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阴谋开始(上)
    “嗯。”另一道身影也从拐角后缓步迈出,一身宽大的长袍,两眼精光闪烁。看来近日的定天城,果真是风起云涌,不但焚天一众已在暗中密谋,就连阮石的父亲,碎星派的凝气级长老阮威,竟然也是亲自出动!

    “他旁边的那个小子,就是玄天派大名鼎鼎的天才楚天遥。观他灵力波动,应该已经处在了聚气五段巅峰的层次。比起上一届七大门派比试会瞧见时,确是又增进了不少。

    奇怪,要是寻常的任务,也不会落到他一个精英弟子的头上,莫非玄天派已经得到消息,此番也是冲着那拍卖会上的‘天香魔骨图’来的么?”

    阮威脑中快速转动着念头。显然对于儿子屡次提起的这个叶朔,他瞥了一眼之后,也就并未如何放在心上。身为碎星派长老,看问题的角度也必须放得更加长远,时时处处,皆需以门派利益为先。一点无碍大局的私人恩怨,理他作甚?

    “父亲,依你所见,这叶朔究竟处在什么境界?”对阮威心中这一番考量,阮石固是全然不知。自方才第一眼看到叶朔起,心中便是接连涌动着一股接一股的森然杀意,要不是自知实力不济,恐怕他的第一反应也就将是进攻,而非隐忍了。机会稍纵即逝,待得再回过神来,终于还是忍不住提起了这个同样困扰他许久的疑惑。

    “就算是依为父所见,那小子也同样是蓄气一段不假。”阮威略带几分不屑的斜瞟着叶朔离开的方向,“或许这的确就是他的真实境界了。至于你说曾在他手上吃过大亏,也不外乎只有两种可能。既然不是敌人太强,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是你自己的问题么?”

    一边说着,凌厉的目光重新落到了阮石身上,大有“是你学艺不精”之意,严肃的审视着自己的儿子,责备之意尽显。

    “……决计不会。”阮石面对父亲的诘问,虽然也是下意识的心底一虚,但在将前因后果仔细盘算过一番后,也就坦然答道。“孩儿曾经与他交过手,起初见他境界过低,确曾心存轻视,但在几个回合过后,我察觉出情况不对,已经是全力以赴。

    只可惜,任我底牌尽出,仍是尽落下风,无论灵魂攻击,或是物质攻击,均未能占到半分便宜。事后付清曾纠集过一众师弟私下寻仇,纵然个体实力未必如何突出,但他们普遍都处在集气级以上境界,按说人多势众,又是以有备算无心,本来结果应该是很明显的才是……”

    偷眼瞧阮威脸色,见他也是应着自己的叙述默然颔首,胆气壮了几分,又一股脑的说了下去:“但是,最后的结果您却是知道的……他们全都吃了大亏,王师弟更是连本命灵宝‘黑土玄壁’,都在此役中一并损毁。

    我曾经将参与过安山林伏击的师弟聚集到一起,详细询问,他们也都异口同声的说,那叶朔的实力最起码也是与楚天遥相当,更有可能还犹有胜之。或是我一人学艺不精也罢,难道碎星派中人人学艺不精?退一步讲,便再如何学艺不精,也不致沦落到了被他一个蓄气一段弟子蹂躏的地步!”

    阮威面色稍霁。其实他虽然嘴上扮演着严父的形象,心里却从未真正的怀疑过自己的儿子。阮石一向是他的骄傲,他的修炼也都是在自己严格的督促下,用汗水实打实磨砺出来的成绩。

    可以说,他有几分本事,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一清二楚。之所以有此一问,也不过是想借机观察一下儿子的心性,以及他是否能在一次失败的战斗中有所成长,是怨天尤人、盲目自满,还是能够吸取教训,知己知彼。

    至于这叶朔,一个人再逆天也总有个限度。诚如阮石所言,想以一人之力,打败一群配合有素的集气级弟子,那么他自身的实力,最少也要在聚气级以上。

    一个蓄气一段的弟子,能发挥出聚气级以上的实力?虽说凭着一些特殊的心法、灵技,越级战斗同样也会成为可能,但这些外力所能提升的范围,依然是有一个限度的,一般能越上个几阶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

    而每一个等级之间,都是有着大到不可思议的差距,一个低阶弟子,连越两级战斗?简直是开玩笑!这样的天才在这灵界大陆上不但史无前例,就算真有,这份过度耀眼的天才光环也足够让他被邑西皇室,甚至是那些更加庞大的帝国所挖掘、吸纳,又怎会依然蜷缩在小小的定天山脉?他们父子也不是运道过人,岂会随随便便,就撞上了一个足能名垂史册的人物?

    “嗯,如此看来,那小子或许的确掌握着相当高明的敛息术,连为父也看不出根底。都说他的实力与楚天遥不相上下,如今从他们搭档做任务来看,似乎还真是有几分可信。

    玄天派中多了这样一位高手,却秘而不宣,还将他伪造成新晋弟子……不错,看来他们是想将那小子当做一张隐藏的王牌,真到用时,就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这倒是不可不防……

    不过既然叫我提前知觉,其中的威胁也就小得多了。阿石,记住爹的一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今你既然不是他的对手,就要懂得隐忍。如无万全把握,暂时不要去寻他的麻烦。真等你的实力足以将对方踩在脚底,切记一击必杀,不要留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

    “是,爹爹的教诲,孩儿谨记在心。”

    阮石恭恭敬敬的答应着,却忍不住又是转目朝拍卖场宏伟的大楼望去,暗忖:“拍卖会尚未开场,他这么早就来这边做什么?做鉴宝评估么?但那小子一穷二白,又有什么宝物是他拿得出手?可是看他刚才那副意气风发的样子,又并不像是空手而归……难道?莫非是……!!”一想到那可能的推论,瞳孔骤然紧缩,连呼吸都急促起来,恶狠狠的吐出四个字:“能量兵器!”

    “能量兵器?”阮威皱了皱眉,儿子这段日子,在他耳边絮叨得最多的,就是要击杀叶朔,夺得能量兵器。直听得耳朵都要生了茧子,真是想不记住也难。“就是你说过的,他手中那柄造型古怪的兵器?”

    “是……”阮石吞了吞口水,“虽然造型是古怪了一些,可那千真万确,就是能量兵器不假,而且还是最原始的混沌能量所化成的能量兵器!只因那小子不会使用,才将它弄成了那副古怪模样,可恨啊!”一想及此,便是忍不住恨得牙根发痒。空自发了一阵狠,忽然两眼一亮:“父亲,若是那小子当真是将能量兵器拿出来拍卖,那我们倒是可以借此机会……”

    “这一件事不急。”阮威摆了摆手。俗话说知子莫若父,他当然一眼就能看出阮石在想什么,“况且就算当真要买混沌能量,也不是定须在这拍卖会上。说穿了,拍卖会根本就是一场有钱人的游戏,旁人去跟他们竞争,那才真是有钱没处花了。”

    “那您是答应给我买能量兵器了?”阮石听后两眼发光。

    阮威忽然板起了脸:“你不要将心思尽放在歪门邪道、投机取巧上!与其尽惦记着能量兵器,不如多琢磨些如何尽快的将你的境界提升上去!你总说玄天派的那个小子厉害,人家厉害也绝不仅仅是厉害在一柄兵器上!功力深处,就算使的只是一把普通的长剑,同样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反之,那也只是暴殄天物!”

    阮石被骂得只知诺诺连声,阮威见状,也不再多言,当先朝拍卖会场一挥手,迈开脚步:“是不是能量兵器尚未可知,眼下在这里胡乱猜测也没有用,倒不如直接上去问个明白。”

    阮石跟在父亲身后一起上楼,被侍女引领着来到鉴宝室。

    “方才可有两名年轻人来此鉴宝?”待那侍女刚一躬身退出,阮威即向方桌背后的老者询问道。

    “呵呵,这位先生,我们拍卖场有规定,是不能随便把客人的资料向外泄露的……”老者圆滑的笑着,微眯的双眼中却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精光。

    阮石二话不说,掏出大量灵石,“啪”的一声拍在桌面上。

    “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老者扫了灵石一眼,慢吞吞的拿起,在手中把玩了片刻,才对阮威缓慢的点了点头。

    “他是来做什么的?询问拍卖会的物件?还是来做鉴宝评估的?”阮威暗道一声有戏,面上不动声色的继续询问。

    “鉴宝评估。”老者惜字如金,似乎不愿再透露半点消息。

    “他拿来鉴定的是什么宝物?”阮威一手撑在桌子上,身子微微凑近了老者。

    “先生,我们拍卖场有规定……”老者再次露出为难之色,但双眼却是骨碌碌的转着,直盯着阮威腰间的储物袋。

    阮威也不多言,掌心在桌面上一铺,又一堆灵石滚落下来。

    “就是这个。”老者倒也爽快,立刻从身旁的柜子里翻出卷轴,双手捧上。跟着还不忘叮嘱道:“小心些,这可是个稀罕玩意儿,要是给弄脏弄破了,先生纵然腰缠万贯,也未必赔偿得起。”

    “哪轮得到你啰嗦,我还不知道么?”阮威没好气的瞪了老者一眼。一面随意的将卷轴展开,目光匆匆掠过扉页,起初脸上还充斥着深深的轻蔑,没等扫过几行,双眼猛然瞪得滚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