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大哥,你是我的亲大哥(上)
    此时的祈岚,只想立刻找个地方去死一死。

    接下来的情势根本不容他分说,跳脚喊出的抗议不是被淹没在了交易室的纷乱嘈杂声中,就是被破月派的两人当耳边风完全无视。他们一人拽着他一只胳膊,几乎是将他拖到了那拍卖场管事的面前。

    “先生你好,我们是16号客人,来取九曲玄阴丹的。”韩娣月递过座位卡,同时将祈岚往前一推:“他来付钱!”

    “好的,一共是3000万灵石。”那拍卖场管事虽然为拍卖场接到一笔大生意欣喜,但他看待这件天价拍品的买主时,仍是忍不住心中由于吃不到葡萄而产生酸味,竟然以千倍于市场价的性格买下九曲玄阴丹?再有钱也不是这么糟蹋的啊!简直就是脑壳坏掉了。当然作为拍卖场的管事,他倒是巴不得这样脑壳坏掉的客人越多越好。

    等他再把视线投到祈岚身上,眼皮忍不住便是狠狠跳了一下。表面上还在笑容可掬的吹捧着:“祈少爷这一回可真是仗义疏财啊!谁要是能交到您这样的朋友,那可真是祖上烧了高香……”心里却已经无比同情起了祈岚的父亲。

    得亏这败家子是别人家的,要是自己的儿子敢在外头如此大手大脚,早就被他打断狗腿,反锁在小黑屋里了!

    “我……我……你们买东西难道不需要先验货么?”祈岚一张脸涨得通红,嘴唇蠕动几下,最终给他憋出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他说的也有道理。莫生,还是先验一下货吧。”韩娣月对祈岚的心思固然一清二楚,但即便这笔开销不是出在自己身上,她也不希望最后交给掌门的丹药会出现什么问题。

    拍卖场管事依言递过丹药,破月派那两个人站在一边假装检查,他们根本不懂丹药,也不过是为了看看丹药有没有损坏罢了。

    本来这个提议只是为了暂时拖延时间,但丹药在眼前一掠而过的一瞬间,竟还真给祈岚看出了问题。作为炼药师,分辨各种相近药材一向就是基本功,更别提是已经成形的丹药?虽然差距细微,仍是被他眼尖的认了出来,当即急声叫道:“不对,这不是九曲玄阴丹!你们拍卖场竟然拿假货骗人,我要到交易协会去告你!”

    纵然祈岚“炼药师大会冠军”的声名在外,但此情此景实在太令人生疑,韩娣月根本没把他的话当回事:“祈少爷,就算不愿意付钱,也不要找这么低级的借口啊,你是真把旁人都当了傻子不成?”

    那拍卖会管事也是紧跟着脸一板:“就是啊,我们拍卖场的货品可一向是有口皆碑的,就算是你师父在这里,也不敢对我们进行这样的污蔑!”

    “为什么不相信我的话!”祈岚这一刻犹如在死地里抓住了一线生机,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了:“我不会看错的!那叫流隐丹,虽然外形和功效都与九曲玄阴丹类似,但实际的药力却要差了一大截,市场价也比九曲玄阴丹低出几倍不止。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到外头的药坊里找人鉴定啊!”

    “哦?找人鉴定?”韩娣月威胁的摇了摇手中的玉简,“那的确是应该好好的鉴定一下。不过到时候,可也不能忘了带上这个啊?”

    “你……”祈岚的气势仅是微微一滞,很快脸上又浮现出一股决意,那是他身为炼药师的尊严:“我说的都是真的,现在就算我师父在这里,当着他的面,我还是一样的说法!”

    “祈少爷,我要你现在给我们拍卖场道歉!”那拍卖场管事看祈岚不依不饶,也随即沉下了脸,表情严肃。

    这边祈岚还在和破月派僵持着,那边叶朔俨然一副大财主般被人热情款待。

    “啊呀呀,先生就是拍卖上古心法的人吧?”拍卖场另一管事在叶朔出示了座位卡后,当即热情的像是看到了亲爹。旁边的几位侍女也都是眼中闪动着桃心,似乎要不是还剩下那一点仅存的职业素养支撑着,她们都已经忍不住要向叶朔表明爱意了。果真男人若是要有钱,今生和谁都有缘。

    “是。”叶朔的简略回答,他现在只想快点拿到现金,好快些和破月派的人做交易。

    “先生,你的上古心法,拍卖所得是八千万灵石,当然我们还要扣去拍卖会的手续费。”拍卖场管事笑盈盈的说道。

    “手续费!?”叶朔心里一惊,他都忘了这件事了!

    “扣除手续费,还剩下六千万。”拍卖场管事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隙。

    随后他递给叶朔一张魔晶卡,在灵石数量太大,储物戒指里放不下的时候,就会使用魔晶卡来储存。

    “好黑的手续费……”叶朔心里暗自叹道,“果真是无奸不商,以后还得多留些心眼。”

    伸手将魔晶卡取过,细细的确认了一下灵石数目后,虽然身价已经一跃到了定天城的一流富豪层次,叶朔倒是并没有什么一夜暴富的自觉。在忽然拥有了远超所处阶级的财富后,金钱的意义就真的只是一个数字而已。一辈子花不完的钱,和十辈子花不完的钱,有什么区别呢?

    “咦,那边好吵啊?”正要走出交易室,叶朔的注意力忽然被几个处在角落中的人所吸引。最初引起他注意,只是因为他隐约听到那边传来了“九曲玄阴丹”的喊声。再定睛看了几眼,忽然就站定了脚步。

    “是破月派的人?我还正要找他们。也好,那就在这里一并把事情都解决了吧。”叶朔想着,不经意的按了按衣袋里的魔晶卡,他现在是底气十足,快步向那似乎在争执的几人走了过去。

    “两位,能否跟二位商谈一笔交易?”叶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特别和蔼可亲,“想请二位将这九曲玄阴丹转让给我,当然,3000万灵石我会分文不少的支付给你们。”

    已是穷途末路的祈岚怔怔的看着叶朔,恍惚间仿佛看到上天降下了神迹,有绚丽的七彩光环笼罩在叶朔脑后,白色的小精灵都在吹着号角。

    原来……原来天底下真的会有送上门的冤大头这回事!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这么大一笔钱,但这显然并不是自己需要操心的问题。

    此时他的内心中正在狂热的呐喊着:“答应他!答应他!”

    然而天不遂人愿,韩娣月却是将叶朔的装束上下打量了一番,冷哼道:“你是玄天派的人?你我山门立场敌对,贸然交易,别说我们不放心,就是你对我们,也未见能放心得下吧?”

    “我没有什么不放心啊。”叶朔还是和蔼可亲的笑容,“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那个……嗯……对了!‘在商言商’!既然是做生意,那就仅仅是货物和金钱的交易,跟立场是敌对还是友好,都没有什么关系啊!”

    那拍卖场管事在这个位置上任职多年,眼光很是精准。他也看出祈岚似乎是有什么把柄被破月派那两人捏在了手里,而对于为九曲玄阴丹付账,他其实是相当不情愿的。

    与其跟一个被强行赶鸭子上架的苦主周旋,不如牢牢抓稳另一位自动上门的大财主。凑上前小心的搓着双手,皱巴巴的老脸笑成了一朵菊花:“这位先生,那两位客人可都是还没有付钱的啊……”那言下之意,九曲玄阴丹可还不是他们的。你要交易,尽可以找拍卖场商谈!

    但不知以叶朔奇异的思维方式,他究竟是理解到了何处去。苦苦寻思一番后,竟是一咬牙,向着面前两人道:“我愿意出双倍的价格!还请二位割爱!”

    祈岚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老天,3000万灵石的双倍价格,那可就是足足6000万灵石啊!这人莫非上辈子是被钱砸死的么?所以这辈子跟钱有仇?恨不得一下子把钱都花出去!?

    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让他去研究叶朔到底多有钱的时候,双脚慢慢交错着向后挪,喊出一句:“那你们就自己去交易吧,我不奉陪了!”转过身刚要跑,却又被韩娣月拽着胳膊拉了回来。

    “这位道友,交易讲究两厢情愿,有人愿买,同样也有人不愿卖!不要说是双倍的价钱,你今天就是出三倍的价钱!我也不会把这九曲玄阴丹让给你!祈少爷,我说过你可以走了么?”

    “为什么!!”祈岚几乎是用吼的,“你们真的听清楚他的话了么!他愿意出双倍的价钱,那就是6000万啊!这个价格一百颗九曲玄阴丹都买得起了,你们为什么还非要缠着我不放!”

    “既然如此,他有这么一笔巨款,为什么自己不去另买一百颗?”韩娣月冷笑了一声,“因为这种丹药根本就是有价无市的东西!而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满大陆再去寻找另一颗了啊!”

    “……咦?”叶朔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他一开始并没有认出祈岚,在听到他这声歇斯底里的咆哮之后,倒是唤起了心中某些熟悉的东西,试探着问道:“你……你是之前坐在我前面的那位托兄弟么?”

    “什么托兄弟?”付莫生好奇的睁大了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