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两兽相争
    “怎么会这样!”楚天遥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正人立而起的天苍兽。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才施展出的封印大阵,对这凶兽竟然一点用都没有!不仅如此,看到它大异前时的形态,身上汹涌过数倍的灵力波动,也该知道它是在刚刚的短短数时内完成了一次蜕变,实力不可同日而语。而无论是古籍记载还是众口相传,都从未听说过天苍兽还能进化到更高等级,这是否也代表着,两人方才的一番挑衅,是真正的惹恼了它?在那足有二层楼高的天苍兽面前,单是外放出的灵力威压已经压得人气息紊乱,一股死亡的绝望感扑面而来。

    “叶师弟,你还能再施展一次刚才的融合灵技么?”楚天遥此时也顾不得维持高姿态了,急向身旁的叶朔询问道。

    “我试试。”叶朔在楚天遥期待的目光中双手掐诀,但最后十指间却只爆开了一串微小的水花。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道:“不行,看来我现在的灵力已经不足以再施展一次了。

    “可恶!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楚天遥在心里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刚刚从被镇封的险境中解脱出来,那天苍兽也是仰天发出一道愤怒的嘶吼之声,巨大的爪子高高抬起,而后猛然一爪袭来,顿时,一股紫黑的灵力波动带着无比狂暴的劲风狠狠的对着两人轰了过去。

    见到天苍兽力量数倍于前时的攻击,楚天遥手中印诀变动,再次施展灵光盾,那灵光盾猛然拔地而起,撕裂长空,而后与那紫黑灵力波狠狠相撞!

    轰!

    一声轰鸣,灵光盾竟是灰飞烟灭!

    楚天遥咬了咬牙,在间不容发之际,艰难的跃离了爆炸范围。半空中手印连变,依旧努力的想施展灵技,但他此时的情况也与叶朔大同小异,双指间仅是蹿起了几股细小的电流,转眼就爆裂成了一连串的火星,缓缓消散。默察体内,灵脉有数根受损,灵力也在方才的一番激战中完全耗尽,连丹药也一颗都不剩了。

    “混蛋……要不是陪这小子来这里找那该死的解药,现在就不会变成这样了!要是他们没有给我自说自话的跑到安山林去……要是那安云能痛快一些……”无计可施的楚天遥开始对所有可能导致这一切的人和事都产生了强烈的恨意,如果这恨意能够化为成形的力量,大概天苍兽也早已命绝当下了。

    与刚才舒展筋骨式的攻击不同,身为上古异兽,向来罕逢敌手的天苍兽显然已是被这两个不断反抗的人类激起了真怒。巨嘴大张,紫黑色的火焰如同火柱一般,浩浩荡荡的喷射而出。火焰过处,空间都是出现了一道道扭曲痕迹。

    “我不能死,我大业未成,绝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楚天遥眼珠疯狂乱转,忽然在某一个方向凝成一线,“是了,如果这小子自爆……如果他自爆的话……”

    在修灵者的战斗中,如果两方实力相近,而一方拼尽全力也奈何不得另一方,另一方又依依不饶的情况下,往往就会选择自爆。一名强者的自爆,几乎相当于百张起爆符同时运作的威力。越是高等级的强者,自爆的威力也就越大,波及范围也就越广,敌人在猝不及防下,很可能会被同样的牵连进去。也算是无计可施之下,一种拉着敌人同赴黄泉的做法了。

    楚天遥在眼见天苍兽进化之后,虽然也短暂的动过自爆的念头,但这个念头立刻就被他打消,继而就如着了魔障一样,把这个念头尽数转到了身旁的叶朔身上。而且一经产生,就愈演愈烈,一发而不可收拾。如今的叶朔从表面看来,虽然仍旧是蓄气一段,但亲眼见识过他战斗的自己却很清楚,他全力爆发之下的实力,已经与自己相差无几!那么,他若是舍身自爆,必然也能对眼前的天苍兽造成一定的损伤,那么自己要趁乱逃跑就成了可能。事后就算了尘道长问起,自己也可坦然以实情相告。相信几位长老只要检测过此地的灵力波动,就绝不会再对自己有任何怀疑。

    “但他却绝不会甘心自爆……这该如何是好……”楚天遥心烦意乱,苦苦寻思着各种计谋方法。分心之下,天苍兽一爪袭来,楚天遥四下无处借力,正避之不及,忽而后背被人一推,正巧避开,原来是叶朔及时出手相救。楚天遥却恰巧感应到他体内一丝熟悉的灵力波动,忽然眼前一亮:“本命烙印!我怎么把这件事忘了?既然曾经在他体内种下过本命烙印,那么他的命就是掌握在我手里的……”

    “叶师弟,我又有了个主意。你还记得我曾经在你体内留下的本命烙印么?我可以以一种上古法诀提升你的潜力,到时你就有希望短暂的与这天苍兽抗衡了。你愿意放开禁制,让我施法么?”叶朔脑中忽然响起楚天遥的一道传音。

    种下本命烙印后,如果实力远胜对方,施咒人自然可以轻易控制被施者自爆,但若是实力相差不多,一旦对方抵抗,那最后的结果就很难说了。甚至一个不好,施咒者都可能遭到反噬。楚天遥如今已感到叶朔的实力和自己相近,所以也不敢贸然行动,先尝试着哄骗了他一句。

    “放开禁制?这……”叶朔犹豫了。虽然他经常被人嘲笑神经大条,但并不是傻子。放开禁制,简直就相当于将最脆弱的体内毫不设防的示于人前。若是对方并无恶意还好,万一是心怀叵测之辈,那自己几乎就会落得任人宰割!

    如果是平时的楚天遥,或许还不会让他这么戒备。但今日从出发起楚天遥就一直对他冷言冷语,始终是一副恨不得他立刻在眼前消失的脸色。但在说出刚才那句话后,自己一与他眼神相接,他就对自己露出了一个堪称是今日最温和的笑容,这一眼又看得叶朔心里“咯噔”了一下。况且,那句提升潜力的说法,细想之下也的确不怎么经得起推敲。

    “怎么,难道我还会害你么?”楚天遥从叶朔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并不情愿,假意板起了脸。

    “不管了,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眼见天苍兽又是前爪一扫,叶朔翻身躲过,“那楚师兄,现在就开始吧。”叶朔说着,主动放开了身体外部的防备。同时却也将灵力都集中在了本命烙印附近的位置。如果楚天遥当真想对自己不利,那么他也可以第一时间有所感知。

    楚天遥一边结印,一边借着每一次的躲避,悄悄退到距叶朔和天苍兽都有一段距离的位置。

    修灵者如果在决战中要自爆,一般只要心念一动即可,但若是由外界操纵,则需要先控制烙印先渗透到他的肺腑各处,再加以引爆才行。叶朔开始感到体内暖烘烘的,有强大的灵力在灵脉间横冲直撞。但同时,也不断有细微的痛楚开始在他的体内爆发。

    他却不知道,此时他体内的本命烙印正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并且黄芒扩散之处,被波及到的五脏六腑之间都会蹿起一丛丛微小的亮蓝色火苗。血肉很快的被烧灼,血管一次次的断裂,最终却都会被一股不知从何处涌起的灵力重新修补完整。但这毁灭和修复的力量彼此胶着,谁也无法迅速压过谁一头,因此在叶朔的体内,始终还没有达到爆炸的临界点。

    “怎么回事!我不是叫你不要抵抗的么?”楚天遥感觉到有股力量在干扰自己,愤怒的质问叶朔。与此同时心里也略有不安,难道这小子已经对我有怀疑了?

    “我并没有啊。”叶朔也很莫名。

    哗哗哗!此刻,一阵飓风刮过,四周大量树木被推倒,竟出现了一只体型硕大的巨型蜘蛛。八条细长的节肢如长刀般锋利,划过的山石树木,皆像泥土一般不堪一击顷刻就倒。细细看它,上半身竟然是一个身材窈窕的妖艳美妇,体态丰腴,不着片缕,仅是胸前覆着一层胸甲。上半身的手中还持着一根紫黑法杖。法杖八尺有余,顶端镶着紫色晶球,映着日光,诡异而魅惑。

    见此情形楚天遥结印的动作也不由得一僵。一只天苍兽自己已经拼尽全力都收拾不下了,现在竟然又来了一只,看这样子,那蜘蛛已然不是普通妖物,是黑密林中的蜘蛛女王!当真是天要亡他们么?

    那蜘蛛女王却是并未理会叶朔和楚天遥,法杖朝天苍兽一指,一道紫光轰然射出!

    天苍兽也不躲开,硬生生接住这一击,紫光一触及天苍兽便发出巨大轰鸣,好似山崩地裂,丘峦崩摧,叶朔和楚天遥也差点站不稳倒下。

    “竟敢在本王的领地上胡作非为!打搅了本王的休息,好大的胆子!”蜘蛛女王赫然怒道。

    而回答她的,却只是天苍兽的一声咆哮:“嗷吼——”

    蜘蛛女王心中明白,天苍兽是跟自己同等级甚至更高的妖兽,完全可以口吐人言。但它现在对自己的问话毫不理会,这很容易就被她看成了对自己的蔑视,气得一阵颤抖,“你既然如此小看本王,那就别怪本王不念旧情了!”说完直接一张口,一团细丝飞射而出,立刻就扩散成网状,当头罩向天苍兽。

    天苍兽也毫不示弱,吐出火球直击丝网,丝网还未触及天苍兽,就在空中被烧成火网,很快就燃烧殆尽,只留轻烟阵阵。

    蜘蛛女王勃然大怒,更是毫不留情,一扬手一条条细丝分别从四处不同方位射出,缠住天苍兽四肢,此刻天苍兽四肢开始不听使唤,只能愤怒咆哮,更夹杂着些许不耐烦,它已经好几次被困住四肢了!

    而后蜘蛛女王再次扬手,顿时从林中各处钻出一群小蜘蛛,它们速度极快顺着丝线爬到天苍兽身上,对着它的鳞甲又撕又啃,天苍兽烦躁地挣扎,见挣扎不开,只好停下动作,忍着被小蛛吞咬鳞甲的奇痒之感,口中蓄气,最终吐出一道黑光,离得近的小蜘蛛立马灰飞烟灭,而那黑光又顺着丝线向蜘蛛女王延伸!

    蜘蛛女王大惊。想撤回丝线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匆忙一挥法杖,在身周形成一层紫色光屏以抵御黑光,黑光射在紫色光屏上,双方博弈,黑光攻不破光罩,光罩也磨不灭黑光,二者僵持不下。

    这一切楚天遥看在眼里,心里波澜起伏。

    “这灵界大陆辽阔无边,强者何等众多!单是两只妖兽的战斗,已经让我有种无能为力之感,我又何必将眼界尽集于叶师弟一人之身?他不是我的竞争对手,从来都不是!我真正需要超越的,是那些真正的高手!师父说得不错,我的眼界的确是太过狭窄。还好这次叶师弟福大命大,若是当真生了什么遗憾的事,我又如何对得起师父?”在楚天遥心中,仿佛有什么困扰他已久的东西被打开了,心胸也顿时敞亮了很多。

    “现在不是悠闲观战的时候。”楚天遥忙向叶朔传音,“还不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