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1章 囚龙堂
    为什么,她偏偏就选中了溯时沙漏?

    凤栖梧惊得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那老者取下沙漏,递给凤薄凉,他的视线就如同受到引线牵扯般,始终粘连在沙漏上收不回来。

    “你还是不介意吗?”凤薄凉随手把玩着沙漏,一面撇过头,再次向凤栖梧询问道。

    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凤栖梧忽而恍然大悟,她是故意的!

    她早就看出我想要这个沙漏了,所以,就故意当着我的面抢走……

    凤栖梧默默的埋下了头,拂动的碎发遮住了一双不甘的眼睛。他当然想要把沙漏抢回来,但不管论实力,还是论地位,他都没有资格,去反抗这位殿内最尊贵的大小姐。

    凤薄凉又观察他半晌,莞尔一笑,冲那守阁老者道:“既然他这么想要,不如这个沙漏就给他吧。”一边说着,竟是真的将沙漏递到了凤栖梧手中。

    凤栖梧一怔,一时竟不知是否该接。而那老者也是连忙劝阻道:“这怎么行薄凉小姐,这不合规矩啊……”

    凤薄凉大度的一摆手:“没事,估计殿主自己都记不清他有哪些宝物了。不过我也不让你难做,登记册上,溯时沙漏可以记在我名下。”

    在那老者的道谢声中,凤薄凉已是转身离去。凤栖梧捧着沙漏,望着她的背影,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艳羡。

    她活的,真的是很潇洒啊。

    见多了那些仗势欺人的少爷小姐,凤薄凉的出现,就像是一股清流,让他觉得这九幽殿之内,似乎还是有着一点温度的。

    这么想来,自己似乎也欠她一声谢谢。

    没再向老者道别,凤栖梧就捧着沙漏追了出去。此时凤薄凉尚未走远,她看上去心情很好,一路哼着歌,随意的溜达着。

    也不知何故,凤栖梧本来是想好好说话,但一到了她面前,他的脚步却是无端僵硬了下去。只能默默缀在她身后,闷声挤出一句:

    “为什么。”

    凤薄凉满不在乎的答道:“因为你想要这个沙漏啊。”

    凤栖梧不依不饶,继续追问道:

    “为什么。”

    不止是沙漏,你为什么要帮我?为什么不嫌弃我?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因为你很可爱啊。”凤薄凉依旧答非所问中。

    “为什么。”

    “因为你会追着我问‘为什么’啊。”

    那天的结果,就是凤栖梧一直追在她身后,问了一路的“为什么”。虽然最后还是没能问出他想要的答案,但他的脸,却是不知不觉的红了起来。

    ……

    得到了溯时沙漏,凤栖梧不敢懈怠,从此除了修炼毒功之外,他又专门划出了一部分时间,去进行时间法则的练习。

    盘膝坐在床上,双目紧闭,十指在身前结起印诀,一道道法则纹路在他身周旋转。

    溯时沙漏悬浮在他的头顶,辐散出的波动中,蕴含着一系列的玄奥能量。细看之下,能看到这些波纹融入空气后,就如同源源不绝的清泉,持续朝着漂浮的法则漩涡注入。

    溯时沙漏,不但是一件可直接用于攻击的时间类至宝,更是辅助修炼的顶级神器。它可以勾动遥远的法则海洋,让原本深奥难解的时间之力,也变得易于亲近起来。

    在这件法宝的辅助下,凤栖梧的修炼进展得很快。不过,意外的状况也同样是不少的。

    大约又过了一柱香时分,凤栖梧本是淡然的表情,渐渐出现了几分焦灼,额头上渗出了一片细密的汗珠。而他周身的法则波动,也从最初的圆融转动,变得急促而紊乱起来。

    下一刻,从溯时沙漏中再次放射出一道细纹,霎时,如同火上浇油,本就躁动不休的法则秘纹,更是“嗡”的一声剧震,空间扭曲,场域混乱,在片刻的挣扎后,凤栖梧痛呼一声,身子猛然被一股反震之力弹出,狠狠撞上了墙壁。

    那是他在领悟法则的过程中走偏了路,受到了时间法则的反噬。

    时间法则,与空间法则并列,被称为“两种最强大的法则之一”,但同样的,它也是最难修炼的法则之一。不但涉及到的元素众多,领悟极难,并且在修炼的过程中,稍有不慎就会受到法则的反噬。

    随着修习的深入,不但难度会逐步上升,遭遇反噬的危险也会越来越大。凡是有志于走时空之道的,除了那些确是天赋超卓,出类拔萃之士,更多的,是被卡在一处进境关口,数千年不得寸进。而那些遭到反噬,直接灰飞烟灭的,也是数不胜数。

    这会儿,凤栖梧四肢摊开,僵硬的躺在床上,全身仍是不住流窜着过电般的痛楚。他的双眼中满是疲劳,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仔细思考着自己的选择。

    通过这段日子的修炼,他已经知道,自己在时间法则上是并没有天赋的。这还只是刚刚开始,他就不知道多少次出了状况,受到反噬。越往后面走,眼前的道路还会更窄,他真的还能坚持下去么?还有必要坚持下去么?

    术业有专攻,如果专心修炼毒学,或许他早就已经突破到凝气级了。分心在时间法则上,只是在浪费他的时间。与其做一个平庸的全才,还不如做某一个领域的天才。

    但是,真说要放弃时间法则……凤栖梧叹了口气,拿起摔落在床角的沙漏,凝视着玻璃管中洒落的细沙,脑中隐隐约约的,又浮现出了当日的凤薄凉。

    她长得可真好看啊……特别是她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美。

    还想……再看到那样的笑容。

    这个沙漏,是她送给我的。如果我真的可以借此修炼有成,她一定也会很开心的吧……也许,她还会再对我笑。

    想着想着,凤栖梧好像又有了动力,他重新坐起身,结出印诀,再一次修炼起了时间法则。

    ……

    一转眼,到了又一次下发月例的日子。

    凤栖梧的实力提升一事,由于他尚未显山露水,殿内还没有其他人知道。因此他所能拿到的份额,还是和以前一样。

    当初他只是集气级的时候,这点资源就不够用,现在突破到了聚气级,那就更是没眼看了。凤栖梧有些发愁的看着手中的资源袋,看来还是要尽快申请,把自己的等级提升上去才行。

    一路思考着走出殿外,凤栖梧忽然目光一凝。在不远处他看到了两个人,正是先前强抢他的资源,还把他打下万毒潭的家伙!

    这时,那两个孩子还是像每一次一样,抱怨着自己拿到的资源太少,同时讨论着向谁“借”一点为好。就在他们东张西望,寻找着猎物之时,背后忽然响起了一道阴恻恻的声音。

    “月例都领到了么?”

    那人如同幽灵般,就紧贴在他们耳边说话。

    “我不问你们要,你们就不知道主动孝敬么?”

    “你……凤栖梧?”那两人同时回头,看清了他的样子后,表情由一瞬间的惊愕,很快又转为了惯常的跋扈,“你上次跌下万毒潭没死,现在还长本事了?敢来对我们大呼小叫了?”

    凤栖梧并未与他们争吵,他的目光一片冷漠,如深渊般沉黯无波,看不到一点感情。

    “谁该孝敬谁,拿实力说话。”

    话音一落,他的身形已是陡然一花,如闪电般向两人攻去。

    那两个孩子虽然有些意外,一向最好欺负的凤栖梧,竟会主动向他们进攻,不过很快,他们的脸上就再次露出了得意的狞笑。

    不过是侥幸没死,但是人还是那个人,大不了,就把他再打下去一次不就得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双方接连交手过数个回合。那两个孩子忽然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

    这个人,他还是凤栖梧吗?怎么会强成这样?他那种速度,还有攻击力道,只有聚气级的强者才能具备吧?

    凤栖梧却不容他们细想,这两个曾经让他挨打而毫无还手之力的人,如今再落到他手上,却是已经只剩下被碾压的份了。扬手一挥,两条毒龙自平地蹿起,化为两片毒气漩涡,将那两人各自笼罩在内。

    两个孩子双脚离地,被毒龙束缚到了半空中,他们努力的挣扎着,双手一次次在颈间拉扯,想要松懈喉咙被紧勒的压力。但那毒龙不过是由气体构成,又是在领先了他们一个大境界的凤栖梧手中施展而出,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对策。很快,两人已是面部泛红,呼吸急促。

    “下地狱去吧。”凤栖梧的双目依旧冷漠,双眼如同两团黑洞,吞噬着一切的光明。

    毒素不断加剧,那瘆人的暗紫色,已经悄然扩散到了两个孩子的全身。

    其他领过月例的孩子从道旁走过,张望两眼后,都是忙不迭的快步离开。没人想要去阻止,也没人想要叫其他长老来。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认为“强者为尊”就是最合理的。这种观念,将从他们的孩提时代,一直伴随他们一生——当然前提是,如果他们首先能平安长大的话。

    或许,凤栖梧在骨子里,同样是一个崇尚弱肉强食的人,先前他处处忍让,只不过是因为,他没有足以压倒对方的实力。

    虽然从某个角度来说,是这两人将他打下万毒潭,才让他阴差阳错的凝结毒珠,成为了毒师,他们还要算是他的“恩人”,但这样的恩?他可不是那些以德抱怨的圣母,这个恩,他报不起。

    如果非要说的话,在这里杀了他们,让他们成为浇灌自身的肥料,就是他唯一能做到的“报恩”了——

    第一次试图击杀身边的兄弟,凤栖梧竟然没有一点恐惧,他更没有任何犹豫,老道得就像是一个冷血无心的杀手。但就在他继续加深着毒素的浓度时,一旁忽然蹿过一道黑暗光束,瞬间将他的毒龙击溃。

    两个孩子跌倒在地,捂着喉咙,艰难的咳嗽了一阵,才缓缓抬起头,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身影。

    “薄凉小姐?”

    那位站在顶点的大小姐,竟然会出手救他们?难道……难道是自己长得特别帅吗?

    凤薄凉却并没有理会他们,轻笑着走到凤栖梧身边,随手搭住了他的肩。

    “杀了他们,以后上哪找这么好欺负的人啊?”

    这一句话,曾经是那两个孩子自己说过的。

    也许是因为这奇迹般的因果轮回,又或许,只因为这句话,现在是凤薄凉说的,凤栖梧原本还有些浮躁的怒火,竟是也被瞬间浇熄。

    站在凤薄凉的角度,她的确是不想看到兄弟间自相残杀。不过,她懂得怎么说话能够让人舒服。一个既有实力,又同样拥有超高情商的人,实在是非常难得的。

    ……

    时间推后几日,凤栖梧来到了囚龙堂。

    “我现在已经凝结了毒珠,我要提升等级。”

    提升等级一事,必须先到囚龙堂,经过囚龙柱的测试,证明他的实力确实有所提升,长老们才会在记录册上进行修改。而一应资源的发放,更是全部与等级相关。

    此时,那掌管囚龙堂的长老放下茶杯,微眯着双眼瞥了他一眼,慢悠悠的开口了。

    “提升等级?这可不能光靠嘴巴说说啊!你得先在众位长老面前,通过囚龙柱的考验。”

    “没错,栖梧弟弟,”凤栖梧刚要开口,另一个声音就在房间一角响了起来,“既然实力变强了,要是没有人知道,那多没意思啊。反正囚龙柱不会骗人,你紧张什么呢?”

    说话的人,竟然就是在先前领取月例时,被他教训过的那两个孩子!

    凤栖梧隐约知道,他们跟这个长老的关系不错,似乎一方面是长辈间的交情,而他们在每次得到资源后,也同样会来孝敬长老一些。

    在九幽殿,除了必要的实力之外,还是很吃“孝敬”这一套的。所以有很多孩子早早就拿着各式资源,来打点各位主事长老。

    虽然那一点资源,对这些长老不值一提,但也难保这些孩子们将来有了出息,那现在收下他们的好处费,卖个交情,也算是一笔“投资”了。

    所以,现在极有可能是他们看到自己实力提升,知道他下一步会前来提升等级,所以就抢先跑来和长老沟通。怎么想都让人觉得……其中另有阴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