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9章 认输
    “含沙那小子,最近实力倒是越来越强了。”打量着台上的战斗,凤薄凉眼含笑意,随口点评道。

    “他是九尊者身边的红人,大把的资源供应,能不强么。”一旁的凤栖梧闷闷的接了一句,眼中倒是没有多少波澜。

    凤君夜好笑的揉了揉他的头发:“小梧别这么酸了,以后你肯定也是殿主重点栽培的人。说起来你这小子,是什么时候不声不响突破到通天境的,怎么连我都不知道?”

    凤栖梧没有再回答,只是不声不响的又朝凤薄凉身边靠近了一些,就像是生怕被人抢走自己的优先地位般。见状,凤君夜也就不再多说了,他知道这个弟弟的性格别扭得很,殿内殿外,他一向就只跟凤薄凉一个人亲近。

    “薄凉姐,叶朔会赢吗?”这时,凤君瞳忽然静静的开口了。叶朔的这几场比赛,她是每场必看,并且一定会选择一处最好的观赛位。这样的关切,与她向来的清冷性子,实在是颇不相符。

    “这个……”凤薄凉望着台上强弱分明的战局,有些僵硬的笑了一下,“应该不会吧。”说着,她又担忧的转过视线,“小瞳,你到底是怎么了?”

    凤君瞳和她的孪生哥哥凤君夜不同,她的性格很是冷淡,对身边的人和事,总是一副疏离的态度,从小到大,除了修炼,好像都没见她有过其他的爱好,或是有什么特别在意的东西。

    她从来不会跟大家玩在一块,就连话也很少能说上几句。时间久了,其他人也习惯了,毕竟不能勉强每一个人,都像凤薄凉这么擅长交际。

    但就是从群战结束之后,她忽然就一反常态,时不时的就会念叨一次叶朔,这次更是直接去帮他训练,实在是令一群熟悉她的人大跌眼镜。

    喜欢上叶朔了?九幽殿一群少爷小姐们左看右看,也不觉得以那个叶朔的条件,会有让别人对他一见钟情的资本。难道真的是各花入各眼?小瞳眼光独特,偏偏就喜欢这种类型的?

    “我总觉得,他很熟悉。”凤君瞳喃喃自语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每次看到叶朔,她都会觉得亲切,好像自己体内的灵魂,有一部分就是跟他相通的。

    她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去走近他,去关心他。为了他,她甚至打乱了自己的日常修炼计划。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难道真的就是“喜欢”么?但是总觉得,又有哪里不对……

    尽管自己有着看破虚妄的眼瞳,却看不透他,也看不透自己。那么,这“真实之眼”的绝招,是不是就算被人破了呢——?

    和慕含沙的战斗,又以叶朔惨败为收场。

    到了和颜霂霖的战斗时,叶朔的状态已经完全是:“我是谁?我在哪?我在这里干什么?”

    ……

    作为第一个同时和两大天才交手过的人,对于大多数人最关注的问题:墨孤城和颜霂霖究竟是哪个更强?对此,叶朔也说不上来。

    很难说是哪个更强,因为这两个人,都比他强了太多。就像是一个刚刚上幼儿部的人,拿着两道高等部的算学竞赛题给他,让他判断哪一道更难,他又能说什么?

    这一次的决赛,叶朔真正称得上是“输得连家都不认识”。和其他人相比,他根本就没有真正进入决赛的实力,这也更加坐实了他沾光晋级的质疑。

    甚至有很多人已经开始庆幸,得亏自己没进决赛。如果当初真晋级了,现在不是在所有人面前出风头,恐怕恰恰相反,就该换成自己被完虐了。

    不过,比决赛大败更令叶朔觉得糟心的,是他体内的第二意识。

    这几场比赛,他曾经试图使用自我沉睡,但除了第一场,是直接被墨孤城破碎意识空间外,其余的几场,那个第二意识根本就没有回应他。

    不是说要留下自我沉睡,给我当杀手锏的吗?不是说让我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就可以使用,得到无可匹敌的强大力量吗?骗子!骗子!

    至今为止,这个第二意识总是不定时的出现,他想给自己力量的时候就给,不想给的时候,不管自己怎么叫他,他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每到生死关头,他确实是救过自己很多次,但叶朔总有一种怪异感。那些战斗,他想让自己赢就赢,想让自己输就输,自己就像是个被他提拉在手中的牵线木偶。

    他真的很想尽快强大起来,脱离这种任由摆布的局面。他想要真正的活出自己!

    ……

    次日,挑战位从叶朔身上,转移到了2号凤栖梧。

    即将进行的第一场比赛,就是他和3号凤薄凉。

    这两人,都是九幽殿如今最被看好的少爷小姐,并且他们的实力,也是双双达到了通天之境,可以说,非常值得期待。

    在叶朔被完虐过九场之后,大家都渴望着,能够真正看到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最起码,你不能刚开始就结束吧?这种实力差距仿佛在逗我?

    凤栖梧一步一步的走上了擂台,手中还是托着他的沙漏。另一边,凤薄凉换了一身清爽的造型,脚步轻快的走了上来。

    两人遥遥相对,台下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凤栖梧迎着所有人的期待,缓慢的托起沙漏,但在他身周,却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

    接下来,他轻轻的说出了几个字。

    “我,认输。”

    这一句话出口,全场寂静片刻,顿时哗然声响成了一片。

    决赛擂台竟然直接认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喂,你别怂啊!”对于比赛抱有满心期待的司空圣,顿时就发急的喊了起来,“好坏先打一场啊!”

    “你闭嘴。”凤栖梧一眼扫去,目光阴戾,语调森冷,竟是吓得司空圣当场噤声。

    不再理会场外的热议,他再次看向了凤薄凉。这一次他再开口,不再是处处泛着硝烟味的呛人,反而似是多了几分笑意。

    “薄凉姐,平时你经常陪我训练,我有几斤几两,你最清楚了。倒不如省下时间,请我吃一顿好的。”

    ……

    天家少爷凤栖梧,他的童年,就像很多的庶出子弟一样,长期生活在排挤和欺压中。

    九幽殿的孩子,在刚出生的时候,就要被逐一进行天赋测试。天赋越强的,就会得到重点培养,得到充足的资源供应。而那些天赋较弱,甚至是根本没有天赋的,就会进入一种“散养”的状态。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放任他们自生自灭。

    在这种弱肉强食的大环境下,有些孩子会仗着自己有天赋,在殿中有地位,肆意的欺负其他孩子。而那些不受重视的,就算是被欺负至死,也没有人理会。

    只要他们的死能成就那些天才,他们就死不足惜。

    就像是世俗之道,培育蛊虫的方法一样。将各种毒性强大的毒虫放在一个密闭容器里,让它们在其中互相打斗,最后剩下来的那一只,就被称为“蛊”,而它的毒性,也将是最为强大的。

    强者道路,就是踩着别人的尸体前进。在这些孩子还没有到外头闯荡的实力前,那些同龄的兄弟姐妹,自然就是让他们试刀的最佳选择。

    由此可见,九幽殿的少爷小姐,也远没有外界所想象的那么风光。

    在这里值得一提,那就是天霄阁培养子孙的方式,和九幽殿也是有些相似。不过他们的做法,在外人看来会更加“人道”一些。

    天霄阁子弟,会被定期组织起来,进行实力测试。如果到了一定年龄,实力还是明显落后,那么这部分人,就会开始被安排各种职务,到不同的岗位上,为建设天霄阁而工作。

    只有那些有才能的人,才可以继续修炼下去。没用的人,就不必再浪费阁中资源了。这里的形势,就是这么的现实。

    而那些被分配到职务的年轻人,很快就被工作占用了大量的时间。这也就注定了,他们今后的修炼,几乎不可能再超过那些同期天才了。

    与九幽殿不同,九幽殿的人,哪怕一开始所有人都觉得你是个废物,但只要你能得到机遇,成功逆袭,还是照样可以得到和其他人一样的待遇。但恰恰是天霄阁的劳务制度,将弟子们的时间,耗尽在了繁琐的工作中,完全扼杀了他们“改变命运”的可能。

    两者各有优劣,若是贸然让一个人做选择,也很难说清他究竟会愿意选择哪一边。

    因此,这些被无数人嫉妒着,并称其为“直接出生在终点上”的天之骄子们,他们也并不是生来命好。别人只看到了他们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极少数,却没人知道那些倒下的大多数。而即使是这些脱颖而出的赢家,也都曾经历过非常残酷的竞争。

    人生,又哪有真正的捷径可走呢?

    ……

    每到月初,九幽殿的孩子们都可以无偿领取一次修炼资源,不过资源的多少,自然也要根据他们的实力来分配。这样的供应,也被称为“月例”。

    大殿内,还是个孩子的凤栖梧刚刚领过自己的月例。以他这刚刚突破到集气级,又是早早被高层放弃的实力,每个月能领到的资源,几乎都不够塞牙缝的。

    因为实力弱,能领到的资源就少;因为资源少,修炼难以提升,实力也就更弱,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

    但在这世界的角角落落,偏偏都是同样充斥着大量的恶性循环。于是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各行各业,有了名气的坐收金山银山,默默无闻的,始终只能在温饱线上垂死挣扎。

    就像现在,就算自己的月例已经很少了,还是经常会被那些有天赋的孩子强行夺取。每个月,他就没有能完完整整享受一次资源的机会。虽然他已经习惯性的躲着其他人走,但那些人还是会一次次把他从角落里捉出来,然后就像看到肥羊一般搓着拳头,露出一脸狞笑。

    或许是因为从小受到的差别待遇,以及这“见人矮三分”的处境,凤栖梧的性格也变得非常阴沉。如果没有必要,他根本就不想说话。这一点,即使是他日后终于成功翻身,也始终没能改变。

    这会儿,他抱着手中的资源袋,小步小步的在走廊里挪。耳边还能听到几个大孩子的议论声。

    “这个月的月例又变少了啊,这样根本就撑不了几天!”

    “没办法,谁让咱们自己弱,好的资源都给人家占去了。”

    两人一路抱怨着,直到他们无意中看到凤栖梧时,眼中顿时闪烁起了贪婪的光芒。

    “这不是栖梧弟弟吗?”一个孩子奸笑着,一巴掌推到了他的头上,“领了多少月例啊?”

    他的同伴也笑嘻嘻的凑了上来,同样是对着他的脑袋狠推了一把,“看见我们总躲着走,哥哥们不问你要,你还真就不知道自己孝敬一点啊?”

    在九幽殿,还有另一种争取资源的方法,那就是去巴结那些待遇优良的孩子。哄得他们高兴了,或许他们会随手赏你一点修炼资源。

    不过比起埋头做狗,显然更多人喜欢的,是直接打劫那些弱小的孩子。尽管他们的月例也不多,但只要多打劫几个,那不就积少成多了吗!

    凤栖梧被两人或调笑,或推搡的戏弄了好一阵子,终是冷着脸开口了。

    “欺软怕硬。我这一点有什么稀罕的,有种的你们组团去揍那些少爷小姐啊,抢一次就够你们吃一年了。”

    对面的孩子没想到他还敢顶嘴,恼得又在他头上狠狠推了一把:“嘿我们还就欺负你了怎么着?资源给你拿着就是浪费,你当初可是被囚龙柱测试出来,和各大元素都不亲近,那就是说你就是个废物啊!难怪修炼这么多年也是那副熊样。”

    凤栖梧暗暗握紧了拳头。在他心里,同样有一股愤怒之火在燃烧着。

    大家都是同样的出身,凭什么我就要一直被你们欺负?

    既然你们的本性就是欺软怕硬,别人越是软,你们就越是变本加厉,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会做一个任人宰割的弱者!

    全身的灵力都涌动起来,凤栖梧强势杀出,朝两人连连进攻。

    “嘿,这小子还想揍我们哪!”对面的两个孩子就像是见着了什么稀奇事物,一起哈哈大笑,接着,也是毫不畏惧的挥起了拳头。

    回房间的路上,需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而这条走廊侧旁,有着一个巨大的毒潭,名为“万毒潭”。这些孩子们也知道潭中毒性厉害,平时从来都是绕着走的。

    这一次,或许是打架时的疏忽,三人动手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万毒潭的边缘。而在那两个孩子一齐出手后,凤栖梧本就势单力弱,脚下一滑,竟是“扑通”一声,跌进了万毒潭!

    “他死了?”望着下方翻滚的潭水,其中一个孩子似是吓了一跳。小心的探出头,向潭中张望着。

    “那可是万毒潭哪!毒性非常猛烈,听说几位尊者有时都会在万龙潭修炼,但是就连他们都不敢待太久!”望过片刻一无所获,那孩子又忍不住转过头,向身边的同伴确认道。

    “死了就死了,”那同伴没好气的一摆手,“一个没权没势的小子,殿主能把我们怎么样?”

    这时,先前那孩子也笑了起来。

    “你还当我在担心他?你不想想,他要是死了,以后上哪找那么好欺负的人啊?”

    这话似乎也说中了另一个孩子的心声,随后,两人再未理会,一起大笑离开。

    毒潭表面,咕嘟咕嘟的冒出了几个气泡,犹如一条凶残的毒龙,正在品味着刚刚咽下的食物。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