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1章 加剧
    夜已深,易昕独自坐在床头,双手环抱着膝盖,目光低垂,神色哀愁。

    徐雯雯和其他人去聚餐了,现在寝室里空空荡荡,就只剩下一个室友还在写着作业。空气中除了笔尖摩擦纸面的沙沙作响,就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易昕默默将自己又抱紧了一些,她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孤独,仿佛在这一晚,她被整个世界遗弃了。

    第一次发现,少爷他除了任性,竟然还很危险。前一刻还在和你说笑,后一刻就要将你置于死地……想到今天那与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易昕仍是不自禁的感到颤栗。

    或许……是尽早远离他比较好,否则也许有一天,真的会死在他手上……但是,现在少爷在天圣一手遮天,只要她还待在学院一天,她就逃不掉的……更何况,自己还有把柄落在他手上啊……

    易昕的目光悄然湿润了。以前她的确是希望,自己的校园生活可以丰富一点,不用被淹没在试题集中,可以和其他人一样,留下青春的回忆。但现在……与其过这种多灾多难的生活,还不如像以前那样,没有人来打扰她,可以安安静静的学习,一切都简单而平安……

    回想起来,如果当初不迈出那一步,如果不是为了接近容霄,在结业统考上帮他作弊,就不会激起容凰的敌意,那么,一切也都不会变成这样了吧。

    但即使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她却还是从来没有后悔过。

    不后悔认识容霄,不后悔为他放纵一次。能够参与他的生命,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良久,易昕的心情终于是稍稍平静了下来。但就在她起身洗漱,准备早早睡觉的时候,床头的玉简却忽然震动了一下。

    划开屏幕,发信人一栏,显示的正是她最不想看到的名字。

    少爷又有了新的指示。他让她现在出门去买一份夜宵,然后立刻送去他的别墅。并且,他还专门指定了一家餐馆。

    那家餐馆离学院不近,走路过去的话,大约要花半个时辰。

    从小,父母就总是教育她,不要走夜路,会被坏人抓走。对于夜晚的街道,易昕也一直怀着深深的恐惧。但现在,分明可以是一份外卖解决的事情,少爷却偏偏要她跑这一趟……他真的就那么迫不及待想看她出事吗?

    短讯中,少爷的语气非常冷淡,显然是傍晚的火还没消。如果自己不去,他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睡这个安稳觉的。这样想着,易昕也只能默默将自己在发送框输入的“我已经睡了”删除,接着披上制服,带上背包,做好了出门的准备。

    如果动作快一点的话,也许还可以赶在门禁之前回宿舍……!

    在她出门的时候,那位唯一的室友还对她投来了奇怪的一瞥。

    ……

    易昕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到快餐店要了一份外带,再马不停蹄的赶去容凰的别墅。

    踏进大门的那一刻,她来不及感慨这别墅的豪华,因为她在大厅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倚在容凰怀中,正娇媚的笑看她的杨露娜。

    这个瞬间,易昕忽然觉得,恐怕今晚的情况,会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

    “怎么这么慢啊?”杨露娜嫌弃的看着她,一面却仍不忘向容凰撒娇,身子有意在他身上轻蹭,“我们还不如叫外卖呢!”

    易昕忍气吞声,低着头走上前,将外卖袋在她身前的长几上放下,同时,也像一个尽职的仆人一样,为她将饭盒分别排开。

    杨露娜始终是斜着眼睛看她,在她做完了这一切后,才慵懒的抬起一只手,指尖似蜻蜓点水般在饭盒上触摸了一下。接着就如被蜜蜂蛰到般,立刻缩了回来。

    “都凉透了,这怎么吃啊?”她一脸嫌弃的瞪着易昕,好像对面站着的只是一个最邋遢的清洁工,现在是捡了一堆垃圾来请她品尝一样。

    “算了算了,你自己拿去吃吧!”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容凰,却忽然坐直了身子,抬起一只手拦下她。

    “拿下去给佣人吃吧。”

    “她现在是导师的宠儿,将来呢?”他望着易昕,眼里只有一片冰冷的厌恶,“不懂得体察主人心意,就连一个佣人的工作都找不到。高分低能,就是个废物。”

    易昕的身子瑟缩了一下。从小到大,她唯一能拿得出的手的,也就只有成绩了。那“高分低能”四字,就像是一把快刀,深深的刺中了她的心脏。

    “少爷,你好像很讨厌她?”就连杨露娜也注意到了容凰的异常。平时的少爷,尽管待人疏离,但从来都是彬彬有礼的啊?何曾似这般,有意的恶语伤人?

    容凰冷漠一笑,抬手抚摸着杨露娜的脸,指尖的碰触却是无比温柔:“嗯。因为她惹你生气了,所以我讨厌她。”

    杨露娜妩媚的笑了起来,依偎在容凰怀中,那亲昵的神态,和投向易昕的恶毒目光,竟是同时在她那张美丽的脸上糅合在了一起。

    易昕强忍着满心的耻辱和委屈,深深躬身:“少爷,杨小姐,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顶着杨露娜趾高气扬的眼神,她继续说道:“我还要回去复习功课,就先回去了。”

    “就在这里复习吧。”

    冰冷的声音响起,强势而不容否决。

    “也许接下来还会用得着你。”

    “要书的话,这里整层楼都是。”

    容凰冷冷对她下过指令后,自行吩咐佣人道:“张妈,给她准备一张桌子。”

    易昕百般无奈,只能在那张临时课桌前坐下,默默的从背包里拿出作业,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题目上去。

    那位被称作张妈的佣人,又到厨房给容凰和杨露娜端来了一碟点心。望着那坐在不远处的易昕,娇娇弱弱,我见犹怜,不禁踌躇道:“少爷,需不需要给那位小姐也拿一份点心?”

    容凰轻勾起唇角,笑容中却只有一片刻骨的冷漠:“她用不着。她是大学霸,要专心学习,你就别影响她了。”

    张妈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开时,仍是同情的朝着易昕多看了两眼。

    这个孩子,一看就是个乖巧的好女孩,只可惜,也不知怎么的,惹到了这个霸道的少爷。

    接下来,容凰和杨露娜,就不断的在易昕面前**。他们互相喂点心,说着一句句肉麻的情话,还会反复接吻,就像是故意表演给她看的一般。

    自然,整个过程,完全由容凰主导。

    学院的女生里,有太多的两面派。在喜欢自己的同时,也喜欢着容霄。杨露娜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全心全意只崇拜自己的人。

    或许是因为她的家境很好,这让她有了一种天生的优越感。容霄那样的平民,在学院里哪怕是混得再好,在她眼里也只是一个小混混,她是不屑一顾的。

    这一点,很合自己的胃口。所以,他也默许了杨露娜跟在自己身边,包括她有意炮制出的,那些满天飞的绯闻。

    不过,这个女人……终究也只是一颗棋子而已。

    今晚把她叫到这里,就是想要利用她来刺激易昕。

    刺激那个惹火了自己的臭丫头。

    大厅下方,易昕正在努力的集中精神复习。但那些“莺声燕语”不断钻进耳中,也让她心烦意乱,轻轻皱了皱眉。

    容凰即使在和杨露娜亲热,目光也是时刻紧盯着易昕,自然注意到了她这个微小的变化。

    “你吃醋么?”他突兀的开口了。

    易昕一怔,等意识到容凰是在向自己说话,她尽量平复了一下心情,答道:“不啊……少爷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吃醋?”

    容凰的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那如果是容霄的话,你会吃醋么?”

    易昕沉默了。她无法回答这句话。但她低垂的睫毛,和抿紧的嘴唇,都已经透露出了她的内心。

    容凰只感受到一阵强烈的怒火。他克制不住这份怒意,他恨,他恨透了!他恨得只想把面前这个小女生彻底撕碎!

    “哎呀……少爷你抓痛我了……”杨露娜尖声叫了起来。原来容凰怒不可遏,下意识的捏紧了杨露娜的手腕。力道之重,几乎要将她的骨骼捏碎!

    吃痛的望着容凰,杨露娜只觉得,他现在的眼神非常可怕,好像随时就要动刀杀人一样!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少爷。为什么他会这么生气?就因为那个叫易昕的女生吗?

    容凰这时才似回过神来,淡淡道:“哦,对不起。”放松了力道,但对杨露娜手腕上几条深深的红痕,却是视而不见。

    “我之前就觉得,你的手腕上缺了点什么。”再次深深的望了易昕一眼,容凰就地取材,重新将杨露娜的手腕扯起,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

    “所以我就为你买了一条手链。”

    他捧着她的手腕,认真的为她戴上手链。那份细致的温柔,好似在呵护着最珍视的恋人。

    闪耀的水钻,在吊灯的光芒下璀璨生辉。映衬着杨露娜白皙的手腕,高贵优雅,果然是相得益彰。

    “我的眼光没错,果然很合适你。”容凰淡淡的道。说着轻扯嘴角,露出一个公式化的笑容。

    杨露娜咯咯的娇笑起来:“少爷的眼光,那自然是最好的了——”

    易昕怔怔的望着那条手链。那熟悉的款式,正是今天傍晚他们在商场里买下,他说过要送给自己的那一条。虽然,她从来就不想收那么贵重的礼物,却没有想到,现在他就在自己的面前,送给了别人……

    “怎么,你该不是以为,这手链是送给你的吧?”容凰斜瞟着她,讽刺的轻笑。

    “我只是让你帮忙试戴一下而已。否则只值1块灵石的人,却要戴着30万的手链,不是太可笑了。”

    冷漠的将她刺伤至体无完肤,容凰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钥匙扣,一扬手扔到了她面前。

    “这才是给你的。也只有这种廉价的东西才配你。”

    那是他们为自己制作糖人后,老板送的纪念品。钥匙扣上的q版小男生,此时正一脸拽拽的瞪着她。当初的温馨和默契还历历在目,而如今……

    杨露娜冷笑一声,上身略微前倾,语气轻柔,却是句句尖锐:

    “对呀,你自以为成绩很好,看不上我们这些‘纨绔子弟’对吧?但是就算你现在门门考第一,等将来结业了,最多也就能找到一个基层职员的工作,每天昏天黑地的一直忙到死!

    我们呢?我们直接就可以接手家族企业,起点不知道比你高了多少!我们才是上层社会的人,你就算努力一辈子都是爬不进来的……”

    每一句话,都仿佛流淌着成形的毒液。

    对于那些,试图靠学习改变命运的人,这无疑是最大的打击。

    原本,作为一个家世一流,却成绩平平的女生,杨露娜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导师喜欢的好学生。在她看来,考得再好又能怎么样?还不就是穷鬼一个!对于永远活在导师口中,“范本式”的优等生易昕,她早就看不惯了!尤其是,她还是会让少爷变得反常的人……

    容凰始终保持着沉默,任由杨露娜为他继续那未尽的羞辱。欣赏着易昕急剧惨白的脸色,他的心中,正燃烧着一种疯狂的报复快感。

    你为什么不求我?

    望着那个脆弱得好像随时会化为轻烟消散的女生,一种扭曲的渴求,在他心底蹿升得越来越激烈。

    只要你求我一句,我立刻就可以让她闭嘴!甚至是为了你教训她——

    但是你为什么不肯求我?

    为什么要把我视为无物!

    容凰恨意爆发,手掌扣紧了桌缘,“啪”的一声,那木板桌竟是被他生生扳下了一块,煞时木屑纷飞。

    杨露娜吓了一跳,骂声也戛然而止。

    容凰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略微平复过情绪后,再次向易昕道:

    “时候也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早就已经过了宿舍的门禁时间吧。”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又升起了一丝嘲讽的笑意。

    “所以你这个好学生,是回去被宿管记名字,还是回家挨父母的骂,还是随便在大街上找哪个角落窝一宿,你自己选择吧。但我是绝对不会收留你。”

    说穿了,故意把她留到这么晚,本来就有这个目的在内。

    容凰也说不清,他究竟是希望看到易昕怎样的反应。但那个女生,现在却是顺从的站了起来,默默的收拾过自己的背包后,朝着他们一点头:“少爷,杨小姐,那我就先告辞了。”

    然后,她就走出了别墅。

    容凰望着易昕的背影,久久出神。杨露娜再次依偎到他的怀里,他不耐烦的把她推开。深邃的目光,如刀锋,如寒潭,只为那一道身影追随,深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