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冲突
    那拖着长腔说话的,赫然就是此前曾与叶朔等人多次狭路相逢的郭阳云!

    在他身后,曾参与过安山林偷袭的几名弟子也一齐围了上来,俨然一副人多势众之势,嘿嘿几声冷笑,纷纷不怀好意的扳动着手指。

    “啊,你……”叶朔瞪大双眼看着郭阳云,一脸惊奇。

    似乎对叶朔这样的反应很满意,郭阳云得意的挺了挺胸,等着自己的名字被附加了恐惧色彩后,再由叶朔的口中报出。

    “你是谁啊?”最后叶朔费力憋出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也难怪他不认得,当初在郭阳云带人赶到玄阴洞时,叶朔早已离开,而其后在安山林,唱着明面黑脸的也一直都是碎星派,就连那天魔化气散,叶朔也始终以为是碎星派布下的后着。

    郭阳云在焚天派中虽然入门最早,却实力平平,等闲也无人提及,别说是新晋弟子,就连那些一心修炼的老牌精英弟子,对他一无所知的也大有人在。

    只是今日的他看上去很有些狼狈,衣衫破旧也罢了,脸上还有淤青未消,叶朔惊奇之处也正是在此。

    不过怒火攻心的郭阳云自然不会想那许多,叶朔的表现很自然的就被他视为了挑衅,更是气得哇哇乱叫:“可恶!不要以为装傻充愣就没事了!快把东西交出来!”

    “东西?”叶朔看了看被郭阳云紧紧攥在手里,因力道过大,已经隐隐有些变形的那个“东西”,眨了眨眼睛,一脸迷茫的道:“东西不是已经在你手里了么?”

    郭阳云一愣,顺着叶朔的视线,也瞟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碧绿色小球,脸都气变形了:“混蛋!不是这个东西!”

    “不是这个东西?那是什么东西?”叶朔歪了歪头,继而认真的竖起一根手指,振振有词的道:“这位大哥,你要是真的喜欢这个东西,那就付钱买下来。我也没有要跟你抢,为什么要骂人呢?你的师长难道没有教过你,骂人是不好的行为么?俗话说得好,和气生财……”

    郭阳云大喊:“草!我的草啊!”

    叶朔微微皱眉道:“你怎么又骂人?”

    郭阳云听着叶朔口中滔滔不绝的大道理,已经气得连头顶都要冒烟了:“不长眼色的小畜生,老子今天要是不给你一点教训……”

    “郭阳云?”此时楚天遥疑惑的声音响起。他此前一直在沿街留心,是否有同样能够温养灵魂的药液或是宝物,一路落后了叶朔有段距离,此时才刚刚跟上。他对郭阳云并不陌生,只是作为精英弟子的他,也从来都没有重视过此人。“你在干什么?”

    “楚天遥?你竟然也在这里?”郭阳云召集焚天一众寻仇时,是专程搜罗来了几件宝物,又有天魔化气散在手,这才有恃无恐。今日他原本是见叶朔落单,才敢来寻这个软柿子开刀,忽然见到楚天遥,心里也忍不住打了个突。

    但很快想到道理是在自己一方,胆气又重新壮了起来,故意抱起双臂,鼻孔朝天,粗着嗓门道:“也没干什么,不过是教教你的师弟学做人。我门中多年储备之物,他不问自取,是之为盗,今日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玄天派的劲气级大长老在这里,我还是一般的说法!七大门派在邑西国固然自成一脉,却也不能破了这世间规矩!

    你们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信不信我就直接在这里大声嚷嚷,让这定天城中的修灵者都来评评这个道理?”

    楚天遥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淡淡道:“多日不见,郭兄今日的气色似乎不是很好。莫不是满口话说得太多,遭了天打雷劈?”

    这话正触及郭阳云心中痛处。一提及此事,他就想起虚无极对他魔鬼地狱一般的惩罚,怒从心头起,忍不住仰天咆哮:“那还不都是拜你们所赐!还不快把夏枯草还回来!那是本派虚无极掌门要借以突破敛气级的必需之物,你们也敢横插一脚,难道就不怕夭寿么!”

    楚天遥处之泰然道:“哦,抱歉,我并不知道那夏枯草是有主之物。”郭阳云的脸色这才好看了几分。

    “不过就算我一早知道,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不料楚天遥忽然话锋一转,面不改色的补充了一句。

    “楚师兄,他是谁啊?”在叶朔的印象中,楚天遥待人一向是彬彬有礼,似这般几次三番话里带刺,也不知是他们早有旧怨,还是那人活该倒霉,正撞上楚天遥情绪不佳了。

    “焚天派的大弟子。”楚天遥看似在为叶朔介绍,末了又故意加了一句,“不过这种无名小卒,你不必费心去记。焚天派的对手当中,知道一个墨凉城也就够了。”

    “靠!楚天遥,你欺人太甚!”显然这几句直面侮辱是真正的激怒了郭阳云。更何况墨凉城三字正是他心头逆鳞。每日里在焚天派,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个名字。作为大弟子,他几乎时时刻刻都会被拉出来跟这个新晋天才比较。而相较于众人口中对墨凉城的句句赞誉之词,他永远都只能充当反面教材。这也令他心中一股邪火烧得愈发旺盛。

    “晋鹏,高畅,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一起抄家伙给我上!”郭阳云嘴里骂骂咧咧着,手中一比划,已是出现了一柄长剑。

    “夏枯草……”叶朔听了半天,似乎听出这场争端是由夏枯草而起。为求息事宁人,主动上前解释道:“夏枯草的确是我所摘。只是此草日前已给宝宝服下,恐怕无法还给你们了,真是对不住。

    “真是一群白痴!”郭阳云的嘶吼声震耳欲聋,引得往来行人纷纷侧目,“夏枯草如此珍贵之物,你们竟然拿去喂一个小孩子!玄天派的手笔已经大到了如此地步么?好,好啊,既然你们交不出夏枯草,那就交出那个孽种!让我取他心头之血,或许还能提炼出些许药性!”

    “宝宝不是小孩子,它是……”叶朔虽然也为郭阳云的狠辣说词皱了皱眉,但一听到对方误解了宝宝的种类,还是习惯性的加以说明起来。

    楚天遥不耐烦的拦下叶朔:“够了,我说过不用向他们解释。”又转向郭阳云,“我劝你还是把兵器收起来的好。这定天城中禁止斗殴,到时不用你叫,守城卫士也会自行赶来了。以郭兄如今的状态,只怕是不易应付吧。”

    郭阳云气急败坏,挥舞着兵器就要上前动手,被身旁几名弟子死死拉住,劝道:“大师兄,不可因小失大啊!夏枯草失落,掌门已经大发雷霆,如今最重要的是要在拍卖会上取得那九曲玄阴丹,这是短期之内,唯一可以代替夏枯草的东西。若是只因跟这两人发生冲突,被守卫赶出了城,回山门之后,又该如何交代?掌门的怒火,你我都不想再承受一次啊大师兄!”

    听了几人的劝说,郭阳云似乎也想起了虚无极惩罚弟子,那些生不如死的手段。打了个寒颤,冲脑的热血也渐渐的退却下来,悻悻的放下兵器,不忘撂下一句场面话:“这次就算你们走运!下次再遇上,可就没有这么便宜了!”

    “九曲玄阴丹?”叶朔猛然意识到,“那不正是我们此次的目标么!原来拍卖会上真的能找到。”

    郭阳云听了叶朔的话,气得近乎要崩溃:“小畜生!怎么什么事都有你横插一脚,这定天城中禁止斗殴,你就当真以为我不敢教训你是不是!”

    叶朔很认真的解释道:“我并没有想跟你作对啊。我要这九曲玄阴丹是为了救我朋友,他中了天魔化气散之毒,急需要九曲玄阴丹做药引子。为了他,我绝不会把这九曲玄阴丹让给任何人!”他此前神情一直是一片纯真,说到最后一句时,眼里却蓦然划过一道果决的光芒,令得他那稚嫩的面庞也变得坚毅起来。”

    “天魔化气散?”听到熟悉的名字,郭阳云就想到自己为了天魔化气散受到的惩罚,下意识打了个哆嗦,脱口就骂:“蠢货,这天魔化气散何来的解药!还是不要浪费那九曲玄阴丹了!”

    “你怎么知道?你对天魔化气散很了解么?”叶朔听郭阳云说到天魔化气散时,一副很了解的表情,不由得向他问道。

    楚天遥听了两人的对话,似乎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什么,但却没有点明。

    “大师兄……”晋鹏拉了拉郭阳云的衣袖,急冲他使个眼色。

    郭阳云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时情急,险些脱口说出了下毒的真相,也连忙掩饰的吐了口唾沫,道:“那就各凭本事!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们,拍卖会认的可是真金白银,看你们这副穷酸样,又能拿出多少灵石?”

    郭阳云死要面子,接着又加了几句狠话,最终被不想惹事的晋鹏和高畅给架走了。

    楚天遥寻思着郭阳云的话,虽说那是郭阳云说来气他们的,但也不无道理。总不能两手空空去拍卖会,的确是该想想怎么弄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