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大哥,你是我的亲大哥(下)
    “瞎了你的狗眼!你才是托,你全家都是托!”祈岚急得几乎是两脚离地,跳了起来。破月派那两人正嫌他的把柄不够多,叶朔这是存心针对他,要他好看么,还要在这个节骨眼上主动送一桩来?当务之急是赶紧把他骂走。

    “呃……”听着这如出一辙的赌气言语,叶朔更肯定祈岚的身份了。

    叶朔虽然不解祈岚为何装作不认识他,但转念一想,也许他是不愿当着外人的身份,给自己揭穿是托。如此一来倒也就释然了,主动转移了话题:“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他们买东西为什么要你付钱?需要帮忙吗?”

    祈岚瞬间热泪盈眶!尽管他此时很想抱着叶朔的裤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他哭诉:“叶大财主求您千万大人有大量,恕过小人的不敬之罪,慷慨解囊助小人渡过难关,以后我愿意天天把您当祖宗拜!”

    但身为阔少的自尊,却让他根本无法在大庭广众下开这个口!面上仍是冷若冰霜,极尽不屑的道:“那是我的事,我自己会解决。你要是再不滚,莫非还想等我请你吃饭?”

    “……”叶朔转身就走。

    别人都这么说了,难道还留着等他请吃饭吗?从破月派那里买不到九曲玄阴丹,那他也只能按照原计划,中途拦截破月派了。明明给了他们一个发大财的机会,怎么就有人不知道珍惜呢?叶朔摇摇头。

    可刚走了没两步,叶朔脑中就响起一道急切的传音:“叶兄弟,叶大哥,您没有认错人,就是我啊!那个……那个托……我……我真的有事想请您帮忙,现在只有您才能帮我了!”

    早说嘛,看他就是一副需要帮忙的样子。叶朔爽快的转过身又走了回来,道:“说吧,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只要我做得到!”

    “哈哈,笑死人了!”祈岚还没等开口,付莫生先捧着肚子笑了起来,“这小子还真把自己当谁了!祈少爷,你刚才该不会是在传音求他帮忙吧?”

    祈岚听了只觉得眼前一黑,差一点就腿软跪下了,那付莫生已经有些怀疑自己在传音了,要是真的被拆穿,他的脸往那里搁!

    于是只能将高人一等的姿态充分做足,冷哼道:“孙子王八蛋才会求他帮忙!哼,现在还真是什么穷鬼都敢来套近乎啊!我不是叫你滚了么?”

    叶朔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这可怜的孩子之前拉肚子,不会把脑子拉坏了吧?说话怎么语无伦次的。想了想不得其解,最终还是转身走了。

    “叶大哥!别走!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把我那些话放在心上!回来!快回来啊!”又是一道比刚才更焦急的传音响起。

    只是祈岚的表情还是冷冰冰的,哪里会想到就是他在传音哭求叶朔。

    叶朔一脸卧槽:“他中什么邪了?这怎么忽然跟人格分裂一样啊?难道之前他肚子疼只是人格分裂的前兆!”

    “请您一定要听我说……但是你一定不要表现出来正在听我说!……快为你忽然回来找个借口,这样吧,就说你还是来交易九曲玄阴丹的!”祈岚前后矛盾的传音再次刷新了叶朔的三观。

    “呃……我还是来交易九曲玄阴丹的。”叶朔只是单纯想看一下祈岚人格分裂的症状。

    “搞什么鬼?你这小子怎么讲不听啊?”破月派那两人却是没了耐心,当场暴怒,一顿指手画脚。

    叶朔对他们丝毫不理,他正凝神听着祈岚的传音:“总之就是……因为各种原因……这个……”

    祈岚在叶朔这个当下唯一能让自己摆脱困境的人面前,再也顾不得面子了。在拍卖场所有人面前颜面尽失和在叶朔一人面前失了面子,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的。

    当下把自己的事一股脑都倒了出来。

    从自己最初为师父抬价说起,说到被叶朔以为是拍卖场雇来的托,又说到被人看破身份遭到威胁,误喝了泻药到厕所之后惨叫(当然他把泻药这事一笔带过了,要是让叶朔知道了真相,他估计只能被抵押在拍卖场还债了),之后被破月派的人录下惨叫声威胁,而如今,正是破月派的人抓着他的把柄,把他捉进了这交易室。总之,他今天是被各种人一路威胁,才落得这般狼狈境地。

    祈岚上气不接下气,真是说了相当长的一段话,“就是这样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

    “你……”叶朔刚想开口。

    看到叶朔动了一下嘴巴,吓得祈岚赶紧阻止:“大哥,你不要直接说话啊!用传音!用传音回答我!”

    看着祈岚的模样,叶朔又是一阵默默吐槽。果真这些世家公子的脑回路不同于常人,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了,死要面子活受罪!想想之前在湖边遇到的那人,也不正是这样。为了面子把自己弄得心力交瘁。为了维持表面的光鲜,背地里还不知道要遭多少罪。

    要是现在叶朔拒绝了祈岚,估计祈岚会当即跪倒在地上,抱着叶朔的大腿,死命的拖住他:“不要啊!叶大哥!你是我的亲大哥啊,怎么能对我见死不救啊!”

    当然叶朔没有那么恶趣味,喜欢以他人的苦难愉悦自己,想到祈岚是受人威胁才落得如此狼狈下场,他也干脆做个好人,凝神聚念,第一次尝试传音:“你不用说那么多,反正我也记不清楚……不就是要问我借钱么?没问题啊!”

    “卧槽!”在叶朔竟然一口答应之后,祈岚的第一反应不是道谢,反而有了爆粗口的冲动。就这么不假思索的答应了!那么大的一笔钱,你真的清楚它的意义么?你他妈就这么随随便便借给我了?财大气粗也有个度啊大哥?

    叶朔答应的这么爽快,反倒让祈岚接下来准备的一大堆恳求话语通通都憋了回去。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我来替他付钱。”叶朔拿出他的魔晶卡。

    祈岚鼻孔朝天:“你要是有钱没地方扔,随你的便,但是不要说是为了帮我的忙!我可是绝对不会感你的恩!”

    明面上话一说完,背地里赶忙传音:“叶大哥,您真是小人的再生父母!这个人情我记下了!日后大哥如有差遣,小弟情愿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叶朔看着祈岚那分裂的模样,叹了口气:“跟你说话真累。”末了心中又吐槽一句:这样活着多累人,何必总是为了面子而活,潇潇洒洒的过一生,不是更好?

    随后也不再理会祈岚,就在他们惊愕的注视下拿出那张魔晶卡,在拍卖场主事捧来的玉器上一刷,那玉器温润的表面上立刻跳动出“30000000”,7个零晃得人眼晕。

    在场的几个人已经全都惊得合不拢嘴了,尤其是祈岚,看得心惊肉跳。这个数目就算是祈家的族长,也不是随随便便说花就花的,要拿出来都是需要深思熟虑一番的,叶朔竟然眼都不眨就花出去了!

    此时祈岚再回想起自己在拍卖场中时,有眼无珠,对叶朔看似小家子气的行为所产生的鄙夷,简直羞愧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人家这才真的叫真人不露相啊!

    这边叶朔处理完了祈岚的事,那边郭阳云则是即将大难临头。

    “郭阳云!郭阳云是哪个混蛋?给老子死出来!”大厅中闹哄哄的挤着很多人,忽然有人吼了一嗓子。

    “谁喊老子?”听到有人对自己那么不客气,已经快要走出大厅门的郭阳云立刻又退了回去,昂着脖子也喊了一声:“老子在这儿呢!”

    谁知他话音刚落,本来还有些分散的人群忽然像是找到了共同的目标,如潮水一般向他汹涌而至。郭阳云还没回过神来,已经如同大海中的一叶小舟,被淹没在了一浪接一浪的人潮中。

    “郭阳云!我已经如约替你抬过了价,你说好会出的酬金在哪里?你他妈别想赖账!”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揪住郭阳云的领子。

    “还有我!我可是抬过了三次的!你今天要是不把说好的酬金交出来,就别想走出这个门!”另一个身材健硕的大汉拦住郭阳云,“交不出钱来,老子把你皮扒了!”

    “放屁!老子什么时候答应给你们钱了!你们这帮人自己脑袋抽筋,把价格抬上了天,老子还没找你们算账呢!”郭阳云挣扎着大喊。

    “郭阳云,你想赖账?你当这里所有人的耳朵都是摆设?”

    “小子,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是不是焚天派郭阳云?”

    “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郭阳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彻底淹没在了一声声“那就没错了!”“今天就算把你扒光也要掏出钱来!”的呐喊中。人群中不时有衣服裤子被扔出来,还伴随着一声接一声的鬼哭狼嚎。

    “唉,这边更乱。”叶朔朝大厅中望了一眼。

    看来似乎暗中发生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事?不过他也懒得再一一去追究了。总而言之,这一次的拍卖会,当真是怎一个乱字了得!

    可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乱在他身上。楚天遥还在门口等着他,叶朔也不再理会继续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