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碎星派
    拿到了夏枯草,众人忙赶回去给宝宝解药。

    才走到洞口,忽然听到洞中深处传来一声声的兽吼,还夹杂着少许金铁交鸣之声。

    众人对视一眼,颜雪梦担心道:“宝宝怎么又发狂了?难道此地竟有外人前来?我们快过去看看!”

    洞中深处。

    “可恶,这孽畜怎会如此难缠!”一名青衣弟子一面奋力抵御从天而降的利爪,脸色阴沉得能拧出水来。

    “继续攻击!”另一名蓝衫弟子年长几岁,心智显然也出落得比同门师弟更为狡狯。“这大家伙已经吃了我们这么多发灵技,想必也是受伤不轻,在此又无法疗伤,咱两个耗也能耗得死它!师弟,你从左侧攻击,我趁乱偷袭它右侧空档!”

    青衣弟子咬了咬牙,艰难躲过铺天盖地的爪影,猛然向左侧疾冲。

    “雷咒?惊雷闪!”

    一道碗口粗的惊雷从半空降下,狠狠击中宝宝高抬起的利爪。

    “嗷——”前爪被电得一阵抽搐,显然也是令发狂中的宝宝动了真怒。虽然它此刻陷入了狂躁状态,对外界事物大多没知觉,但肢体上的痛觉却是货真价实的。忍痛下猛然一扬爪,将来不及躲避的青衣弟子拦腰扫了出去。

    “水咒?水龙吟!”蓝衫弟子见师弟遇险,仅是瞳孔微微一缩,随即两手迅速掐诀,面不改色的将咒词念完,只见一条水龙自他外张的两指间蜿蜒而出,舒展开玲珑通透的躯体,浮动在空中与宝宝遥遥相对。

    “水龙,去!”蓝衫弟子喝道。

    顷刻那水龙口中凝聚起一团水球,宝宝一声咆哮,口中也凝聚出一团大了几倍的光球吐出。两个球在半空相撞,宝宝吐出的光球完全呈压倒势将水球压了回去。

    只听岩洞内哗哗作响,光球已然击中水龙,水龙在空中消散为片片水花。

    “星海狂沙!”蓝衫弟子立马结印,一时间飞沙走石,宝宝被迷了双目,不能见物,更是双爪刨地,连连厉吼。

    “这孽畜防御太惊人了,用灵魂攻击!”两名弟子对视一眼,一齐双手掐诀。

    “魔音啸!”

    刚才的星海狂沙不过是为了争取时间,随着他们手中最后一个印诀停止,在两名弟子的背后猛然现出一只庞大的带翅的黑狼虚影。那黑狼舒展双翼,仰头发出一声尖锐的厉啸。就见一道如有实质般的灵魂音波自它口中爆射而出,直直钻入了宝宝额头。

    一时间宝宝那巨大的眼睛中也呈现了短暂的呆滞状态。

    “就是现在!”两面弟子再次向两侧散开,一边跑一边结印:“星索!”两条灵力锁链破空横贯,牢牢锁住了宝宝双爪。

    魔音啸的时限很快过去了,宝宝察觉到自己被锁,更加陷入了发狂状态。两名弟子努力维持着星索,依然被横冲直撞的宝宝拖得东倒西歪,脚底在地面拖出一道道深长沟壑。

    “都住手!”颜雪梦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一道光刃袭来,准确的切断了星索。宝宝似乎感到了主人的呼唤,渐渐平静下来,不再攻击。

    赶来的楚天遥看了看那两名弟子,从几人服饰可以知道他们是碎星派的,碎星派和玄天派的关系一直不妙,在外历练的弟子要是撞上了,少不了都会发生冲突。

    而那两个碎星派弟子也从服饰中认出了他们是玄天派的。瞬间将到了嘴边的谢意咽回肚里,再开口语气便极不友好:“我们奉师命前来除妖,谁敢阻止?”

    蓝衫弟子冷漠的眼光在面前几张生面孔上依次扫过,最后定格在了楚天遥身上。

    “师弟,看看这是谁啊!这么不懂规矩,我还以为是玄天派的新晋弟子考核呢!过来瞧瞧,对面那群人你认得几个?”

    青衣弟子看到一向沉稳的师兄忽然大异寻常,便知原由。嬉皮笑脸的走上前来,对着几人眼珠只一转,脸上也很快的挂起了嘲讽的笑容。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楚天遥啊!那就怪不得了。你不是不懂规矩,你根本就是漠视规矩!不过你此番阵容,好像不怎么配得上你这个精英弟子的身价啊?唔,待我看看……这个,还有这个!”青衣弟子夸张的在叶朔和顾问之间指点而过,“这两个人,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都没见过,一定是新来的!楚天遥你什么时候沦落到只能跟低阶弟子一起做任务了?”一边说着话,脸上一番惊愕神情也被百倍扩大,那是成心要给楚天遥难堪。

    楚天遥淡淡一笑,和对面两名弟子的嚣张嘴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实这是我徒弟。请多关照了。”

    那两名弟子的表情都渐渐僵硬下来。谁都知道,能够公然在门中收徒,以及负责新晋弟子试炼的带队任务,通常都只有“聚气五段以上强者”才有资格触及。而“聚气五段以上强者”往往也正是储备长老候选的代名词!如此殊荣,是他们这些刚刚突破集气级的弟子望尘莫及的高度!楚天遥的身份非但不会贬低,反而是远远凌驾在了众人之上!

    见正面刺激难以撼动到楚天遥,蓝衫弟子的眼睛骨碌碌乱转,忽然看定了叶朔和顾问,蓦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故意扬起声调道:“这两个人身上的灵力波动竟然只有蓄气一段?往常参加历练任务的弟子,不是境界最低也要在集气级以上的么?玄天派招收核心弟子的门槛,几时倒放得如此之低了?”

    青衣弟子当即配合着说道:“师兄,这也怪不得他们。多半是玄天派本就人才凋零,一共也挑不出几个集气级以上的,只好随便拉些低阶弟子来凑数了!”

    蓝衫弟子也跟着笑道:“要说玄天派也不止弱了这一天两天了。要说玄天派唯一拿得出手的也就一个宫天影,但听说他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废了,从聚气四段一路跌到集气九段,修为竟然还有倒退一说!真是让我长了见识!要是身受重伤也就罢了,偏偏还是为了跟兄弟反目,自此一蹶不振,简直就是个笑话了!”说完,两人一起哈哈大笑。

    楚天遥的脸色渐渐沉下来,垂在身侧的双拳狠狠收紧,用力得能听到骨节清晰的爆响声。

    宫天影对他而言,一直就是亦师亦友的存在。更有甚者,是他修灵道路上的一种信仰!如今即便这信仰已经蒙尘,但他也绝对不能容忍有任何人胆敢去诋毁、去质疑!

    就在那一刻,他周身涌动起了一层真切的怒意,叶朔几人都愕然的看着他。这也是几人第一次看到一贯宠辱不惊的楚天遥如此动怒。

    那碎星派的两名弟子也不由微微变色。虽然七大门派间有协议明确规定,如无特殊缘由,精英弟子不得随意击杀低阶弟子,违者将受到七大门派共同的处罚。但若是楚天遥在此将他们揍了一顿,那他们唯有自认倒霉。即使回碎星派向长辈告状,也找不到一个愿意为此事代他们出头的人。

    “楚天遥,你要降下精英弟子的身段对我们出手么?”即使蓝衫弟子早已是骇得双腿发软,面上却依然强撑着镇定,色厉内荏的喝道。

    “楚天遥,今日你若敢动我们一下,我担保他日玄天派以大欺小的名声便会传遍整个定天山脉!”青衣弟子也连忙附和着。

    在场中要说有谁最了解宫天影对楚天遥的影响,那无疑也就是叶朔了。此时叶朔也无法容忍那两名碎星派弟子,主动站出来道:“楚师兄,你不用动手。只要你一句话,让我来代你教训这两个跳梁小丑。”

    “哈!蓄气一段的垃圾,跟我们动手我还嫌掉了身价!”青衣弟子心头暗喜,嘴上却依旧倔强。

    楚天遥又冷冷凝视了那两个弟子半晌,看得他们心惊胆战,才深深吸了口气,将那股浓重杀气收敛了下去。抬手拦住叶朔:“算了,在这里先不必跟他们起冲突。但今日这笔账,来日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我必然如数讨回!”

    那碎星派弟子都悄然松了口气。七大门派比试会的规矩,或许初来乍到的叶朔和顾问不知,但他们却是了解得很清楚。比试会上为了尽量保证公平,一般都是精英弟子和精英弟子战斗,普通弟子和普通弟子战斗。他们两个要在比试会上和楚天遥正面遭遇的概率,根本就是无限趋近于零!

    世上往往少不了许多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碎星派这两名弟子无疑正是此中翘楚。风波刚过,便又重将目光投向了角落里缩成一团的宝宝,扛起兵器,得意道:“这妖兽可是我们先发现的,精英弟子也得讲究一个先来后到!”说完就又要走上前去对宝宝动手。

    “住手!你们两个人怎么不分青红皂白!”颜雪梦忍不住喝道。

    蓝衫弟子回过头,怒道:“我们是在为民除害!你们再敢在此多方阻挠,莫非与这妖兽是一伙的不成?”

    方才双方冲突,碎星派两人一直未将矛头对准颜雪梦,自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希望在美女面前留个好印象。但此时知道关系反正也好不了了,也不用顾什么印象不印象了,随即便想对颜雪梦动手。

    “小心!”叶朔连忙把颜雪梦护在身后,见碎星派弟子都手拿兵器,他也不由分说抽出了他的青头白萝卜横在胸前!

    一时间,无论是玄天派这边的,还是碎星派的两名弟子,都傻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