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搜魂
    时间倒退回叶朔掉下岩洞之前。

    在叶朔全神钻研自己的融合灵技时,楚天遥的思绪也正如潮汹涌。

    与天苍兽的一战,不仅是让他身为精英弟子的自尊严重受挫,更重要的,也是他第一次看清了自己的虚荣和狭隘。

    在他引动本命烙印的那一刻,在他脑中真切闪过的念头就是让叶朔代自己走上末路。没有一丝的愧疚,有的只是一种期待已久的心愿终于实现的激动,是一种被压抑得太深的**终于爆发后的快感。是的,也许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希望过叶朔在眼前消失,这个刚进门就抢尽所有风头的小师弟,对他,以及他的前途来说,都实在是太碍眼了。

    曾在古籍中看到过很多的相关记载,称有多少原本前途光明的正派子弟,一经沾染上禁咒,便理智全失,堕入罪恶深渊。那时自己也无非是一笑了之,岂料有朝一日,这条残酷的铁律竟会在自己身上应验!

    但是,无论如何,他也始终认为,禁咒本身并没有错,罪恶的只是人们的内心。当那无限膨胀的贪婪无法承载住那过于强大的力量,心魔也就应运而生。而他,绝不会输给小小的禁咒。

    只要日后处事皆依本心而行,想必禁咒在他手中,也仅仅会是成形的工具,而不是套在颈中的枷锁。

    直奔出了很远的一段路,楚天遥才从这段善恶两级的纠结中抽离出来,也才注意到一直紧跟在身边的叶朔,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想到后面有天苍兽和蜘蛛女王,楚天遥的直觉告诉他,应该快点离开,但是他现在对叶朔本身就怀着一种愧疚,不想把他留在后面出事,犹豫了一番之后决定沿路回去找。

    最终楚天遥还是来到了叶朔掉下去的那个岩洞边。

    “灵力波动就是在这里消失的……”在周围都仔细的探测了一遍后,楚天遥最终确定了这个结论。望着那深不见底的洞穴,深深的拧紧了眉头。

    他的第一反应是进行本命烙印的探测,“本命烙印竟然没有反应?”楚天遥愁容满面。“从这里的情况看来,叶师弟的确就是掉进了这个洞穴不假,但为何我却无法通过本命烙印感应到他确切的所在位置?若不是这洞穴内部存在着特殊禁制,能够隔绝灵力波动,那就是叶师弟已经对我有所防备了?”

    以楚天遥的谨慎,自不会轻易踏进这个吉凶难测的深洞。但若是拖延得久了,又不知叶朔是否会在洞中遇到什么不测,正是左右为难,忽然一阵风声呼啸,再转过眼就看到天苍兽向他扑过来,锋利的爪子眼见就要袭到他的头顶!

    它不是正在跟蜘蛛女王纠缠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楚天遥心中疑惑而震惊。

    正准备全力一击,谁知天苍兽已经到了面前,却并没有向他扑过来,反而像没看见他一般,径直跃入了幽深的洞口。

    楚天遥一脸震惊,这天苍兽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

    此时忽而一阵轰隆作响,大片的林木倒塌,几道紫光在山林间乱射,每次落地都会引起一阵剧烈的爆炸,鸟兽纷纷惊走。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正在急速向这边移动。

    “是那蜘蛛女王!这妖妇又在发什么疯?”从灵力波动中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楚天遥的内心更无奈了,况且蜘蛛女王的实力起码与天苍兽相当,即使是在自己的全盛时期,依然被它打得狼狈溃逃,险险才能捡回一条性命,更别提如今的灵力已经衰弱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步。虽然在奔跑过程中也曾不间断的吸收天地灵气,运转调息,但这短短数时所能起到的也仅是杯水车薪之力。硬碰硬绝非善策,还是暂且避其锋芒为上。况且这妖兽速度极快,自己此时纵然转身逃走,也未必能逃出她的感知范围,反而可能成为现成的攻击目标。倒不如就近隐蔽在侧,但愿她徒劳无功,便会自行离开。何况任何人到了此地,想来注意力也都会被那洞口吸引,而不会去留心两侧是否另有埋伏。

    楚天遥当机立断,立刻躲到了一旁的草丛后,几乎是在他刚刚隐藏好,蜘蛛女王就已经赶到了附近。

    不出他所料,蜘蛛女王果然刚一出现就凑到了洞口前。

    “天苍兽,本王知道你就躲在里面,你不敢出来面对我么?惹怒了本王,还想溜之大吉!?”

    洞里没有任何回应。

    见此情形,蜘蛛女王暴怒了:“天苍兽,你要是再不出来,本王就直接封了这洞口,再一把火烧了你的安乐窝,让你这辈子都不用再出来!”话音刚落,口中喷出一团丝网,将洞口牢牢封死,接着手中法杖一举,杖头上的紫色水晶球砰然冒出一团火焰,就要对着洞口挥过去。

    “放火烧洞?”楚天遥心里一惊。她一旦放火烧洞,叶师弟岂不也得被烧死在里面?但是我又能怎么做?我现在根本没有能力阻止她。

    “谁?出来!”蜘蛛女王耳力何等灵敏,楚天遥因心神震动,稍一不慎,隐藏的草堆沙沙作响,立即被蜘蛛女王察觉了。本已朝着洞口点出的法杖临时转向,朝着楚天遥的方向点了过去。

    顷刻间,草丛中烧起一团火,草堆里的楚天遥只能狼狈闪开。

    “哼,何方宵小敢来偷听?”待烟尘散尽后,蜘蛛女王才看到楚天遥。冷冷一笑,道:“本王还道是谁,原来又是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人类!此前若不是你与天苍兽战斗,也不会打搅了本王的休息,你以为本王不知?我还没有寻你算账,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正好,天苍兽如今避而不战,本王就先拿你开刀!”

    “……请女王息怒。”楚天遥硬着头皮从藏身处走了出来,上前以修灵者的礼节行了一礼,镇定道:“事起仓促,还未及谢过女王的救命之恩。晚辈正是专程恭候在此,向您道谢。”

    蜘蛛女王冰冷的双眸中很快的掠过一丝诧异,随即又转为森然:“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本王还是专程来救你的不成?”

    楚天遥就如没感觉到蜘蛛女王的杀意一般,继续道:“为表谢意,空口无凭,晚辈有一件礼物愿献给女王。我观女王已是高级妖兽,只差一步便可晋入神级,到时即可化为人形,神通广大,天下皆可去得。但在此之前,往往须先经过一场‘化神劫’,据说凶险无比,一旦失败,便是一个形神俱灭。我这里有一件重宝,名为‘定天宝珠’,可以大大增加渡劫成功的概率。请女王笑纳。”说着,取出一件通体晶莹的宝珠,双手献上。

    蜘蛛女王冷哼了一声抬起手,掌心中旋即出现一股吸力,将定天宝珠吸了过去。用神识感应过一番后,眼中流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这定天宝珠若是真有你说的神奇,那你这小娃儿倒的确是为本王寻来了一件了不得的宝物。好,看在这宝珠的面子上,我就暂且留你一命,这就快快滚开吧!”蜘蛛女王说着,法杖上重新燃起火焰,又要朝那洞口挥去。

    楚天遥赶忙阻止:“女王,请您手下留情,我的师弟可能还在里面。”

    蜘蛛女王不悦:“你莫非以为一次孝敬,就可以跟本王讲条件了么?何况你师弟若是当真在洞里,刚才天苍兽也进了此洞,就算本王不动手,他也迟早会被天苍兽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那就请女王等到晚辈亲眼确认过师弟生死后,再动手不迟。”楚天遥坚持不让步。

    蜘蛛女王的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你敢命令本王?刚才说过放你一条生路,但现在本王改变主意了!”说罢,法杖顶端射出一道紫光,射向楚天遥,此刻楚天遥的灵力几乎早已耗尽,完全不足以还击,能做的只是艰难的躲开。

    蜘蛛女王一击不中,但是也不急,慢悠悠又发出一道攻击,仿佛在戏弄楚天遥一般,楚天遥再次躲开,但是已经非常狼狈,差一些就被紫光击倒。

    蜘蛛女王瞬也不瞬,法杖上一长串光球如急雨连发。

    楚天遥不得已之下,从背后抽出封狱剑艰难抵挡。左挡右架,勉强将击到面前的光球扫偏了方向,却已是累得气喘吁吁。

    但这番攻势着实绵绵无绝,楚天遥挡得住一击也挡不住另一击,最终仍是被一发光球钻了空子,当胸直入,“砰”的一声正中胸口,身子立时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在光球的推送下一路倒飞,半空中拖过一道笔直的轨迹,最终狠狠撞在一棵树上。

    蜘蛛女王一扬手,一张蛛网散开,刚好将他粘在树上,楚天遥挣扎不能,眼睁睁看着蜘蛛女王下一发攻击来临!

    此刻,洞口的蛛网猛然崩裂,叶朔骑着天苍兽从洞中跃出,在半空中直接用青头白萝卜把蜘蛛女王凝聚起的光球劈成两半。

    “是哪个该死的家伙阻挡本王!”蜘蛛女王气急败坏。

    叶师弟,他居然回来了?楚天遥惊讶于叶朔的忽然出现,随后才意识到,叶朔骑着的,居然是天苍兽,就是那个他们两人合力都无法抵挡的天苍兽!不单如此,天苍兽还表现得那么顺从,叶朔失踪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你?”蜘蛛女王看清了来人是谁,但也奇怪于天苍兽竟会听从叶朔的话。

    “蜘蛛女王,你还记得两千年前,你率领异兽征战紫楚国的事吗?”叶朔问道。

    “哼!”蜘蛛女王冷哼一声,“两千年前?这么久的事本王又怎么会记得。就算是记得,本王凭什么告诉你?”

    叶朔仿佛已经知道了蜘蛛女王必然会拒绝他,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从衣袖中掏出一个紫色宝珠,对准蜘蛛女王一照,宝珠发出的紫色寒光顷刻笼罩蜘蛛女王全身。

    那蜘蛛女王从脚底开始结起一层冰霜,一直一路结到脖子,任凭它如何挣扎,都无法动弹。

    那宝珠也算得上是当年紫楚国的镇国之宝,定魂珠。凡是被定魂珠照到的,无论是修灵者还是异兽,都如同魂魄被定住了一般,无法动弹,任何秘技都无法解开。这定魂珠本是藏在天苍兽元神之中的,那日卓逸王与蜘蛛女王的交战若不是卓逸王执意束缚住天苍兽,不让其出现,卓逸王也不会溃败的如此之快。

    依照卓逸王所说,叶朔他已习得了御魂心法,并且已能在心念一动间就可发动心神搜魂术,那么只需凝神屏气,将自己的神识融入被施法者的意识中即可。

    叶朔跃到蜘蛛女王的一条腿上,两指往蜘蛛女王额头一点,蜘蛛女王的眼神从极度的抗拒逐渐变得涣散。

    随着大量的信息涌入脑海,叶朔的表情逐渐变得相当精彩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