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测试
    “这叶朔的问题,我看倒是可以暂时放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七长老忽然开口道,“依我说眼前最要紧的,倒是让那安云交待清楚禁咒的来源!禁咒在整个灵界大陆都被各方势力严禁修行,他一个普通的小弟子,究竟从何处得来?若不详查,岂不始终是一桩隐患?如若再有其他弟子修行了,岂不更加不妙?”

    “不错!若是他自己在什么地方找到的也罢了,万一是敌对势力想借他之手,削弱我玄天派的力量,那就更是不可不防!”八长老随声附和道。

    几位长老又议论了一会儿,很快便就此事达成共识,纷纷站起身往外走去。

    “听几位道兄的意思,是要直接去逼问那安云?诶,天影临走前还特地交代,要好生照顾安云。以后如果天影回来,我们又如何向他交待?”五长老还在犹豫。

    “且不说天影回来的可能微乎其微,单说此事你不说,我不说,在场所有的人都不说,那安云自己更不会说,天影又如何得知?”七长老不以为然道。

    “说来说去,都是安云这个小畜生不好!要不是他逼走了天影,我们玄天派也不会在七大门派比试会前落到这般被动境地!”一位长老怒气冲冲道。

    很快,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了安云房前。

    安云躺在床上,身上依旧缠满了绷带,不能动弹。听到门“吱呀”一声打开,仅是略微转动了一下眼珠朝门口瞟去。见到大批长老鱼贯而入,很快就将他这间小小的房间挤得满满登登,也只是在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略显嘲弄的冷笑,收回视线依然无神的望向天花板。

    七长老先开口了:“安云,看你这么冷静,毫不吃惊,想必你对我们的来意,应该也很清楚了。”

    安云还是冷笑:“是啊。否则我安云何德何能,可以劳动如此多长老大驾光临,难道还是来给我探病的不成?”

    八长老说道:“你既然明白,那我们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你此番所用禁咒,究竟是从何处习来?”

    安云听了这句话,竟是缓缓的坐起身来,瞪大眼睛望着面前的八长老,似乎正在极力思考。一众长老见状也纷纷聚起精神,想要听清他的话语。

    沉默了一会儿后,安云忽然抬起一根食指,摇摇晃晃的对着自己的脑袋虚点了两下,笑道:“我说是我晚上发梦梦见的,你们相信么?”

    “安云,你竟敢戏耍我们!”七长老怒斥道。

    “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可你们不信,我又有什么办法?”安云一脸的无辜。

    “安云!”无尘道长横眉怒喝,“我们现在还能在这里好声好气的问你,已经是给足了你面子,你不要再不识抬举!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么?我完全可以使用搜魂术,强行查看你全部的记忆!”

    “无尘道兄,你先冷静一点。这搜魂术太过霸道,使用过程中一旦遭到抵抗,极易破坏承受者的神识,到时灵智尽失,只怕会变作一个记忆不全的痴汉!”五长老赶忙阻止。

    无尘道长一下把他甩开,喝道:“痴汉便痴汉!他如今这个一无是处的废人样子,与一个彻头彻尾的痴汉又有什么分别!”

    “若是将来天影回来看到了,你是要逼着他与我们玄天派反目成仇么?”五长老坚持不让步。

    这两位长老顾自争论,却没有注意到一旁安云的表情随着他们的争论,已经渐渐变得极致扭曲。

    “宫天影的面子?哈哈哈哈,原来我安云还能踏踏实实的在这里养伤,每日里有大罗金丹供奉着,都还是处在他宫天影的庇护之下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安云凄厉大笑,而后忽然仰天一声长啸,阴鹜如幽鬼厉啼,震得屋顶灰尘簌簌而落。

    大笑过后,他又道:“安云啊安云,你还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竟然以为他们照顾的是你这个人么?他们照顾的是宫天影的面子啊!如果不是他的话,你们早就该把我这个废人丢下山了吧?宫天影,如果这就是你对我的羞辱,你的恩惠我不会领,那些看在你的面子上送来的东西我都不会用!”说着狠狠一拂袖,将桌上摆放的灵丹瓷瓶扫落满地,稀里哗啦瓷瓶摔碎的声音响成了一片。

    安云挣扎着就要下地,却双腿一软,裹着还没完全甩开的棉被一起重重摔在了地上。

    “唉,算了,今日看来也问不出什么。还是改日再来吧。”了尘道长叫过一名小弟子。吩咐盯紧安云。

    问不出个所以,长老们也只能悻悻离开。

    “赤火殿?”光听名字就觉得是一个很严肃的地方,叶朔心中隐隐有些忧虑,没什么大事是不会被叫到那种地方去的吧?可是我也没做什么坏事呀?叶朔还在想着心事,就听带路弟子说道:“叶师弟,我们到了。”

    叶朔这才回过神,抬头望着这赤火殿,只见这赤火殿红墙绿瓦,雕梁画栋,气魄雄浑。叶朔心中的忧虑更重了。

    “叶师弟,请。”带路弟子做了个手势。

    “咦?你不和我一起进去吗?”叶朔问道,带路弟子摇摇头。

    战战兢兢地,叶朔踏入赤火殿。只见几个长老站成一个半圆,一副久等多时的模样。叶朔心里别提多抗拒了,但也只能硬着脸皮道:“几位长老……我来了……”

    长老们自动让开了路,此时叶朔才发现大殿正中摆着一个灵器,模样奇特。

    无尘道长笑着说道:“朔儿,把手放在上面握一下。”这一声朔儿叫的叶朔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再加上对他不冷不热的的无尘道长还对他笑了!一定有鬼!叶朔心里暗道。

    叶朔看了看一边的了尘道长,了尘道长神色如故。自己的师父也没说什么,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吧。于是叶朔小心翼翼伸手握了一下那模样奇特的灵器,然后马上弹开!

    那灵器丝毫反应都没有。

    唔……四周的长老沉默了一下。

    “不过就是让你握一下,你那么胆怯做什么!”无尘道长冲叶朔喊道,“再握一下!”

    无尘道长这幅凶巴巴的样子反而让叶朔感到熟悉不少,见刚才握了也没什么反应,就大大方方地再次握了上去。

    灵器还是没什么反应,好一会儿,才“铮”地发出一声轻响,好似不情不愿的样子。

    “你这小子竟然真的只有蓄气一段?”无尘道长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不可能!不可能!我的锋灵瑟不可能出错的!”无尘道长扑向锋灵瑟,“小子,一定是你弄了什么古怪,一定是这样的!”可他刚一触碰到锋灵瑟,就见那锋灵瑟开始铮铮作响,鸣个不停。

    叶朔一副神游物外的状态,摊了摊手:“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可是,我的确就只有蓄气一段啊。”

    于是长老们赶忙追问道:“你真的没有用敛息术隐藏实力?”

    “敛息术……?”叶朔抬起头,眼神真挚地望向众位长老,“那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

    长老们又开始议论纷纷,依旧有人觉得是叶朔故意装傻。

    “不可能!那你当日击退安云的力量又是如何而来的?”六长老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因为当时两位师兄拼得两败俱伤,安师兄同时还要承受禁咒的反噬……”

    “好了,你们也别再追问了,朔儿你也不用再向他们解释了。”了尘道长正色道,“你们提议要测试,我也同意了,如今结果也出来了。至于你们信不信得过这结果……”了尘道长瞟了眼无尘道长和他的锋灵瑟,“便是各位道友自己的事了。我的徒儿自然是由我来做主。朔儿,我们走吧。”说完,便示意叶朔和他一起出去。

    余下的长老们见状,也各怀心事的离开了。只留下还是一副迷惑不解看着他的锋灵瑟的无尘道长。

    “朔儿,给你的。”回去的路上,了尘道长掏出一瓶灵丹,交给叶朔,“这对你的修炼会有帮助的。”

    “谢谢师父,这……”叶朔还想问些什么,了尘道长却已走远了。

    从赤火殿回来后,叶朔还是和往常一样,吃饭睡觉,剩余的时间统统拿来修炼。

    这日也不例外,顾问早已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叶朔则在一旁安静地修炼。

    忽然房里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顾问整个被从床上震下来了,刚抬起头就看到房顶破了个大洞,而室内则是一片凌乱,屋子里为数不多的东西被震得到处乱飞。

    显然叶朔也被这响声惊到了,立马退出修炼状态:“这……这是怎么回事!”

    顾问一脸的生无可恋:“难道不应该问你自己么?你刚刚做了什么?上次吓得我以为地震了!这次还来!还说什么不会把山给掀了,这次都把屋顶给掀了!”

    “做了什么?这……我也不知道啊!”叶朔目瞪口呆的凝视着自己的双手,“只是我好像……已经突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