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焚天派的密谋
    “事情就是这样了,师父若是仍有疑问,弟子可唤二位师弟前来作答。”天玑殿内,楚天遥将这次历练任务的经过,以及与碎星派两名弟子的冲突始末,一五一十的汇报给了了尘道长。

    了尘道长盘膝坐在殿内的一个蒲团上,始终似是在闭目思索着些什么,直到楚天遥的汇报结束了好一阵子,清亮的双目才豁然张开,眸中若有若无的升起一丝深邃的笑意。

    “果然如此,倒是与我所料不差!你不知道,此前碎星派那竺济老儿向我叫嚣之时,是何等的趾高气昂!称我纵徒行凶,打伤了他的弟子,非要我立时将罪魁祸首交出来,向他谢罪不可!别说我不相信朔儿会无缘无故的挑衅,即便是真,我玄天派的弟子又岂是他说教训就教训的?我且与他周旋一番,实说几名小徒仍在任务途中,尚未回返,但至于那叶姓弟子的境界处在蓄气一段,在我山门中人尽皆知!就连闭关已久的大长老亦可为证!如何,可要我们一齐去寻他老人家评一个公道?那竺济本是大模大样的坐了下来,声称要在这里等到他们回来为止,一听了我这一句话,连奉上的茶也顾不得喝,连忙借口另有要事,没说几句就慌慌张张的走了!我看这个哑巴亏,他们碎星派也是只好咽到肚子里去了!”说到得意之处,了尘道长眉开眼笑,手掌不住的抚着长须。

    楚天遥也忍不住露出微笑。可想而知,那竺济长老本是气冲冲前来兴师问罪,最终却因畏惧玄天派身为劲气极强者的大长老,最终只能闹了个灰头土脸,逃之夭夭,简直就是一巴掌打在了碎星派脸上。七大门派彼此不合,已非近日,碎星派如此丢人现眼,转眼就会沦为各大山门的笑柄!

    “不过天遥,你作为新晋弟子领队,在朔儿与别派弟子发生冲突时,你在场亲见,为何未曾及时拦阻?”了尘道长笑意逐渐收敛,意味深长的看向了楚天遥。

    “这……徒儿……”楚天遥一时手足无措,感到师父犀利的目光仿佛能直直看进自己心底!

    “朔儿不过是一介新晋弟子,境界也始终停留在蓄气一段,碎星派那两人自视甚高,恐怕根本就留意不到他!或许当时他们真正挑衅的人是你,而真正想教训他们的人也是你!只是碍于精英弟子的身份,不便动手,正好朔儿替你接下了这一茬,你也乐得让他代你出气,是不是这样?”见楚天遥久未答言,了尘道长又说道。

    楚天遥闭了闭眼。一闭上眼,当日碎星派那两人对宫天影的讥刺便又声声回荡在耳边。双拳不自觉的握紧。即使面对的是师父,他也依然保有自己所坚守的底线。在此之内,不容碰触!

    “是他们挑衅在先!那阮石一再出言侮辱天影师兄,师父若要为此事处罚,弟子无话可说,但弟子也绝不会为此事认错!”

    听到楚天遥提起宫天影的名字,了尘道长原本古井无波的眼中也迅速闪烁了一下。

    “果然……我就说你一向沉稳,究竟是什么事会令你大失常态,原来又是为了天影,这就怪不得了……只是天影若是还在,他也绝不会愿意看到你为了他,意气用事,连修炼之‘心’也一并丧失!如果你不能走出天影的局限,那么我可以担保,你未来的修炼道路也绝对走不长!”

    “是。”楚天遥低下头,似乎不想再提起此事。了尘道长见状,也把话题岔开。“在这定天山脉,七大门派虽然各谋其政,但我玄天派仍是有敌有友,你可知道?”了尘道长问道。

    “是。幻光派、流影派、潜夜派与我玄天派世代交好,而碎星派、破月派则甘当焚天派的走狗,与我玄天交恶。”楚天遥暗暗奇怪,不知师父为何忽然会拿这显而易见的问题来问他。

    “那付清也还罢了,那阮石据说还是碎星派一名凝气级长老的儿子,以后可能还会有些麻烦。”了尘道长抚着长须,眉头微皱,“在外行事,还是小心谨慎些好。”

    “不过朔儿已经成长到了这一步,还真是让我开心啊!”了尘道长忽然又自顾自的微笑起来,“能够打败已经进化出灵智的穿山石兽,又凭借一己之力,战胜了两名集气级弟子,看来他如今对于灵技的运用,已经是相当之纯熟了!比起擂台大赛那日,他还只能靠运气,胡乱凝聚出几个光球攻击,还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楚天遥脸色略微一沉。师父前一刻尚在指责他渎职,没看好叶朔。这一刻却又在为叶朔的进步而欣喜。难道在师父眼中,自己堂堂的特级精英弟子,还比不上叶朔一个蓄气一段的新晋子弟么?

    但这想法仅是一闪即逝,随即也就释然。心中想着叶朔刚进门派,师父对他宽松一点也很正常。但假以时日,师父还是会发现,这玄天派中最优秀的始终是自己,到时候就会依然关注自己,便很快的调整了一下心情,又陪着师父说笑起来。

    此时的焚天派,气氛却是一片肃穆。

    “掌门,我曾随碎星派那两人前去玄阴洞察看过,夏枯草的确已经被摘走了。而且我用我的冥灵玉珠在那一带探测过,交战产生的灵力波动的确是玄天中人所留!依照他们的说法,摘走夏枯草的就是玄天派的新晋弟子叶朔!”一名弟子义愤填膺,无论如何,这玄天派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不把他们焚天放在眼里!

    话音刚落,大殿中立时响起一片起哄声。

    “那玄天派着实欺人太甚!”

    “掌门即将突破到敛气级,谁不知这在炼气境是一个坎!有多少人迈不过去,就永远留在了这里。好不容易打听到那夏枯草和混元散合用可以增加成功几率。如今那混元散已经齐备,这夏枯草也即将在此时成熟,万事俱备,偏偏给那个小畜生搅了好事!”

    “这夏枯草我派栽种多年,玄天派一声不响就占为己有,可是当我焚天派中无人?”

    “不能就这么饶过他们!”大弟子郭阳云脾气最是火爆,当即抽出兵器就要转身出殿:“我这就点齐人手,上玄天派讨个说法,非叫他们把夏枯草吐出来不可!”

    “对!”殿中弟子齐声响应。师门受辱,以至面上无光,这口恶气必然得出!

    宝座上端坐着一个枯瘦老者,隐匿在一片黑暗中,不可明辨,但单看身形已透出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呼吸半点听察不出,犹如僵尸般森冷沉寂,此人正是焚天派掌门,劲气九段强者,半只脚踏入敛气级的虚无极!听着众人吵闹不停,面上始终波澜不惊。忽而鬼魅一笑,抬手阻止了弟子,淡淡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尔等无需心急。”

    说罢便让弟子们退下。弟子们怎会情愿,但若是忤逆掌门他们又是万万不敢的,反抗了几句之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下了。

    见弟子都已离去,虚无极取出一块传音玉简,神识融入其中,把他已经看了又看的一则消息又重新看了一遍。

    “哼,那安云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我连禁咒都给了他,想借他之手除去宫天影,运气好的话,还能让玄天派那几个老家伙也都在床上躺个几天!谁想那小子竟是如此不济,在本已大占上风的情况下,被一个新晋弟子阻止,最终不但废去一身修为,据说在场的除了几个低阶弟子受到一点轻伤,竟连一个门人都没能给我拖到地狱里去、给他自己陪葬?真是白白浪费了我一番苦心布局!”虚无极手中把玩着传音玉简,“想不到那宫天影竟然已经突破到了聚气七段,此子的天赋着实惊人!不过好在已经下山,一个心腹大患总算是没了。但即便是尚未成形的隐患,我也定要尽早将它扼杀在摇篮里!宫天影,绝不能留!”

    想到这里虚无极似又开始盘算些什么,“不过,那玄天派的新晋弟子叶朔,倒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对象……门派大赛上打败了施展禁咒的安云,这才几个月,碎星派的阮石也成了他的手下败将。就连我栽种多年的夏枯草也给他摘去了!巧合么?不,一次巧合也就罢了,能做到这一切,绝对不是……看来,我也有必要改变一下计划了啊——”

    就在虚无极谋划之时,另一边离开大殿的大弟子郭阳云依然气不过,思来想去,最终决定私下召集弟子,去玄天派寻仇。

    “各位,就算掌门咽得下这口气,我们难道能够忍受?以后那碎星派门人四处说着我们焚天面对玄天的挑衅却不敢吭声,你们能忍受吗!?更何况,身为弟子,为师尊分忧,那就是分内之事!师父近日定是忙于修炼,脱不开身,既然如此,就由我们去对付那个叶朔,把夏枯草抢回来!”

    “没错!”另一名弟子附和道,“到时师父一开心,没准也赏赐我们几瓶丹药,咱哥几个在七大门派比试会前就有机会再升几段了!”

    “不过大师兄,”也有另一名弟子提出质疑,“连碎星派的阮石都不是那叶朔对手,据他所说,那小子的灵力似乎无穷无尽,灵魂攻击也完全无效,很有几分邪乎,咱们要不要叫上凉城师弟,到时成功的把握也可更大一些啊!”

    一听到墨凉城三字,郭阳云眼中忽然射出一道寒光:“不必。凉城师弟近日闭关冲击聚气七段,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为好。那阮石无非自己无用,输了就把敌人夸上天,区区一个蓄气一段的垃圾,怕他何来?玄天派要说难对付的,也只有楚天遥还值得我们重视!不过我也早有准备,如果不识相的话,就连他也讨不了好去!晋鹏,高畅,你们现在就给我去玄天派打探情况!高峯,成文,穆丰,你们几个,随我去安山林踩点!”

    众人各自散去后,郭阳云的脸色渐渐变得狰狞。

    “等着瞧好了,我一定会做出一番成绩给你们看看!也让所有人都知道,焚天派,不是只有一个墨凉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