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第三个黑影
    “你说什么?”另一名黑衣人半转过头,双眼中涌动着浓浓的惊愕。

    他与这同伴搭档,共同执行任务已久,对他的实力可说是再清楚不过。一旦陷入他的幻术之中,猝不及防下,连自己也未必能够轻易脱身,而今这才多大一会儿工夫,竟被那小子随手破解了?

    叶朔身陷幻术中时,虽然说来漫长,但这幻境中的时间流速就如梦境相似,在亲历者而言,或许他感到一个梦持续了一整夜,梦中包含着许多片段的零散记忆,但实际上,这个真正在“做梦”的过程却是很短暂的。

    眼前的情景也是与此相仿,在黑衣幻术师施展幻术困住叶朔后,另一名黑衣人当即双手掐诀,放出大约十来只犬形傀儡,试探着向楚天遥攻击。

    起初的目的也不过是暂时拖住他,等待同伴得手,但很快的,他就完全收敛起了轻敌心态,连压箱底的绝招都被迫拿了出来,操控着6只傀儡结成阵法,攻击、防守配合有度。

    从最外侧一只傀儡开始,口中喷射出一道光束,在半空中与相邻一只傀儡的光束首尾相连,最终结成一个六芒形光盾悬浮在半空,窜动的电流在盾面上激突游走,时不时便是降下一道雷霆霹雳。外围镇守的傀儡也时而张开手掌,五指各自朝外侧伸张,掌心露出一个黝黑洞口,细看竟是从中推出一架小型炮台。一颗颗小型炮弹拖着烟雾向阵中轰击。

    这无孔不入的阵法虽然的确短暂的困住了楚天遥的行动,但这势头并未能维持多久。这也是绝对的等级差异了,就算这阵法是由几个同等级的强者联合结成,都未必能有绝对把握奈何住楚天遥,更何况仅是几只全无灵智的傀儡?

    很快就给楚天遥找到了规律,在战阵中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行止间游刃有余。脚底踏着太虚游龙步法,那四面流窜的霹雳火花甚至连他的影子都追不上。

    几个回合一过,这黑衣傀儡师已是险象环生,情势不容乐观,就等着同伴能尽快腾出手来,两人合力,方有望脱围。但如今同伴竟是败得如此之快,对这本已十足不利的局面,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好机会!”趁着那人转头观望同伴情形之隙,楚天遥双指并拢,指尖猛地弹射出一道灵力光束,当场将迎面一只傀儡击得四分五裂。

    这傀儡在这阵型中,当算是处在“阵眼”的存在,阵眼一败,阵势自然不攻自破!随着楚天遥手掌微动,本是笔直贯通的灵力光束竟然拐了个弯,余势未竭,如同一条灵力长鞭一般,舞出个半月圈形,将四面未及避退的傀儡都轰了个七零八落。

    “可恶……可恶啊!”那黑衣傀儡师烧红了眼。每一位特殊职业者,由于时刻以“创造”为生,对于自己倾注心血的产物,都是具有深厚感情的,就如炼药师对于自己苦心炼就的药液,阵法师对于自己苦心推演的阵法。

    而这黑衣人是一名傀儡师,要收集齐足够炼制傀儡的材料,并令它们发挥出各自的效用,有时并不是光凭实力就足够,需要的更是一种运气。眼前这两人与他又非生死大仇,不过是执行一次普通的任务途中,竟然就毁掉了大量自己精心制作的傀儡,这次的损失简直已经让他心痛到要吐血了。

    但他究竟不是有勇无谋之辈,虽惊不乱,身形急忙暴退。只是他做出的决定虽然明智,动作却稍嫌慢了一筹,因为楚天遥显然根本没打算给他留喘息的时间,一招手灵力光束又朝他席卷而来。

    那黑衣傀儡师仓促间不及抵御,只得一路向后急退。眼看着已被逼到墙头,退无可退,忽然“啪”的一声,衣衫内的一枚储物戒指自动爆裂。

    一道黑影也随着崩散开的碎片一同坠落,融入了地面的阴影中,还能看到那影子诡异的屈伸着,虽然并无风动,路面暗影却是自行摇曳,一道黑芒猛然疾冲,就如同是在路面游动的一条长蛇般,下一个瞬间已是从半空中浮现而出,竟是另一名全身俱着黑衣之人。

    抬手一挥,就将袭到眼前的灵力光束震散,而后前冲之势未止,又向楚天遥迎面扑来。手中的兵器在阳光下才隐约看清,竟是一柄极细极薄,如同透明细丝般的长剑。

    楚天遥抬手凌空打个响指,封狱剑自行出鞘,他手持封狱剑,与那细丝般的长剑首次碰撞,只觉当真其韧如棉,竟是有些无处着力之感。

    还未等他想到应对之策,那黑衣人一击不中,也不多言,竟是当场抽身便退。身形如最初出现时一般,悄没声息的融入地面阴影,一路游走,转瞬间再度现出身形,已是攀上了墙头。

    “给我留下!暗影千重斩!”楚天遥自是容不得敌人在自己眼前逃窜,几乎是想也未想,一道暗紫色电流就在手掌间形成,向那黑衣人脚跟席卷而去。

    他的攻击虽快,那黑衣人却是比他更快,身形已是融入了树冠在墙头投下的阴翳中,消隐无踪。紫色电流紧随而至,狠狠抽击在墙头,爆开一连串暗紫色火花,随即也就缓缓消散。

    那第三名黑衣人的突兀出场,并未给战局带来任何转向,只有那黑衣傀儡师趁着楚天遥分心,连忙掉头对着街角狂奔而去。

    “萝卜秘法?绊马腿!”随着一声令人哭笑不得的喝声,叶朔手中的青头白萝卜猛然伸长,准确的勾住了那黑衣傀儡师脚腕。

    “扑通”一声,那黑衣傀儡师狼狈的摔了个大马趴。

    “王八蛋,你就这么逃了,不怕回去以后被鹜先生责罚么!”黑衣幻术师见同伴竟是全无同僚义气,当场就要抛下自己逃生,急得破口大骂。

    鹜先生的管理向来严苛,他们这些人就如同是黑市所养的一批打手,有功未必有赏,有过则必定严惩。那名黑衣傀儡师也知道同伴所说并未虚言,如果他当真就这样掉头跑路,就算真能逃回总部,等待他的结果也绝不会比在这里战死更好。至于他的罪名,倒并非是弃友私逃,而是任务失败。

    黑市从来就不是一个需要讲义气的地方。他们这些人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只要能够完成任务,就算拿同伴的性命去换都无所谓。但相反的,不管你救下了再多同伴,如果任务失败,一样都需要受罚。

    思及此转头望去,只见黑衣幻术师如今双手反剪,周身捆绑着一条劈啪作响的绳索。但如定睛细看,就会发现那并不是绳索,而是一串货真价实的雷电!而从外形判断,这正是五灵初级雷咒“惊雷闪”浓缩到极致的效果!

    “这……竟然有人可以将雷咒运用到这种地步!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那黑衣傀儡师目瞪口呆。这样的攻击方式,不但见所未见,更是闻所未闻!更奇的是雷咒落下后,既然并未一击克敌,为何竟不曾自行消散,还能呈这固体绳索般的形态出现?

    这个小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弱者!那黑衣傀儡师一时恨得咬牙切齿。

    回想起当初分配任务时,鹜先生满不在乎的提出,本次的任务目标只是一个蓄气一段的小子,不知撞了什么大运,得到了一份远古的心法卷轴。据说手中握有能量兵器,且灵魂力量突出。此人死活不论,如果他身上另有残余卷轴,一并抢来即可。

    这“能量兵器”虽然引得众人一阵窃窃私语,但外在装备再如何精良,蓄气一段就是蓄气一段,这种刚刚跨入修灵门槛的小崽子,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而且此次任务的报酬,还是十分的丰富,据说还是由于委托人当了现成的冤大头,被鹜先生狠狠宰了一笔。当时这两人可是觉得这任务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虽然争抢这份任务的竞争者不少,但抵不过这两人力排众议,将自己的能力吹得天上有地下无,又说自己的特殊职业刚好克制那个小子,这才使鹜先生点头答应。

    早知道这个预想中十拿九稳的任务,真正执行起来竟会是九死一生,他们两人当初根本就不会犯这个浑!现在回想起那时跳着脚大声嚷嚷的自己,恨不得直接拿抹布塞住当时自己的嘴巴!

    但再如何后悔却也晚了。那名黑衣傀儡师肚里骂翻了天,几乎是咆哮着在玉简中注入了一条讯息:“任务失败!请速派支援!”接着也只能硬着头皮,手中引线爆涌,再度放出傀儡向叶朔攻击。

    “风!”叶朔左臂缭绕起一团风旋,几次挥拳攻击间,那风柱就如同看不见的风钻,直接将傀儡穿透,散落的零件缠绕进风柱中,没出片刻就被搅碎成了一片废屑。

    “土!”至于几只侥幸避过风咒的傀儡,叶朔右手一招,一座十尺见方的小土山从天而降,狠狠将傀儡都砸进了地缝里。

    他简直就是一个活动的人形元素!这种战斗方式虽然是第一次瞧见,对那黑衣傀儡师来说,却也给了他一些启发。如果他还能活着离开这里,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或许就将有了更进一步的机会。当然,是在他有机会活着离开这里的前提下。

    在傀儡几近折损殆尽后,那黑衣傀儡师手印一变,引线结成天罗地网,当头向叶朔盖下。

    “火!”叶朔右臂间缭绕起一团火龙,随意的轰击在丝网上。右臂的风龙也同时盘卷袭上,风助火势,越烧越旺,很快就将那丝网燃烧成了一团火网,火势未止,又沿着引线来路,朝那名黑衣傀儡师奔涌而去。

    “我去啊!!”那黑衣人虽然奋力挣扎,但那引线是由灵力凝结而成,可说是与他灵魂相连,又岂是轻易所能甩脱得开?没过一会儿,火龙已是咆哮着扑到了他的身前,张口直接将他吞下。那人的身形笼罩在一团火光之中,死命挣扎,嘶吼声却是渐渐弱了。

    “水!”叶朔及时的一挥手,一条水龙取代风龙,扑向那黑衣傀儡师,很快就将火焰浇熄。同时那水龙也再度化为锁链,将那黑衣人牢牢束缚。

    “好了,现在该是我问你们两个了。到底是何人派你们来袭击我,目的又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