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9章 短暂温馨
    刚才说话的女生,易昕知道她名叫杨露娜,也是一位顶级财团的大小姐,在学院里就是级花般的存在。并且是容凰入校后,他身边传得沸沸扬扬的绯闻女友之一。

    据说,他们两个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在舞会上认识了,这么多年,两家都一直保持着生意伙伴的关系。将来若要联姻,也正是门当户对。

    见她这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易昕自有几分胆怯,埋下头不敢看她的眼睛,实话实说道:“不是……你误会了。是因为……我之前欠了少爷的钱,他说要我做他的仆人来抵债,所以我现在,只是在为少爷打工而已……”

    杨露娜冷哼一声:“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转向容凰时,又换上了一副娇媚的笑容,故意拖长声调道:“少爷,你听到没有?她说都是你让她来的呢——”

    易昕此时也求助般的望向容凰,如果他可以好好解释一下的话,大家一定会相信他的……

    容凰却对她的焦急视而不见,环视全场,露出了颠倒众生的完美微笑。

    “虽然我能理解这位同学喜欢我的心情,但是如果为此影响到其他同学,这会让我很困扰的。”

    “不过,也希望大家对她多一点宽容,每个人都有勇敢追求爱情的权利。”说着,他向易昕认真的一点头,“而且这段时间,她真的为我做了很多,我是应该向她道谢的。”

    容凰话音刚落,四周就响起了一片称赞声,大都是夸他有风度,有礼貌,“对平民也不摆架子”。只苦了易昕,在他这番“颠倒黑白”的发言中,怔得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

    这时,挤在人群中的几个男生似乎认出了她的身份,也开始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那个不是易昕吗?开学典礼的时候和少爷一起发言的那个?听说是门门都考第一的大学霸,怎么也这么奔放?”

    “这就落伍了吧!怎么着,学霸就不是女生了?学霸就不能花痴了?而且不是有句话说吗,表面越是闷的,其实内心就越是狂野啊?”

    而后,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爆发出了一阵猥琐的笑声。

    嘲笑声,鄙夷声,不间断的向她砸落了下来。易昕能感到双颊滚烫的热度,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有条地缝可以让她钻进去。

    好丢人……真的,好丢人……

    好像整所学院,都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地……

    ……

    那天放学后,易昕一个人沉默着走得飞快。

    或许是白天留下的后遗症,即使是走在大街上,她似乎仍能感到,身边不时有穿着制服的学生,指着她窃窃私语,掩嘴偷笑。

    即将转过一条路口时,忽然,一辆豪华跑车如电光划过,稳稳的停在了她身边。

    墨色的车窗被摇下,容凰在车内打量着她。

    “你生气了?”

    “今天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我也是为了要在其他人面前保持形象而已。”

    易昕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苦涩的收回视线。她依然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双眼漠然的平视前方,轻声道:“既然跟我这种平民接近,会有损你高贵的形象,那咱们还是尽量不要再接触了吧。”

    容凰也放慢了车速,在她身边同步行驶着,说出来的话,仍能随着微风飘到她的耳中。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女生的嫉妒心有多重,如果说出我们的真实关系的话,我怕她们会伤害你。我只是想要保护你……也许我用错了方式。”

    易昕心中猛然一跳。尽管她知道,容凰的话是不能相信的,他短暂的甜言蜜语,不过都是为了把自己推入深渊的前奏。但是,当一个开着豪车,风度翩翩,容颜绝世的贵公子,温柔的对你说着意有所指的情话时,如易昕这般全无恋爱经验的小女生,仍是忍不住的慌乱起来。

    容凰观察着她的表情,见她的眉宇间已是稍稍舒展,下一句话便又恢复了一贯的霸道:“为了补偿你,上车。”

    易昕有些不知所措,依旧木立未动。容凰了然的垂下视线,拉稳刹车后,主动开门下车,为易昕打开了后排的车门,并朝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难得少爷第一次这样放低姿态,易昕心里就算有委屈也消了。她轻咬着嘴唇,弯下腰坐进了车内。

    这不是她第一次坐少爷的车。只是每一次坐,总能令她惊叹不已。

    咖啡色的真皮座椅非常柔软,简直比自己家的床铺还要软上几分。车里开着恰到好处的冷气,舒缓着傍晚的炎热。优美的乐曲声,在车内缓缓飘荡,营造出一种贵族舞会般的高雅气氛。

    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外界匆匆行走的路人。和跑车的速度相比,那些人流与景物都只是一掠而过,如同穿梭在时光中的剪影。

    现在的科技水平真的发达了。易昕默默的感叹着,只是坐在这样一间小房子里——是的,车里的空间简直比她的房间都大——就可以轻易的移动到任何地方。这样的交通工具,就是最近几个月才流行起来的,要知道就在今年年初,仍有很多地方的人们,出行时只能借助老旧的马车啊!

    容凰的驾驶技术很好,即使车速很快,却仍能开得平平稳稳,从不会让易昕有任何不适感。虽然起初,他是想让她坐在副驾驶,也就是他身边的位置,但易昕实在不习惯两人太过接近,好在容凰也没有勉强她。

    大约只过了一刻钟左右,跑车就在一家大型商场前停了下来。

    商场内部,分布着一家家的小店,分别经营着服装、化妆品、珠宝首饰等等,店名大都是直接亮出了各种国际知名品牌。店内能看到不少穿着时尚的女客,正兴奋的和店员交流着。

    不过,易昕就是有钱人最讨厌的那种,“你跟她炫富,她都听不懂”的人。虽然这些品牌确实琳琅满目,但她根本就不了解它们有哪些渊源。她更没办法听到一个品牌,就迅速代换出一串实际的数字。她的眼光,仍然是和徐雯雯逛小地摊时的“穷人眼光”。

    “现在就跟你说了吧。”容凰淡淡的开口了,“其实,是我想买礼物送给一个女生,但是我不知道女生喜欢什么。所以,想请你帮我参谋一下。”

    “是杨露娜吗?”易昕轻声问道。

    容凰忽然感到心情很好,嘴角扯起了一道完美的弧度:“你吃醋了?”

    易昕慌得连忙摇头:“我只是觉得,既然要送礼物,就应该投其所好。你最好是先了解一下,她本人比较喜欢什么东西,然后有选择性的去挑,这样会比较好吧。”

    容凰眉头一皱,不知怎的,他又有了些微妙的不爽。易昕那副急于撇清的口气,就好像……她真的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

    “那如果我就是送给你呢?”容凰站定了脚步,富有压迫性的直视着她,“我现在就在问你,如果是你,逢年过节,或者是生日的时候,你会最希望收到什么礼物?”

    易昕一怔:“我……?”很明显没有收过多少礼物的她,认真的思索了一番,才道:“一条祝福短讯就好了吧。或者,如果能送给我一张漂亮的贺卡,贺卡里写上几句心里话,我就会很高兴了。”

    容凰都给她气乐了,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我的仆人真是好养活。”

    “不过都说了,今天就是给你买的道歉礼物,你放开了选。”说着,他就近拉她进了一家饰品店。

    易昕吓得紧缩在他身边,连声道:“如果要道歉的话,我现在接受就好了啊,不需要那么正式的……”

    “你怎么这么啰嗦!”容凰一阵不爽,看到她这副胆怯的样子,忽然灵机一动,提高声音道:“你不选的话,我就直接把这家店买下来。到时候就是你害这个老板失业的啊。”

    一旁的老板吓了一跳,见容凰这副打扮,一看就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多半是真有这个能力的。他们小情侣吵架,却要连累自己这家店,可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此时也唯有好声好气的劝道:

    “姑娘啊,你就赶紧选吧。你看你男友对你这么好,你还挑剔什么呢?”

    易昕慌道:“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唯恐自己说不清楚,弱弱的拉了拉容凰的衣袖,想等他来解释。

    但容凰却偏是一句话都不说,看他的表情,好像还乐在其中。易昕虽然不解,但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她也只好低下头走进店内,默默的选了起来。

    “那……就这个吧。”

    容凰一抬眼,看到易昕手里拿的,就是黑不溜秋一个发带,不由皱眉:“为什么是这个?”

    易昕在他的逼视下,软弱的缩了缩脑袋:“因为……这个最便宜啊。”

    一旁的标签上,果然端端正正的标注着:1.00。

    一块灵石,对容凰而言,就是提到这个数都让他觉得是侮辱。现在看到易昕一本正经要为他省钱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说你不要让别人觉得,好像本少爷就这么穷酸好不好?”

    “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这家店的东西都太便宜了。”他不由分说的拉住她,“走走,我们换一家。”

    看着这对爱赌气的“小情侣”终于走了,柜台后的老板悄悄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容凰带着易昕,直接进了一家“精品珠宝店”。

    易昕看着那大片闪烁的金银水钻,紧张得连路都快不会走了。

    “我……我就随便看看。”

    这里的商品真是太可怕了……贵得让她闻所未闻。随便一个不起眼的小坠子,竟然都是成千上万。这万一碰坏一件,就是把她家房子卖了,也赔不起啊!

    同样的,她的目光根本不敢在货架上过多停留。如果她对哪件饰品多看了一眼,容凰就以为是她喜欢,然后毫不犹豫的买下来……那样的话,她会哭的!

    容凰很快就注意到了她的局促,对这个胆怯小女生的心思,他还算是有所了解的。

    “你先看着,我出去接个传讯。”

    拿起玉简,他就快步走出了店门。

    只有自己不在场,她才能没有顾虑,安心的去看她喜欢的首饰。

    容凰走后,易昕确实是放松了很多。带着纯粹的欣赏眼光,她开始在殿内徘徊了起来。

    不一会儿,她的目光就停在了一串手链上。

    那条手链是一种完美的纯银色,一环一环的翻卷出许多层链子。每一条都是璀璨夺目,全部由精致的钻石拼接而成,正中还有一颗颗或粉红,或宝蓝的心形挂坠,有着迷离而梦幻般的美。

    易昕看得入了迷。平心而论,又有哪个女生是不喜欢饰品的呢?虽然她平时从来不打扮,但每次陪着徐雯雯逛街的时候,她还是会对那些首饰认真的看上几眼,它们……是真的可以让女孩子漂亮到发光的东西呢!

    “你喜欢这个?”就在易昕出神时,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道清冷的询问。

    “啊,不喜欢,不喜欢……”易昕下意识的分辨。但容凰已经直接将手链扯了下来,丢到了一旁的柜台上。

    “这条手链,我要了。”

    刚才他已经观察了很久,这丫头就是对这条手链看得最久。送给她不会错了!

    “哎呀这位先生,你可真有眼光……”那店员立刻不停口的称赞起来。

    易昕这时才注意到手链旁的标签,这一看,她不由脱口惊呼起来:“天哪,为什么一条手链就要30万啊!这不是……”

    这不是抢钱吗?!

    之前徐雯雯在地摊上也买过一条手链,外表看上去和这个差不多,但就只要10块灵石啊!

    容凰略一皱眉。跟在他身边的女伴,这么没见识的为“东西太贵”而大呼小叫,这还是头一次。

    “来,帮我试试。”容凰不顾易昕正骇得面无人色,一把扯起她的手腕,认真的为她戴上手链。他戴得很仔细,霸道的外表下,却暗藏着不为人知的温柔,仿佛是生怕碰痛了她。

    但这个时候,易昕确实已经被吓呆了。还顾得上什么小小的甜蜜,她现在所感受到的,全部都是“大大的惊吓”啊!

    天哪,她觉得她的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她的手上,现在竟然正戴着30万的手链,那可是30万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