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2章 受害者
    那一晚,易昕无处可去,只能到附近的快餐店里,趴在桌上将就了一夜。

    恐惧和委屈,再加上寒冷和饥饿,让她睡得非常不安。睡睡醒醒,真正入睡的时间,大概还不足几个时辰。

    第二天一早,她腰酸背痛的赶到学院,只感到两眼发花,额角不住渗出虚汗。就好像,随时都会昏迷过去。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了导师的声音。

    “各位同学,现在把你们的作业交上来,课代表统计迟交的学员名单。”

    易昕艰难的撑起身子,探手到书桌里去摸作业。但这一摸,顿时让她的心凉了下去。

    桌肚里的书,已经无端少了大半。她的教材倒是都还在,偏偏是昨天在学院就写好的作业,连一本都找不到了。

    易昕默默的叹了口气。不用多想,她就知道这一定又是容凰做的。

    很快,各科作业的迟交名单,就被送到了导师手中。

    “易昕同学,是哪一位?”导师一边查看着名单,同时抬起头,神色不善的在教室内环视,“站起来。”

    今天易昕班级原本的导师出去开会了,这位前来代课的导师,是一位实习教员,对班里的成员都不熟悉。不过很明显,从他的作风看来,他丝毫都没有因为自己处在实习期,就对学员有半点手软。

    易昕虚弱的站了起来,目无焦距,脸色惨白如纸。

    “你的作业呢?”导师冷冷发问道。

    “我……”易昕无助的轻垂下视线,“忘了带。”

    其实,昨天在她做完作业的时候,班里有很多人都借去抄了,他们完全可以证明她好好的完成了作业。不过,这种会把自己搭进去的事,多半是没有人会为她做的吧。毕竟在这个班级里,大家除了利用她抄抄作业,又有谁会真心在乎她呢?

    导师听了她的回答,冷笑一声,指弯在讲台上重重叩击着:

    “每门学科的作业你都忘了带吗?你不如就说自己没有写更好吧?”

    “今天这节课,你站着听!”

    这里的学员他都不认识,但门门作业都不交,被课代表记遍了名字的,就只有易昕一个。单凭这一点,他对这个女生的印象,就已经非常差了。

    这时,前排有人举起了手。

    “导师,易昕同学肯定不是故意不交作业的。她一直都是我们年级的第一名,成绩非常好啊!”

    谁料,导师听后,却像是更生气了。大踏步的走下讲台,尖锐的训斥,劈头盖脸直指易昕。

    “那又怎么样?导师不怕你们成绩差,怕的就是,有些人自以为成绩很好,就没有一个端正的学习态度!像这种人就算考的分数再高,导师也看不起她!”

    说话间,他再次一声厉喝。

    “你站直了!站好!身体不舒服就回家待着去!”

    本就有些头晕目眩的易昕,被这一声吓得清醒了几分。她只能努力的站直身子,苍白的面庞,更是失去了最后的血色。

    这还是她上学以来,第一次站着听课。所有人都朝她看了过来,目光中有探索,有好奇,也有幸灾乐祸。易昕只感到无限委屈,她垂下头看着教材,但那一道道各异的视线,依旧如芒在背,好似要将她从头到脚刺成马蜂窝。

    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悄然滑落,打在了课本上。

    一滴,又是一滴,泪水啪嗒啪嗒的砸了下来。易昕就以那样一个屈辱的姿势站立着,背脊微微耸动着,发出无声的抽泣。

    “你哭什么?”导师很快就注意到了她的异常,厉喝道,“导师欺负你了?”

    他最讨厌这种女生,犯了错误不承认,在这里不是装病就是装可怜,他今天还非要好好治治她!

    “你说话,导师是不是欺负你了?”

    面对他的疾言厉色,易昕只觉得更委屈了。从小到大,她都是导师最喜欢的学生。就算是再严厉的导师,和她说话时都会刻意放轻语气。哪一次……哪一次这样责骂过她?

    导师瞪视了她半晌,最后将教材一卷,冷冷的朝着门外一指。

    “算了,我这里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你直接给我站到外面去!等下课之后,我会直接跟你们班主任沟通。”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易昕拖着虚弱的身子,走出座位,走出教室,一直走到了走廊上。

    背靠墙壁站立着,从窗外涌入的风,呼呼的往她的身体里灌。教室里的视线,虽然她现在看不到,但他们一定还在盯着她看。等过了这节课,她还要怎么面对其他同学呢?

    偶尔,也有其他年级的导师从走廊经过。看到了她,只是冷漠的瞟一眼,就不顾而去。想来罚站的事在学院里很常见,他们,应该是把她也当成了那种普通的坏学生吧。

    易昕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这一次没有人盯着她,她越哭越伤心,这段时间积累的所有痛苦和委屈,好像都随着眼泪发泄了出来。

    就算她照实说,是少爷偷走了她的作业,一定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们只会觉得,她是想高攀少爷,是在做白日梦。然后,他们会更看不起她。

    可是,她所承受的这一切,又有谁会感同身受呢?

    正在她哭得气咽声吞时,面前忽然递来了一块手帕。

    易昕忍着抽泣抬起头,看到的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男导师。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目光深邃而柔和,此时正关切的看着她。

    “这位同学,你怎么站在这里?”他温柔的询问道。

    这么多天了,难得有人对自己好声好气,易昕忽然觉得特别难受,哽咽着答道:

    “因为我没有完成作业,被导师罚站了……”

    那青年导师朝着她背后的教室望了一眼,问道:“那,需要我去跟你们导师打个招呼吗?”

    易昕感激的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导师。”

    “可是,你总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啊。”那青年导师略一皱眉,又提议道:“要不,就跟导师回办公室,那边有冷气,还有小点心,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看你都有黑眼圈了,昨天晚上一定没睡好吧。”

    易昕还想拒绝,那青年导师却是微弯下腰,抬起一根细长的手指,轻轻竖在了唇边。

    “现在太阳这么大,你的脸色又不是很好,万一待会晕过去了,你们导师就责任大了,你不想救救他么?”他温柔的一笑,对着易昕眨了眨眼。

    易昕被他逗得破涕为笑,轻声应道:“那好吧。”而后又是认真的一躬身,“麻烦导师了。”

    ……

    这是一间专门给实习教员准备的房间,比起正规的办公室,显得有些狭小。此时同组的其他导师都出去上课了,易昕跟着他走进房间,意识到现在这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忽然又有些微妙的紧张了起来。

    那青年导师径自到饮水机边为她倒了一杯水,又端来一盘软包装点心,示意她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坐下。

    “等下课以后,我会去跟你们导师解释的,一定不会让你挨骂。”

    看她一脸紧张,坐得端端正正,好像是在等待训诫的样子,不由又是一笑:“你不要这么拘束,我的年纪也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叫我小荆导师就好了。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易昕默默的抱紧了水杯,轻轻一点头,小声答道:“小荆导师好……我叫易昕。”

    那位“小荆导师”脸上的笑容扩大了:“哦,原来你就是易昕啊!当初第一名升上高等部,还在开学典礼上作为新生代表发言,导师久仰大名。”

    易昕不好意思的垂下了视线,小荆导师又向她安抚的笑了笑,柔声道:

    “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为什么没有完成作业吗?”

    “导师相信,像你这么优秀,又这么乖巧的女生,一定不会故意不完成作业的。”

    或许是他这亲切的态度,易昕在他面前竟然无法隐瞒,小声道:“我……因为我得罪了一个男生,他就把我的作业偷走了……”说到这里,她胆怯的收住了声,匆忙解释道:“不过是谁就一定不能说了。其实……其实他也没有恶意的,只是跟我开玩笑吧……”

    始终是和颜悦色的小荆导师,此时却忽地目光一冷,连声音也严厉了许多。

    “是吗,开玩笑,到连累你被罚站的地步,有这样的开玩笑吗?”

    “就算他的出发点是开玩笑,但他看到你被导师误会,也不站出来为你解释,就算他曾有善意,在这一刻,也完全转化为恶意了。”

    易昕紧张的收住了呼吸。她不明白,这明明是自己的事情,为什么小荆导师却好像比自己还愤怒?她更害怕的,是他会继续刨根问底,而她又是一定不能说出少爷的,到时候……

    “我想,那应该是个爱捣蛋的小男生吧。”或许是注意到了她的慌张,小荆导师又放缓了语气,“他们觉得,欺负别人,就可以建立自己的优越感,但他们根本没有想过,就为他们的一时痛快,会给别人带来无法磨灭的伤害。”

    “那个让你罚站的导师,也是一位实习教员吧。”小荆导师紧盯着她,目光又好像透过她,看向了更远的地方,“像这样的人,他根本就没有资格走入教师岗位。因为他不知道,无论是导师还是学员,都没有资格对其他人使用暴力。”

    “由导师所传达下的暴力,会在学员中延伸出更多的暴力。而少年时期,在这些孩子们心里造成的畸形和痛楚,将会强烈到,在将来足以撕裂整个社会——”

    听着小荆导师那异样的语气,易昕更害怕了,她小声解释道:“只是罚站而已啊,也谈不上暴力……或者是体罚吧……”

    小荆导师摇了摇头:“你太善良了。我想,你应该也是校园欺凌的受害者之一吧。”

    易昕一怔,一时竟不知是该承认还是否认。小荆导师却已经凑近了她,分明是温柔而醇厚的嗓音,在他口中句句道来,却总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导师念书的时候,面对那些欺负自己的人,也总是想着,尽量忍一忍就过去了,他们自己会收敛的。但是结果呢,你越忍让,他们就越猖狂。既然是这样,要对付他们,就必须狠狠的反击,让他们懂得害怕,懂得后悔!”

    “导师呢,最痛恨校园中的暴力事件。我也一直都有一个愿望,就是把那些少年恶霸全部赶出学院,给同学们一个安定的读书环境。你,愿意陪着导师,一起去努力吗?”

    他紧紧的盯着她,双目中燃烧着灼人的火焰,好似要一直看透她的内心。

    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易昕的心脏狂跳起来,更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要向自己说这些?难道,他在暗示什么吗?

    这位小荆导师,虽然言行间就像一个温柔的大哥哥,但……不知为何,就是让她感觉很可怕。更让她……想要远远的躲开他!

    “抱歉,我是不是吓着你了?”小荆导师在她的恐慌即将到达临界点时,又微笑着坐正了身子,“对了,就快要打铃了,你们下一节是什么课?”

    “体锻课……”易昕软弱的回答道。一说到这个,她忽然想起:“坏了,这节课还要测试3500米!”

    在学院,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长跑测试,学员需要在规定时间内跑完全程。自从上了高等部之后,测试的要求也提升了。男生必须跑完5000米,女生则是3500米。虽然和男生相比,女生的标准已经被降低了许多,但对易昕来说,每次长跑,仍是一件足以要了她大半条命的事。

    “真的要跑吗?”小荆导师关心的看着她,“你的脸色真的很差。我可以帮你向体锻导师请假。”

    易昕一口拒绝道:“不用了……总是要跑的。谢谢导师了!”此刻,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间让她感到窒息的办公室!

    见她态度坚决,小荆导师也就不勉强了。看着她匆匆出门,那原本沉淀在他双目中的温柔,已是悄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挪过视线,看了眼桌上一口没动的点心,叹了口气,镜片上反射出一道犀利的金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