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天魔化气散
    毒雾散尽后,安山林深处转出一行人,正是以郭阳云为首的焚天一众!

    “哼,想不到楚天遥竟然没来,真是浪费了这么珍贵的毒药!”一名弟子望着已经跑的看不见踪影的叶顾二人,不屑道。

    “可不是?这天魔化气散配置极为不易,又是掌门向来珍视之物,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偷盗得手,原本是给楚天遥准备的,现在还真是有点心疼我的毒药了。”郭阳云摇晃着手中的一个空瓶,目光幽暗。

    随后一扬手,就将空瓶远远抛了出去,空瓶在草丛中一路滚动,擦过树根碎石,碰撞出一连串空洞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山林间久久回荡。

    “晋鹏,得亏你提早探听出碎星派那群小子打算私下向玄天派报复,地点还恰好是在安山林!如今天时地利人和都落在了我们手里,正便于我等跟随其后,伺机而动!人是收拾掉了,至于这个黑锅,就交给碎星派那群小崽子背吧!”

    郭阳云在一名瘦弱弟子的肩上拍了两下,转过身不由得意大笑:“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两人专程来给我焚天派通风报信,安的是什么心!不就是想利用我们去给他们出气?谁料到他们最后忽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就可将计就计!”他愈想愈是自满,笑声也越来越是张狂。

    那晋鹏在门派中一直不受重视,做的往往也都是些跑腿传话一类的杂活。忽然听到郭阳云当面归功于他,激动得一张脸都有些微微涨红。刚回过神来,连忙竭力吹捧道:“那都是大师兄的精密部署,今番得能大功告成,全仰仗了师兄的洪福。”

    一众焚天弟子也纷纷附和道:“大师兄神机妙算,什么玄天派、碎星派,统统手到擒来!”

    众人轮番恭维了好一阵子,郭阳云才把手一挥,肃容道:“好了,都不要放松得太早。日后若是掌门问起,我教给过你们的话,可都背熟了么?成文,你给我重复一遍来听听。”

    那被点到的弟子应道:“是,弟子用过午饭后,就一直和几位师兄待在弟子房里修炼,连一步都没有踏出过房门。”

    郭阳云绷着脸点了点头,又一连抽查过几人,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吩咐道:“高畅,穆丰,你们尽快用冥灵玉珠将这里的灵力波动记录下来,以证明交手双方确实是玄天与碎星两派。”

    “是!”

    “是!”高畅与穆丰答应着,随即各自行动起来。

    不远处的一棵树后,阮石听得咬牙切齿,此时他手中也正握着一块微微散发出光芒的传音玉简,方才郭阳云等人所发议论已被他一字不漏的录入其中。

    “郭阳云,你既不仁,休怪我不义!哼,付清这个蠢材,做事竟如此瞻前不顾后,坏我大计!等找到他就罚他三天不准吃饭!”

    待焚天一众都走得干净后,阮石也从树后走了出来,朝着碎星派撤退的方向快步追赶。走到一半,忽然脚底一滑,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骂了一声,狠狠把那个东西踢开,再一抬头却见那装天魔化气散的空瓶躺在地上。

    阮石皱了皱眉,方才郭阳云的几句话再度浮现出来:

    “配置极为不易”、“是掌门向来珍视之物”、“偷盗得手”……那么如果自己带上这个,再加上之前无意中录下的证据,是否能让那自命不凡的虚无极,好生管教一下弟子?

    阮石的脸上渐渐浮现起一抹狞笑,弯下腰就要去捡。半途动作忽然僵硬的停顿住,瞳孔狠狠一缩,紧盯着那个不知何时出现在他面前,又抢先一步将空瓶捡起的身影。

    “墨……墨凉城?!”

    翌日。焚天派大殿。

    “郭阳云,这丹玉阁一向由你看守,如今天魔化气散无故失踪,你可知罪!”端坐在主位上的虚无极脸色阴沉,话里仿佛都在往外掉着冰碴。显然近日连番的不顺,让这位素来阴冷的掌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爆脾气了。

    郭阳云垂首立在座下,虽已勉力维持镇定,神色间仍不难看出一丝恐惧:“请掌门恕罪,弟子一定竭力寻找天魔化气散!”

    虚无极目光冰冷的上下打量着他,冷冷的道:“这天魔化气散,你是当真不知到哪里去了么?本尊且问你,昨日午饭之后,你在何处?”

    听出虚无极言外之意,郭阳云的头垂得更低了:“掌门,弟子若要认罪,也只认那看管不力之罪。但便是再借弟子一个胆子,弟子也绝不敢做那监守自盗之事!昨日弟子始终在房中潜心修炼,同屋的师弟均可为我作证!”

    “哦,是这样么?”虚无极的目光在殿中一扫,一群拜伏于地的低阶弟子纷纷战栗叩首:“是,不敢欺瞒掌门。昨日大师兄连一步都没有踏出过房门。”

    “是了……掌门,弟子想起一事!”郭阳云见着火候也差不多了,暗中握了握拳,忽然开口道:“那日弟子与五师弟负责接待碎星派两名弟子,途中经过丹玉阁时,那两人曾向弟子问起那是什么地方,弟子当时并未多想,也就如实相告,那两人神色似乎有些古怪。现在回想起来,或许就是暗中动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请掌门设想,天魔化气散存放在丹玉阁多年,一直都是平安无事,弟子在日前巡视时也是好好的。为何早不失踪,晚不失踪,偏偏在碎星派那两人走后就失了踪?此中缘由,实令人难以捉摸。”

    另一名弟子适时的捧上冥灵玉珠:“掌门,根据探子回报,昨夜碎星派曾在安山林中与玄天派弟子大打出手,这是我们今早专程前往,到事发地采集到的灵力波动,足证大师兄所言非虚。”

    那名弟子用冥灵玉珠释放出灵力波动,投射在大殿中,虚无极默默感应后,似乎也在其中感应到了一丝天魔化气散的气息。眼中陡然射出两道寒光,直击在冥灵玉珠上,宝物当场化作碎片四散!

    “小小的碎星派,竟敢屡次冒犯天威!那天魔化气散是我珍藏多年,预备着正式晋入敛气级之时,横扫六门,一举而奏奇功!如今竟给那两个小人盗了去!我看他们也真是翅膀硬了,竟敢不把我焚天派放在眼里了!哼,也罢,也罢,他们既然不识抬举,待我突破之后,也无需再留任何情面!到时就新账旧账一起算!”

    这时忽然一名弟子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虚无极大怒:“本尊正在商谈要事,谁准你擅自入内?”那弟子缩了缩脖子,道:“掌门,是……凉城师弟求见。”虚无极盛怒的面容忽然缓和,喜道:“哦,凉城来了?快!快叫他进来!”那弟子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进入大殿。如果此时叶朔等人在场看到,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酒楼里大肆饮宴,又莫名被动的请了叶朔大吃一顿的败家少年!

    虚无极一见了那少年,当即满面堆欢的道:“城儿,近日闭关可有收获?聚气七段的门槛,你踏入了没有?”

    墨凉城懒洋洋的道:“弟子也不知道。如果我高兴呢,也许就突破了。如果我不高兴呢,也许就没有突破。”在虚无极面前,还能如此放松自在,或许也唯有墨凉城一人。

    虚无极闻言哭笑不得,故意板起了脸,道:“你要是再不跟师父说老实话,信不信我即刻写信给你的父亲?他对你在焚天派的修炼情况,可一直都是关心得很啊。”

    “啊,师父不要啊!”方才还生龙活虎的墨凉城如同突然被戳中要害,立刻变得毕恭毕敬,老老实实的答道:“其实还差一点啦。不过弟子有信心,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之前,一定可以成功突破的!”

    闻言,虚无极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又冲墨凉城招了招手,取出一个包装精致的信封递过去,道:“城儿,你父亲写信来了。你好好看。”

    “这次完了,师父说话不算数,一定是又跟我爹告了我好多的状吧?”墨凉城向来意气风发的脸此时就像霜打的茄子,默默接过信,始终不敢拆开。

    虚无极看着他将那封信颠来倒去,如同捧着个烫手火炭,也是暗暗好笑。过了一会儿才道:“师父可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小心眼,我在信中一向是报喜不报忧,只说城儿修炼非常刻苦,如今是我焚天派后辈弟子中的第一人,更是七大门派比试会争夺冠军最有力的人选。”

    墨凉城这才拆开看信,看到信中父亲的夸赞之词,也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重新绽开笑脸,连道:“谢谢师父!城儿就知道师父最疼我了!”

    “可是……”虚无极再抬起头时,却是一脸的痛心疾首,“你这个大手大脚的毛病,到底何时才能改一改?你知不知道,随着你父亲的家书一起寄来的,还有你这几日在定天城中的账单!”虚无极一副欲哭无泪模样,把账单递给墨凉城的时候,手都在颤抖。

    墨凉城接过账单,大概扫了一眼,满不在乎的道:“有钱就要花啊。我看师父你平时也不怎么花钱,正好我就帮你花了吧。”

    虚无极嘴角一阵抽搐。

    郭阳云一阵心绪起伏,最终选择匆忙告退:“掌门,您和凉城师弟有话要聊。弟子就先告退了。”经过墨凉城身边时,向他草草点了个头:“凉城师弟,那我就先走了。”一边连忙往外走。

    “那天魔化气散的事,你得给我好好调查!”虚无极向郭阳云吩咐道。

    “天魔化气散?”本是安静站着的墨凉城忽然歪了歪头,“大师兄,你这么急着走就是去找天魔化气散?是这个么?”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个空荡荡的药瓶。

    郭阳云吓得四肢无力,“砰”一声跪在地上!

    而虚无极则是连眼睛都要瞪了出来,惊道:“天魔化气散?怎么会在你这里?”接着又急切道:“怎么空了!”

    “喔,这是大师兄丢在安山林里的啊。”墨凉城两手一摊,“我只是觉得即使天魔化气散没了,这瓶子也是精巧得很,所以就捡回来了。”

    郭阳云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急得乱打手势制止,面上还不得不极力维持镇定:“哈……哈哈,哪有此事?凉城师弟,是你看错人了吧?”

    “咦,是我看错了么?”墨凉城似乎努力的思索起来。郭阳云见状,也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盼他能及时收回前言。然而墨凉城思考到了最后,竟然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道:“不会啊,那人虎背熊腰,一身赤衣,手握凌云青剑,那明明就是你啊!况且就算我会看错,这传音玉简也不会出错。”说着一翻手取出一块传音玉简,稍一注入灵力。当即郭阳云的声音就在殿中回荡起来。

    “可不是,这天魔化气散配置极为不易,又是掌门向来珍视之物,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偷盗得手,原本是给楚天遥准备的,现在还真是有点心疼我的毒药了。”

    “好了,都不要放松得太早。日后若是掌门问起,我教给过你们的话,可都背熟了么?成文,你给我重复一遍来听听。”

    “是,弟子用过午饭后,就一直和几位师兄待在弟子房里修炼,连一步都没有踏出过房门。”

    随着对话一句句放出,郭阳云脸都绿了。要不是他熟知墨凉城的心性,真要疑心是这个同门师弟有意算计他了!

    此时的墨凉城无辜地站在一旁,事不关己模样。而虚无极……

    虚无极的模样宛如地底阴罗幽冥厉鬼,又好似阎罗附体,周身黑气缭绕,四周的寒意仿佛要将整间大殿冻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