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8章 开门不利
    当所有人都在为墨孤城的胜利惊叹时,颜雪梦独自来到叶朔身边,抬手搭在他的背上,温柔的安慰着他:

    “叶朔,这只是第一场,你不要太难过……”

    作为天霄阁大小姐,颜雪梦虽然单纯,却并非完全不谙世事。她很清楚,叶朔自从来到天宫门后,他所有别扭的表现,都只不过是因为,他在自卑。

    这里是最高规格的考场,各方天才云集,有着顶天大背景的子弟一抓一大把。在这群人当中,叶朔就实在是太过平平无奇了。

    他出身在边陲小国,孤身一人从穷乡僻壤间走出。虽然通过不断的努力,他已经达到了和众多天才平起平坐的位置,但在他心里,始终都有着抹不开的芥蒂。

    他介意着他平民的身份,介意着他没有推荐名额,他甚至从来不愿和自己过多接近,因为他不愿被扣上一个“吃软饭”的帽子。

    因出身而自卑,又因笃信着自身的实力而自傲,自卑和自傲,这极端的两种情绪一直在他体内冲突着。一旦境况有一丁点不如人意,他就会像一只刺猬一样,变得敏感而尖锐,刺伤别人,也刺伤自己。

    无论如何,他都是自己在外面的第一个朋友。现在他来到天宫门,就好像是来到自己家里做客,身为这里的半个主人,颜雪梦觉得自己有义务,安抚好这个来自远方的客人。

    令她有些悲伤的是,叶朔接下来的反应,果然一如她所预料。他狠狠的打开了她的手,冷冷甩下一句:“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颜雪梦紧追上一步,还想再劝,这时,一旁忽然响起了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

    “没错,说虚伪的同情话,没有意义。重要的是,后面几场要赢回来。”

    那一身哥特式装扮,白皙的面庞,血红的眼瞳,盈盈俏立在侧的,竟是凤君瞳!

    “叶朔,我来帮你训练。”不顾两人的震惊,凤君瞳主动向叶朔发出了邀请,“你不想见识一下‘真实之眼’真正的威力么?”

    “你……”虽然她那张没有任何情绪的面容,和群战之时一般无二,但不知怎的,叶朔总是嗅出了一股阴谋的味道,“你为什么?”

    难道她是想把自己骗进某个密室,就动手夺取自己的宝鼎碎片?当初抹除她的记忆,难道仍是有着残留?更或者,她会直接把自己带到九幽殿主面前?

    “你不用管那么多。”凤君瞳并未理会他的顾虑,“想超越自己就跟我来吧。”留下这一句后,她掉头就走,步履匆匆,竟连叶朔是否跟上都没多看一眼。

    去,还是不去?叶朔咬牙寻思着。但一接触到颜雪梦担忧的视线,在他心里,就有一种逆反情绪涌了上来。

    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里是在天宫门,看她能把我怎样?

    这么想着,叶朔没再理会颜雪梦,就小跑几步,跟在了凤君瞳身后。

    第一场比赛结束得如此迅速,也是令大多数人始料未及的。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省下观战时间,或修炼,或娱乐,倒也是一件好事。

    很快,观众们三三两两的离开了考场,而沈安彤手中还抱着没卖完的鲜花和应援板,另一手费劲的清点着灵石,自然就落在了人群之后。还没等她如蜗牛般的挪出赛场,面前就拦过了一道人影。

    “小丫头,也给我一个。”

    沈安彤震惊的抬起头。如果是普通的客户,她自然乐得双手奉上,但问题是……对方竟然是哥舒冲!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老老实实做啦啦队的类型啊!

    起初沈安彤还怀疑是自己听错,小心的抬起头,当她看清楚那张熟悉的脸,以及对方因久候而显出的不耐之色,吓得她赶紧将一肚子的疑问都咽了下去。瞪着眼睛递出了一块应援板,最终仍是忍不住试探道:“你也是……墨孤城的崇拜者?”

    谁知,哥舒冲看她的眼神更嫌弃了,一扬手就将应援板打开。

    “不是这个,我要花。”

    沈安彤心中的震惊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他竟然会喜欢花?明明看上去,他就该是那种最不懂浪漫的人啊……这真是……怪怪的……

    哥舒冲也着实是难伺候,挑挑拣拣半天,好不容易算是选中了一束,还没看过两眼,就抬手一丢,扔回了她怀里。

    “什么破花,要颜色没颜色,要香味没香味,送给你了。”

    接着,他掉头就走。脚步迈得飞快,好像生怕沈安彤会重新追上他,再把花塞给他一样。

    “这……这什么鬼?”留在原地的沈安彤还没回过神。抱着怀里那一大束鲜花,再联想到先前哥舒冲的表情,一个最不可能的猜测,忽然从她心里冒了出来。

    “他……不会是在送花给我吧?”

    ……

    那一天剩下的时间,跟随凤君瞳离开的叶朔,就一直是在加紧特训。

    “九幽殿的功法,是与黑暗法则相融,以身化道,以黑暗为媒,让万千道蕴为我所用。”

    凤君瞳一边解说,同时身形旋转,双手中各自释放出一道黑暗能量。黑雾不断扩大,很快就将她周身都淹没在内。而这个时候,叶朔也确实感应到了空间内法则的变化。

    这就是……黑暗法则么?

    在不了解的时候,他总是理所当然的认为黑暗法则是邪恶的。但此时设身处地的加以领会,他却忽然觉得,这种法则,其实也不过是由各种游离的能量所构成,就和任何一种元素法则,都没有什么分别。

    一直以来,有光明则必有黑暗,这就像是有白天则必有黑夜,难道你能说黑夜就是邪恶的吗?

    不过是因为,常有修炼黑暗法则的人,将功法用于行凶作恶;而凶徒也时常借着黑夜的遮掩,横行不法。这就使黑夜被人忌讳,而本来并无正邪倾向的黑暗法则,也往往令人谈之色变。

    只是,现在叶朔虽然有了初步的感悟,但要想彻底领略一套法则,毕竟还是相差太远。别说是他,就连凤君瞳,也只能尽量向他示范各式黑暗系灵技,至于能够参透多少,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至于天霄阁,他们主修的是光明法则,和我们刚好相反。不过你只要熟练掌握了黑暗法则,举一反三,当可应对。”

    结束了初步的示范后,凤君瞳血眸闪动,身形已是横掠而出,提掌便向叶朔劈去。掌势过处,化开了一道深沉的黑暗沟壑,混沌雾霭弥漫而开。

    没有什么,比实际的战斗更有助于提升了。叶朔也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展开诸般手段,打得酣畅淋漓。一方面,他在仔细体会着黑暗法则的精髓,而另一方面,他也想让凤君瞳看看,自己还是有实力的,不是需要全凭她施舍的!

    一连数个时辰战过,叶朔跌出几步,已是气喘吁吁。真实之眼威力全开,没有颜雪梦的帮助,他应付得确实相当狼狈。不过,这样的实战同样令他有着很大收获,对那些黑暗系灵技,他不敢说自行使用,但至少再对敌时,不至于全然束手无策了!

    “你为什么要卖队友?”尽管心中对凤君瞳有所感激,但叶朔的戒备仍未消散,“为什么要帮我?”

    他可是始终牢牢记着,对方是九幽殿的人,是顾问的仇家,也是想要夺取自己宝鼎碎片的人!

    久战过后,凤君瞳的呼吸也同样急促了几分。但或许是她那张过分苍白的面容,以及说话时平直一线的语气,却是令人感受不到多少异常。

    “你想提升实力,我只是在帮助你。”

    “只要能让你有所长进,就算是敌人,也比那些只会说漂亮话的朋友有用得多。”

    “如果你认为我是别有企图,那你真正不相信的人就是你自己。因为你竟然会被我一个小小女子摆弄得团团转,难道不是吗?”

    “不……”叶朔惊异于她的伶牙俐齿,“我奇怪的只是,为什么你现在的表现,和之前在擂台上差了那么多?你该不会是……”他尴尬的扯了一下嘴角,“撞坏脑子了吧?”

    凤君瞳面无表情,瞪着那双血红的眼瞳,一步步的走到了他面前,抬起头仰视着他。

    “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这一句话,她的语气竟是透着迷茫,犹如在寻找着一个失落的故人。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叶朔没好气的顶了回去。他哪知道这个妖女突然是哪根筋搭错了啊!

    凤君瞳没再说话,只是那样直直的看着他。血瞳中的纹路缓慢旋转,似乎想要一直看进他心里。

    ……

    到最后,叶朔也没能弄清,他和凤君瞳究竟有什么渊源。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第一场的开门不利,接下来的比赛,他就一直都像是受到诅咒一般,迎来了一系列的输,输,输!

    第二场。

    “你看不起我。”

    凤栖梧冷冷的看着他,低沉的吐出这一句话。看样子,他仍然在记着叶朔改换对手的仇。

    在他手中,仍然托着那一只标志性的沙漏。而他就这样一手推出,将沙漏平托在叶朔面前,缓缓翻转。

    “你会出局。”

    ——来自时间小子的“绝对预言”。

    其后的比赛,他扬手将沙漏抛上半空,身形化为一道利箭,瞬息间就如闪电般的展开攻击。而那坠落的沙漏,时而被他一掌托起,时而被他以脚尖支撑,始终不曾落地。

    在这连绵的攻击中,叶朔的处境,全然就是被动挨打。直到凤栖梧出够了气,扬手一挥,一道毒龙席卷而出。叶朔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从头“紫”到了脚。

    根据当时把他抬下台的人所说,那时他每一寸皮肤都透着紫胀,肌肉也变得如同怪兽的鳞甲一般,凹凸不平,看上去就像是已经毒发身亡了。

    这一战,更加奠定了“顶级毒师”的可怕地位。

    第三场。

    凤薄凉非常擅长黑暗法则,以她通天境的实力,已经可以操纵法则作战。在她面前,叶朔觉得不管自己和凤君瞳训练多久,也都是没有用的,毕竟,她才是真正的“本家”啊……

    对于凤薄凉的实力,观战中的江烬空也给予了好评。容霄自不必说,凉子在他眼里,就永远都是最好的。就连那一向喜怒不惊的墨孤城,都是冷漠的抬起一道视线,朝着那张擂台多看了两眼。

    第四场。

    “极冰盛宴!”

    颜月缺双手平平展开,叶朔还没等迈出一步,周身就已经寸寸结冰。当他被抬下擂台的时候,已经是彻底成为了一个冰人。

    第五场。

    皇甫离的实力,比起三年前在西陵宗家遭遇之时,已经长进了太多。他那愈加纯熟的血神**,以及丰富的战斗经验,打得叶朔节节败退。

    沈安彤看得两眼发亮,又在哥舒冲望来时谦卑赔笑;司空圣在台下捶胸顿足,打扰了江彩妮看比赛,被她揪住耳朵,狠狠教训了一通。

    第六场。

    顾铭栩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没想到竟然也这么能打。在他身周旋绕着一圈黄金阵盘,细看之下,完全是由一把把利剑组成。而那阵盘正在不断扩大,长剑的数量也在增加,单是辐散出的金色剑意,就刺得叶朔体表发寒,肩臂上隐约渗出血丝。

    第七场。

    叶朔都没来得及看见孟西山,就被淹没在了冲击而来的凶兽群中。他唯一能听到的,就只有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第八场。

    慕含沙缓步迈上了擂台,笑容如樱花般绝美。轻轻弯曲着手指,声音低柔,却透着慑人的狠辣。

    “叶朔,你竟敢打雪梦的主意,杀我表弟苏言默,当众羞辱君瞳小姐,是九尊者的眼中钉,屡次与我九幽殿为敌,这五条重罪,该怎么说呢,我就教训你五十次吧——”

    他的双眼猛然大张,一股无形波动扩散而出。

    来自天符师的精神压迫,让叶朔在擂台上被冲刷得东倒西歪,脑子里就像在被无数把钝刀切割。当初在符师工会所经历到的痛苦,现在他足足体会到了五十次!

    慕含沙相当满意的看着他现在的状态,锋芒如刃,始终是紧紧的追随着他。叶朔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即使是同样和他有旧怨的李冰河和冷栖,听在耳中,也不免阵阵胆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