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幻境
    随着他的问话,墙角的暗影中,果然有两个全身被黑衣包裹的人,以极快的速度闪现而出。他们也不答话,随即双手飞快结出一连串复杂印诀,连带着这一方空间的灵力波动,都短暂的出现了紊乱。

    “空间封锁?”楚天遥皱了皱眉。这两人一现身,二话不说,直接全力出手,显然也是有备而来。

    至于空间封锁,同样是一种极为高等的暗杀手段。

    通俗些来说,就是用灵力将一处空间完全封锁,令内部自成一体,同时也可隔绝外界的神识探测。即使是有人刚好从这里经过,所看到的也只会是一切如常的街道。而至于在此期间,这密闭空间里发生了什么,就更加不会有人知道了。

    与楚天遥相比,叶朔的处境更加被动,他此前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有人暗中尾随。修炼远古心法虽然将他的灵魂力量锻造得更为强大,让他可以轻易的感应到半径千米之内一切的异常波动,但那也是在全力张开感知网的情况下。

    时刻维持高强度探测,对于灵魂力量是个不小的消耗,由此带来的精神疲倦更是不容忽视。

    对于训练时也是逮着机会就要偷一回懒的叶朔而言,自然更是不可能选择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方式。更何况是在这明文规定不允许修灵者私自斗殴的定天城中,在大街上好端端走个路,就更是让他的警惕性下降到了最低点。在那两名黑衣人出现后,几乎是立刻就中了招。

    眼前光影一花,经过刹那的白芒弥漫,世界折叠成一线缩影,又如一个扭曲的万花筒般重新铺设而开。下一刻斗转星移,眼前呈现的是拍卖场那深藏湖底的地下堡垒。

    “先生,拍卖会尚未开始。”衣着火暴的侍女正向他展露出迷人的笑脸,简单的话语却透着一股丝毫不加掩饰的撩人妩媚感。

    “我们是来做价格评估的。”叶朔下意识的回答着。

    恍惚中觉得这个场景似乎是曾经发生过的,就连那侍女即将做出的回答,也与他模糊的记忆重合在一起,若隐若现的响在他的耳边,令这一切更是亦真亦幻。

    “好的,请跟我来。”

    那侍女引领着叶朔走上二楼,轻轻叩了叩门扉,便对他做了个请的姿势。

    叶朔推开木门,走进去,顺手关上门,小楼里的采光比他想象的好。

    “请坐。”小屋中坐着一个白发老头,随意的指着桌前的椅子,“想要拍卖什么?”

    叶朔拿出卷轴放在桌上。

    “卷轴?

    听得卷轴碰着桌面的声音,老头略微一愣,抬起头来,目光停在卷轴上,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小心翼翼的拾起卷轴,拿过一块晶莹剔透的器皿来,那器皿似有放大功能,卷轴上的每一道纹路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老者细细看着卷轴,浑浊的双眼猛然大睁,一道浓重的诧异之色飞快闪过!

    “你……此物你是从何处得来!”拍案而起,老者双手颤抖的捧着卷轴,指骨因过分用力,都隐隐泛起了青白之色。下一刻就圆瞪着双眼,向叶朔急声发问。

    这一句却是问住了叶朔。

    他只觉脑中凝滞成了一团浆糊,费力的想要从这潭泥沼中抽出思绪,所牵连起的却是根根粘稠绵长的细丝。

    这卷轴究竟是从何处获得的呢?仿佛是在一个地洞里,又仿佛自己曾经被捆在空中,最后还与一头上古神兽签订了灵魂契约,可是自己为什么会被捆在空中?

    不知怎的,他现在的逻辑思维似乎变得格外混乱,对于潜意识中的诸多不合理之处,也是没作深想便轻易接受了。

    正在叶朔脑中千头万绪,那老者见他久未答腔,倒先了然一笑,温言道:“倒是老夫问得唐突了。只不知这同类之物,小兄弟手中是否还有存余?”一面缓缓轻抚着白须,重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叶朔木然的摇了摇头,同时他似乎还在极力思索那卷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者又开口了:“这样吧,小兄弟,你是不是想要九曲玄阴丹?如果你愿意将剩余的卷轴卖给我,我可以就在这里跟你交易九曲玄阴丹。”

    “九曲玄阴丹!”叶朔眼前一亮。这些日子以来,那五种解药的名字他已经可以倒背如流,即使思维已经迟钝到了他几乎无法集中他的意识,他也不会有片刻遗忘。但眼前的场景虽然让他感到无比的熟悉,他却不记得曾经在这里得到过九曲玄阴丹。

    “那卷轴真的不在我身上。”一边说着,他主动将身上的口袋翻得底朝天。

    老者脸上很快的掠过一抹失望之色。

    “嗯,此等至宝,的确是可遇而不可求。不过我看你身上这能量兵器似乎不错,它的价格也可勉强与九曲玄阴丹相当,不如你就将它卖给我,可好?”沉默了一会后,老者又慢吞吞的开口道。

    “好的。”叶朔虽然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他此刻的智力却不容他进行太复杂的思考。只是慢慢的取出青头白萝卜,又一步一步的向方桌走了过去。

    老者面上似乎划过了一丝诡诈的笑容,又很快的被掩藏在了一片光影交错之中。

    在叶朔的灵魂海洋中,五种元素悬浮在半空,亘古如星辰闪耀,但放眼细看,却能瞧见这原本是密闭的空间内,此时正笼罩着一层半圆形光幕。

    光幕忽明忽暗,而每一次闪烁,都会吞吐出一层层淡紫色的薄雾,雾气扩散在这狭小空间内,仿佛也将那游离的粒子流隔绝分解,逐渐逸散在了大气的冲刷中。而那灵力浪潮也是愈发稀薄,似乎很快就会彻底的归于静止。

    翻卷的海洋中,孤立着一柄微小的剑形灵魂。初看毫不起眼,但在四面八方的雾气侵袭下,却是始终稳如磐石,未曾有丝毫波动。浪花收缩到一定程度后,也是以那剑形灵魂为中心,不再朝内部涌动。甚而外沿翻卷,似有再度反击之势。

    那剑形灵魂一直在默默的吞吸着灵气。直到某一刻,忽然隐隐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很快就由弱变强,最终猛地爆发出一阵强光,如同一颗星辰爆发,刺目的白光几乎转眼就将无孔不入的雾气尽数驱散。海浪也猛然翻卷浩荡,连经几次冲撞,终是将那层光幕彻底的冲破而去!

    同一时间,叶朔的脑海中,仿佛也有什么紧锁的屏障忽然被打开了。

    眼前的世界被切割出了无数裂纹,接着就如一块已经承受到了极限的玻璃般,哗啦啦的散列成了无数碎块!

    在幻境尽数消失后,叶朔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双充斥着难以置信,并且惊骇欲绝的双眼。紧接着对面的施术者身子摇晃了一下,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在最短的时间内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已经成功脱险,叶朔仍是不禁为片刻前的处境心有余悸。

    幻术师!虽然他从未与此类敌人遭遇过,但根据那份远古卷轴中的记载,他几乎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判断!竟然在一个照面间就让他陷入了幻术,并且这与常规的搜魂术不同,幻术师虽然无法准确查看被施法者的记忆,却可以暂时虚构出一个灵力幻境,并向对方传达出一系列暗示讯息。让敌人可以见自己想见之景,听自己想听之音。

    由于一切是以对方的记忆为基础,加以曲解、演化而成,所以施术过程中不会有任何破绽,唯一的破解之法就是对方明心见性,在幻境中清晰的意识到自己身处幻境,才能成功脱困而出。

    但就如梦境中人极少能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梦一般,身中幻术之下,自解的难度更是高出几倍不止。

    若是实力相差甚远,完全可以将对方困死在幻术中,最终令他身心崩溃而死。若是实力相当,激烈交战中令他一时分神,也足以成为克敌制胜的先机。因此幻术师一直是一种令人相当头疼的职业。

    叶朔的灵魂力量极为强大,若是从外向内的攻击,自然可以轻易抵御,这一次那攻击却偏偏是从内向外,他一时疏于防备,这才中招。

    倒多亏了那御魂心法自行护主,才让他及时免于一难。缓过神来,低下头还能看到自己身上被翻得底朝天的口袋,而自己同时正捧着青头白萝卜,一步一步的走向对面那施术者。

    看来幻境虽是虚假,但自己在幻境中所做之事却未必尽是虚假。

    这一次是缴械投降,如果刚才对方下达的是让他自尽的暗示,此刻他或许早已经身首异处了。看来在修灵道路上,还真是丝毫也大意不得,叶朔能感觉到背部已经沁出了薄薄的一层冷汗。

    “不可能……不可能……这小子竟然破了我的幻术!”那施术者不自觉的失声叫喊。随后就冲一旁正与楚天遥僵持的另一名黑衣人吼道:“情况有变!别跟那小子纠缠了,快来助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