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5章 黑暗中的交锋
    ,精彩小说免费!

    厕所隔间里,施亚捧着玉简,正颤栗的朝另一端低吼着。

    “你们不是说要找人跟我交接吗?到底什么时候才到?”

    “我……我这边已经撑不下去了!”

    屏幕上,如波浪般的信号持续闪烁着,象征着通讯时长的数字不断翻涨,但那不知名的联络人一方,却始终没有任何回音。

    “喂,说话啊!”久候不应,施亚崩溃的吼了起来,“你们难得接一次传讯,为什么不说话?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这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要和组织联络,对面的人却是处在持续性的装死状态。今天好不容易收到了他们一条回复,让他带着毒药到厕所等候,会有人来和他交接任务,他才偷偷摸摸的赶过来等候。但现在他已经到了半天,组织却再次把他晾在了这里!

    每分每秒的等待都是煎熬,施亚用袖管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正要再次催问,忽然,那早已经被他关上的厕所门,发出了突兀的“吱呀”一响。有人进来了!

    还不知来的是考官还是其他考生,施亚不敢大意,立刻收声,担心对方会在此时回话,更是手忙脚乱的结束了通讯。等他再次抬起头,看到来人是简之恒时,他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施亚,能跟你谈一下吗?”然而,简之恒紧接着说出的话,却是让他的心弦再次绷紧了。接着,他也不待施亚反应,就走进了与他相邻的隔间。

    透过一道薄薄的隔板,两人面对面的站立着。施亚喉咙微动,“咕咚”一声咽下了一口口水。

    “之前我发现,”简之恒轻轻的开口了,“我们房间,就是你的桌子下面,地面被腐蚀了一大块,是我找人来换的新地板。”

    施亚脱口而出:“那关我……”等他意识到对方话里暗藏的信息时,突然就惊得面无人色,“你都跟他们说什么了?”

    简之恒看到他这样的反应,本就肯定的猜测更是确证了十分。而他的神情,也是更加的凝重了。

    “施亚,你根本就不是毒师,你为什么会私藏着那么厉害的毒药?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深吸了一口气,“你就是赛场上的杀手吧?”

    施亚被戳中心头痛点,也顾不得会有其他人在走廊听到,当场就发狂的嘶吼了起来:“你在胡说什么!你……你看看我这个样子,我像是杀手吗?有我这样的杀手吗?啊?”

    的确,以他现在这副歇斯底里的状态,比起杀手,倒是更像疯子。

    “我为什么要杀顾铭栩……”施亚的双手一次次在隔板上敲击着,满头大汗淋漓,“我,我还只是个学生啊!我平时连只鸡都不敢杀!我,我……”

    简之恒见他情绪激动,连忙安抚道:“施亚,你先冷静一点。如果我真的对你有恶意的话,现在我就会直接去报告考官!而不是在这里跟你谈。”

    他也知道,施亚并不是坏人。正是因为他胆子小,又心性纯良,赛场上的那一刀,才没有直奔要害。留在胳膊上的伤口也不深,渗透进血液里的毒素有限,也正因如此,顾铭栩才能侥幸活下来。

    他并不是主谋,也不是为金钱枉顾人命的杀手,他只是被人利用了。所以,他同样不该承受与主谋及杀手同样的惩罚。只是最起码,简之恒要先说服他承认自己的错误。

    “你仔细想一想,他们现在捏着你的把柄,让你不敢跟我们说真话,但是等你的利用价值尽了,他们难道不会杀你灭口吗?”

    施亚心中蓦然一震,沁出的冷汗也加深了一层。难道……组织上派来交接的人,其实就是要来杀自己的?

    “你在顾虑什么,我大概也猜得到,”简之恒叹了口气,“是不是因为你家里的事?如果你需要钱,我们可以一起帮你凑,如果你担心有人报复你的家人,就更应该早点说出来,我们才可以上报天宫门,对他们进行保护。无论如何,我们才是真正为你好的人啊!”

    隔着挡板,他再次朝前走近了一步,“施亚,你相信我好吗?”

    施亚看着他恳切的面容,想到这段时间自己所认识的简之恒,也确实是个仗义的好朋友。也许……他真的是唯一能帮助自己的人……

    沉吟半晌,施亚张了张口,刚要向他求助,而就在这时,窗外忽然飞过了一只乌鸦,震动得树丛沙沙作响,同时也在窗栏上投下了一片阴影。

    施亚打了个激灵,他的瞳孔也慢慢放大。脑中闪电般飘过几个断续的画面,那是在一家阴森的医馆中,躺在担架上,被医师抬着奔跑的病人,还有其他人焦急的询问声,大把交易的银票……而这一切,都化为了雷电下一张苍老的面庞。

    他慢慢的抬起头,面庞如同干枯的树皮。那双眼眸里透着雪亮的光,有如刀锋。他的嘴唇一张一合,警告着自己务必完成任务,并且绝对不准把组织的事透露出去。他的眼神,他的威胁,都透着入骨的阴森。那个雷雨之夜,至今还时常出现在施亚的噩梦里。

    不行……那群人来历不明,又神通广大,他们肯定一直都在暗中注视着自己。他们知道医馆的地址,又帮忙垫付了医药费,如果自己背叛的话……就算如今身在天宫门,他们动不了自己,但他们却可以去报复……现在还待在外面的人……不,不行!

    短短数息,施亚的眼神又变得凶狠了起来:“别再说了!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无凭无据的,你这就是在诬蔑我你知道吗?”

    “对了……”施亚急促的喘息过几口,猛然抬手指向简之恒,“一定是你,你才是杀手,所以你想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来!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否则我就去报告考官,说你贼喊捉贼!”

    “施亚……”简之恒还要再劝,施亚却已经在隔板上重重击了一拳:“你听到了没有,滚啊!”

    简之恒百般无奈,知道眼下再劝也不会有结果,只能轻轻推开隔间的门,走下了台阶。出门之前,他又一次回过头,深深的望了施亚一眼。

    所接受到的,却只是对方的龇牙咧嘴,横眉怒目。

    厕所的门被推开,又被关上了。

    施亚如虚脱般的倚靠在墙壁上,做了几个深呼吸,忍不住再次抬高了手中的玉简。

    为免夜长梦多,还是要在今晚找到交接的人,等把毒药送出去,自己手上就没了罪证。到时候,就算简之恒再怀疑自己,他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了!

    屏幕上,通讯申请不住的闪烁着。

    信号一栏忽长忽短,时刻牵动着施亚的心绪。

    忽的,厕所上方的吊灯,毫无预兆的熄灭了!

    整间厕所,顿时就陷入了一片漆黑。

    隔间之内,伸手不见五指,就连一直紧攥着的玉简,也不知道为什么不亮了。

    是……停电了吗?

    不对……这是有人把灯关掉了!

    有节奏的脚步声,就在下一刻响了起来。

    踏,踏。

    一步一步,朝着他的身边接近了。

    到底是什么人……?!

    施亚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就在这寂静的等待中,隔壁那“吱呀”一声,也是显得尤为刺耳。

    又有人进了隔间!

    他是冲着自己来的!

    施亚屏住了呼吸,同时默默的将身子矮了下去,避免被对方看到自己的脸。

    虽然这也是多此一举。这一片黑暗之中,本来就是什么都看不清的。

    紧接着,在他背后的档板,就慢慢的升高了。是那个神秘来客,调节了挡板的高度。

    这是地殿卫生间的特色,隔板的高度,可以由考生们自行调节。毕竟各人个性不同,有的人待在过度密封的隔间里会感到害怕,有的人却偏是盼望隔板够高,避免有人从邻间偷窥,又或是从上面翻到自己这边来。为了同时照顾这两种考生的心情,地殿才做出了这样的设计。

    可是,对方为什么要升高隔板,难道他不是来找自己的吗?施亚正疑惑间,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就从隔壁响了起来。

    “我是来跟你交接的人,把东西给我。”

    那声音听上去,似乎有几分熟悉。但一时之间,施亚却又想不起究竟在哪里听过。

    或许是气氛太过诡异,施亚的警惕尚未全消,习惯性的反驳道:“什么交接?你也是简之恒那边的人吧?你以为我会上当吗?”

    那声音仍是冰冰冷冷,似乎还多添了几分不耐:“你这人真是麻烦。我没你那么闲。之前不是你自己联络组织,让他们派人跟你交接的吗。赶紧把东西给我,我不想待久了被人发现。”

    听他竟能准确说出“组织”和“交接”,施亚倒是信了五成。

    “你真是来交接的?”他握紧了手中的小瓶,感到手中仿佛是一块火炭,已经不间断的烧灼了他多日。如果可以,他当然也希望尽快交接,但……

    “不……不对,”施亚敏感的提高声音,“你有什么证据!”

    那声音明显是满心鄙夷:“没见过你这么麻烦的人。听好了,”接着,他的声音放低,轻轻吐出了几个数字。

    数字很简单,听在施亚耳中,却是如雷贯耳。

    因为,那分别是医馆的路牌号,病房号,以及医药费的数目!

    “没错,没错了……”施亚激动得双眶充泪,“果然是你!你知不知道你让我等得多辛苦啊!”

    “不对……”刚要放下戒备,施亚又想起了一重顾虑,“你是怎么进来的?你也是考生?被组织威胁着来做事的?”

    他能感觉到,如果他们面对着面,那个声音的主人恐怕已经烦躁得要打人了。

    “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会失败了。最后一次回答你,对,我是考生。所以我才会选择这个地点。你不想让我知道你的身份,我同样不想让你知道我的身份。现在这里什么都看不见,把东西给我,出去之后我们还是谁也不认识谁。”

    听他这么说,施亚倒是放心了下来。

    既然知道,他和自己有着相同的顾虑,那自己就并不是完全被动。而且,作为被组织利用的人,就应该像这样畏首畏尾,才是合理的状态啊!

    关灯交易,确实是便利了双方,他比自己想得周到。

    “那……那我就给你了啊……”施亚壮着胆子,以一个相当艰难的姿势矮下腰,将毒药瓶从隔板底端费力的递了过去,“你要小心接稳了!”

    他的手已经在空中悬得有些发酸,才终于感到,有人从另一端接住了药瓶。

    刹那之间,两人的手指有过短暂的接触。施亚只觉得,对方的手指也像他的人一样冷。不像自己,手心早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虽然是个难得的机会,但施亚并没想过去抓住对方的手,毕竟他自己一样不想暴露身份。还是就这样互相两眼一抹黑的交易过去,就是最合适的。

    好一阵子,对方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听上去,他已经站了起来。

    “行了,东西我拿到了。接下来的事我会去做,这个任务和你无关了。”

    停顿半晌,他又难得的补充了一句。

    “可能是因为你办事不力,这一次组织提高了价码,说起来也许我还应该感谢你。”

    施亚忽然心中一动,试探着问道:“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

    如果价码真的被提高了……如果这次的任务难度不大,也许他可以考虑再干一票……赚到足够的医药费,然后彻底和组织脱离关系!

    隔间沉默了很久。

    毕竟是明目张胆的“抢生意”,施亚几乎以为对方不会再回答了。失落之余他也暗暗庆幸,干不成也好,现在毒药脱手了,他总算是可以摆脱组织的控制了!剩下的医药费,将来他在天宫门努力修炼,也一定可以赚出来的!

    却不想,就在施亚已经盘算起今后的出路时,那道声音,却是冷冷的吐出了几个字。

    “刺杀顾铭栩。”

    “怎么又是刺杀顾铭栩?”施亚一怔,“之前不是已经……?”

    “可他不是没死吗。”那声音回答得理所当然。

    施亚一阵语塞,忍不住又问道:“为什么组织一定要刺杀顾铭栩?”

    那声音又恢复了冷漠:“组织的事,你不知道,难道我就知道了吗?”

    施亚干笑几声,正寻思着两人是谁先走,那声音却再次开口了。

    “对了,你还有一个任务。”

    “接下来,马上去向天宫门自首。”

    “自首?!”施亚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们……你们要过河拆桥?”

    “现在人赃并获,不自首你还有别的路吗?”那声音顺势紧逼,话中嘲弄尽显。

    他……他的语气不对……施亚忽然有了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他开始觉得……自己好像还是百密一疏了!

    也就在这时,隔间的门被推开,一道轮廓在黑暗中缓缓清晰起来,那随之响起的声音,温和而低沉,如同魔鬼的呓语。

    “施亚同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