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融合灵技 上
    就在楚天遥几已闭目待死之际,预计的攻击却并未如期落下。

    “叶师弟,你……”楚天遥迟疑着刚抬起头,就看到面前浮现出了一个五尺高大的灵力晶盾,一层层雄浑的灵力波动不断从盾面上扩散而出,不论是体积还是所蕴含的灵力储量,都是几倍的远胜于他曾经全力凝聚出的那一块。而楚天遥在最初的惊怔过后,在排除了陡然出现强援的猜测后,立时就把目光投向了在场唯一可能营造出这等灵力巨盾的人身上。

    此时的叶朔,双手捏着一个姿势并不标准的印诀,为维持灵力光盾,也是累得气喘吁吁,额角的汗珠不断往下淌,很快就在面庞上汇聚成了一条小溪,单薄的衣衫也被汗水浸得透湿。

    但纵是如此,他的身上却依然散发出一种气壮山河的气息,这一刻的他,又令楚天遥回忆起了那一日在门派大赛的擂台上,叶朔强势击退安云,由此博得满场瞩目的情形。因为不愿承认同门师弟的实力超过自己,他对那一幕的种种疑点从来不曾细想,只笼统的以一句“巧合”自欺欺人。

    在此之前,他根本就不相信叶朔的天赋,如果他真有这本事,也不会入门多年,实力始终在门派中垫底了。

    而如今他才终于明白,自己过去那一厢情愿的想法,究竟是有多么可笑!

    “他的体内到底有什么秘密?”虽然这个席卷而上的疑团,已经在最短时间内占据了他的全部思绪,但楚天遥也无疑是个聪明人,自不会在战斗的紧要时期,去向叶朔多嘴问这些。重新把目光集中到了眼前的灵晶盾上,只见原本坚固的盾面经那天苍兽数击之下,焕发出的光芒迅速黯淡,如今已是逐渐变得虚虚实实。而对面的天苍兽却依然行有余力,口中很快的凝聚起了一个光球。这一次那光球的威力,显然更胜以往!

    不需要叶朔多说,楚天遥当即也强提起所剩不多的灵力,全部灌注在眼前这摇摇欲坠的灵晶盾上。即使在这里暂时欠下人情,只要能够保住性命,他日自有偿清之时。但若是仅为维持一时傲气,最终成了埋葬在黑密林中的两具白骨,什么前途伟业尽成空谈!这一笔账,他自然还是算得清楚的。

    天苍兽见一击不破,再次吐出光球,那光球就如一个燃烧着的微型太阳一般,重重的轰击在刚刚有几分起色的灵晶盾上。

    楚天遥和叶朔只能苦苦抵御,而就在灵晶盾被光球压着一点点向两人袭过来时,叶朔忽然手印变动,接着光球接触的那一层盾面忽然向内侧凹陷了下去,当光球陷入盾面将近一半时,盾面猛然再次撑了起来,飞速将光球弹了回去!

    那光球正好击在天苍兽脸上,强大的力量把它击得仰面朝天的载了下去。

    “……你竟然能抵御它的灵魂攻击?”楚天遥蹙眉看着叶朔,眼里依然有着深深的难以置信。

    方才自己要不是在猝不及防之下忽然中招,也不会在它面前兵败如山倒,最终竟连抵御之力都全然丧失。连自己都束手无策的灵魂音波,对叶朔竟是全然无效?而且他还可以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施展出远胜于自己的强大灵晶盾?

    “是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只知道自己的确没有什么感觉。后来也是看楚师兄你情况危急,我才不假思索的结印了。”叶朔自己也有些迷茫。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楚天遥欲言又止,似乎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楚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对付它的办法了?”叶朔惊喜道。

    “也可以算是有……”楚天遥似乎忽然下定了决心,“我曾经在古籍中看到过一种古老的封魔大阵,通常若是出现了以常规力量无法击杀的强大魔兽,就可以利用其中的秘纹图刻写下阵法,镇封它千载万年。只是此阵威能强大,对材料的要求也是极高。如今若是成功,最多也只能镇封它一时半刻,要趁机逃跑倒是足够了。”

    “我就知道楚师兄一定有办法的!”叶朔双眼发亮,“那需要做些什么?”

    “这阵法发动需要一段时间,在此之前,尽量帮我拖住它。”楚天遥看着那边正要爬起来的天苍兽,只能长话短说。

    “没问题!就交给我吧。”叶朔的眼神在最初的担心和迟疑后,很快就坚定了下来,认真的保证道。

    叶朔的神情变化没有逃过楚天遥的眼睛。独自面对天苍兽,对一个蓄气一段的弟子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个弄不好,随时都会搭上性命。但他却是只在犹豫片刻后,立刻答应了下来,这其中自然是出于对自己的信任。而这份毫无保留的信任,令得楚天遥那连日在嫉妒燃烧下,已是渐趋冰冷的内心中,悄然升腾起了一丝暖意。

    做这个决定,也是经过了他的深思熟虑。前不久叶朔也曾经若无其事的抵御下了碎星派两名弟子的灵魂合击技“魔音啸”。那两人并不知情,自然以叶朔拥有灵魂类防御至宝作解,但他却是清楚的知道,在这位小师弟身上,从来就不曾有过什么宝物!如果说有,或许也只有他那神奇的体质……况且从他能施展出灵晶盾成功反击看来,让他暂时抵御天苍兽,并活着度过这段争分夺秒的时期,似乎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旋即楚天遥将手中封狱剑狠狠插在地上,地面上对着天苍兽的方向顷刻扩散出一条深长黑线,随着楚天遥口中咏唱,以及不停歇的朝其中灌注灵力,那黑线随之延伸出一道道复杂秘纹。

    叶朔也急忙向天苍兽发动攻击,“萝卜秘法?萝卜的恐惧!”他掌心凝聚起一团灵力,拍击在萝卜上,霎时天空中呈现出一片巨大的萝卜虚影,顷刻遮蔽了半个天空。

    这还是叶朔之前在给宝宝吃夏枯草时,看到宝宝对萝卜表现出明显的厌恶,他在失落的同时也突发奇想,觉得莫非这些妖兽都不喜欢萝卜?就像人类是有自己讨厌吃的蔬菜一样,仅仅是看到都会令人心生厌恶。又如同动物在面对自己的天敌的时候,那种产生自灵魂深处的戒备。倘若有种东西,可以让对方一看到就如同看到了自己的天敌,产生的杀伤力一定可以事半功倍。然而拉着玄天派中的师兄弟实验过一番之后,众人都是一番茫然不解状。虽然有很多人当场被巨型萝卜虚影逗笑了,但这很明显不是他想要的效果。直到拉着顾问,在后山上找了几只灵兽做实验后,那些灵兽们的气息果然都会迅速萎靡下来,躲躲闪闪的向后缩,低阶灵兽更是直接会出现短暂的呆滞状态,就和中了灵魂攻击的效果相近。

    “简直是不知所谓!”楚天遥嘀咕一句,结束了这一边的秘纹刻画,迅速移动到另一个阵点,刻画方式如法炮制。

    而在天空中出现萝卜虚影后,天苍兽那巨大的双眼中竟出现了短暂的空洞,接着就立刻露出了一种浓重的厌恶之色,烦躁的刨着四蹄,发出低沉的咆哮,轰隆隆有如雷鸣。

    生效了!叶朔见状忙跳到天苍兽头上,把萝卜当锤子使,“萝卜秘法?萝卜重锤!我砸!我砸!”

    “哼,战斗方式还是那么乱来。”楚天遥一边全力刻画秘纹,同时也分出一丝精神观察着叶朔的情况。看到他这一套乱七八糟的组合灵技,无奈的评价道。

    “嗯?他这是在干什么?!”楚天遥忽然目光一凝。紧盯着手印变动后正大开双臂的叶朔,此时他的头顶如同形成了一个黑洞,大量驳杂的天地之力对着他的头顶疯狂灌入。

    “引天地煞气入体?这小子疯了,他不怕被反噬么?”楚天遥无比惊讶。

    叶朔吸收完毕后,整个人全身仿佛都笼罩着一层黯淡的血光,但是依然神采奕奕,没有任何不适。接着冲向天苍兽,没用什么特殊的灵技,仅仅只是贴身肉搏,直接用拳头一拳一拳击向天苍兽,每一拳都带起一层层涌动的灵力气浪!

    楚天遥暗暗摇头:“倒是忘了这一茬,还真是让人羡慕的体质啊。”

    “炎咒?火龙卷!”叶朔发动灵技,却与以往不同,此时他整个人被笼罩在一阵火焰旋风中,对着天苍兽直直冲过去。这也是他攻击前的灵光一闪,直接把灵技施展在自己身上,而他自己用出的灵技又不会伤到自己,更能增加灵技的攻击力和控制它的范围。

    天苍兽猝不及防,身形崴了一下,叶朔抓紧时机,直扑天苍兽双目。滚滚热浪袭来,天苍兽只觉双目剧痛,不得已紧闭双眼,却顿时失了视线,如盲人般在林间胡乱打转。

    “水咒?水龙吟!”第一击尝到甜头,叶朔下一击仍是如此,左手一抖,一层高昂着头的火焰龙缭绕在他的手臂上,另一边则是晶莹剔透的水龙,而后直奔天苍兽。

    然而这一次的攻击效果却是差强人意。水火相交,不但未能起到灵技叠加的效果,反而因为其天生两异的五灵属性,对各自的直观威力也带来了一定的削弱。两头原本是斗志昂扬的惊天怒龙,甫经碰撞,不过转瞬之间,头颅都如霜打的茄子般低垂了下去。随着“滋啦”一声响起,一道白烟袅袅娜娜的扩散而出,腾绕着片片薄露状的轻盈水滴,转眼就成形化雾,飘逝无踪,仿佛是留给这次失败实验的一声叹息。

    “唔,水火相克,同时使用似乎效果不好啊。”叶朔沉思了一下,“水生风,风生火,火生土,土生雷,雷生水,不如就将相生的灵力属性结合在一起融合一下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