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沿途截杀(下)
    “莫生!郭阳云,你这卑鄙的小人!”韩娣月无暇再维持灵晶盾,匆匆扶起付莫生查看他的伤势。面对郭阳云狂笑中再度袭来的攻击,只能狼狈躲闪。然而她手中多拖了一个人,分心二用,身形闪动已是极不灵活,有几次都险些被锁链击中。

    韩娣月拉着付莫生到处躲避,而郭阳云的锁链紧追不舍。

    僵持许久,韩娣月才找准机会给付莫生服下一颗丹药,“快用灵力调息!”韩娣月急切道。

    服下丹药,付莫生的脸色才稍稍好了几分。

    “想不到,以前倒是我小看了郭阳云!”韩娣月露出一丝愁容,“不过他这一招虽然厉害,这种大开大合的招数必然也是坚持不了多久的。等他灵力耗尽,我们就有机会反击了!在此之前,只能尽量躲避。”

    “郭阳云竟然还藏了这样一招。”此时,叶朔与楚天遥正好赶到,他们早在远处就看到了被灵技激起的大片沙石,离得近了才发现,原来焚天派的人早已先下了手。

    于是两人默契十足的躲在沙丘之后,只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楚天遥看着郭阳云的新招数,也起了几分兴致,顺口向叶朔问道:“如果是你对上他这一招,会如何应付?”

    “嗯……”叶朔沉思了一下,却并没有想到什么更好的策略,“应该也会像他们这样,以逸待劳吧?又或者是……一力降十会?”

    听到“一力降十会”这样的实力压倒性词汇,竟然被叶朔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楚天遥眼神闪烁了一下,莫名的有几分不快,转头凝神观战,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师姐,罗师兄传讯回来了!”付莫生忽然惊喜的盯着手中的传音玉简。

    稍一融入神识,很快他的笑脸又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下来:“罗师兄说,他正在归元秘境与焚天派墨凉城争夺封魔玄卷,如今宝物尚未现世,但他们都盯死了对方,势成僵持,一时怕是走不开。让我们自己设法应付。”

    韩娣月沉默了一下,这消息倒也可说是喜忧参半。如此一来,就代表墨凉城同样脱不开身,不会来插手这处战场。毕竟焚天派唯一能引起她忌惮的,也就唯有墨凉城一人。

    “哼,你们还真有闲工夫说悄悄话啊?”郭阳云一声冷笑,随即猛然大喝:“星火燎原!”就见那五条锁链上几乎在同一时间燃起了熊熊大火,如同五条咆哮的火龙一般,顺着锁链一路直进,扑面热浪转眼就呛得两人呼吸维艰。

    沙漠本就炎热无比,熊熊大火又仿佛发了疯,随风四处乱窜,韩娣月与付莫生在火海中不停挣扎,但烈焰依旧肆无忌惮地吞噬着一切。

    “哈哈哈!”郭阳云终于感到出了一口恶气,肆无忌惮笑出声来。

    “舞月剑法·一舞水云休!”

    在燎原火海中,忽然亮起一轮明月,随着韩娣月手中长剑快速翻转,织就出的华光已足以与曜日争辉。

    在那轮圆月扩展到如天边红日一般大时,轰然炸裂,漫天星芒四射,一道银河匹练横贯苍穹,激射出的余波同时将沙漠两侧掀起条条细浪。

    一招之威转眼就将火海尽数蒸发,连那锁链也像遇到了天敌一般,高昂的势头陡然下垂,在郭阳云心急如焚的操纵下,在沙面上被倒拖了一路,才重新收缩化为五指,却已是根根红肿焦黑。

    这套剑法叶朔看得啧啧称奇,入门后他见识了许多或奇特或精妙的灵技,却是很少见到剑法,与齐玎沙拿着剑胡乱挥舞不同,这剑法竟然显得如此优雅。

    “舞月剑法啊……”楚天遥的眼底也透出几分深邃,“当年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是曾经领教过的。不过同样一招,在她手里施展出来,还真是比罗帝星弱了几倍不止……”

    “混蛋!”郭阳云捧着五根肿成萝卜干的手指头,气得哇哇大叫。

    发泄一阵后,他又大叫:“你们以为,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专程在这里等你们的啊?难道我会完全没有准备么?!”眼神向两侧一扫,喝道:“动手!”

    晋鹏和高畅接到他眼神示意,同时双手结印:“玄冰界!”

    在他们手印落下后,整个世界忽然再度翻天覆地,沙漠层层结冰,碎小的冰霜飘飘洒洒,转眼就结成了一片冰天雪地。这银装素裹的奇观若是换了平时,或许会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只是破月派的两人眼下都无心欣赏。

    “哈哈哈,如今这片空间由我掌控!不管你们逃到哪里,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郭阳云张狂的大笑着,手指微一弹动:“往生冰莲!”

    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冰面上炸开一朵莲花!

    付莫生与韩娣月当即躲开,但只要他们的脚跟一落在冰面上,下一朵莲花立即触动,逼得他们不得不再次跃开,付莫生的步伐已经开始紊乱了。

    “死!”郭阳云一声厉喝,扬手一指,无数冰莲的花瓣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彼此交叠,最终凝聚出一只晶莹剔透的巨大冰锥,如出膛的炮弹一般朝韩娣月激射而去,狠狠透胸而过!

    “师姐!”付莫生摔倒在地,刚好回头看到眼前此景,凄厉的惨叫一声。原来韩娣月为了救他,在危难关头将他一把推开,而自己却来不及逃离!

    “你也跟着你师姐上路吧!”郭阳云扯出一抹笑,正要操纵冰锥转动方向,忽然眼神一凝,只见停留在原地的韩娣月身形竟然缓缓消散!

    “残影……?不好!”郭阳云也是身经百战,一见之下,立知不妙,急抽身回避时,却仍是晚了一步。韩娣月不知何时已是悄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三枚金针劈面射出:“玉女金针!”

    郭阳云猝不及防之下,被金针射中,顿时一阵手足无措,韩娣月见机不可失,又是一连串光球发射,向他狠狠砸了下去。

    “大师兄!”晋鹏和高畅无心再维持玄冰界,纷纷上去查看情形。

    “唰——”没有了灵力的维持,玄冰界自动溃散。

    韩娣月退回原地,抓着付莫生的手就要逃离,还没跑开几步,烟尘中的郭阳云缓缓站起身来,此时他灰头土脸,前额还挂着一道未干的血迹,挥手甩开了晋鹏和高畅的搀扶,缓缓眯缝起的双眼中,燃烧着一抹仇恨到了极致的疯狂!

    扬手一挥,身旁原本空无一人的沙面上,忽然“噗”的一声,多出了一具傀儡。那具傀儡身体通红,仿佛刚从血池里捞出,渗透着触目惊心的血红,只是站立着,就能让人感到一种惊天的暴戾凶煞。

    “韩娣月,恭喜你们已经成功的惹火我了……这可是师父的独家法宝,是临行前他老人家亲手交给我,以保此行万无一失!本来我还不想拿出来的,但是现在……哼,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接下来,我会让你们感受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地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