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6章 齐心合力
    那一句毛骨悚然的“施亚同学”,令室内的气氛,在一瞬间就降入了冰点。

    施亚此刻全身发冷,不住颤抖。现在是他被关在了这个隔间里,那密闭的空间,既是他最后的保护,却也令他无路可逃。

    “啪嗒”一声,那是开关被按动的声音。

    灯,亮了。

    看着冷然站在前方的身影,施亚张口结舌:

    “你……你……唐暮?”

    天圣第一学霸的名头,他很早就听说过。单说培训期间,以及考核后作为室友的相处,他也一直都觉得,唐暮就是一个漠视身外之事,“自扫门前雪”的人,为什么他会参与进这件事里?

    还没等施亚理清思维,门外再次走进了几个人来。同寝室的温智宸,天圣校霸容霄,无涯校霸邬几圆,以及他的绯闻女友沈安彤。

    “你们为什么……?”施亚双眼圆瞪,又在某一瞬间,在他们的后方猛然定格。

    “简之恒,我就知道你们是一伙的!”

    “你误会了。”此时开口的竟然是唐暮。灯光之下,他的声音不再如前时那般冰冷,但却依旧透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倨傲,仿佛大局尽在掌握。

    “我早就注意到你有问题了。我也知道你背后另有人指使。所以我就利用着你急于接头的心态,布下了这个局。”

    施亚下意识攥紧了手中的玉简,吼道:“不……不可能!我和组织一直都是单线联络,在这里接头,是他们给我的指示……!”

    “那个组织早就已经放弃你了。”唐暮淡淡的打断了他,“用来和你联络的,也只是一个一次***器,过期自动作废。温智宸利用算学破解了那个服务器,接下来我们就采用相同的模拟信号,向你发送讯息。你后来接到的联络,还有你的打算,全部都在我们的计划之中。”

    施亚脑中一震,如五雷轰顶,默然片刻,喃喃自语道:“那……那也不对啊!那你为什么会知道组织的秘密?知道我的家人……”想到唐暮报出的那几个数字,他忽然紧张了起来,“我家人,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温智宸主动接过话头:“你应该感谢唐暮。他发现你有问题之后,让我来破解服务器,他自己就给大家安排任务。是邬几圆大哥联络了无涯的院长,调取了你的学籍信息,也一并查到了你家人的资料。”

    邬几圆一笑接道:“查到资料之后,也多亏了霄哥,利用天行的人脉,查到了你家人所在的医馆。”

    容霄继续道:“我的兄弟带人赶到的时候,刚好就发现了几个人鬼鬼祟祟,估计就是你说的组织,正在准备对你家人下手。好在我们的人去得及时,现在,我们已经报知天宫门,把你的家人保护起来了。”

    “对外就只说,他们是我的远房亲戚,”沈安彤做总结道,“知道我要参加考核,是来看我的。所以天宫门也给了他们最好的照顾。”

    一边说着,她抬起双臂,分别揽住了容霄和邬几圆,“这次的事呢,总之就是每个人都出了力,到时候说好,积分要平分的啊。”

    在得到两人肯定的示意后,沈安彤满足的笑了笑,轻轻一抬下巴:“至于简之恒,他之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不,现在还想着要讲道理来说服你呢。”

    容霄向身侧几人扫过一眼,又道:“凉子已经跟天宫门打过招呼了,就说我们已经找到了凶手,不过我们会说服他自首,希望他们网开一面。如果不是凉子的话比较有影响力,毕竟被刺杀的是天圣的皇子,恐怕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买我们的账。”

    几人一番话不间断的说来,听得施亚两眼发直。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竟然有人背着他做过了那么多。而就是一直以来,在人群中都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自己,竟然也值得有人为他做这么多!

    “你们……”施亚苦涩的干笑了几声,“我真不知道是该感谢你们,还是怨你们,设了这么大一个局来诓我跳……”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却又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抬起头,“不过,多亏有你们救了我的家人,我还是要谢谢你们。”

    唐暮简略一点头,目光一转,道:“这件事我们分工明确,不过我担心简之恒你太热心,会早早把我们的计划泄露出去,所以没有告诉你,希望你别介意。”

    简之恒过去与唐暮接触不多,没想到这位顶尖学霸,竟然会一本正经的来向自己道歉,难免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没事,能帮到施亚就好。就只是……”他的目光在唐暮和容霄之间转了转,“没能跟天圣两大名人合作一次,有点遗憾啊。”

    “谁说你什么都没做了?”沈安彤大咧咧的拍上了他的肩,“之前地板那个事,你不是帮施亚隐瞒了吗?要不是你,恐怕他当时就被逮了。”

    听着众人的笑谈,起初还精神紧绷的施亚,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他们……并没有把自己当成犯人对待。

    他们……是真的为自己好啊。

    简之恒注意到施亚的表情变化,关切的走近了他:

    “你啊,以后有什么事拿不定主意,就来跟我们商量啊,我们是不会不管你的,总比你一个人傻乎乎的信了外人要好吧?”

    在施亚的忏悔声中,温智宸清了清嗓子,为今晚的行动划下了一个句号。

    “时间不早了,我们陪他去自首吧。”

    ……

    一行人一路来到了考官的房间。凤薄凉早已经在房里等候了,看到容霄的时候,两人相视一笑,同时向对方示意:“我这边已经搞定了”。

    认识了这么久,他们当然也合作过不止一次。或是打架,或是经营,或是帮助其他兄弟,他们总是默契十足,有时候往往不需要多说,一个眼神,就可以领会对方的意思,当真是一对令人嫉妒的好拍档。

    房间中除了凤薄凉,就只有一个大胡子考官。想来是为免人数太多,会让前来“认罪”的施亚感到压力。这一点,当然也是出于众人的精心考虑。

    “这就是这次刺杀事件的凶手?”大胡子考官望了施亚一眼,面容平静,眼中看不出情绪。

    简之恒抢先答应道:“是,不过他也是被人指使的。如果他能提供一些关键线索,帮助我们找到真凶的话,是不是就可以戴罪立功,给天圣皇室一个交代呢?”

    大胡子考官略一点头:“这些事,我们会考虑的。”双眼一抬,看向了对面的施亚,“你先说一下,是什么人指使你,以及你拿到毒药的过程吧。”

    施亚张了张嘴,起初还稍有瑟缩,但在简之恒和沈安彤等人的安抚下,他终于平静了一些,开始从头说了起来。

    施亚家境贫穷,父亲在工地做活,每天起早贪黑,母亲的身体不好,只能赋闲在家,还要经常喝各种中药调理身体。一家人全靠父亲那一点微薄的工资度日。

    在无涯学院的时候,施亚年年都要拿特困补助,不过他倒也争气,成绩一直非常优秀,每次大考,总能拿到学院发放的奖学金。而他的父母也时常念叨着,现在的生活苦一点不要紧,等儿子以后有出息了,一定能让全家过上好日子的。

    这次,他以优秀学员的身份从无涯结业,还拿到了天宫门考核的推荐名额,很快就要前往天圣学院,和其他来自各地的毕业生一起,进行考前的特训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家人都很高兴。向来节俭的父母,破天荒的带他到酒楼,订了一桌上好的酒席。那时他们都觉得,进了天宫门就发达了,从那里出来的人,无论是成为一方豪强,还是要重新入职,绝对都是前途一片光明。

    今后左邻右舍再问起来,他们就可以骄傲的说,我儿子现在进天宫门修炼了!到时候,一定能收获不少羡慕的目光。

    带着种种的憧憬,施亚带着行李来到天圣学院,开始了特训。

    虽然特训的日子很辛苦,施亚的性格也不是非常合群,但只要他知道,现在的努力,都会在将来带给他回报,他就有了充足的自信和动力。

    直到有一天。

    那天他刚刚结束训练,忽然就接到一个传讯,说他的父亲今天在工地干活的时候,不慎从脚手架上摔下来了。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当场就晕倒了。现在两人都已经被送去了医馆。

    施亚一听就慌了,他既担心父母的状况,又担心今后高额的医药费。现在这个家几乎全要靠他撑着,但他这么多年,都是一个毫无生活阅历,从早到晚都待在学院里读书的学生,忽然遭到这样的惊天变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焦急之下,施亚只能求助于亲戚。但这些平时还让他觉得亲切的长辈,一到了关键时刻,就全都跟他打起了马虎眼。态度好些的,是反过来向他倒苦水,态度不好的,更是听到一半就挂了传讯。

    这些亲戚,甚至还不如他的几个老同学有人情味。一听他有困难,二话没说,主动就给他转来了不少钱。但这些同学本身也不富裕,他们凑出来的,和庞大的医药费相比,仍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施亚尝试去找工地上的老板交涉,但老板却推了个一干二净,只说他父亲是自己掉下来的。现在他的活没人干,让自己少赚的钱,没找他们赔偿就算不错了。其他工友也是支支吾吾,都说没有看见。

    施亚胆子小,他本来也不知道这方面的赔偿责任该怎么算,看到老板撸着袖子要打他,他就吓得转身逃跑了。

    有人给他出主意,建议他联络媒体,把事情炒作起来,影响扩大了,才能引起国家的关注。但由于这件事,只是一起普通的工伤事故,根本找不出什么吸引眼球的卖点,并没有多少报社愿意理会。

    再加上如今天宫门考核在即,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相关的报道。还有些家境富裕的考生,早早就出了大价钱,提前为自己打响名气,也推出了不少相关的采访。在这样的环境下,施亚的事,根本翻不起一点浪花。

    万般无奈之际,施亚只能走最后一条路,也就是去借民间的高利贷。

    但,在听过工作人员的介绍之后,施亚又犹豫了。在这里借贷,虽然能在短时间内得到一大笔钱,但还款时的利息实在是太高了。利滚利的数目,很快就会把他压垮。

    如果到了限期还不上钱,不但现有的家底会被掏空,还可能遭到人身安全的威胁。听说这些团伙追债的时候,往往都是相当疯狂,什么手段都能用得出来。

    借贷是暂解燃眉之急,却可能惹出更大的祸患。但若是不借,医药费那边要怎么办?如果交不上钱,医馆是始终都不会开始用药的啊!

    施亚手足无措,他不知道朝着工作台望了多少遍,但却始终不敢正式迈出这一步,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就在这时,他的背后忽然响起了一道干枯沙哑的声音。

    “你有难处。”

    施亚回过头,看到的就是一个全身都裹在一袭黑色兜帽下的老者。右手握着一根拐杖,左手则是缩在宽大的袍袖里。容颜相当苍老,整个人又是消瘦干瘪,就像是一截被裹在长袍下的干树皮。

    这样的外形,给人的第一印象实在是不怎么好。施亚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别过了头。他现在的烂摊子已经有一堆了,实在不想再跟这些古古怪怪的人牵扯在一起。

    “你需要钱。”老者见他不答,却是并未放弃。咧了咧干瘪的嘴角,再次开口道。

    来借高利贷的人,自然都是有难处,需要钱。因此即使对方说得很准,施亚却也不想理会。

    却不想,那老者拄着拐杖,颤巍巍的朝前方挪动了一步,第三次开口了。

    “你觉得这里的利息太高,你怕还不起。”

    听了这一句话,施亚忽然心中一动,第一次转头面朝着他:“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老者呵呵一笑,透出种“鱼儿上钩”的阴险、

    “跟我来。”

    他蹒跚而去的背影,犹如一个饱经沧桑的老巫师般。带着神秘,却也带着……一种危险的诱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