中就产生了一丝不祥的感觉。这份危机感驱使着他迅速朝后方大幅度纵跃,半空中已是将青头白萝卜召唤在手,一落定就高高扬起,施展出了他对付魔兽的自创绝招。

    巨大的萝卜虚影遮天蔽日,趴在地上的郭阳云抬头见了这大萝卜,“这他妈什么鬼啊!”郭阳云大叫起来,他越来越看不懂叶朔的招数了!

    “能量兵器啊……”阮威的双眼微微眯起。对于这件儿子成日在他耳边念叨的宝物,如今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了正体。

    虽然也为那滑稽的造型暗生几分感慨,但他的眼力远非郭阳云等人所可比,准确的在那萝卜外形中分辨出了一股远超寻常兵器的雄浑能量,而他的注意力,也几乎是近集于此。

    “这还真是一把不错的兵器啊。只是放在你的手中,似乎是有些浪费了……”

    但这景象落在那猎豹魔兽的眼中,仅仅是令它的双瞳中闪过一丝人性化的焦躁。

    而正是这份焦躁令它更加疯狂,四蹄扭动一番后,口中猛地喷出一个硕大的光球,萝卜虚影一击便散。

    阮威看着那不堪一击的萝卜虚影,嘴角扯出一个不屑的笑容,“这能量兵器在他身上,果然是浪费了。”说完一跃骑到那猎豹魔兽身上,指挥着它埋头向叶朔冲去。

    “萝卜秘法·萝卜冲天炮!”叶朔脸色一沉。虽然这一招对高级魔兽的克制效果已经相当之弱,但溃败得如此之快,仍然是他始料未及,原来豹子不讨厌蔬菜?

    但此时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去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了,望着转眼间几乎已经冲到近前的猎豹魔兽,无奈之下,也只能施展起了他的第二套萝卜秘法。

    一丛丛绚丽的金黄色火花从萝卜尖端冒出,连接成一道光柱般的炮火齐鸣。但轰击在那猎豹魔兽身上,却是连它周身密布的鳞片都无法炸裂丝毫。从那猎豹魔兽此时懒洋洋的神情看来,刚才那一番攻击似乎不过是在它身上溅了几滴水。

    这压倒性的实力差距,令叶朔不仅回想起了苦战天苍兽时的九死一生,当下不由在心中默默呼唤起了天苍兽来。

    叶朔意念传动着,但脑海里没有天苍兽一丝一毫的回应。一连呼唤了几声,天苍兽连个呼噜也不回复。

    叶朔一阵无奈,“这未免也太不靠谱了吧!”然而又转念一想,天苍兽身为上古神兽,必然不会言而无信,它曾答应过自己,只会在生死关头救自己一次,这一次它迟迟没有反应,这说明……

    “我怎么能一遇到点麻烦就找救兵!”叶朔心里涌起了一股强大的动力,这说明,现在还不到生死关头!

    “见到我的苍炎星檀豹,还不快跪地求饶!”阮威显得很得意,“苍炎星檀豹可是大陆上的高级魔兽,你难道觉得自己能赢过它?”说完,阮威话锋一转,“苍炎!上!”

    眼看着苍炎星檀豹对着叶朔扑过来,却在接近到极致的时候,前蹄一软,险些把阮威从背上掀下来。

    阮威正要喝骂,却感觉到苍炎星檀豹抖成了一团,灵魂中也不时传来一阵阵的恐惧气息,这反应远比看到萝卜虚影时大得多。“苍炎,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不往前!?”阮威又惊又奇,但更多的是愤怒!

    “主人,这小子身上有一股很强大的气息,威慑直接作用到灵魂。我一旦接近它,就会感觉全身发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好一会儿,那苍炎星檀豹才作出回应,同时身子依旧在瑟瑟发抖。

    “怎么会这样?”阮威的眉头深深拧紧。

    出现这种情况,往往是魔兽遇到另一头比它强大得多,甚至是足以威胁到它生命的魔兽时,生物的本能令它懂得趋利避害。眼下那苍炎星檀豹却在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子身上感受到了同样的危险,莫非他还拥有一头更强大的契约魔兽不成?

    “那么,如果让你尝试着克服这种恐惧,强行与他战斗,胜利的概率会有几成?”最终阮威沉声问道。

    那苍炎星檀豹只是尝试感应了片刻,就连连大摇其头:“不行啊主人,这是源自生物链结构的恐惧,我们是无法与自己的天敌战斗的!”

    阮威暗骂了一声,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将苍炎星檀豹收了回去。

    叶朔还不知他是沾了刚刚被他大骂过一通不靠谱的天苍兽的光,此时看到阮威的举动,心里很有些莫名其妙,忽而又一想,“是了,那天在灵兽院,当我经过时,所有的灵兽统统都萎靡不振,看来这苍炎星檀豹是被自己身上的天苍兽气息所震慑到了。”

    这样也省事了不少,望向阮威,叶朔正要再次出击,却有一声叫喊从沙地传来。

    “阮威,我告诉你,你不要犯糊涂!”郭阳云半跪在沙子上大声的喊着,“我已经传讯给了同门的师兄弟,只要你现在把九曲玄阴丹还给我,再替我宰了这个狂妄的小子,我可以不计较你这次的冒犯。

    否则的话,你就算在这里杀了我也没有用!”郭阳云虽然口头上喊得气势十足,但心里对于能否收效也没底,心里暗暗恐惧,双手也不知不觉握成了拳,额角还有冷汗渗出。

    阮威心头暗恨,被叶朔这么一耽搁,他已经失去了最佳的灭口时机。

    虽然郭阳云的话未可尽信,但事关重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万一他当真已经传讯回了山门,不出几日,碎星派的门槛多半就会被焚天派踏平!虚无极可以不在乎一名弟子的生死,却必然不会将门派声誉置之不顾。他这一次的逾矩行径,只会给碎星派招致灭顶之灾!

    再加细想,那九曲玄阴丹于他根本就不是必需之物。当初之所以会兴起来夺,只是想看看虚无极在接连失去夏枯草和九曲玄阴丹后,那张愤怒到抓狂的脸。

    说白了,不过是对他日常积威的一个小小的赌气行为。而自己的儿子,就更是为了与叶朔赌气,反正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他平时也没少做。

    如此说来,他又何苦为了两桩毫无意义的赌气,招惹上虚无极?因此几乎是瞬间就做出了决断,铁青着脸将储物戒指抛给了郭阳云,接着,一双充斥着杀意的眼眸,缓缓地转移到了叶朔身上。

    “小子,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就在叶朔已经暗暗将灵力运转周身,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足准备时,在他脑中忽然响起了来自对面的传音。

    “只要你愿意交出远古心法残卷,我也不是不能留你一条活路。”那传音继续循循善诱。

    “远古心法残卷?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叶朔却是直接开口作答。此时他的眼中涌动着滔天怒火:“碎星派的长老是吧。就算你不找我,我也要找你!给我把天魔化气散的解药交出来!”

    尽管这天魔化气散的黑锅悬在头顶已久,但阮威眼下却是根本没有化解误会的兴致。何况他也从来不认为,他有必要向自己眼中的蝼蚁解释。

    “你知道也不告诉我?哼,好!好得很!小子那就不要怪我没给过你机会了,你现在不说没关系,等我逮住你,再用搜魂术强行查看你的神识,不怕挖不出我想要的讯息!”

    对此,叶朔的回答只有四个字:“废话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