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0章 沙漏
    跌下万毒潭后,凤栖梧唯一的感受就是痛。

    如同被剥皮拆骨般的剧痛,不断从四肢百骸间翻涌而上。

    双手以可见的速度腐蚀成了白骨,周身也炸开了大大小小的孔洞,不时有滋滋作响的气泡,从体内蹿升而起,和潭面的水波翻卷在了一处,又悄然泯灭。

    要死了吗?凤栖梧仅剩的意识中喧嚣着恐惧。他努力挣扎,但除了扑腾出几个水花外,他的身子却依旧是在深潭中直线下坠。

    可恶……我不甘心啊……

    早就知道,在九幽殿年轻一辈的竞争中,死掉的兄弟姐妹数不胜数。所以面对旁人的欺压,他一向选择隐忍,选择低调。就算不求出人头地,他至少只想留下一条命活下去。却不想,这第一次的反抗,竟然就会为自己带来毁灭——

    不甘心……

    我……不想死啊……

    在痛苦的包围中,凤栖梧已经完全是出于本能,残余的能量运转周身,勉力抵御着毒性的侵蚀。

    ……

    不知过了多久,那沉浮在深渊中的凤栖梧,竟依然有着微弱的气息。

    大量的毒气在他身周盘绕,其中交织着沉埋的混沌气流,一次次的在他胸前聚拢。一团最初只是初见雏形的紫色能量,色泽愈发浓郁,隐约间竟是有一枚圆融的珠体若隐若现。

    紫色晶珠缓缓旋转,修复着凤栖梧体内的伤势。而珠体内弥漫出的毒气,一路扩散至他的血管和灵脉,锻造着他的筋骨。这一次,那却不再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反而像是与他的血液融合在了一起。它们接纳着他,也亲近着他。

    数日之后,凤栖梧重新睁开了眼睛。

    他惊讶的看到,自己全身的伤势,竟然已经自动痊愈了。而且,在他体内涌动着一股全新的力量,他能感到自己一度衰竭的器官,如今都跳动得劲急而有力,如同脱胎换骨了一般。那个弱小的自己,从来都没有变得这么强大过……

    以神识内视周身后,凤栖梧有了几个令他惊喜万分的新发现。

    他的体内,竟然已经凝结出了一颗毒珠。这就和修炼之人需要凝结内丹的道理一样,毒师的功力,同样是要通过毒珠来激发。

    而今后若是中毒,毒素首先会被毒珠吸收。当毒珠越来越强大,可以克制任何一种毒素后,他不但再也不会中毒,而且还能将每次吸收到的毒素纳为己用。他的实力,也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强!

    一般来说,凝结毒珠都是很困难的。那些毒学名门训练弟子时,都是要让门人从小就浸泡在各种毒液中,让他们忍受着毒素的摧残,在痛苦中死去活来无数遍,才能成功凝结出一颗毒珠。

    而凤栖梧并未经过循序渐进的训练,他直接就跌进了剧毒的万毒潭中,按理说是必死无疑。但他误打误撞的,却是侥幸活了下来,并且,更是将这个进阶的过程缩短了无数倍。这只能说,他是拥有着罕见的毒学天赋了。

    囚龙柱的测试,通常只是测试各人的灵根,以及元素亲和力。对于特殊职业的发展,就不会面面俱到了。而在这两个测试项目中,凤栖梧的结果都只是普普通通,也难怪他会被当成废物,受欺压了这么多年。

    也多亏他成功凝结毒珠,这才顺利修复了体内的伤势。当时他的筋骨,等于是被毒珠所释放出的毒气,重新锻造淬炼了一番。这样一来,他可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毒人”了。

    而最令他惊喜的,是这次的意外收获,竟然让他的境界突飞猛进,从集气级初期,一举突破到了聚气中期!在同龄人中,这个实力已经算是一流地位,可以和那些最顶尖的少爷小姐得到一样的培养了!

    忽然就从一个人人能捏的废物,变成了前途无量的天才,凤栖梧一时还难以适应这样的身份转换。脑中自动闪现出了大量的画面,那都是他曾经想做,却碍于实力而无法成行的事……

    首先,应该是先去把那些欺负过他的人揍一顿!

    一路踏着水面,凤栖梧离开了万毒潭。而在遥远的毒潭深处,忽然有一双浑浊的眼睛,静静张开。

    “在这个年纪,竟然就能跌下万毒潭而不死,还能幸运的凝结毒珠,倒是一个挺有意思的小家伙啊……”

    从他身上散发开的能量波动,沉稳而厚重,已经早早达到了通天境。而那种与九幽殿的黑暗系法则融为一体的气息,也在昭示着他的身份,正是一位在此地修炼,却被无意中惊醒的尊者。

    在九幽殿效命数百年,见的多了,听的多了,包括被打下万毒潭的孩子,他知道的也太多了。

    本来,那些小家伙们的追追打打,他是并不关心的。亲眼看到凤栖梧在潭中挣扎,他也从未试图施救。直到看他凝结毒珠,好端端的离开,这位尊者才似有动容的呼出一口长气。

    看样子,这一代的孩子里,又要出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了……

    ……

    日复一日。

    凤栖梧每天都会专心修炼。不过,他会有意避开众人,到后山的树林中,试演着他偷偷记下的毒学秘籍。

    双掌连环劈出,一片片大树在他的掌下断裂。中空的树干,早已经被毒素腐蚀焦枯。

    打过一整套的拳法后,凤栖梧双手收紧,半空中被他释放出的毒素,如烟雾般自动扭曲,短短片刻,已经化为了两头昂首咆哮的毒龙。而在毒龙绕着树丛腾飞数息后,身形各自急转,又化为了两片如龙卷般的紫色漩涡。周边的树桩拔地而起,尽数被投入进了那狰狞的漩涡中。

    毒气化形,现在的他,已经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凤栖梧的境界再次突破了。

    他也有了足够的底气,走进殿内的珍宝阁,为自己挑选一件称手的法宝。

    在这里,几乎是什么兵器,灵宝,应有尽有。而且,每一件都是天阶秘宝!

    那些外界令无数人抢破头的顶尖灵宝,在九幽殿,竟然是随便一个小孩子都可以轻易兑换。大势力的底蕴,果真是令人望尘莫及。

    凤栖梧一踏进阁内,负责看守的驼背老者就迎了上来,热情的招呼着:

    “栖梧少爷,您来选法宝了?你慢慢看着,需要什么就叫我啊。”

    凤栖梧简略的一点头。这名老者对自己的态度,一直都还过得去,不过他只是殿中的仆人,这些少爷小姐,不管受不受器重,反正他是谁都得罪不起。所以,倒也没什么特别值得感激的。

    挑选法宝,也并不是说看上什么,就可以随便拿什么,同样是要通过积分兑换。而积分的获取,通常是在平时的族比,根据名次分配,再如境界突破时,可以申请提升等级,又或者是直接通过挑战获得。简单来说,就是将各人的实力,换算成一个数字而已。

    凤栖梧以前能拿到的积分一直很少,而他也始终是默默的积攒着积分,从没有贸然去兑换过什么。毕竟即使同样是天阶灵宝,也是有着强弱之分的。在他看来,要换就要攒够积分换一个更好的,而不是随随便便挑一个应付着。

    一路在阁内徘徊,各式珍贵灵宝几乎晃花了他的眼。凤栖梧也算是自制力较强,就算他每一个都想兑换,但他总会记得提醒自己,选一件用不上的,只是在浪费积分。既然自己有心朝毒师发展,就该好生选一件毒学类法宝才是。

    不过看着看着,凤栖梧的视线,终于还是在最高处的一层定格。

    那里放着一架小巧的沙漏,外形非常美观,从玻璃球体内簌簌洒落的细沙,竟然是一种梦幻般的浅紫色。一种神秘而高贵的气息,自然流转而开。

    凤栖梧并不是个会被外表迷惑的人,但也不知怎的,这次他就是奇迹般的受到了那件沙漏灵宝的吸引。辨认过上方的标牌后,他果断的抬起手,向那守阁老者示意道:

    “我想要那个,溯时沙漏。”

    那老者颤巍巍的走了过来,在看到他所站的方位后,却是立刻就换上了一脸抱歉的笑容。

    “哎呦,真不好意思啊栖梧少爷,在这里兑换珍宝,除了积分之外,也是要看等级的。那件溯时沙漏,是顶尖的时间类秘宝,栖梧少爷您现在还没有突破到聚气级吧?那可是兑换不了的。”

    “我突破到了。刚刚突破。”凤栖梧面无表情的反驳道。

    谁知那老者却是一点头:“那就是了!这溯时沙漏,起码是要到凝气级以上才可以兑换的。栖梧少爷不如再看看别的吧?”

    凤栖梧重新抬起视线,留恋的望着那架沙漏。坦白说,他就是想要这个,但是在九幽殿生存至今,他也知道,这里不是你随便耍耍任性,就能心想事成的地方。哪怕再想要都没有用,在这里,一切都要看实力。

    “那,可以先为我保管好么?”凤栖梧很快就有了决断,“等我突破到凝气级就来兑换。”

    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了毒师,修炼一日千里,他完全有把握,在近期内突破到凝气级!

    然而,那老者仍是为难的摇了摇头:“这恐怕不行,顶级宝物的数量很少,要不了几天就会被那些少爷小姐们兑换走的,我也不能拦着不让他们兑换吧?”

    “栖梧少爷,您不是凝结了毒珠才来兑换的吗,不如兑换一件毒师类的宝物吧?”而后,那老者又主动劝道,“您要是不好选,我可以给您推荐。”

    凤栖梧沉默了片刻。从理智的角度来说,他也知道,确实是兑换毒师类的宝物更好。那溯时沙漏虽然美观,又是时间类至宝,但自己又不一定有修炼时间法则的天赋。也许,到最后只是白白浪费了积分。

    “那好,你给我推荐一下吧。”最后,凤栖梧做出了决定。

    老者连连点头。常有些少爷小姐,在知道自己心仪的宝物不能兑换后,会在他这里大吵大闹,他谁都得罪不起,实在是左右为难。这或许也是他对凤栖梧较有好感的原因之一,这个孩子虽然是内向阴沉了一些,但从来不会强人所难。

    就这样,老者引着凤栖梧在阁内行走,他在这里任职多年,介绍起来自然是头头是道。凤栖梧听得也是不住点头,并在心中认真分析着各式灵宝的优劣。

    还没等他最终下定决心,大门忽然又一次被推开。

    老者一见来人,立刻就抛下了凤栖梧,马不停蹄的迎了上去,连连点头哈腰着。

    “薄凉小姐,您可是难得来一次啊,有什么想挑的,您慢慢选,慢慢看,保证让您满意!”

    凤栖梧也沉默的望着两人。他知道在如今的年轻一辈中,凤薄凉是最受瞩目的,她的天赋最强,得到的是最好的培养,时不时的,还能被殿主亲自接见。

    所有人都争抢着巴结她,不过她似乎很少在殿内走动。这也是,像这样的顶尖天才,当然是要闭门修炼的。

    认真说起来,以前他和这样的大小姐,地位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别说没有说话的机会,就连近距离接触的机会都没有。这还是第一次,他可以这么清楚的看到她。

    很漂亮。这是凤栖梧的第一个念头。虽然九幽殿的孩子们都长得不差,但凤薄凉仍然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女生。

    不过,现在她站在这里,还真看不出是有多能打的样子。凤栖梧又看了她一会儿,就沉默的转开了视线。

    他也没什么可嫉妒的,毕竟人家的地位就摆在那里。趋炎附势么,谁不想追着有本事的人呢?

    在那名老者带着凤薄凉挑选珍宝的时候,凤栖梧忍不住又绕了回去,想要再看几眼溯时沙漏。

    不知何时,那两人也转到了自己这边。凤薄凉看到凤栖梧时,友好的一笑,主动提出:“他比我来得早,不如让他先选吧。”

    那老者连连赔笑:“没事没事,薄凉小姐您先选就好。”

    凤薄凉若有所思的转动着视线,又问道:“你也不介意吗?”

    凤栖梧一怔,意识到她竟然是在跟自己说话。短暂的愕然后,冷漠的将头扭开:“你选吧。”

    同时他也在心中祈祷,但愿她千万不要选中溯时沙漏。

    凤薄凉的目光在他和灵宝间来回扫视几圈,就像是心里有了底似的,调皮的一抬手:

    “那我就选……”

    她的手指在最顶层定格。

    “我要这个!”

    她选择的,正是溯时沙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