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 十个回合
    决赛场地,和先前的群战相似,所不同的,是在偌大的场地中央,就只有唯一的一张擂台。这也注定了,在这里奋战的两位选手,将会得到绝对的关注。

    此时,叶朔和墨孤城已经分别站上了擂台。远远的打量着对方,等待着考官吹响开战的号角。

    而在擂台下方,已经乌压压的围满了观众,无论是第一场比赛的影响力,还是墨孤城如日中天的名气,都足以将这场比赛的关注度,彻底的推向巅峰。

    人群一角,凤栖梧双目阴沉,紧盯着叶朔,口中仍在嘀咕着:

    “他看不起我。”

    临场改变对手,优先去挑战墨孤城,那不就代表着,他觉得自己并没有竞争力吗?不爽,不爽!

    凤薄凉有些好笑的安慰着这个钻了牛角尖的弟弟:“好了小梧,其实他们先打也是好事,咱们就先看着,刚好知己知彼嘛!”

    “他看不起我。”凤栖梧闷闷的哼出一句,周身的低气压似乎更加浓郁了。

    这一战,就连那些各大宗门的顶尖天才,也全都围拢了过来。当然,这其中并没有人关注叶朔如何,他们都是被墨孤城吸引来的。倒要好好看看,这有着“第一天才”赞誉的人,到底会有多强!

    皇甫离也在紧张的关注着。群战考核,他们被分在了不同的擂台,那时他只能专心迎战,无法分心,而现在,终于……终于有了一个近距离观看他战斗的机会了!

    哥舒冲一眼看到了弑九天,旁人怕这个煞星,他可不怕,扛着背上的鬼头大刀,摇头晃脑的走了过去。

    “你竟然也来了?”

    “怎么着,看好哪一边?是不是特别矛盾?”

    弑九天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如刀锋般的目光掠过擂台,笔直扫向了另一端的墨孤城:“自然是他。”

    哥舒冲一愣,到了口边的调侃也卡在了喉咙里:“嗯?怎么会是他?他不是把你踢下擂台的人么?”朝着叶朔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我还以为你会支持那个傻小子。”

    弑九天仍是神色冰冷,但他紧握在手中的剑,忽然“铮”的一声弹出半截,与剑鞘摩擦,发出一声尖利的嗡鸣,震得哥舒冲的脑袋都有些发蒙。

    一旁的哥舒庆早已看破其中玄机,冷着脸扫了二人一眼,淡淡道:“他输给了墨孤城,如果墨孤城再输给其他人,岂不是说他也一样输给了那个傻小子。”

    哥舒冲恍然大悟,连声赞叹道:“原来如此,还是大哥高明!”然而任他夸得天花乱坠,哥舒庆却始终只是冷着一张脸,倒闹得他讨了个没趣。

    一边是永远把自己当智障的大哥,另一边的弑九天也是冷着脸杀意森然,哥舒冲只觉得,自己好像被夹在了两座冰山当中。

    啊……果然还是那个小丫头比较有意思!

    紧邻擂台的一端,乔曦莹正在努力的挥着手,冲台上尖叫着:

    “孤城师兄加油啊!教训他!”

    而沈安彤,已是早早在场内卖起了鲜花和应援板,颇受墨孤城的支持者欢迎,生意异常火爆。

    其实像这些东西,很多女生是同样会准备的,不过毕竟是第一场比赛,很多人都还没有回过味来。沈安彤则不同,决赛前的七天休整期,她白天是和容霄凤薄凉等人调查凶手,晚上回到宿舍,就加紧制作各式应援板。一边是积分奖励,一边是真金白银的收入,两手不落空。

    果然,要想抓住商机,讲究的往往就是一个“先下手为强”。

    台下的喧闹,叶朔同样注意到了。

    那些议论声,几乎是一边倒的看好墨孤城。尤其是乔曦莹和沈安彤,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叶朔早已经把她们看成“自己人”了,但现在她们却不支持自己……越是这样,叶朔就越是愤怒,而这份怒意的对象,直指墨孤城!

    缓缓抬起大拇指,朝着对面遥遥竖起。而后在全场的注视下,指尖猛然下翻!

    随之颠倒的,除了翻覆的尊卑,还有所有人惊异的眼。

    这个手势,实在是太挑衅了!不少围观者都被激起了火气。这只是一场比赛,他根本就没有做到尊重对手!

    这一刻,墨孤城冷漠到极致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轻微的波动。

    他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怒意。那是对他尊严的挑衅。

    “十个回合。”

    墨孤城冷冷的开口了,直视着叶朔,他的声音犹如万年不化的寒冰。

    “如果十个回合还不能打败你,就算我输。”

    挑衅回去了!围观众人都瞪大了眼睛。虽然他们都相信墨孤城的实力,但真要在十个回合内结束十强战,这种事真能做得到吗?毕竟能打进决赛的,每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万一他放下豪言却无法成行,岂不就成了自打脸?

    就连考官也感到不妥,主动指出道:“但是,墨孤城选手,比赛并没有这样的规则啊?如果你要坚持的话,我们可能需要先请示一下天宫主人……”

    如果十个回合没能分出胜负,到底是算他输,还是继续比赛?

    算他输吧,是对他不公平,毕竟这最终决赛,要决出的就该是真正的强者,而不是赌气之下的虚假排名,这可是关系到今后一系列的资源供应,马虎不得。但要继续比赛吧,之前也是他自己放下话的,那不是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是言而无信?

    墨孤城却不理会考官解围的好意,冷冷道:“不过是我和他的个人胜负。我说了算。”

    另一边,叶朔暗暗握紧了拳头。这十个回合之约,表面看来是对方的自我约束,但实际上,他同样是将了自己一军。

    如果自己想要赢得完美,就必须在十个回合之内真正的打败他。如果只靠撑过时限,等他自动落败,那和当初的“沾光晋级”还有什么分别?

    两人四目对视,各自分毫不让,就在观众哗然、考官为难之际,考场之内,忽然降下了一道惊人的威压。每个人都能感到自身被一股无形的规则笼罩,手脚却是半点也动弹不得。

    接着,一道暗含着法则意蕴的声音,带着轻微的笑意,就在考场上空响了起来。

    “一定范围内参赛者可以自己制定规则。不过孤城啊,要赢就要赢得漂亮,千万不要为了耍帅,反而砸了自己的招牌啊?”

    那个声音……他是天宫主人!

    墨孤城双目之中,陡然间涌起一股狂喜之色。向来沉稳如山的他,这一刻竟是在擂台上激动得发抖。

    大人一直都在关注着我……而且,他还知道我的名字!他是欣赏我的……绝对没错!

    仿佛多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墨孤城一时竟是惊喜到不能自拔,好一会儿,他才短促而坚定的答了一声:

    “是!”

    大人在看着我,我一定会赢,而且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赢!

    控制台内,凤暮山看到大人这般迁就墨孤城,有些不满的移开了视线。

    而考场中,由于这意外的一幕,已经是全场沸腾。

    参加考核至今,天宫主人这还是第一次向他们说话。听他的口气,他对墨孤城已经很熟悉了。果然不愧是顶尖天才啊!一道道又羡又妒的目光,立时从各个方向投向了墨孤城。

    而对面的叶朔,仅仅是再度攥紧了拳头,掌心泛起一阵阵的剧痛,刺激着他的血液汹涌燃烧。

    从某种程度来说,天宫主人也确实是他曾经的偶像,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到他,要说心里完全没有悸动是不可能的。但现在他更关心的,还是眼前的这一战。

    尽管他已经突破到了化气四段,凭借身负的种种手段,就算是面对墨孤城,也不是完全没有一拼之力。但如果定要将胜负限定在十个回合之内,他就没有绝对的把握了。难道……真的要一开始就使用“自我沉睡”吗?

    墨孤城……墨孤城……现在望着他,过去受到他压迫的一幕幕,都在叶朔的脑中闪过。

    玄天派灭门,你执意救走墨凉城,自发揽下他所遗留的仇恨……

    佣兵工会,你指使所有人对付我的仇……

    还有在清心武馆的时候,你以公正为名,却不忘在旁人面前抹黑我……

    你处处都在针对我,你这个强势的天才,一直都挡在我前进的道路上,践踏我的尊严,干扰我的选择……

    必须要打倒你,我才可以重新坚定自己的道心,才可以……迈出新的一步!

    当叶朔正在暗下决心之时,墨孤城已经投入了战斗。

    在他周身,散发出一浪接一浪的强横威压。赛场仿佛化为了一片黑暗空间,只有他身侧那连绵的白光,如刀刃,如海浪,擂台的石砖相继被掀飞而起,在半空中又齐刷刷的爆裂成一片粉末。神威如狱,浩瀚如星河倒降,那份深沉的压迫感,简直令人打从心底里感到绝望。

    叶朔的身子剧烈的摇晃起来,他竟是已经站立不稳,双脚就像踩了滑板一般,向后方急剧倒滑。能听到周身骨骼如炒豆般的爆响声,那是他的身体在恐惧。那份无言的震慑,竟是跨越躯壳,直入灵魂!

    “好强……怎么会这么强?”

    叶朔艰难的将手臂横在面前,抵挡着如刀刃袭来的阵阵压迫感。虽然他早就知道墨孤城一定很强,但为什么真切的面对他,自己竟是无力得像一个不曾踏入修灵界的小孩子?难道他们之间的差距,真的就有那么大?

    威压仍在增强,叶朔感受到了来自整个世界的压迫,那仿佛是整个宇宙一齐向他压落了下来。自己的身体也被瞬间粉碎,化为了星际间飘零的尘埃……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叶朔的瞳孔急剧紧缩,最终,他迎着那铺天盖地的威压,毅然闭上了眼睛。

    身子在一片黑暗中下坠,他很快就进入了一个熟悉的空间。那里是他的神识空间,和第二意识体的交流,就正是在这里。

    叶朔不敢过多耽搁,刚等意识适应了法则的转换,就猛地奔跑起来,放声呼喊:

    “听着,我们需要合作……!”

    但,还不等他找到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第二意识,眼前的空间,忽然就化开了一道道的裂痕,整个空间急剧动荡,接着就如破碎的玻璃一般,“砰”的一声炸裂了。

    叶朔重新回到了现实的赛场上。在虚实过渡的一瞬间,他感到了一种由衷的恐惧。

    这还是第一次……竟然有人能让自己的神识空间都粉碎。这就是……真正的力量吗?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看不到眼前的人影了,一片漆黑之中,只有不断冲刷的能量风暴,它们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将自己彻底淹没……

    接着,是一片彻底的黑暗。

    当叶朔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已经呆坐在场外了。冷汗湿透了他全身的衣衫,周身各处,都还残留着苦战过后的疼痛。

    墨孤城已经走下了擂台,所有人都簇拥着他,欢呼着他成为了胜利者。

    就连颜霂霖也主动上前,对他露出了和煦的微笑。

    “孤城兄,刚才那一招法则压迫,真的很强势,我已经非常期待和你的决战了。”

    这还是两大天才的第一次对话,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无声的见证着这历史性的一刻。

    然而,那处在目光焦点处的墨孤城,却只是冷漠的扫了颜霂霖一眼,连礼貌的置答也是不屑,就高傲的掉头离开。

    竟然连颜霂霖的面子都不给!众人都是暗暗惊叹,这位绝顶天才,果然是很有个性啊!

    不过,时至今日,却是没有人会再去指责他任何。毕竟就如那句话所说,有实力的人,总是比较有脾气的。而墨孤城的实力,足以当得起他的傲气。

    望着那道远去的背影,众人都是暗自唏嘘。那份高傲,那份坚韧,当真称得起:心有所向,则无所畏惧!

    第一场比赛,就以这样一个既令人意外,又并非意外的结果收场了。

    说不意外,是因为所有人都已经料到了墨孤城的胜利。

    说意外,是没有人想到他会胜得如此轻易。

    虽然做下了十个回合之约,但先前的交战,可是将这个数字,又大大的缩短了。

    究竟,在他身上有着多少潜力,如果他真正展现出全部的实力,又会有多么的惊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