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4章 报复了谁
    正午的微风带着暖意,吹拂在此时僵滞的两人身上,却是冷冽如刀。

    “你没有资格”,这五个字就像一道残忍的天阙,将爱与恨封锁在两端,也隔绝了你向我迈近的脚步,从此陌路。

    “可是你跟她浪费时间又能得到什么呢?”望着容凰那一道冷漠的背影,杨露娜悲伤的控诉着,“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啊!容伯父把你送进学院,难道是让你跟那些下等人纠缠不清吗?”她一手轻按着起伏的胸口,缓步走上前,眼中的泪光沉积如海,迷蒙如雾,“我才是你的女友啊!”

    “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容凰冷冷的打断了她,“不过是没制止你的自作多情,你最好不要混为一谈。”

    ……

    易昕的速度越来越慢,她渐渐的掉出了队伍,手掌无力的从徐雯雯手中滑落。拥挤的女生群从她身侧穿梭而过,她们的呼吸依然整齐,步伐依旧有力,最终留给她的,只有一片远去的背影。

    长跑就是这样,一旦掉出大部队,就再也没有归队的可能了。这还只是第一圈,她就已经感到体内燃烧了起来,剩下的路程,她要怎么熬?

    徐雯雯担忧的回头望着她,似乎是想停下来等她,但眼看双方的差距越拉越远,最终仍是转身继续跑了下去。

    掉队的人就只有她一个,好像一个被海浪卷走的人,彻底远离了安全区域。

    ……

    “那好啊,如果你真的只是讨厌她的话,我可以去找人帮你修理她!”杨露娜扬起的笑容充满了恶毒,“是要教训一下,还是断手断脚,还是这辈子都不能下床,你来选择!”

    “你敢!”容凰脱口而出,连自己也不知为何如此激动。等他意识到这份反常,清了清嗓子,有意掩饰道:“她是我的仆人,要打要杀,都只能由我来。”

    “你别再自欺欺人了!”杨露娜失声喊了出来。一步一步走到容凰身边,看着那个近在眼前,却永远遥不可及的人,悲伤的笑了笑,“其实你已经喜欢上她了吧?”

    “昨天你让我过去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的目的是她,我只是你利用的工具!你百般折磨她,只是因为你在乎她,你希望她心里有你!什么拿她报复容霄,都只是借口不是吗?”

    “这条手链,应该也真的是送给她的吧。因为你们闹了别扭,你为了刺激她,就故意在她面前送给我。”杨露娜苦笑着,缓慢的将手链解下,“真没想到,我杨露娜也会落到帮别人捡垃圾的一天。”

    恨恨的瞪着容凰,杨露娜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链朝他扔了过去。

    “还给你,我不稀罕!”

    容凰准确的攥住了飞来的手链。阳光下,钻石折射出的光芒同时刺痛了两人的眼。

    是吗?原来我一直都……

    将手链越握越紧,锋锐的棱角刺痛了掌心,但容凰那双冰冷了多年的眼睛,此时却是有丝丝缕缕的温暖,从眼瞳深处沁出。

    很痛,这是折磨她的痛。

    很暖,这是有她在身边的暖。

    恨也是你,爱也是你。

    自始至终,只有你。

    ……

    糟糕,没有空气了……

    易昕的呼吸越来越急,她感到自己的胸口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眼前金星乱撞,头皮被阳光烤得好似要炸裂开来。

    每跑出一步,喉咙都像是要着了火。身体越来越重,又越来越轻,四肢仿佛不再属于自己,只听得到双脚深一脚、浅一脚的踏在跑道上的声音。而这个声音,又随着往来的风声被无限放大,冲击着她的耳膜。

    好痛苦……

    好想停下来……

    好像,就要死掉了……

    场外,戴杭正在对她喊着:“易昕同学,加油!”苦于无法搀扶她,索性直接陪着她跑了起来。

    她想给他一个笑容,但他的脸,他鼓励的话语,很快就被一片黑暗遮蔽。她已经看不清跑道了,剩下的,就只是在凭借着本能向前跑。

    ……

    “少爷,”杨露娜轻轻抚弄着肩头的卷发,望着容凰,似哭似笑,“我们杨家,虽然算不上多么富裕,但是在生意场上,你们家离不开我们的帮助,难道不是吗?如果我们真的闹僵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我可以理解你的一时新鲜。”杨露娜咬了咬嘴唇,强压下心底翻涌的醋意,“对那个女生,如果你想玩玩她,我不会干涉!等你玩过之后,就尽早收心。那样的话,我在我父亲面前,还是一个字都不会说。否则的话,喜欢上那么一个土鳖女,对少爷你来说,也不会是什么值得荣耀的事情吧!”

    她看到容凰的表情确实改变了,她知道他犹豫了。

    是啊,两家合作了这么多年,早就已经是唇齿相依的关系。作为小辈的他们,想在外面怎么玩都好,但只有两家的合作关系,是绝对不能破坏的。

    就算是少爷,也不敢拿家族的名誉和前途当赌注。这就是她的筹码,她会赢的!

    但是,作为一个女人,不能凭自己的魅力征服心爱的男人,只能借着家族的资源绑住他的脚步,这究竟是赢了,还是输的彻底呢?

    ……

    已经……到极限了……

    易昕感到自己无法呼吸,前方很亮,看不到终点,所有的一切都好像被抛到了很遥远的地方。似乎,有几个黑影聚集在一起,指着她说些什么,是已经跑完的女生吗?不……不知道,如果她现在死了,整个世界就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身体不再是灌了铅般的沉重,反而变得很轻,轻得像是随时都可以漂浮起来,去触摸头顶的白云。

    天,很蓝。

    接着,是无边的黑暗。

    ……

    容凰深深呼出一口气,再次抬起头时,他的眼中,只剩下了一片冰冷的决然。

    “杨露娜,我知道你们家是跨国财团,跟我家也合作了很多年,但是这些东西,我容凰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从前,你只是一个绯闻女友而已。现在,你已经失去这个位置了。”

    “如果你敢对她做什么的话,就算要付出一些代价,我也有能力让你家的财团彻底破产!到时候,你就去好好体会一下,你一直看不起的平民生活吧!而且,你还连成绩都没有。她只能当基层职员,你呢?”

    缓慢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哦,如果你善于体察主人心意的话,或许还可以找到一个佣人的工作。”

    这番话,无疑是深深的刺伤了杨露娜的自尊心。

    “你……你会后悔的!”狠狠抹一把眼泪,杨露娜最后丢下这一句话,接着她就掉过头,痛哭着冲向了活动馆。

    容凰只是随意扫了她一眼,就把目光重新调转回了跑道上。而这一眼,刚好就让他看到了易昕脱力栽倒的一幕。

    像一片轻盈的羽毛,坠落在了烈日下的跑道上。

    ……

    易昕在长跑中昏迷后,在她身边,很快就围拢了许多同学。

    “昕昕,怎么会这样?”徐雯雯焦急的摇晃着她,身边还夹杂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

    “易昕同学!你振作一点!”这是戴杭的喊声。

    “我之前就说让她不要跑步了……”徐雯雯无助的抬起头,眼眶已是隐约泛红。

    “都散开都散开,给她一点空气!”体锻导师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你们,谁送她去医务室?”

    “我来吧!”戴杭立刻站了出来,一面便要弯腰抱起易昕。

    “我也去!”徐雯雯也抹着眼泪上前帮忙。

    正在场面乱成一团时,围观的众人忽然被强势推开。

    “昕昕!”容凰直接冲进了人群,半蹲在易昕身边,抚摸着她的脸,心痛的呼唤着。

    “少爷?!”在场的同学都被震惊了。就连将他视为梦中情人的徐雯雯,这时也是掩住了嘴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之前容霄临走前来教室探望易昕,就已经让他们狠狠吃惊了一把,现在竟然连少爷也对她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关心?这个软软弱弱,只会学习的女生,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魅力了?

    “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容凰慌乱的念叨着,一把推开戴杭,直接将易昕打横抱起,动作霸道中却不乏温柔,似是生怕碰痛了她。

    易昕的长发在轻风中飞扬而起,她的双眼依旧是紧紧的闭着,纤细的睫毛轻轻颤动,尽显柔弱。容凰就那样珍而重之的抱着她,温柔而关切的眼眸,以及在骄阳下闪动着光泽的碎发,帅气明媚,却只为她一人闪耀。

    这个瞬间,两人的身影好似要融解在了阳光中,一切美好得像是一幅画,画中是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悠悠白云,徐徐清风,只为这一刻定格。

    直到容凰已经抱着易昕离开,在场的众人仍是良久回不过神来。

    “我这是中暑了吗?”就连体锻导师都有些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

    那个在天圣众星捧月的少爷,竟然会亲自送一个女生去医务室?恐怕这个消息,在下课之前就会传遍整个学院吧?

    ……

    “昕昕,你到底要我拿你怎么办呢?”

    赶往医务室的路上,容凰凝视着易昕苍白的脸蛋,内心中是一阵阵泛滥着愧疚的疼痛。

    “你的心里只有容霄,原本,我是想先追到你,让你的心从他身上,完全转移到我这里。”

    “等你爱我爱得死心塌地的时候,我就会甩掉你,看着你悲伤绝望,因为那是你应该替容霄承受的。”

    “但是,对你说着那些半真半假的情话,不知不觉,我的心真的乱了。”

    “这些天报复你,看着你痛苦的时候,我比你更加痛苦!那么,我的报复,究竟又报复了谁呢?”

    易昕的呼吸还是那么微弱,她的身体那么轻,好像随时都会化作一阵清风,从他的手中消散。

    “昕昕,我似乎从来没有对你说过……”

    “我喜欢傻傻的你,喜欢被我欺负之后一脸委屈的你,喜欢跟在我身边唯唯诺诺的你,喜欢会笑的你,喜欢认真学习的你,喜欢像小草一样,有着顽强生命力的你……”

    “但是,我唯独不喜欢,跟容霄走在一起的你……”

    也许,这个既不漂亮,也不出彩,除了学习之外都很平凡的女孩,是真的拿走了他的心。

    为了惩罚她,他想要一辈子都把她锁在身边。

    然后,给她最完美的幸福,作为奖励。

    看到她领口垂下的钥匙扣,那还是昨晚在别墅里,自己随手丢给她的。

    而她,也果然按照自己的吩咐,好好的挂在脖子上了。

    “其实,送你钥匙扣,并不是想羞辱你。”

    “只不过是因为,我想把自己都送给你……”

    “戴上了我的礼物,就要一直都做我的人。”

    望着那张毫无血色的面庞,他微俯下身,在她的前额印下了深深一吻。

    ……

    易昕是直到傍晚,才在医务室里醒过来的。

    玉简中的收件箱已经被塞满了,她大概看了一下,几乎都是容凰发来的,语气有好有坏。

    “仆人,你要快点好起来,主人不能没有你伺候……”

    “你也真是的,不舒服了不知道说吗?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仆人!”

    “这样吧,放你几天假,先把身子养好。”

    “不过在你旷工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发你工钱的!”

    “……”

    “昕昕……”

    “醒过来以后跟我说一声,让我放心,好吗?”

    看到最新一条时,易昕的心跳略微加速了一下。

    不……最好还是不要让他知道自己醒了吧。很快,她又摇了摇头,那样的话,她可就连这片刻的清静都没有了。

    再后面的几条,是戴杭发来的。

    “易昕同学,我们之前来看过你,不过你在睡觉,医务阿姨说等你醒过来就没事了,所以大家先回去上课了。我们用班费给你买了一束花,希望你早点好起来!”

    花?易昕一怔,抬起头,确实在床边看到了一大捧火热的玫瑰。花的旁边还附了一张卡片,熟悉的q版画风,画中,是一个一脸傲气的小男孩,捧着花向一个小女孩道歉,旁边还画了几颗爱心,看上去倒是非常可爱。

    不过,戴杭的花又在哪里呢?

    易昕抬起视线,在屋内环视一圈后,就落到了角落的垃圾桶中。

    那里,正扔着一束破败的花,似乎还被踩过几脚,显得脏兮兮的。

    易昕有些哭笑不得。也许,少爷也并不是那么坏,如果他能改改这个任性的脾气,那就好了……

    再后面的几条,则是徐雯雯发来的。

    “我的天哪!昕昕,你知道吗?之前你昏倒了,是少爷抱你去医务室的!啊啊啊所有的女生都好羡慕你!”

    “还有,你竟然早就认识少爷!怎么也不跟我说啊!算了算了,等你身体好了再审你!”

    “医务阿姨说了,你营养不良,最近又没休息好。你有没有搞错啊!都已经这么瘦了还减肥?真想减成一把骨头啊?”

    “对了,你作业的事,少爷也帮你澄清过了。他说是他借了你的作业去参考,没想到会引起这样的误会,他向你道歉!而且你知道吗?他是亲自去找的咱们班主任,帮你解释的啊!”

    “昕昕,少爷对你真的很用心!你真的太幸福了!”

    是这样吗……易昕默默放下了玉简。陷害自己,又帮自己解释。把自己折磨到昏倒,又送自己来医务室。少爷他对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心思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