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门派大赛
    入夜,万籁俱寂。

    风波过去之后,已经记不得是第几天了,也已记不得是第几次尝试了,叶朔都有些怀疑,上次打跑元范二人的到底是不是自己,还是说,那只是一个巧合?

    比如,那时正巧有一阵风吹过,然后把元基和范成吹了起来?鬼才信呢!

    叶朔再度重整身姿,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先蓄起灵气……突然,叶朔的双眼陷入了一片空洞,整个人仿佛瞬间沉浸到另一种境界之中。一个个复杂的手印在手中毫无意识的结起,动作虽是僵硬,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轰!

    竟平地刮起一阵飙风!

    前方碗口粗的大树,竟从当中被劈成两段,一道半月形的灵力光刃冲天而起,并不断向后扩散,轰轰轰……被光刃劈断的树一棵一棵的倒下。

    叶朔的双眼再度恢复了清明,看见眼前的一幕,惊愕而又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样的破坏力,真的是自己造成的么?

    “啊!地震啦!!”不远处的小竹屋传来顾问的惊呼。紧接着,顾问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出来,在看到叶朔时还不忘大叫,“快跑啊叶朔,地震啦!”

    然后跑了几步就发现不对了,看着呈直线状倒下的树木,又看了看站在源头的叶朔,顾问一脸错愕,“你干的!?”

    叶朔机械地点点头,“可能是的吧……”

    二人望向倒下的树木一阵无语,最后叶朔开口道,“这样也好,近期都不用砍柴了呢。”

    之后一切如故,就是叶朔晚上不敢再修炼了,用顾问原话就是,“要下一次不小心把山给掀了,我也别修什么仙了,就直接升天了。”

    把山给掀了,应该还不至于吧。叶朔心里暗自想着,只是他如今发现,他根本不了解自己,他突然想到自己小的时候,那时正是玄天派七年一度的擂台大赛,各个长老招收入室弟子的日子,以他的年纪是还不能参加的,却也被拖去测试了灵根属性。

    “灵根属性啊……”叶朔咂了咂嘴,眼里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

    还隐约记得当初测试灵根属性的时候,长老说,这是天灵根。据说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灵根,当时几个参与测试的长老还纷纷感叹“门派这一次可是捡到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天才!”

    “谁成想却是摊上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废柴!”这句话则是若干年后,吩咐他去做杂活的师兄,用不屑的语气,一字一字复述给他听的。叶朔到现在还记得他当时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真是可笑啊,从百年不遇的天才,变成了百年不遇的废柴。

    对了,从那时到现在,也有七年了吧。叶朔突然想到了什么,擂台大赛,又要来了。

    “我侄子啊,是玄天派的外室弟子,今年已经蓄气七段了,……”只听一位大婶眉飞色舞的说着。

    “啊呀,那可真是不错,我家不成器的儿子才蓄气五段呢。”另一个卖西瓜的大叔不甘的嘟囔。

    “哼,有什么了不起,我儿子可是货真价实的蓄气九段,半只脚都已经跨入集气级了!”另一个阴冷的声音插入进来。

    这是怎么啦,听着集市上人们的大吹特吹,顾问不明所以,这才几天没下山,怎么小镇上的人开始关心起这个了?

    “好了,大家别争了。”一个中年人说道,“我两个儿子都是玄天派的,听说这擂台大赛,也不完全看境界的高低。就算是在比赛中输了,如果被长老们判定是可造之材,也同样有机会进派内修行的。”

    派内修行?顾问顿时想到叶朔大晚上那不靠谱的修炼,不由得竖起耳朵来。

    顾问在边上听了一会儿,也大概了解了些。这擂台大赛每七年举办一次,届时上至闭关已久的长老,下至外室弟子,都会悉数到场。而这擂台大赛除了考验核心弟子的修炼成果外,最主要还是让长老们挑选弟子。

    “哎,叶朔!”顾问气喘吁吁的从远处跑了过来,“我跟你说,最近啊……”

    “我可没有在偷懒!”叶朔呼啦一下站起来。

    顾问的嘴角一阵抽搐:“不是……哎,被你这一打岔,我差点连正事都给忘了!你听说过玄天门要举行擂台大赛的消息吗?据说到时候,场面盛况空前,咱们也去凑凑热闹吧?”

    果真……

    叶朔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决定去看看,也许他有些不甘,想去看看那些不被称为废材的人,到底是多大能耐,“那我们……就去围观一下吧?”

    “只是去围观?身为蓄气一段的弟子,却越级打败了高过自己一段的对手,这足以证明你的潜能。怎么,不想看看自己真正的实力么?”

    竹林中突然传出的声音,将叶朔和顾问的目光引了过去。

    顾问下意识举起一旁的锄头。

    只见一俊美绝伦的少年从林中走出,他立体的五官刀刻般棱角分明,眼底深黯平静。如墨长发流水般一泻到肩,六芒星的耳钻幽光闪耀,银线绣制的衣袍不沾半点尘埃。

    “不用这般如临大敌。”少年笑道,“在下皓月峰楚天遥,奉了师父的命令,特来邀请叶朔师弟参加七年一度的擂台大赛。”眼前那少年的声音仿佛也有种勾魂摄魄的魔力,竟使叶顾二人不觉中放下了戒备。

    “多谢师兄一番美意,只是这擂台大赛,我想我……还是不参加的好。”叶朔心中似有莫名的抵触。

    “既然如此,不如我再给师弟看一点东西,也许到时你会改变你的心意。”楚天遥说着,缓步走到林边,左手引诀,下一刻身形一闪,竟已了无踪影。却见竹林间一道白影飘忽灵动,穿梭林间,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一个恍惚间,那道身形竟是冲天而起,仿佛直接冲进了灼灼曜日中。

    叶朔目光跟随着他的身影,却被阳光刺得不得不闭眼,再度睁眼时,楚天遥仍是好端端的站在面前,好似刚才从未移动过一般,手中悠然自得的抛接着一个野果。见叶朔看过来,微微一笑,便将野果抛给他。

    “叶师弟,我先跟你说了,这套身法叫做‘太虚游龙步’,是每一位门派中的弟子都可以学到的入门功夫。如果你愿意参加擂台大赛,被师父看中收为弟子,以后这种秘法想学多少就有多少。甚至是比这高级的秘法,”楚天遥顿了顿,“例如玄天秘法,也可以随你挑。”

    “玄天秘法……?”叶朔一惊,这不是……

    要提升实力,除了老老实实的吸收天地灵气,淬炼己身外,还可以通过修炼灵技。灵技的高低,也是衡量实力的标准。若是处在同一等级,修炼过较高级秘法的一方可以轻易击败对手。如果秘法的等级再高一些,要超越常识,越级战斗也完全成为可能。自古以来,秘法的修炼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而一般大众能接触到的都是不入流秘法,也就是最普通的一种。主流秘法分为四个等级。而玄天秘法,自然是最高级的一种,相传玄天派开山之初,便是以玄天秘法玄天二字为名。

    叶朔的双眼充满了不可明辨的情绪,曾几何时,曾有长老对他说过,像玄天秘法,就是给他这样的人准备的。但是如今却……

    “好啊!我参加!”叶朔语气坚定。

    楚天遥的眼中也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却并没有惊奇,仿佛他早就料到了叶朔会答应。

    与叶朔不同,一旁的顾问比谁都清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道理。这楚天遥一来就点名要找叶朔,还要郑重邀请他去参加擂台大赛,以楚天遥方才展露出来的实力,就算不是精英弟子,也绝对是一流的核心弟子。以叶朔在玄天派的地位,不过只是砍柴挑水,有什么值得门派长老注意?怎么值得他们专门派出这样一位身份的弟子专程来请?

    顾问走到叶朔身边,不动声色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刚要开口,楚天遥先微笑道:“我知道你们在顾虑什么。之前二位与元基和范成的冲突,我都已经听说了。那两人本就是爱搬弄是非之人,师父秉公处置,已经将他们罚去后山面壁了。我担保他们不会找你们的麻烦,其他人也是一样。玄天派从来爱才惜才,叶师弟越级打败了高过自己一段的对手,擂台大赛,自然是不能错过。”

    “可我又怎知,你说的都是真的?要是你和元范是一伙的,我们去了擂台大赛,岂不是自投罗网。”顾问继续说出顾虑。

    “这一点大可放心。我玄天派既然开门纳客,就定能保证到场每一位宾客安全。何况我们若是公然挑衅,众目睽睽之下,今后还如何在这定天山脉中立足?”楚天遥淡然道。

    “这到也是,何况以这位楚师兄的身手,如果玄天派真想对咱们不利,在这里就可以动手了,何必专门将我们骗过去瓮中捉鳖?”叶朔点头道。

    “可是以你的实力……”顾问还是担忧。

    叶朔拍了拍顾问的肩膀,“我不是已经打败了两个门派弟子吗?”又凑到顾问耳边,“更何况,你不是还说,我一不小心,能把山掀起来吗。”

    说罢叶朔轻笑,说不定这次擂台正是一个契机,告诉那些长老们,自己纵然不是一个天才,也绝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柴。

    还有,叶朔对面前的楚天遥抱有些好感。不为别的,也许就因为他是除了顾问之外,唯一一个在提起“蓄气一段”时,眼神中没有对自己流露出蔑视的人。

    “那好吧,我也参加。”顾问说道,他望向叶朔,那个整天盼望着能捡到秘籍,发大财的叶朔仿佛消失了,现在在他面前的,是神色坚定的叶朔。

    离开了小竹屋,意味着平淡的日子结束了,但即便前途未卜,也未曾退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