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转折
    入夜,叶朔被叫去了天玑殿,殿里只有了尘道长,见叶朔来了,便拿出一块玉简递给他。

    “这是什么?”叶朔好奇的盯着玉简。虽然他的境界依然没有变动,但连日苦修各式灵技,以及下山历练,与各种强大的敌人战斗等等,已经令他的神识有了显著的长进。如今这玉简比起一般的更加修长,表面更是覆盖着一层古朴厚重的气息。灵力波动时而如雾里看花,时而又如瀚海汪洋般深不可测,灵魂探测刚一触及表面,都如同碰到了一层无形的薄膜,轻轻巧巧的将一切外界探测隔绝于外。凡此种种,都预示着这块玉简绝非凡物,至少也是与他以前所修炼过的任何一种灵技都不同。

    “或许天遥也曾给你提过。这就是我玄天派向不外传的镇宗之宝,玄天秘法!”了尘道长目光灼灼。

    “玄天秘法!”叶朔被这个词吓了狠狠一跳!当初在小竹林里做着白日梦的时候,虽然也时常盼望着哪一天会有一本秘籍从天而降,刚好砸在自己鼻子上,但那毕竟也只是幻想,就和自己不可能一觉睡醒,忽然从蓄气一段突破到通天境一样的不切实际。在楚天遥向自己展示太虚游龙步,并以玄天秘法相诱,邀自己参加门派大赛时,这昔日高不可攀的秘法仿佛第一次不再是镜中花,水中月,而是连接着某一个触手可及的未来。那时的他,是真切的动了心。在门派中一路苦苦修行,也一直是以玄天秘法在鞭策着自己。如今,这曾经梦寐以求之物,竟然就如此真实的摆在自己眼前?

    叶朔战战兢兢的去取玉简,仿佛怕动作过快,这玉简下一刻就会化作幻影在眼前消失。然而就在他即将拿起来的时候,了尘道长话中的某个词,忽然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也就是这突来的讯息,让他的手在空中停了下来。

    “向不外传?那也就是说,在我之前,还没有人修行过这秘法么?”叶朔迟疑着道。

    “不错。”了尘道长郑重的点点头。

    “那……”叶朔咽了咽口水,“就连楚师兄,还有宫天影师兄他们,也都没有修行过?”

    “没有,我说过你是第一个。”了尘道长点头。“其实不要说是他们了,就连我玄天派的创派老祖,也是偶然在一处险地发现了这套秘法,虽然想要修行,却穷尽一生,依然未能参透这秘法中的奥义。此后玄天派中每一代的掌门和杰出弟子都会尝试修行,仍然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也许也只能说是他们跟这秘法无缘!”

    叶朔沉默了一下,在了尘道长期待的目光注视下,又停下了即将握住玉简的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还是暂时先不要修习了吧。依进门次序,我成为核心弟子才不过短短数月,前面还有那许多排在我前面的师兄。依实力高低,我仅仅是蓄气一段的弟子。无论是哪一方面,我都是不够资格修行的。楚师兄已经是聚气五段,又天资过人,还是让他修炼吧,或许能为门派增加更多贡献。”叶朔说着。

    了尘道长微微沉默,显然没料到在玄天秘法的诱惑面前,依然有人能够不为所动。

    “你觉得这玄天秘法不重要么?”了尘道长问叶朔。

    “重要。正是因为重要,我才觉得这玄天秘法不能就这样轻易的给我,我何德何能,可以担此大任?”叶朔眼中有种从未见过的神色。说不为所动,那是不可能的。他在挣扎,在他心中玄天秘法应该给比他更加出色的人。今日为一份玄天秘法,他就舍弃同门之义,那么他日为了更有诱惑的利益,又是否也会做出身不由己的选择?如果为了追求力量,需要舍弃的是最基本的道义,那么,他宁愿放弃这份力量!

    饮水当思源,他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徒有一身修为,却两手空空的人。

    了尘道长对于叶朔不为诱惑所动的正直很满意。但继而神色一肃,道:“你不想救顾问吗?”

    叶朔神情一怔。

    “有了力量,才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不是吗?现在我们一群人在这里为了救不得顾问而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在生死边缘徘徊!其后虽然有了一线希望,但这解药能否寻到,仍是未知之数!如若是涅槃境的强者,完全可以逆天改命,窃阴阳,夺造化,要为顾问解毒,根本不费吹灰之力。”说着向桌面的玉简瞟了一眼,“如今这玄天秘法就放在这里,学与不学,完全取决于你。师父不会干涉你的选择,但你的决定注定了你的命运!”了尘道长说完,就独自负起双臂,安静地闭目养神。

    一旁叶朔低着头看不见表情,但当他把头抬起时,毫不犹豫地拿起了玉简。

    了尘道长还是闭目养神的模样,叶朔再没说什么,向他道了别,转身离开了天玑殿。

    叶朔走了之后,了尘道长忽然睁开眼说道:“你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了吧?为什么不进来?”

    “师父。”来人竟是楚天遥,他似乎有一肚子的话想说。

    了尘道长摆了摆手,望着明明灭灭的烛光出了半晌的神,才道:“我刚刚跟朔儿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楚天遥点头:“是的。我只是不明白,玄天秘法一向是只传给精英弟子的,为何要传给叶师弟?”

    了尘道长呵呵一笑:“因为他在我心目中,就是精英弟子啊!”

    “可是……”楚天遥似乎还想说什么,了尘道长忽然转过头,眼神雪亮的盯着他:“怎么,你这是在嫉妒你的师弟么?”

    楚天遥低垂下头:“弟子没有。弟子只是觉得,修炼就应脚踏实地,首忌急于求成。叶师弟才刚刚入门不久,根基未稳,让他过早修习玄天秘法,或许会对他以后的修炼不利。

    也不知了尘道长相信了没有,只是默默点了点头:“你若真是这样想,那是最好不过。但朔儿要如何修炼,为师自然有所规划,我是绝不会让他走弯路的。今日天色已晚,你就先回去休息吧。”等了一会儿见楚天遥没动,又道:“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不……没有了,师父也早些安歇。”楚天遥仍然没走。

    了尘道长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你虽然嘴上不说,但为师从你的眼神中看得出来,你是在怨我。这玄天秘法,我知道你盼了很多年,你是怨我没有传给你,却传给了朔儿?”

    楚天遥见师父已经将话说开,终于也忍不住将心里话都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倒了出来:“是!难道在师父心目中,比起叶师弟,您觉得他比我更适合修行这秘法么?可是他仅仅是蓄气一段,这玄天秘法在他手中,又能发挥多少效果?难道您觉得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他可以为玄天派取得更好的成绩么?”说得激动,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

    了尘道长猛地抬起头:“就冲你这句话,你的确是并不适合修习这玄天秘法!如今你的双眼,已经被得失之心完全蒙蔽了!听听你嘴里说出来的话,事事仅以利益为先!为了利益,你竟然连同门之情都可以置于不顾!在修炼的道路上,想要获得强大的力量,这没有错,但是有些歪路,却是绝对不能去走的。比如禁咒,就是万恶之源!你最近,往安云房里似乎跑得很勤哪?”

    楚天遥在师父的直言质问下,一时心惊肉跳,但随即强作镇定,道:“是,天影师兄临行前,曾嘱托弟子好生照看安云师兄。弟子正是在完成他的心愿。”

    了尘道长直视着楚天遥:“你能遵守与天影的承诺,这很好。但若是专为此事,连自己的分内之事也放着不管,那就是本末倒置了!我听说,当朔儿在安山林中遭遇敌人伏击时,你正在安云房里?”楚天遥闻言想解释,被了尘道长阻止,“够了,你不必解释!你没有同我商量一声,就擅自给他们放了假,如果你当时继续带着他们修炼,顾问中毒之事本来可以不必发生!如今你还不承认,自己是在因私废公么?”

    楚天遥默然垂首道:“弟子知错。”

    了尘道长摆摆手:“罢了,这道歉也没有什么用。只是,从今以后,这安云房里,你就不要再去了。”

    “什么,那怎么行!”楚天遥脱口而出。

    了尘道长脸色一沉:“你口称知错,却丝毫悔过的行动也不愿拿出来么?”

    楚天遥默然说道:“弟子只是担心安云师兄……”

    “你不必担心。我玄天派中有这许多弟子,我会即刻吩咐下去,给安云另寻一个可靠的,手脚麻利的弟子照顾。你只要专心做好你的事,全力负责你两名师弟的修炼。”了尘道长回答道。

    最终楚天遥没能改变师父的心意,不甘的退下。

    离开天玑殿,走到一块僻静处,他仰起头靠着背后的墙壁。

    “师父,你竟然偏心至此……”一直以来,作为门派中的精英弟子,想要什么都可以被轻易满足,这种名为“嫉妒”的感情,还是第一次开始在他的心中发酵。一闭上眼睛,幼年时被师父呵护的一幕幕相继在脑中浮现,自己被举得高高的骑坐在师父的脖子上……自己在师父的指导下一笔一画的学着写字,第一次学习灵技……自己顽皮的揪着师父的胡子,师父却依然对自己露出慈祥的微笑……如今这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如玻璃般在眼前破碎。

    “你的心里就只有叶朔,再也没有我的一席之地了么?”一提到叶朔,脑中出现的就是那个挥舞着青头白萝卜的叶朔,那个在酒楼中嘴里塞满了饭菜的叶朔,那个入门数月始终停留在蓄气一段的叶朔,那个连入门口诀都背不出来的叶朔,那个随时会为了朋友而意气用事的叶朔……为什么!为什么师父会重视他超过自己?为什么偏偏是这个一无是处的师弟彻底的取代了自己的地位?!

    楚天遥望着天空,极力忍住了眼眶中涌动着的酸涩。

    “师父,我一定会向你证明,你的眼光是错误的!我一定会让你知道的!”

    不久后安云的房内传来安云大声呵斥的声音。

    “什么?为什么!”不出意料的,安云的反应非常激烈。

    “那是长老们的决定,我也无权更改。”楚天遥故作平静。“不过你不用担心,师父说之后立刻会安排其他的弟子接手,他们一定也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不需要什么其他人!”安云暴怒,“其他人会像你这样任劳任怨么?其他人会像你这样不厌其烦的陪我聊天么?其他人会像你这样无止境的忍受我的种种无理要求么?那群长老是不是都吃饱饭没事情干,为什么连这个也要管!还是你觉得是我耽搁了你的修行,你想找个借口摆脱我么?”

    “安云师兄,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还是开心点相处完这最后一天吧。之后你也千万不要去跟长老们闹。”楚天遥仍是好言好语的劝说着。

    这话却像是忽然提醒了安云一般,他眼神凶狠:“不错,等那些长老们再来的时候,我可以当面向他们抗议!如果他们不答应收回成命的话,那么这一辈子,就算是我死,他们都别想再从我嘴里问出禁咒的秘密了!”

    楚天遥依旧假意劝着他。

    待楚天遥安顿着安云躺下后,他转身走出房间,嘴角缓缓掀起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