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死噬之间
    “唔……唔……”韩娣月喉头格格作响,艰难的敲击着十方杀傀的手掌,却是徒劳无功,很快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

    十方杀傀将韩娣月举过头顶,接着面无表情,一把将韩娣月狠狠掼在地上,又如地底幽罗,带着死亡的气息,一步步向她走过来。

    “……你们先走!”韩娣月吐了一口血,一连几场恶战,几乎让她虚脱休克,但此时的韩娣月神情坚毅,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带着一丝悲壮,就将储物戒指朝着破月派的方向狠狠丢了过去。

    “去!”郭阳云手印变动,操纵着十方杀傀去抓半空中划过的储物戒指。

    “星索!”十方杀傀的手刚刚抬起一半,又被韩娣月放出的星索死死缠住,虽然只是让它的动作暂时僵硬了一瞬,但这一点时间差,也足够让储物戒指破空飞过,又被破月派的领头弟子抓在手中了!

    当然这次大胆行动的代价,就是韩娣月又被十方杀傀揪着头发狠狠按进了沙地里,鲜血就像泉水一样喷涌出来。

    破月派那群人见状也是犹豫了一会,但最终喊了句:“韩师妹,那你自己小心,我们先走了啊!”就头也不回跑开了。

    “大师兄,不能让他们跑了!我们去追!”晋鹏和高畅叫喊着,一副小人得志模样追了过去。

    郭阳云冷眼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本是狂怒的面色忽然奇迹般的平静了下来。

    “哈……哈哈哈……”韩娣月挣扎着站起身来,虽然满身鲜血淋漓,脸上却闪动着一种胜利的光辉。在这光辉的映衬下,她那一身的狼狈,似乎也会短暂的被围观者所忽略。

    “郭阳云,你们焚天派可以死了这条心!你那两个废物师弟百无一用,他们是拦不住我们破月派的大部队的!现在你就算是杀了我,九曲玄阴丹也一定会是我破月派的囊中之物!”

    “哦?说得倒真是自信十足?”郭阳云的脸上浮现起一层扭曲的笑容,抬起手上刚沾染过破月派弟子鲜血的短刀,舌尖在刀锋上一掠而过,将血珠尽数卷入口中,接着狞笑中手印变动:“看来你们……还真是要逼着我赶尽杀绝啊!”

    随着他抬手结印,那十方杀傀竟然也随着他的动作一同结印,周身涌动的层层血光愈发凝实,韩娣月看在眼中,忽然感到阵阵不祥,仿佛有什么沉睡的阴邪之物即将苏醒一般。

    “九幽黄泉,启!——死噬之间!”

    郭阳云一声厉喝,在十方杀傀的手印终止之时,它身上的血光忽然离体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一团粘稠的血雾,一番盘绕扭动后,竟是形成了一扇高达五六米,宽达四五米的巨大血门!

    门扉两侧缭绕着条条漆黑色锁链,大量拖曳着鬼火的骷髅头穿进穿出。

    此门一出,无尽血洞般的中心当即爆发出一股强大吞噬力,吞噬范围波及各个方位,韩娣月虽然仍想抵御,用长剑死死插在地面上,却仍是被吞吸着一步步朝血门靠近,脚跟在沙地上被平拖出数米的深长轨迹,直到力竭之时,被吞吸着投进了血门。

    那些已经跑出很远的破月派弟子也未能逃过一劫,被吞噬之力一步步的拖了回来,临近血门时吞噬力加大,几人纷纷惨呼着被投了进去。

    就连晋鹏和高畅也被吸了起来,“大师兄!是我们啊!”两人被吸到半空中,吓得哭爹喊娘,郭阳云一手一个将他们按了下来,这才幸免于难。

    除去郭阳云等人,还有两人不被这场血腥风暴所侵袭。

    叶朔几乎是在血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就立起了灵晶盾,这样的反应速度也让楚天遥吃了一惊。既然叶朔已经立了灵晶盾,楚天遥也乐得躲在后边逍遥自在。

    在破月派一众尽数被吸入血门后,血门缓缓关闭,并逐渐缩小,从外侧看来,竟是一具普通大小的血色棺材,但棺材背后仿佛缭绕着无尽黝黑深渊。

    一条条锁链自动浮现,将棺材一层层锁紧,锁链间仍不时有森白电花闪掠而过,噼啪作响,触目惊心。

    郭阳云稳稳当当在一旁盘膝坐下,恶狠狠的道:“里头的人都给我听好了,十息之内,交出九曲玄阴丹!否则,死!”

    刚开始,棺材中并无响应,但不久,其中已经止不住传出凄厉的惨叫声。

    “那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叶朔耐不住好奇,试探着放出灵魂力量。灵魂力量在触及到血色棺材时,仿佛触到了什么无形阻碍,再也无法突破。

    叶朔反复尝试,依然无法强行突破,最后灵机一动,按照他使用五灵元素的方式,先分析出那薄膜的元素波动,而后将自己的灵魂波动也模拟成同种性质。再尝试侵入时,这一次就如同物相融般,轻而易举就钻了进去。

    这血棺的外形虽然已经收缩到普通棺材大小,内部的空间却依旧无穷无尽般庞大。

    只见无尽的幽暗之中,直立着一棵有十几米高的参天血树,树顶各垂下几个被白色绷带包裹的蛹状物,只露出脑袋,竟然就是破月派刚刚被吞吸进来的一众弟子!

    但这仅是几分钟时间,这些人却都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般,脸色枯黄,两颊深陷,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皮贴在身上,那诡异的血树,竟是有吸食人的精气之能!

    时间并未过去多久,破月派的惨叫声已经渐渐轻了。

    “我交……我愿意交出九曲玄阴丹……”这时,一声微弱的声音忽然自十方杀傀口中传出。原来十方杀傀是一个连接血色空间的通道。

    “哼!早这样不就没事了么!”郭阳云的表情尽在意料之中,“不过你们可不要一出来就反悔?我可是随时可以把你们再丢进去的!”

    “怎……怎么敢呢?”那声音越来越微弱。

    郭阳云一声冷笑,手印变动,锁链缓缓撤去,血门打开,几个已经枯瘦得不成人形的身影被抛了出来,全部委顿于地。

    “郭……郭大人,这是九曲玄阴丹……”说话人艰难的举起手来,将九曲玄阴丹交给郭阳云,这双手苍老枯瘦,全然看不出是是青年人的。

    不单单是手,破月派的人仿佛都一下老了几十岁,他们相互搀扶着,再也不敢看郭阳云一眼,颤颤巍巍地逃跑了。

    郭阳云也并未阻止,只是半眯着眼睛嘲笑着他们,随后翻转着手中的九曲玄阴丹仔细检查,很快就爆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

    “哈哈哈哈,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看看!就算墨凉城不在,我郭阳云依旧可以完成掌门的任务!临行前是谁说让我传讯给他的!是谁!”

    等他一阵狂笑过后,阴森的目光在沙漠中一掠而过,忽然就狠狠的停留在了叶朔所在的方向!

    “小畜生,你在边上看得倒是很开心啊!还不快给老子滚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