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7章 老乞丐
    施亚随着那神秘老者,一起走进了一条偏僻小巷。

    这时他也看到,那老者袖袍下的左手中,正紧握着一只露出几个豁口的破碗。看上去,就像是街边常见的老乞丐。

    两人一直走到矮巷尽头,老者才站定了脚步。

    “年轻人,这件事一般来说,你的确是走投无路。但现在幸运的是,你遇到了我。”

    “怎么……”施亚听着他的语气,莫名的燃起了一股希望,“你们也是借钱的吗?利息……会比那边低吗?”

    老者神秘的一笑:“我们不要利息。”

    “我们甚至不需要你偿还本金。”

    施亚愣住了。如果最初他还为老者的话而欣喜,但无须偿还的借贷,怎么听也只是一个骗局。

    “这……是说要白给我一笔钱?可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啊!”

    老者听他所言,手拄着拐杖,身子微微颤动,发出一阵如乌鸦般嘶嘎难听的笑声。

    “呵呵呵,你也懂得这一句话,那就好说了。我们的确会给你一大笔钱,足够让你支付医药费,不过,那不是借给你,而是给你的酬劳。”

    “是给你,为我们杀人的酬劳。”

    如同晴天霹雳,施亚瞬间脸色刷白。

    “杀……杀人?这怎么行?我从来没有杀过人啊!不……不是这个问题,是我不可以杀人啊!”

    “有什么不可以?”老者咄咄逼人的向他迈近了一步,“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如果他不死,就是你的家人死。你要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让你的家人去死吗?”

    “可是……”施亚手足无措,“这……还是不可以的,能不能换个条件?”

    对于一个遵纪守法的优等生,他一直觉得那些杀人害命的事,是离自己很遥远的。现在突然有一个人,轻描淡写的说,让自己去为他们杀人……他说出“杀人”的语气,平淡得就好像只是喝了一口凉水……施亚背脊发凉,自己到底是无意中遇上什么人了?他们不会是一个大型的犯罪团伙吧?

    老者看着他恐惧的表情,就好像在欣赏着一出十分精彩的滑稽戏。他咧了咧嘴,露出一口略微泛黄的牙齿,笑容阴森得犹如流淌着毒药。

    “你自己考虑一下吧。如果想好了,晚上可以来这里找我。如果你不来,我就当你拒绝了。”

    “总之你记住,”他再次靠近了施亚,“我们既然出得起钱,就不会找不到肯做事的人。我们并不是非你不可,但你,却是非我们不可。”

    ……

    那最后一句话,一直回荡在施亚脑中。

    的确,现在别无选择的并不是他们,而是自己。

    但是,只要还有一点机会,他都绝对不愿意去杀人!如果杀了人,他就会成为罪犯,什么前途,什么希望,就全都完了!如果非要他杀人,他宁可回去借高利贷!可是……

    带着纷乱的思绪,施亚一直在那条街上转了很久。

    直到夜幕降临,也是他真正意识到,不会再有如童话般的转机时,他才狼狈的回到了医馆。

    刚一踏进大门,他就看到几个医护人员推着担架车,正在长廊中奔前跑后。而他的父母,也正躺在其中的两具担架车上!

    “你们在干什么?”施亚连忙奔了过去,焦急的喊着。

    站在那具担架车旁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护士长。发髻高高盘起,化着一副一看就令人感到刻薄的妆容。眉毛高挑,嘴唇鲜红,面部白得就像是用油漆粉刷过一遍。看到施亚,她抿了抿薄唇,捧着记录册走了过来。

    “你回来正好,万海财团的董事长生了急病,需要住院治疗。现在万海已经把整间医馆都包下来了,因为他们董事长不喜欢看到闲杂人等。你也赶紧带着你的家人走吧。”

    施亚这些天虽然看尽了别人的冷眼,但医馆的公开驱逐,仍是令他额头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这……这不是欺负人吗?现在这黑灯瞎火的,让我们往哪去啊?”

    看着那护士长高高在上的姿态,施亚的身子又矮了下去。他知道,自己手里没有钱,所以,他也没有肆意宣泄怒火的资本。

    “拜托……”施亚低下头,苦苦的恳求着,“拜托你们……我现在确实手头很紧,但是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医药费交上的,求求你们不要赶我们走……”

    那护士长连正眼都懒得看他,留给他的只有一道冷漠的扫视。那份毫不掩饰的鄙夷,好像在看一个乞丐。

    “你不是连床位费都还没交吗?那后续的费用你就更交不起了,我们这里用的可都是上等的好药!再做一个全身检查,还有什么杂七杂八的费用,我也就不详细跟你算了。总之你赶紧走吧,别在我们这儿浪费时间了,随便找个小诊所,是死是活就凑合着吧,啊。”

    施亚还想再求,那护士长却是忽然上下扫了他两眼:“哎,你还是个学生吧?”

    施亚听她语气转变,只当她是有意宽限自己,连忙点头。谁知得到的就是一声更轻蔑的嘲笑:“那就是连基本收入都没有,你拿什么凑钱?”

    一旁的担架车上,施亚的父母全身插满了管子。而那些医护人员,则是动作粗暴的拆除着医疗设备。即使是在无意识中,两位老人也发出了不适的低哼。

    那护士长却是早已别过头,自顾自的修剪起了指甲。红唇如血,指甲更是鲜红,点点滴滴的血珠,仿佛随时都会满溢出来。

    是啊,她,还有这家医馆,他们堂而皇之的吃过多少人,断绝过多少病人的生机。他们身上……的确是沾过了数不尽的鲜血!

    施亚又气又急,连嗓子都破了音,连道:“我……我很快就要参加天宫门的考核了!等过几年,收入一定不成问题的……”

    那护士长冷笑一声,嫌弃的瞥他一眼:“等你能考上再说吧。”

    这句话,就像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了他脸上。

    没人在乎他的志向,没人愿意给他时间。只要他现在拿不出钱,他就是一个废物。

    同样是命,难道穷人的命,就比有钱人的命低贱吗?那个万海财团的董事长,他可以仅仅因为“不想看到闲杂人等”,就财大气粗的包下整间医馆。而他们这些穷人,就连一张床位,连一个容身之处都没有……

    同样是活着,为什么他就要活得那么卑贱?

    不,更荒谬的是,他为什么要用自己这条贱命,去保护那些坐拥金山银山的富人的命?如果他们的命,可以让自己渡过难关,那就让他们死吧……到了阴曹地府,再看看这些富人,是不是仍然高人一等?

    短短片刻,施亚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见那护士长转身要走,施亚沉声喝道:“等等!”

    “你不就是要钱吗?好,我今天晚上就把钱交齐!你等我一下!”

    ……

    他还是回到了那条小巷。

    回到了这个,他以为自己不会再回来的地方。

    一路奔过街道,天空中不知何时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洒而下,施亚也被淋了个透湿。好在当他赶到小巷内的时候,这里有着一整排高高低低的屋檐,可以暂时遮挡风雨。

    那老者果然如约等在那里。看到他时,眼中不易察觉的闪过了一道精光。收起面前乞讨的破碗,拄着拐杖慢吞吞的走到了他身前。

    “你终于来了。”

    “怎么,都想清楚了?”

    施亚咬着牙,重重一点头:“除了我自己,没人会在乎我们全家的死活。”

    如果要杀的,就是那些冷漠的人,我又何苦为了保全他们,断了自己的活路?

    逆境会使人成长。只是,却并不一定是好的成长。

    老者听了他的答复,眼中倒是并无波澜。似乎施亚的选择,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就对了。年轻人,就是该多为自己考虑。”

    “你们要我杀什么人?”施亚并不想过多寒暄,当即直入主题。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赶紧拿钱回去,打那个狗眼看人低的护士长的脸!

    那老者倒也爽快,并未多卖关子,淡淡答道:“天圣国皇子,顾铭栩。”

    即使施亚早已有所准备,这时仍是大惊失色:“什么?天圣皇子?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如果杀了皇子,皇室能善罢甘休吗?到时候我和我家人的处境……”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做得天衣无缝了啊。”老者朝他森然一笑,打断了他一切的反驳。

    “天宫门考核的时候,将会有一个群战环节。我会让你和那位皇子分在同一组。到时候,你就在擂台上动手杀了他!”

    “放心,参赛的考生那么多,只要你谨慎一点,是没人会发现你的。”

    施亚双目闪动数次。或许是对这个社会的深切失望,让他已经不想再去分辨什么“皇子是无辜的”“他和我无冤无仇”一类的废话了。他的思考方式,也迅速从“不能杀”,变成了“怎样杀”。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

    施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冷漠得令人心惊。结束一条人命,对他好像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道德压力。如果让他以前在无涯的同学见了,绝对认不出,这就是曾经那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代表。

    “对方是皇子对吧,也就是说,从小受到的肯定是最好的培养。我肯定打不过他,那……我怎么杀得了他?”

    老者见他这样“识时务”,眼中掠过了一道满意的寒光。

    “组织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我们为你准备了这个。”

    他抬手一翻,递上了一个小瓷瓶。

    “这种毒药,见血封喉,一向是皇室成员最钟爱的。”

    施亚抬到一半的手,在半空中僵硬了一下。说到底,他果然还是害怕的。

    “你准备一把匕首,预先在刀锋涂上这种毒药,然后接近顾铭栩。”老者冷冷的说着,“只要能在他身上割出一道伤口,毒素就会立刻渗入他的全身血液。他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失去知觉,必死无疑。而你,会拿着我们的报酬,全身而退。”

    在施亚接过毒药后,老者再次抬手,这一次递出的,是厚厚一叠银票。

    天空中划过了一道雪亮的闪电,照亮了那大把的银票。上方鲜红的印章,红得仿佛也要滴出血来。

    “这是给你的定金,拿去付医药费足够了。等你成功刺杀了顾铭栩,我们会再给你一笔酬金。足够你们一家,一辈子衣食无忧。”

    “富贵险中求,年轻人,好好把握啊。”老者阴冷一笑,手掌却并未缩回,“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施亚怔怔的看着那些银票,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多钱。

    原来,钱可以来得这么容易,只要出卖自己的良心……

    不过,呵,良心竟然可以换钱,那么,比起一颗不能吃,不能用,关键时刻也不能救命的良心,还留着它干什么呢?

    这样想着,施亚也伸出了手,握上了那老者如干枯树皮般的手掌:“合作愉快。”

    那老者满意的一笑,不了,紧接着他的手上忽然加力,捏得施亚骨骼欲碎。

    “不过我要提醒你,这条路你既然走了,是福是祸就全由你一个人承担。不管到任何时候,都绝对不可以说出你和组织的关系。否则的话,我们可以要你全家生,也就可以要你全家死,你记清楚了——”

    雷光划破阴沉的天空,照亮了那张如鬼魅般的阴森面庞。

    ……

    “后面发生的事,你们就都清楚了。”

    施亚叹了口气。再回想起那时候的事,他觉得自己好像被鬼迷了心窍。那个为了金钱,可以毫不犹豫出卖灵魂的自己,实在是太可怕了……

    “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杀顾铭栩是么?”温智宸追问道。

    此前,唐暮在黑暗中与他交谈时,有意说出,下一次的任务还是刺杀顾铭栩。就是想要了解,施亚究竟是否知道内中隐情。

    “我也私下想过,”施亚咽了咽口水,“也许,他们只是想让国家大乱呢?因为,不是专门有那么一帮人,处心积虑就是想挑起战争吗?”

    很显然,他的确是不知道。线索到了这里,好像又断了。

    “听你的说法,我倒觉得他们是一早盯上你了。”这时,一旁的凤薄凉忽然开口了。

    “你想,他们要找人暗杀,不可能只是在大街上随便拉个人吧?否则的话,当时借高利贷的又不止你一个,为什么他们偏偏找上你?”

    这也一直是施亚的困惑,他的呼吸不由急促了起来。但是……为什么会是自己?

    “因为你符合他们的条件。”沈安彤也沉吟着开口了,“你是无涯的高材生,有过硬的实力和头脑,刚好家里又很穷。那么,只要设法,让你家陷入一次大危机,焦头烂额的你,就只能听凭他们摆布了。”

    “所以,你爹会受伤,多半也是他们做的手脚。”凤薄凉略一颔首,续道,“你不是说过,其他在场的工人都支支吾吾吗?也许实际上,他们知道什么,但却被那个组织的人,给了‘封口’的威胁。”

    “这……这是真的吗?”施亚脑中一片空白。他曾经觉得,家中突逢大难,那群人虽然只是利用自己,但他们毕竟还是帮了自己。谁想到……谁想到这竟然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为了逼自己入局的圈套?

    如果只是设计自己也就罢了,但他们,竟然把自己无辜的家人也牵扯进来……施亚狠狠握紧了拳头。那群丧心病狂的畜生,绝对不能放过!

    “你刚才还说,他们在考核之前,就说过会把你和顾铭栩分到同一组是不是?”温智宸又注意到了什么,“为什么他们能做到这一点?难道他们的手已经伸到天宫门了吗?”

    “事况紧急,我马上向拟定名单的小组询问一下。”大胡子考官此时也不敢怠慢,连忙开启视频通话,与身在另一个房间的考官们取得了联系。

    短暂的交流中,各位考官都回应称,分组过程中未有异常。只有一名考官在答话后,又急急的抢上前补充道:

    “我想起来了!拟定名单那天,我曾经在殿外看到过一个老乞丐。看他衣衫褴褛,我就出门给了他几块灵石。我离开值班室,一共就只有这点时间。难道……会和那个老乞丐有关?”

    “什么?老乞丐?”施亚忽然惊跳了起来,“那个跟我接头的人,也是一个老乞丐啊!”

    众人面面相觑,这神秘的老乞丐究竟是什么人?还有他背后那个谜团重重的组织,究竟又酝酿着怎样的阴谋?

    凶手的谜底解开了,但所牵引出的秘密,却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