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惊惶邂逅
    小茅屋里不断传出一阵阵翻箱倒柜声。

    “你不会真的要收拾细软跑路吧?……喂?……喂!叶朔!你倒是理我一下啊!”

    而此时的叶朔对顾问充耳不闻,正焦急的把房间里的一切能拿的东西,都统统粗暴地塞进一个摊开的包裹里,“不跑?难道要等着被他们搬来的救兵打呀!”

    顾问正舒舒服服地靠在椅子上,听了叶朔的话,笑道:“救兵?我看未必,两个人加一起连一个蓄气一段的弟子都打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更何况元基和范成素来贪面子爱名声,他们若真的把这事说出去,我倒还敬他们一些。”

    “啊?好像也有道理……”叶朔勉强停下手中动作,“不过,就担心他们气不过,暗中耍什么花样。”

    “叮铃,叮铃”

    挂在小竹屋前的风铃忽然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

    叶朔和顾问的脸色同时一变!

    “不是吧!还真的有救兵!?”顾问一脸不可置信,而叶朔正在用“看,被打脸了吧”的眼神看着他。

    “你看我有什么用!”顾问压低声音,“倒是想想办法呀,灵力无双的叶大侠!我的命可交在你手上了!”

    “我能有什么办法……早知道这样,早点跑了!……算了算了,不想那么多了,要是来了,大不了就再跟他们拼一场!”

    顾问和叶朔对视了一眼,缓慢的走上去开门。

    ……

    门外空空如也,原来刚才只是吹过了一阵风。

    一阵尴尬的沉默……

    “我说叶朔,我们别自己吓自己了,先不说,他们会不会真的到大师伯那里去告状,就算告了,那些长老们长年闭关,我看也不会有心思来找我们的麻烦。”

    “嗯嗯,没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做了亏心事的又不是我们,为什么我们要被逼得畏罪潜逃?”

    “想要畏罪潜逃的只有你一个啊!”顾问补充道。

    忽然,小竹林里传来了一声虚弱的呻吟。

    二人好不容易放松的神经又紧绷起来,这又是怎么了!?

    “要不?去看看?”叶朔提议道,“说不定没什么事,不是说不要自己吓自己了吗。”

    “好,那你先去看看。”顾问撇撇头,示意叶朔出去。

    最终顾问还是被叶朔拖了出去一探究竟,循着声音找去,看到不远处地上躺着一只通体棕黄色的动物。

    二人连忙上前查看,那小动物圆圆大大的脑袋,模样甚是可爱,它从头部至肩部有四条黑褐色条纹,两眼内侧向上至额后各有一条白纹。胸腹部四肢内侧则雪白,尾背棕褐,尾端则是黑金色,在阳光下闪耀异常。不妙的是,它腹部正有一条显眼的深长伤口,血还在源源不绝的流出,地上的青草染红了一片。

    “这似乎是一只豹猫……奇怪,豹猫一向生活在南方,定天山脉属西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顾问凝视着那受伤的动物半晌,似乎是认出了些什么。

    “先别管那么多了,它受伤很严重,必须马上止血。”叶朔二话不说,上前对小猫施救。

    “这里虽然很少有异兽出没,但是说不定什么时候玄天派的弟子又会来找麻烦,我们先把它带回去吧。”叶朔一边说一边抱起小猫。

    小猫仿佛知道他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乖乖地把自己卷成一团,任他们摆布。

    之后小竹屋的日常照旧,只不过多了只黏糊好动的小猫,叶朔超级喜欢它,以及,叶朔开始夜不归宿了。

    说来奇怪,自从上次打跑元基范成二人之后,他再也没有做过那个奇怪的梦,不过,与其说是不做梦了,倒不如说他根本是失眠了。

    可能是最近老是提防着有人来找麻烦,压力太大了,叶朔宽慰自己。然而晚上无事可做,总不能睁眼到天明,又想到自己与元范二人的激斗,说不定我还大有可为呢,叶朔心里有些得意,于是决定去屋后的竹林里修炼。

    可是一连好几夜,别说灵力光球了,连个球都没有!

    这夜,叶朔再次出去修炼,却依旧一无所获,无奈只能回屋,正在回屋途中,却见自己房内隐约有个人影。

    !!

    什么人?难道是玄天派?!

    叶朔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可能是元基和范成来寻仇了,连忙先跑到角落里捡起一根木棍拿在手里,以备不时之需。

    一步,两步,打开门,叶朔猛地敲下木棍,木棍却在半空停住了。

    面前盈盈俏立的竟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身着浅绿刺绣罗衫,未施粉黛,却耀眼出彩,一张白嫩如玉瓜子脸,一双明丽灵巧桃花眼,眸子里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长发瀑布般披散,缀以玲珑珠玉,手腕处戴着乳白玉镯,温润的羊脂白玉散发出一种不言的光辉,与一身浅素的装扮相得益彰。

    “你……你……”叶朔盯着面前的少女,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他长到这么大,除了卖菜的大婶,就从来没跟女孩子打过交道!更别说还是这样一个天仙般的美女。

    “你怎么会在我家?”好一会儿,叶朔才挤出了这句话。

    那少女咯咯一笑,没有回答,走到墙角,角落里的地上铺了一条毛毯,正伏着已经敷过了药,在熟睡的小猫。少女像看到了熟悉的故人一般,伸手轻轻抚摸小猫的毛儿,甚是怜爱。

    “别……”叶朔下意识的阻止。

    那小猫似乎感到了什么,翻了个身,睁开眼,看到眼前的少女,双眼中竟露出了人性化的惊喜,温柔的舔了舔她的手,还把头在她的怀里蹭了蹭,像极了朝主人撒娇的宠物。

    “怎么,你刚才是担心它咬我么?”那少女娇笑声清脆如银铃。“这位小哥,看不出你心地还这么好。”

    “不……我怕你吵到它睡觉……”叶朔弱弱地说道。

    “哈哈!”听到叶朔这么说,少女竟然笑了起来,“你这人可真有意思。放心,我不是要打扰宝宝睡觉,我是要带它走。”

    宝宝?叶朔一脸不明所以。

    小猫则是一副被叫了名字的模样,轻轻地“喵”了一声。

    “宝宝就是它的名字呀。”少女抱起小猫,“对了,谢谢你救了宝宝。”

    叶朔脸上一红,忙摆手道:“别客气,嗯……这……这是应该的。”

    “嘻嘻。”少女轻笑,“那我带宝宝走啦!”

    “哦……啊!你要走了呀?”叶朔一副如梦初醒状,“那我还能见到猫大头吗!?哦哦,我说宝宝。”

    “猫大头?”少女疑惑,又看了看怀中的小猫,愠怒道:“宝宝虽然头大,但也不能给它取个猫大头这么傻的名字啊!”

    “不是我取的啊……”叶朔脑海中瞬间浮现出顾问捧着小猫脑袋,说,你看它脑袋那么大,就叫它猫大头好了的场景,“总之,别管叫什么,我还能见到小猫吗?这几天有它伴着,走了,我还有些挺舍不得的。”

    “嗯……”少女有些为难,“我要带它回家了。”

    “这好办,姑娘只要告诉我姓谁名谁家住何方即可,待我闲暇时日,便可寻去,就能看望宝宝啦!”叶朔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说道。

    “你!我为何要告诉你我家住何方!?我们又不熟悉,怎能探听对方家世!”

    “这……!”叶朔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忙不迭地解释,“姑娘别误会,我对你没意思,我只是想以后能见到宝宝而已。”

    很明显,叶朔的这一通解释,让少女更生气了。

    少女这般面容秀丽清丽脱俗,怕是从来都是倾慕者无数,“我可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我这么说。”少女愠道。

    我又怎么了?叶朔一阵无语,她怎么又生气了?我说错什么了?

    “我叫颜雪梦……至于我家……我不能告诉你。”少女突然开口。

    “哦,这样啊……”叶朔快崩溃了,少女突然又变脸了,他已经不知道什么可以说,什么不能说了。

    “还有,不许告诉任何人我的事,否则……”颜雪梦似乎想到什么,指指小猫,“否则你就再有见不到宝宝了!”说罢,便轻盈地离开了屋子。

    别啊,叶朔奔溃中……等等,这是什么,地上有一条白色丝巾,怕是颜雪梦无意中落下的。

    翌日,叶朔呆呆地坐着,看着颜雪梦留下的丝巾,又想到了小猫可爱的模样。

    “我发现猫大头不见了,你有头绪么?……咦,这是什么?”顾问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好奇的打量着丝巾。

    “啊!”叶朔被吓了一跳,“恩……宝宝……哦不对!猫大头可能是养好了伤,就自己跑回去了吧?是吧?”叶朔心虚地望着顾问。

    “哦……”顾问故意拖长音,“那这个呢!”趁叶朔不备,一下把丝巾抛起来。

    “啊!你干嘛!”叶朔吓得跳起来。

    “嘿,紧张了~”顾问扯扯脸,做出一副悲伤的表情,“啊,你现在也有事情瞒着我了呢……”

    “顾大爷,你别这样……其实我也是有苦衷啊!”叶朔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向顾问表达昨天自己的遭遇。

    总之,好糟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