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4章 诈
    凤薄凉那一层九幽殿大小姐的身份,足以让她在调查中畅通无阻,不过容霄和沈安彤这一边,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眼下,他们刚刚和元朗见了面,才表明过来意,还不等进一步游说,元朗就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怒瞪着两人,眼里满是戒备。

    “你们是什么意思,怀疑我就是凶手吗?”

    沈安彤大大方方的按着他坐下,完全是一副老熟人的态度:“当然没有啦,如果我们怀疑你,那肯定是暗中调查你,又怎么会这么光明正大的来问你呢?”

    看到他的抵触消散了几分,沈安彤见缝插针,搭住他的肩,循循善诱道:“所以啊,就是因为我们相信,你绝对不会是凶手,才希望你可以成为我们的盟友,我们一起解决了这个案子,积分大家分啊!”

    共同利益,永远都是拉近距离的捷径。

    不过,有关先前那一通天花乱坠的分析,她却并没有在元朗面前提起。因为她非常明白,庶出子弟最反感的,就是被人当面称他是庶出。何况,如果他真想谋夺大哥的皇位,也绝不会希望给一个外人看得通透。

    “首先能跟我们说说,当时那张擂台上的情形吗?”沈安彤开始尝试着“还原现场”,“比如说,谁和顾铭栩站得比较近之类的?”

    元朗双眼上翻,似是努力的回忆了一下,但很快,他就烦躁的抓起了头发:“你们也知道,擂台很大,我和顾铭栩并不在同一个战斗区域,他那边的情况我也不了解。”

    “在擂台上的时候,大家都是专心应付眼前的敌人,谁有空理别人怎么样啊!”他似乎越说越激动,双手乱比划着,差点又要跳起身,“我……我在洺汐公主提出来之前,我根本就连他遇到过刺杀我都不知道!”

    “没错没错,”沈安彤立刻附和,“我那边也是,就算是有人死在擂台上了,估计我都不带知道的。”

    元朗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再看沈安彤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亲切:“可不是吗!你能懂就好了!我知道,我们元夏国还有光华国,跟天圣国关系有点微妙,你们会怀疑我们也可以理解,但是我觉得,你们调查的方向错了。”

    “你们肯定是想朝着,跟顾铭栩有过节,或者有利益关系的人身上去查对吧?”见两人都望着自己,元朗神秘的换了口长气,“但是在我看来,凶手跟他,很有可能根本就不认识!”

    “就是因为他是种子选手,实力也确实不凡,凶手把他视为出线的威胁,又知道自己不一定打得过他,所以就想弄点毒药干掉他,算是上一层双保险。”

    “为什么凶手会有毒药,可能是比赛前早就准备好的。到时候不管分在哪一组,都要干掉同组的种子选手。”

    “只能说,凶手是一个为了获胜,特别不择手段的人!这就是一场针对种子选手的无差别袭击啊!”

    元朗说着再次激动起来。看来这些推测在他心里已经憋了很久,他早就希望能有人见证一下自己“神一般的推理”了。

    至于凶手的身份么,也绝对不可能是个路人甲,否则一边是种子选手频遭刺杀,一边是个不起眼的角色意外出线,谁都会看出另有隐情。所以,那一定是个本身有点实力,就算出线也能被大众接受的人!

    不过,说来惭愧,他就只能分析到这一步了。在不能准确锁定目标之前,万一自己这“最接近事实”的推理,给凶手听到了,也拿毒药来对付自己,那就麻烦大了。

    沈安彤听着他的滔滔不绝,却是有些同情的叹了口气。这孩子一看,就是一年到头都被他皇兄元君陌抢尽风头的。所以难得有人肯关注他一下,他就一下子倒出了这么多话来。

    “那为什么,最后受伤的就只有顾铭栩呢?那张擂台上的疑似种子选手,又不是只有他一个?”

    虽然在他第一次说出“无差别”时,沈安彤在心里,就暗暗将他的意见列为了“仅供参考”。不过为了听他如何自圆其说,她还是强撑起一张求知的脸,继续询问道。

    元朗愣了愣,接着就一口答道:“因为,就是碰巧了你知道吗?那徐子继有傀儡保驾,凶手近不了他的身,凤栖梧又是顶级毒师,就算对他用了毒也不管用。所以,最后中毒的就只有顾铭栩一个了呗!”

    “有点道理。”在沈安彤开口之前,容霄忽然认真的点头,“你的意见我们会考虑。”

    告别了还沉浸在推理幻想中,认为自己就是一个“被皇家耽误的神探”的元朗,两人又马不停蹄的去拜访连华凯。

    途中,沈安彤忍不住道:“哎哎,霄哥,你该不会真的觉得,这次刺杀是无差别吧?”

    容霄不置可否,沉吟道:“我只是觉得,他的思路是可取的。”

    “有时候,我们确实应该尝试着转换一下思维,也许很多事情的真相,并不是我们所看到的那样。”

    ……

    随后,在连华凯房中,沈安彤一番如法炮制,声称“我们能信任的人只有你”,“你就是唯一的神探”后,连华凯表现得比元朗更加激动。

    “这个事啊,你们问我那就问对人了!”

    “在我心里,凶手只有一个,那就是……”

    这两位皇子说话都有大喘气的毛病。沈安彤和容霄知道,那就是他们想求关注的表现,都配合着做出认真等待状。

    连华凯再次做了个深呼吸,手指朝下方连点三次:

    “徐子继!”

    “为什么是他?”沈安彤觉得自己这口气又泄了一半,闷闷的问道。

    “那还用说吗?”连华凯说得头头是道,“事后凶手不是没找到吗?因为凶手,就是他操纵的傀儡!”

    “没错,他先把傀儡放出去刺杀,然后再把傀儡收回来,神不知鬼不觉!”

    “什么?动机?当然是为了晋级了!如果顾铭栩和凤栖梧一定要除掉一个,当然是给九幽殿少爷卖个人情比较好吧?”

    沈安彤和容霄都是默默的叹了口气。看来这真的

    是个草包。难怪身为嫡出,最后还是被五皇子连华灿抢了风头。

    一连接触过两人,都是无功而返,他们也只能回到大厅中,与凤薄凉会合。

    “凉姐,你那边怎么样?”沈安彤一上来就问着。

    凤薄凉摇了摇头:“樊信应该不是凶手。关于毒药的流通渠道,他都给我讲解得非常详细,我看得出来,他是把自己摆在一个‘帮手’的位置上,而不是需要为自己掩饰的凶手。”

    一边说着,她的手指也在玉简上轻轻划动,翻看着先前樊信给她列出的清单。

    “倒是可以考虑通过这些渠道去调查一下,不过希望未必会大。毕竟这种黑市交易,常来的都是老客户,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把他们的信息卖了吧?”

    “你们那边呢?”而后,她又抬起头,问道。

    沈安彤哀叹一声:“别提了,脑洞开的是一个比一个大,真的有价值的建议呢?一个都没有!唯一的收获大概就是,我估计那两个真的不是凶手,所以啊,线索又断了。”

    三人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些无奈。看来要想根据蛛丝马迹的线索,顺藤摸瓜,破获一个案子,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在他们琢磨着下一步的计划时,廊道口处,忽而施施然走来了一道曼妙的身影。

    “你们也是来调查凶手的么?”

    那人是阵道府的弟子,也是孟昭的师姐,孟婵。虽然她在皇甫离和司空圣的那场惊天大战中,和唐暮一样被冲下了擂台,不过她那一手出神入化的阵道,在前期的比赛中还是相当惊艳的。

    “你们说的那三个人,我之前也和他们分别接触过了。”孟婵说着,轻抿嘴唇摇了摇头,“得出的结论和你们一样。”

    “只可惜,皇子他自己,是真的一点都想不起凶手的样子了。我只能在他的房间里,为他布置了一个吸收天地灵气,有助于回气补血的阵法,希望他可以快点好起来。”

    “你也是想要赚积分的吗?”沈安彤望着她,全身都像护犊子一样的紧绷了起来。如果对方真的是竞争对手的话,她当然要死死按住自己口袋里的情报,同时尽可能多的骗取对方的情报,到最后再把她一脚踢开了!

    凤薄凉看着她这副好斗小猫的样子,有些好笑的抚了抚她的背:“安彤,平时看你挺聪明的,怎么在这方面倒是迟钝了。你还看不出来,人家喜欢顾铭栩啊。就算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她也一定会帮忙的,所以你不用担心她分了你的积分。”

    虽然自己并没有恋爱经验,不过对于那些萌芽的小暧昧,凤薄凉还是很敏感的。在孟婵提及顾铭栩时,眼中的那份深情款款,以及有意避开“直呼其名”的羞涩,再加上她专程跑去拜访,还给人家布置阵法,这一切,分明都是一个怀春少女的表现嘛!

    被她直言点穿,孟婵脸上果然是更多了点点嫣红。但微垂的双眸中,却流转着藏不住的情意。

    说来也是有缘,她就是在参加考核之后,才认识了顾铭栩。预选那天,这帮金枝玉叶第一次露脸,大厅中的她,就被顾铭栩的风度翩翩,以及独属于皇子的贵气所吸引。

    若是只论容貌神采,那么无论在任何地方,颜霂霖都绝对是全场瞩目的焦点。不过,或许是他太过优秀,是高高在上的谪仙,飘逸出尘,不食人间烟火,普通女孩见了他,只会在他的光彩之下自惭形秽。别说是去追求他,就算是多看他一眼,在心里暗暗的喜欢他,都会自认为是对他的亵渎。

    如果说颜霂霖是天上的神,顾铭栩就是地上的龙。他是更加实实在在,让人有机会去触摸到的。

    一系列的考核中,孟婵对顾铭栩的好感不断加深。她也渐渐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他。

    现在他们的身份还有很大差距,所以她暂且忍耐。等到他们都进入了天宫门,那时候,大家就是同门的师兄妹,真正的有了平等的地位。到时,她就可以正式去追求他了!

    虽说如此,在考核途中,她还是时不时就会私下去找顾铭栩聊聊天,关心他几句,送他一点小礼物,希望他可以记住自己点点滴滴的好。

    一场改变命运的考核,倒也能促成一段良缘。不过这倒也并非仅此一例,考核进展至今,考生中已经多出了不少的小情侣。每天到了餐厅里,都能看到他们互相喂饭,说着腻死人的情话。用异位面的话来说,那真是“虐倒了一片的单身狗”。

    旁人不说,就是孟婵的师弟孟昭,不也和邪风教的金思成了一对?往日在宗门里,孟婵什么都要胜过这个师弟,这回在终身大事上,她也不想落后!

    “我是阵道府的人,我倒有一个提议。”

    在爱情的驱使下,孟婵的脑筋转得很快。

    “既然找不到凶手,不如就把凶手‘诈’出来!”

    “我们可以在第四组的擂台上布置一个阵法,然后就对外散布消息,说只要把毒血放在阵法中心,就可以循着灵力,找出先前最后接触过这种毒药的人。然后,我们就躲在边上看,谁是那个最紧张跑过来围观的,谁就有可能是凶手!”

    沈安彤挑了挑眉:“但是也可能,跑过来看的只是好奇啊?你也不能拦着人家好奇吧?”

    多了一个免费帮手,沈安彤这回是不排斥了。只是当初对容霄和凤薄凉,她还有所收敛,现在遇到孟婵,自然没人能拦住她“大秀智商优越感”。

    孟婵闻言,也不免有些沮丧。但沈安彤很快就再次神气起来,打了个响指:“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要不咱们就这样,阵法呢还是照摆,但是我们可以在瓶子上涂一层无色透明的药水,然后就让第四组的参赛者,一个一个的进房间,触摸一下瓶子,告诉他们,阵法会自己找出凶手的。”

    “等他们出来以后,让他们再触摸另一个阵法。之前有接触过药水,和没有接触过的人,所生成的灵力图谱会是不同的。这样咱们就能知道,之前到底是谁心虚,没有接触过瓶子了。怎么样,这种事能做到吗?”

    孟婵最初还有些诧异,但渐渐的,她的双眼就越来越亮。

    “听上去……可以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