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十方杀傀
    “那个东西,总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叶朔迟疑的看着被郭阳云祭出的血色傀儡,皱了皱眉。

    他如今的灵魂力量极为强大,近距离感应着对面被血浪包裹中,所翻卷出的阵阵凶戾之息,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邪恶,是经过无数的血腥浸泡,所堆积出来的煞气。仅此一眼,叶朔也能断定,这傀儡的手上,一定曾留下过数不清的人命。

    “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应该是虚无极的‘十方杀傀’。”

    楚天遥此时也面色凝重,“无需引线操纵,只要填充灵石就可以自行运作,既能接收主人的命令,同时却没有任何的灵智和感情,完全是一具威力强大的杀戮机器。想不到这样的法宝,他竟然也舍得让郭阳云带出来……”

    此刻,韩娣月和付莫生的脸色惨淡如死,十方杀傀的种种传说,他们不是没有听说过,亲眼看到,却是唯有这一次!

    郭阳云一挥手,千颗灵石在他身周凭空浮现,紧接着,就被他毫不犹豫的尽数打入了十方杀傀之中。随着灵石注入,十方杀傀空洞的双目中骤然划过一道血芒,手臂一寸一寸的缓缓抬起。随着他的动作,一股蛰伏的凶兽气息冲天而起,连空中浮动的白云都被瞬间驱散。

    “杀了他们!”郭阳云的喝声重重落下。

    就在不久之前,他被拍卖场一群红着眼的客人扒得一丝不挂,身上为这次拍卖会所带的灵石,以及所有宝物法器,甚至连稍值几个钱的配饰,都被他们搜刮殆尽,声称是为他答应过的酬金拿去抵账。当然,晋鹏和高畅也遭了池鱼之殃。

    而那些手脚稍慢些,什么都没抢到的,则是在一通拳打脚踢之后,当场写下了一封联名信,又扳着他的指头强行按上手印,才带着这份临时炮制出的证据,一行人浩浩荡荡上焚天派寻虚无极理论去了。

    郭阳云曾在他们背后挣扎着大喊了一声,称自己还有一个富有的师弟,名叫墨凉城,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听进去了多少。

    捅出这么大的篓子,就算他还能带九曲玄阴丹回去复命,也照样是功不抵过,他几乎能看到自己那个不死也得扒层皮的未来。

    更重要的是,在这次的洗劫中,他已经彻底倾家荡产!只剩下这一个装着十方杀傀以及仅有的一千灵石的储物戒指,由于藏在了他的破烂鞋底里,这才幸免于难。

    一切的耻辱和愤恨,只有罪魁祸首的鲜血才能洗刷,为此,他不惜连最后的杀手锏都用上了。

    这十方杀傀的驱动极其耗费灵石,以他现在的灵石储量,只够启动一次,也就是说他能够发动大杀招的机会同样只有一次,而就连一次,也是有着时限的存在。当然除了他之外,却是并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十方杀傀接到指令后,大步跑向破月派的两人。

    它的手臂边缘非常锋利,完全可以当刀子用,每挥动一次手臂,就是朝破月派两人一顿砍杀,韩娣月虽然奋力抵御,但双方的力量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仍是被压得节节败退,至于付莫生就更是别提了。

    两人在这一轮有如疾风暴雨般的攻击下,转眼已是全身挂彩,鲜血像不要钱一般喷涌而出,又在劲气漩涡中被翻搅着,呈逆时针朝外侧回旋飚射。

    “没有想到这十方杀傀这么厉害,果真如其名,有大杀十方之意。”楚天遥低头喃喃自语。

    叶朔则是更为紧张的看着这十方杀傀,作为新晋弟子,各式灵技兵器对他的吸引力总是很大,他总有意学习模仿着。而这一次的十方杀傀却给了他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如果是我,要如何才能破解?”叶朔不由得陷入沉思。

    就在叶朔沉思中,前方十方杀傀忽然停止动作,身体在原地就地一转,快如飙风,身形盘绕成了一股黑色旋风,外侧交织着雷鸣电闪,呼啦作响。

    黑旋风旋转着扩大,风刃扩及之处,韩娣月与付莫生仅是稍稍触及,还来不及躲避,就被一股强大的侵蚀之力激得远远倒飞而出。

    “砰!”韩娣月与付莫生栽倒在沙石上,挣扎着站起来。此时那十方杀傀停止了旋转,双目朝着他们倒下的方向射出两道钢筋一般的血线,一路笔直扫荡而过。

    韩娣月与付莫生双双处在波及范围之内,红芒掠体的片刻,两人只是感到心肺微微一凉,但随即,韩娣月的左胸如同被子弹打过一般,“噗”的炸开一个透体血洞,从位置看来,仅差毫厘便是正中心脏。

    而付莫生则是正中胸腔,一口鲜血喷出,两人都如同两具死尸一般垂直倒下,再次栽倒在沙坑里。

    十方杀傀毫不犹豫,又是挥舞起两条锋利的手臂,向他们杀去。

    “哈哈!啊哈哈!”看到这一幕,郭阳云得意的狂笑起来,“如何!我的十方杀傀厉不厉害!你们说,它和墨凉城谁强谁弱?”

    看到破月派那两个人光是抵御十方杀傀就已经手忙脚乱,根本没有时间回答自己的问题,郭阳云暗暗咒骂一声,单手掐诀,暂时停止了十方杀傀的动作。

    他提高声音喝问道:“我在问你们!到底是它强,还是墨凉城弱!只要你们的回答能让我满意,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韩娣月一手掩着胸前伤处,望着眼前足有两人高的十方杀傀,又扫了一旁正神采飞扬的郭阳云一眼,冷冷道:“十方杀傀的确是很强,但这是虚无极掌门的法宝,根本就不是你自己的力量!仗他人之势,有什么值得炫耀?”

    “你……你……”郭阳云气得浑身颤抖,“本想饶你一命,既然你不识好歹!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随着郭阳云缠绕的三指松开,十方杀傀又重新活动起来。

    面对来势汹汹的十方杀傀,付莫生一步步往后退,但是背后是一座沙丘,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雷……雷咒·惊雷闪!”付莫生已经恐惧得连结印都结不利索了。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如今竟然落到要他独自面对十方杀傀?难道他今天真的就要栽在这里了么?

    他的惊雷闪击在十方杀傀身上,连一点小火花都没激起来,十方杀傀竟是完好无损!

    “土咒?土岩壁!”攻击无果,付莫生明知是徒劳,仍是只能强撑着再度发出下一道攻击,若是什么都不做,他可能会直接吓晕过去。

    随着付莫生的结印,一座从天而降的小土山砸在十方杀傀身上,却是立刻朝四面崩散成了碎小的土块。十方杀傀半点损伤也没有,反而离付莫生越来越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