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除妖,重逢!
    “叶朔,这种玩笑好玩吗!?”无尘道长气急败坏喝道。

    “可是我真的觉得我突破了呀?怎么还是蓄气一段?”叶朔疑惑的看着锋灵瑟,“无尘道长,是不是你的锋灵瑟坏了呀?”

    “你!”这话不说还好,一说之后无尘道长更是怒不可遏,“我看分明就是你小子存心来找茬!”说着无尘道长一把从桌架上拿起锋灵瑟。

    “这锋灵瑟还可以拿起来呀?”叶朔吃惊道。

    “不但可以拿起来,还可以用来揍人呢!”无尘道长抓着锋灵瑟就要往叶朔头上敲去,“你要不要试试,我这锋灵瑟到底坏了没!?”

    “不要!不要!道长,你的锋灵瑟没坏没坏!!”叶朔捂着脑袋在赤火殿内乱窜。

    于是关于叶朔是否突破一事,就在他与无尘道长的相互追逐中,没有了下文。

    往后的日子,叶朔再也没有理会境界突破的事,而是全身心地投入了灵技的学习中。

    这一日,他们即将迎来每个核心弟子的考核,其实不难,就是下山历练一次。

    由于这二人都是新晋弟子,门派怕他们出事,需要找一名富有经验的弟子陪同。于是连日来负责他们修炼的楚天遥也就成了最佳人选。因为楚天遥要去,自然也少不了齐玎莎,据说她本来还有些功课没有完成,是专程缠着无尘道长软磨硬泡了一番,答应了他诸多苛刻条件,才获准同行的。以至叶朔和顾问听闻了之后,叶朔还给无尘道长取了个绰号,叫“护短”道长。

    临行前,叶朔和顾问在房中收拾行李。由于这一次只是个短期任务,要带的行李自然也不多。

    “那个……叶朔,有件事我还是要跟你说一下。”顾问左思右想,还是把包袱挪到了叶朔身边,压低声音道:“此次下山,小心楚天遥。”

    叶朔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接着仿佛回忆起了什么,脸色也渐渐出现了扩大的恐惧:“啊!但愿楚师兄可别再让我们做那个挑水桶训练啊!如果还有那个,我瞬间觉得这次下山都变得不美好了!”

    顾问忽然有些理解以前那些三天两头来挑衅的弟子的心情了,这叶朔的神经大条有时真让人无可奈何!“我说的不是那个,不久前,我曾经去了趟玄泽峰。刚好看到几位长老们从那安云的房间里走出来,而长老们一走,我就见到楚天遥悄悄溜进了房间!”

    叶朔看了看顾问的紧张神情,忍不住暗暗好笑:“就这个呀?天影师兄下山前曾经托付过楚师兄照顾安云,如今他也无非是在兑现当日的承诺,顾问你别多想了。”

    “如果只是要照顾安云,大可以大大方方的进去,又何必要偷偷摸摸的?我可是从头到尾看得清楚,他先是躲在角落,长老们出来后,他也不出来见礼,一直等到最后一个长老走了,这才进了房间。我当时本就想跟你说,但那时你去了赤火殿,我也一时忘了。后来我时常找借口溜去玄泽峰,楚天遥当真是三天两头便要往安云的房间跑一趟。而且一进房间就散开灵力禁制,我如果强行探查,他必然有所感应。但如果并未有做什么亏心事,探个病又何至于如此神神秘秘?我原想彻底调查清楚再跟你说,没想到新晋弟子的第一次试炼来得这么快。此番由他带队,我不知他是否会趁机对咱们不利,先跟你说一下,让你有个提防。”

    叶朔听了顾问的叙述,脸上神色不变,心中却已经暗暗回忆起了送别宫天影当日,两人在树下的谈话。想起楚天遥在提起禁咒时,眼中闪烁着的那难以名状的狂热,以及他一番推崇力量至上的言论,都曾经让自己感到深深的陌生。但即便是陌生,即便楚天遥费心照料安云,当真是想从他口中打听出禁咒的奥秘,那也是他的事。至少他有一句话说得不错,力量本身并没有正邪之分,差别只在于你怎样运用它。而叶朔相信,作为一个时刻以“真正强者”为自我标榜的人,绝不致反被邪术侵蚀而迷失本性。

    “无论怎样,日久见人心,时间久了,有些事自然就会清楚。”叶朔沉思半晌,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两人整装完备后,到达了集合的地方,看到的是一身常服的楚天遥,以及显然是着意打扮过一番的齐玎莎。

    “你们两个好慢啊!本小姐在这里等得瞌睡都打过好几次了!”不出意料,齐玎莎一见两人,就充分发挥自己刁蛮的功力,开始抱怨起来。

    顾问压低声音:“我们晚到一会儿,让你跟楚天遥师兄多度过一会儿二人世界,这不好么?”显然如何对付这位娇小姐,顾问早已是得心应手。

    齐玎莎脸上红了红,果然不再多话了。

    此次下山是因为听闻山下小镇有妖兽作怪。众人刚到小镇,只听“吼”的一声咆哮,一头四蹄生风的妖兽出现在众人眼前。那妖兽仿佛浑身燃烧着一团火焰。细看它的模样,从头部至肩部有黑褐色条纹,胸腹部四肢则雪白,尾背棕褐,尾端是黑金色,闪着耀眼的华光。那妖兽一路扫荡,张口喷出一团黑紫色光焰,光焰在小摊和房子间刮过,如飓风过境,一被扫到尽皆墙毁屋塌,一时间大街上到处都是惊慌躲避逃跑的行人,以及女人们的尖叫声,孩子们的哭喊声,乱成了一片。

    有几个修灵者自告奋勇上去对付妖兽,灵技还没等放出,那妖兽懒洋洋的一抬爪子,平地掀起一股飙风,将那些个修灵者尽皆扫飞。

    “速度这么快,攻击又这么强,这是什么妖兽?”楚天遥看着妖兽,迅速将脑中所知的妖兽与眼前的对比,最终却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判断不出来。

    “管不得那许多了……万剑诀!”楚天遥此时也顾不得这是新晋弟子的历练任务,一来就直接施展了强力攻击。一把通体赤红色的宝剑自他背后闪现而出,悬浮上方,剑身上则有着各式古朴花纹。随着他的手印变动,那剑身迅速一分为二,二分为四,最后仿佛千万把的剑影,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圆环,随时都可以发动攻击。

    此时那妖兽已经冲到了四人面前,一只脚爪高高抬起,就要对着四人击下。

    然后就在那一瞬间,妖兽的眼里竟似忽然闪现出了一丝人性化的光芒,攻击停止了,高举的脚爪也渐渐落了下来。

    “等一等,它没有敌意!”叶朔虽然还处在一知半解中,仍是下意识的阻止了即将发动攻击的楚天遥。

    叶朔和那妖兽灯笼般的眼睛对视着,之前他就总觉得这妖兽带给他一种若有若无的熟悉感,只是始终说不清这种感觉究竟从何而来。如今在它终于安静下来,显得单纯无害的时候,透过它熟悉的外貌,穿梭过久远的时空,与记忆中那只会蜷缩在自己怀里喵喵叫、会小口小口的舔着牛奶、会满室追逐毛线球的可爱小猫重叠在了一起!

    “你……你是宝宝么?”叶朔有些惊讶,缓步走到那妖兽身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它依然柔软的皮毛。

    众人正疑惑间,忽然一阵香风袭来,只见一个绝色倾城的粉衣少女俏生生的立在面前。

    “啊!你……你不是……”叶朔第一个认了出来,指着她张口结舌。这少女正是那一日离奇出现在小屋中,又抱走了宝宝的神秘少女颜雪梦!

    颜雪梦没看叶朔,向众人敛衽一礼,轻声道:“还请各位手下留情。宝宝并不是什么害人的妖兽,它是我养的猫儿。”

    “你养的?”齐玎莎伶牙俐齿,“这么说,你是想告诉我们,如今这镇上的骚乱,都是出自你一手指使了?”

    “你不要血口喷人!”颜雪梦的俏颜一时也轻颦薄怒了些,“宝宝是之前无意中吃了些毒物才会变成这样!我虽然想阻止,无奈功力不及,还被它打伤了。我一路追踪,沿途见到的都是被破坏的城镇,这里的损失,我自然也会负责赔偿。”

    齐玎莎哼了一声,嚣张的摊开一只手:“赔偿?哼,好啊!那么拿来!”一边说着话,一边悄悄的挪到楚天遥身前,挡住了他看颜雪梦的视线,心里暗想:“这小妖精长得妖里妖气的,可别让天遥被她给诱惑了去。”

    此时的颜雪梦头发披散着,衣服上隐约有几道裂痕,确是一副受伤不轻的样子。但叶朔对她的种种异状视而不见,只顾着:“那宝宝会怎么样?怎么才能恢复正常?”

    颜雪梦见叶朔对她的伤势问都不问一句,不由一阵气恼,但见他关心宝宝也是出于至诚,心底便也暗暗升腾起一阵暖意,抽出手道:“这种情况,我曾在家中收藏的古籍中看到过类似的记载。宝宝吃的东西属阴,只有吃下同样极阴寒的夏枯草,才能起到以毒攻毒的效果。”

    “夏枯草?据我所知,夏枯草一向只生长在潮湿阴凉的地方,要说附近有可能的地方,距此十里之外有个玄阴洞,若是姑娘方便的话,大家或许可以同往一探。”一直没有说话的楚天遥说道。

    齐玎莎有些怨愤的瞪了颜雪梦一眼。眼神里透露出“不立刻拒绝就抽死你”的凶光。

    颜雪梦显然也留意到了齐玎莎的挑衅,不知是否出于美女相见的争胜之心,竟是回给了她一个胜利的眼神,接着转向楚天遥嫣然一笑:“那小女便在这里谢过诸位了。”

    众人把宝宝安排在一个没有人的山洞里,洞口则施放一些禁制遮掩,随后就启程前往玄阴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