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8章 专属仆人
    随着凶手的真面目被揭开,擂台刺杀事件,终于是暂时告一段落。

    本次的受害者顾铭栩,也宽宏大量的原谅了施亚。另外,在多方的调解下,天圣皇室也表示不会再追究他的责任。但,有关那个老乞丐,及其背后的神秘组织,他们则是一定会不遗余力的追查下去。

    不管他们有任何目的,只要他们的行为已经危害到了国家,就绝对不能姑息!

    在这次调查中,立下功劳的众人,各自得到了丰厚的积分奖励。于是一切皆大欢喜的落下了帷幕,天宫门的决赛,也得以继续进行。

    然而,新的太阳依旧在升起。世界的角角落落,却并不是每一段人生都那么美满。

    ……

    自从那场突兀的拜访后,易昕就开始了她“专属仆人”的悲惨生活。

    每天刚刚一下课,她就会准时收到容凰的短讯。玉简的震动,几乎总是和下课的铃声同步响起。

    “亲爱的仆人,下课了吗?”

    随着短讯附带的,总会有一连串乱七八糟的命令。

    易昕总觉得,他是不是根本就不听课,专门想着怎么给自己找活干啊?

    除了满学院的替他跑腿之外,她还要担当起为他送教科书的任务。

    容凰来上课,竟然连书都不带。每天需要用什么书,就一条短讯支使着她送过来。或许这是他故意为之,又或许他根本就带了书,只是想要享受使唤她的乐趣而已。

    更令易昕吐血的是,他们两个的教室并不在一层楼。为了给他送东西,易昕不得不整天楼上楼下的跑,如果再被他拖住说一会儿话,她就得踩着上课铃回教室。照这么下去,她根本就没有机会休息,也没办法做功课,她的时间,全部都要围着那个霸道的少爷转。

    每到容凰打篮球的时候,那是一定要叫上她的。每一次她必须穿过那些围堵的女生群,为他擦汗送水,其他人的眼光和起哄声总能让她无地自容。

    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他的一个小迷妹一样,而且还是不择手段来接近偶像的那一种。

    人多的时候,容凰从来都不会跟她说笑,对待她的态度,礼貌而疏离,和对其他女生并没有什么两样。也许,他就是希望别人误会他们的关系,他就是想要……借此来羞辱自己。

    时间一长,他身边的几个兄弟都眼熟她了。他们会大笑着对她吹口哨,会故意来开她和容凰的玩笑。疲于应对的她,总能被他们逗得面红耳赤。而越是如此,那帮人就越是喜欢闹她,易昕有时暗自想来,难道欺负弱者,果真是会有瘾的吗?

    她还记得,那天在家里,容凰是以怎样一副有恃无恐的态度,向她说着这些话的。

    “你的家人很喜欢我,所以如果我突然不来了,他们一定会认为是你得罪了我的。”

    “我不是早就已经得罪你了吗?”易昕软弱的望着他,“所以你才会一直这么整我啊……”

    容凰狡黠的一笑:“原来昕昕也知道自己得罪了我啊。”

    他抬起手,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那就要好好努力,争取早点让我消气啊。”

    其实,容凰为什么会对她有这么大的不满,易昕大概也猜得到。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看出来,这位被所有人称赞着温文恭谨的少爷,本质上就是一个非常唯我独尊的人。他不能接受任何一点忤逆,也不能容忍别人抢走自己的风头。

    进入天圣之后,所有人都说,他和容霄在学院平分半壁江山,想必就是这一点,让他愤怒,让他对容霄记恨。因为在他的人生观中,天圣第一人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他自己。

    而自己,只是因为和容霄走得近,所以不幸的成为了他发泄的棋子。他百般恶整自己,就是想要向容霄报复。尽管他正在报复的那个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挑衅。

    很幼稚啊,就像小孩子赌气呢……易昕有时也会暗自无奈。不过,一位被娇惯了这么多年的少爷,没人教过他正确的处世方式,或许也是情有可原的。好在,现在容霄已经离开了学院,没有人会再和他竞争,等他再发泄一段时间,多半也就自己厌了吧。

    自从容霄去参加考核后,易昕每天都会在报纸和实况转播中关注着他,也会为他点点滴滴的成就而欣慰。只是,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易昕不知道,容霄是不是已经忘记了自己,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后的人生,是不是再也不会和他有关联。所以,如果容凰的报复,是将她视为“容霄的替代品”,至少让他知道,有一个人曾经将他们看成一对,这也是让她欢喜的。

    这份欢喜,令容凰的种种折磨,好像都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不过,有一句话,他的确是没有说错。

    那就是,自己的父母确实很喜欢他。

    那天拜访过后,他主动和自己的父母交换了联络方式。并且时不时的,他就会发来短讯,彬彬有礼的问候着他们。

    一旦容凰持续几天没有问候,父母就会紧张起来,追问自己是不是得罪了少爷。

    易昕有苦说不出。很多次她都想反问,既然不联系你们的是少爷,他的原因为什么要来问我?难道你们不应该直接去问他吗?但一想到若是这样说了,又不知要挨怎样的教训,她也只能一次次的答应着,会向少爷道歉,会和他好好相处。

    如果说这一切易昕都忍了,但换来的,却是容凰的变本加厉。

    这天中午,他忽然在食堂门口截住了她,然后二话不说,就开车带她去了学院附近的一家快餐店。

    “喜欢吃什么,你随便点。”他主动把菜单推到她面前,向她露出亲切的笑容。

    易昕来过这家快餐店,知道这里的规矩就是先付账,后上餐,这才稍微放下心的看起了菜单。

    前几天容凰也说请她吃饭,而且大模大样的叫上了一桌子的菜。等他们吃完,服务生来收账的时候,容凰却说,自己没有带钱。然后笑吟吟的看向她,示意由她结账。

    那次易昕都快急哭了,翻遍了身上所有的钱,大概也只够买这里的餐巾纸。再想到以这家酒楼的消费档次,她恐怕会被迫留下来洗盘子抵债……更可怕的是,服务生却板着脸说,这里不缺人,也不招实习生。并且已经拿出玉简,一副要当场报官的姿态。

    直到最后,容凰才悠闲的拿出一张魔晶卡,甩给服务生替她结了账。而这笔钱,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是他借给她,她必须更加卖力的干活抵债。

    吃一堑长一智,自此易昕就留了个心眼。如果是先上菜再结账的餐馆,或者是那种跟她属于不同世界的高档酒楼,她都是绝对不会跟容凰进去的!

    “唔……原来少爷也会喜欢这种平价食品啊。”一边看着菜单,易昕也有些诧异的小声嘀咕着。她确实很难想象,身为世界级贵族的少爷,在这里吃着简易快餐的样子。

    “我从来不去学院食堂。”容凰一手轻支着椅背,默默的叹了口气,“以我的身份,去那边一定会引起轰动的。到时候被一群女生围着,肯定就吃不上饭了。做名人也有做名人的烦恼,你说对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中升起了一层忧伤的雾气,搭配上那副绝美的容颜,令人不自禁的心生同情。

    “嗯……那样确实是很可怜啊。”易昕赞同的点了点头。一时倒有些为先前对他的猜忌而自责起来。或许少爷也只是想要好好的吃一顿饭吧!

    这样想来,虽然自己没有名气,没有成群结队的崇拜者;虽然被父母管头管脚,生活中没有多少乐趣可言,但是她却可以随意的和姐妹逛街吃饭,不用遮遮掩掩,不开心的时候也可以躲起来哭一场。和那些荣光万丈的大名人相比,其实她已经很自由了。

    “因为之前那件事,我现在没有太多零用钱,不能天天吃豪华酒楼,所以要委屈你陪我一起吃快餐了。”容凰收敛了愁容,温柔的展颜一笑,“不过点餐你随意一点就好,挑你喜欢吃的,不用帮我省钱,这里的东西我还是点得起的。”

    “对不起……”想到他被扣零花钱是因自己而起,易昕真心实意的向他道歉。其实仔细想想,少爷虽然性格恶劣了一点,但并不是坏人。如果今后他不再整自己的话,能和他做个朋友,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带着对他的友好和歉意,易昕认真的点了几份小吃。这些都是她经常会在这家餐馆吃的,虽然便宜,但口味非常不错,她是真诚的想推荐给少爷试试。

    餐食很快就被送了上来。易昕拿起餐巾纸擦净了手,刚想去拿边角的一个三明治,却被容凰抬手拦下。

    这一刻的他,又恢复了招牌式的坏笑。

    “仆人,你怎么这么没规矩。主人还没吃完,你怎么能抢先吃呢。”

    “作为仆人,就是要每顿吃主人吃剩下的,这样才显得你尊敬主人。”

    说完,他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他吃东西的样子确实很优雅,不愧是顶级的贵族。就算只是在吃着廉价的快餐,也能吃出一种豪华晚宴的尊崇感。

    但,就算他吃得再好看,也不可能为自己解饿啊!

    因为他现在吃的,全是自己最喜欢吃的,这样一来,易昕感受到的,也就是一种加倍的饥饿了。

    她算是终于明白,容凰为什么会那么大方的让她点餐了。这位少爷整人的手段,还真是365天不重样啊!

    很快,她的肚子就咕咕的叫了起来,胃部也伴随着一阵绞痛。易昕默默的按住肚子,同时将背包紧紧抱在了身前,遮掩着腹部可能的异响。

    她很想用自己的钱去餐台另买一份,但她知道如果她这样做了,一计不成的少爷,一定又会有新花样的。始终,她都是玩不过他的。

    在这样煎熬的等待中,她终于撑过了这最漫长的一顿饭。

    “我吃完了。”容凰把餐盘推到她面前,“仆人你看我对你好吧,现在剩下的全是你的了。”

    餐盘中确实还剩着很多食物,但这些食物,每一份都只有一半!

    “我……”易昕想说,这样太不卫生了,我吃不下去。但看到容凰的眼神,她只能软弱的改了口:“我肚子不饿,不吃了。”

    容凰的目光略微波动了一下,但很快,他就重新露出笑容,重重摸了摸易昕的头。

    “我的仆人很坚强,少吃几顿也饿不死的。那咱们回去?”

    易昕还坐在座位上没动,她想的是,等他走了,自己就再去买一份。

    “怎么,再不回去,下午的课就来不及上了。”容凰扫视着她,而后似是想到什么,重新恶趣味的坐了下来,调侃的向她笑着,“如果大学霸想逃课的话,那我倒是不介意陪你啊。”

    易昕默默的抱紧了怀里的包:“算了……回去吧。”

    那天下午,她一直都很饿,课都没能听进多少,到最后饿得头都有些发晕。多亏徐雯雯注意到了她的异常,一听说她中午没吃好,主动支援了她一个面包。

    为免今后少爷还会用这招来整自己,易昕开始养成了带些小点心上学的习惯。但没过几天,父母就开始骂她:“中午的饭不好好吃,天天吃这些没营养的!”

    ……

    这一天,容凰又发来了传讯。他们班下一节是活动课,让她提前送一筐篮球上来。

    易昕专程跑到操场上的器材室,借到了一筐篮球,再满头大汗的奔上楼,送到了他的教室。还没等喘一口气,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道尖锐的讥讽。

    “你够了吧?为了追求少爷,每天一下课就往我们教室跑,一个女生,能不能别这么没皮没脸的?”

    站在教室门口的,是一个烫着蓬松的卷发,穿着性感,容貌精致漂亮的女生,此时正用鄙夷的目光斜睨着她,完全就把她当成了一个疯狂的花痴。

    容凰也站在她的身旁。他本来是出来拿篮球的,忽然闹这么一出,他却没有任何要为易昕解围的意思。依旧是那样好整以暇的端着造型,嘴角挂着淡淡的戏谑笑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