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变脸
    在灯光的映照下,手链的每一颗水钻,都闪耀着缤纷的光芒,美丽而炫目。

    就连易昕那张青涩的脸蛋,在这份夺目的光芒点缀下,也多出了几分名媛的气质。那无处安放的双手,雾蒙蒙的双眼,以及微张的唇瓣,都使得她如同一朵待放的花苞,清新而淡雅。

    一瞬间,容凰竟是看得有些出神。

    “果然,你还是需要打扮一下的。戴上这条手链,显得你这个人都没那么土了。”

    重新解下手链丢给店员包装,容凰也在心中默默的盘算着,待会儿应该再给她买几套衣服,做一套发型,让她的美丽只为自己绽放。

    而柜台那边,店员看不惯易昕这副犹犹豫豫的样子,正略带点鄙夷的解释着:

    “小姐啊,我们店里的东西,贵也是贵得有道理的。你看看这条手链上面的钻石,那每一颗都是顶级的钻石啊!还有这个设计,是世界有名的设计师亲自设计的,你知道要请到他,首先就需要多少钱吗……”

    易昕看着那店员的嘴皮子,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反复震动,来自上层社会的势利和压迫,就像是一张沉重的大网,压得她无法呼吸。一时间,她只能惶恐的将身子后缩着,最终求助的扯了扯容凰的衣袖:

    “少爷,我们不要买了好不好?这条手链真的太贵了,况且对我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如果少爷觉得,一掷千金也不会心疼的话,你就去做慈善好不好!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是没有饭吃,也没有衣服穿的,他们才是更需要帮助的人啊……”

    容凰听了她的请求,面色凭空一冷:“凭什么?”

    “我自己的钱,要怎么花那是我的事。哪怕我一次全丢掉,那也是我开心!我乐意!我凭什么白白去送给其他人?”

    易昕微垂的目光清澈如水:“少爷是觉得,自己的快乐,比别人的生命更重要吗?”

    没有疾言厉色,也没有高尚的说教,但就是这么突然的,击中了内心深处。

    不知怎的,在她的质问下,容凰无端感到了几分羞惭。那仿佛是他这个坐拥金山的大少爷,在人格上,竟然还不如她一个平民小丫头。

    不过,这种羞愧,很快就化为了怒意。她以为自己是谁,她凭什么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他很想大骂她几句,但也许是害怕再看到她那过分纯净的目光,容凰硬生生收住了抱怨,改为在她的头顶用力一按。

    “哦我知道了,你就是在暗示我,多接济你这个穷人是不是?仆人,你这么贪心可是不好的。”

    易昕果然慌乱起来:“我不是……”而扳回一局的容凰,正心满意足的将店员递来的礼盒收起,冲着她得意一笑:“这条手链,我先替你保管。”

    ……

    两人继续在商场中闲逛着。容凰不时留意着两边的高级服装店,暗自琢磨着怎样为易昕搭配。有了刚才的经验,他倒不急着立刻买给她了。这丫头胆子太小,一次送她一套几百万的行头,恐怕会吓到她,还是慢慢来吧。

    至于易昕,她倒是时不时被模样可爱的毛绒玩具所吸引。抱起它们的时候,她的笑容灿烂得无拘无束。虽然容凰感到无法理解,但在他提议,为她把所有玩具都买回去的时候,她却还是拒绝了,并且自此就乖乖的紧跟在他身边,再也不东张西望了。

    真是的,喜欢这些小孩子的东西,她还很幼稚啊。

    容凰一手揣在衣袋里,这样想着。

    不过……倒也幼稚得可爱。

    ……

    即将走出商场的时候,两人看到了一个自制糖人的小店。

    这家店的经营模式有些特别,顾客可以选择现有的糖人,也可以自己用糖浆在纸板上画出图案,再经由店员的一系列加工程序,最终制成的,就是由客人自己设计的波板糖了。

    容凰瞟了一眼立在一旁的价位表,随口讥嘲道:“这个应该会合你的胃口。物美价廉么。”

    而当他一抬眼,看到的就是正兴奋得东看西看的易昕。

    “少爷,我们也来做一个好不好!”她双眼发亮,在他面前蹦蹦跳跳,像个要糖吃的小孩子。

    “你还真喜欢啊?”容凰一阵无奈。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生啊……对那些高级珠宝不动心,反倒尽对这种幼稚的东西有兴趣。

    “那好吧。”或许是难得见她在自己面前这么放松,容凰也不忍心让她失望,“我来画你,你来画我,然后我们交换着吃。”

    易昕一怔,神情看上去又有了几分局促:“还是自己画自己的吧……因为,如果我把少爷画丑了,你肯定又会骂我……”

    容凰又气又笑,在她头上推了一把:“在你眼里,主人是不是就那么不通情理啊?”见她委屈的揉着额头,一副小绵羊的娇弱状,忍不住又是一笑:“那说好了,做出来还是要给我吃啊。”

    易昕立刻开心的点了点头,又成了那个满足的小女孩。

    随后,在店员的简略指导下,两人手握着糖浆,各自认真的画了起来。

    画画这种事,容凰是早就学过的。那还是为了培养他的艺术细胞,在很小的时候,容天振就为他请来了顶级的美术大师授课。因此就算现在拿的是糖浆,仍是能将自己的q版造型画得栩栩如生。

    所谓q版,也是自异位面流传而来,是一种萌化的绘画流派。容凰选择这种画风,一方面是上手简便,此外,他觉得按照易昕这种小女生的个性,她绝对是会喜欢这种造型的。

    一边画着,他也会偷偷瞟向身边的易昕。她是那么全神贯注的画着,好像她现在不是在商场娱乐,而是在进行一项决定命运的考试。那份卖力劲儿,看得容凰都想笑。

    不过也许这就是她,做什么都会全力以赴的她。其实她一直都是在认真的对待着学习和生活,是自己蛮横的闯入,打乱了她正常的校园生活。不知怎的,这一刻容凰忽然有些心疼起她了。

    没有想到,只是花这么少的钱,竟然就可以让她那么开心。她的笑容真的很美,这种纯真自然的美,胜过他见过的任何一个贵族大小姐。

    渐渐的,她的画已经隐约成形。细看之下,那竟然是一个穿着华丽的粉色礼服,烫着金色卷发的公主。容凰仿佛发现了新大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公主梦”?

    “哦,原来你心里的自己就是这样的啊?”忽然响起的声音,令易昕的手猛地颤抖了一下。

    “要我说的话,分明就是这样的!”容凰忍着笑,用糖浆直接给她的画添上胡子。

    “那少爷就是这样的!”易昕不甘示弱,也给他的画捣起乱来。三笔两笔,就将那一个本来英俊潇洒的q版小男生,画成了一只卖萌的小猫。

    容凰真的笑了出来。难得看到她这么活泼,带她来这里,看来是来对了。

    一边作画,一边给对方捣乱,那时的他们都笑得很开心,引得路过的行人都停下脚步,朝他们投去羡慕的目光。各自感慨着,这可真是一对甜蜜的小情侣啊。

    折腾了大约半个时辰,两人的画稿,终于被制作出了成品。而店老板也紧跟着提议道:

    “两位客人,本店还有个纪念环节。可以把你们画出来的头像,制作成钥匙扣,这样你们就可以一直保管了。不过需要一点时间,两位愿意等吗?”

    容凰很快的答应道:“那给我做一个吧。”难得有了第一件和她在一起的纪念品。

    易昕摇了摇头:“我就不要了……让别人看到的话,好丢人的。”

    把自己画成公主,这种事无论怎么想,都还是太自恋了啊……

    容凰看出了她的心思,暗自一笑,直接拿过她的样板丢了过去:“照这样也做一个。”

    “收在我这里,以后这就当你的身份牌了。”

    易昕轻声自语:“我怎么觉得……有种狗牌的感觉……”

    容凰大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仆人真乖!”

    ……

    带上完工的钥匙扣,两人一路吃着各自造型的糖,一起走出了商场。

    “想不到,你这些平民的乐趣,倒也没有那么糟糕啊。”容凰淡淡开口。这还是他第一次去玩这种小儿科的东西,也是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并不需要多么高额的消费,也可以活得有滋有味。

    易昕这时仍然沉浸在久违的欢乐中,答起话来也是轻快许多,笑语如银铃作响:“对啊,只要你愿意去发现,其实生活中有很多风景等待着你去探索的!”

    “那,你愿意陪我一起去发现么?”容凰停下了脚步,认真的凝视着她。

    “有你的地方,就是最美的风景。”

    易昕惊呆了,睫毛轻轻扑闪着,望着对面的那个人,那个眼里只看着自己的人……

    到底是怎么了?这类似告白一样的话……

    不,他只是在耍自己吧,就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如果我当真了,他就会开始戏弄我。不行,绝对不能再掉进陷阱里……

    但是,心脏跳得好快啊……

    正在这有些暧昧,有些尴尬的气氛中,一旁忽然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干咳声。

    “好心的先生,小姐,给我一点钱吧,我已经几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一只缺了几个豁口的破碗被递到眼前,一个衣衫褴褛,白发苍苍的老乞丐,正用哀求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易昕心生怜悯,轻轻拉了拉容凰的衣袖,恳求道:“少爷……”

    容凰不屑的扫了那老乞丐一眼,冷哼道:“你还要给他钱?你知不知道他可能比你都有钱?”

    据说,有人白天乞讨,晚上却住着豪宅;有人你初见他时是身有残疾,但在城管到来后,他却能迅速把断腿接上,跑得比运动员都快。

    或许就是这样的骗子太多,很多原本怀着同情心的人,也不愿再轻易的施舍乞丐了。

    易昕的神色却依然坚定:“可是,我不想为了提防骗子,就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受苦。”

    她的眼中,又恢复了那种如水般的清澈,认真的望着容凰:“少爷,这个钱就算是我向你借的,好不好?”

    容凰有些无奈的扫了她一眼,这种事要是放在以前,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绝对!

    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魔晶石,“咕咚”一声,扔进了那老乞丐的破碗里。

    “好是好,我就怕你欠我的越来越多,将来就只能用一生来还我了。”

    啊,他又来了……易昕再次羞红了脸。

    一旁的老乞丐感激得不住点头:“谢谢,谢谢,上天会保佑你们的!”只是在目光掠过容凰时,他苍老的眼中,忽然划过了一道异样的精芒。

    ……

    这不过是一段小插曲,两人很快也就都忘了。一起向停车场走去的时候,容凰回想这几个时辰的经历,越来越觉得,身边这个小女生实在是很可爱。

    不远处刚好有一家豪华酒楼,容凰暗自点头。心想这段时间也把她整够了,明天是时候带她好好去吃一顿了。但愿到时候,还能看到她这么开心。

    “对了,”心里始终有一层阴影挥之不去,容凰又似有意,似无意的询问道,“容霄……最近怎么样了啊?”

    易昕一怔:“少爷你……怎么会问起他?”

    她知道少爷不喜欢容霄,所以为了避免惹他生气,她从来都不敢在他面前提起他。

    容凰故作无谓,淡淡道:“没什么,挺久没见他了,竟然有点想。我知道他是去参加天宫门考核了是吧。”

    易昕的目光由惊愕,很快就化为了一片纯粹的喜悦,开心的点了点头:“少爷,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在易昕的示意下,容凰开着车,带她来到了学院附近的一条街道。

    将车停在路边,两人走出一段路,就见到繁华的长街对面,一幢高大的商厦前,固定着一块巨大的屏幕,放映着天宫门考核的实况转播。马路两侧,此时正有不少人在驻足围观。

    随着考核进入决赛,这里白天放现场直播,到了下午,则会回放一些考核中的精彩画面。

    此时画面中出现的,正是容霄那一场压制百兽宗的群战。

    易昕痴迷的望着屏幕,轻声道:“我每天放学,都会来这边看实况转播。他在群战的表现,真的很帅气,我想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懂得欣赏他的!”

    她沉浸在单纯的喜悦中,却没有注意到,在她背后的容凰,脸色已经越来越黑。

    果然,你还是忘不了他。

    只有提到他才能让你欢喜。

    你真是个没心的女人。

    容凰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恨意,再也克制不住,猛然抬手,朝着易昕的后背狠狠推了过去。

    毫无防备的易昕,在这股突然的力道下,只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当场就朝着马路中间跌了出去。

    风驰电掣的车群,对着她呼啸而来。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过——

    “没长眼睛啊?”驾驶着摩轮机车的车手,回过头对她破口大骂。

    “对不起对不起……”惊魂未定的易昕连忙道歉,转过头时,就看到容凰已经上了跑车,绝尘而去。

    手臂被擦破皮的伤口仍在隐隐作痛。但易昕更多所感到的,却是一种难言的恐惧。

    少爷他刚才……是真的想杀了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