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0章 赏赐
    沈安彤正失落间,背后忽然响起一道调侃的奸笑。

    “小丫头,既然你这么想蹭饭,不如跟着我们走?”

    哥舒冲一只手揣在裤袋里,另一只手将大刀扛在颈后,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在他身旁,哥舒庆还是那副喜怒不形于色的冰块脸,视线只是短暂的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下,就恢复了漠然。

    “不过你果然是跟血骷髅那小子走得挺近哪,”好话说过,哥舒冲又威胁的眯起了眼睛,“之前还想骗我?”

    沈安彤调整了一下心情,很快就娴熟的装出笑脸:“哪有哪有,怎么敢呢?我这不是为了接近他,套取第一手的情报嘛!那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我就请你们吃饭好了,我有好多的情报可以透露给你们。”

    哥舒冲和哥舒庆对视一眼,见他目无波澜,便就爽朗的笑道:“行啊。”

    在几人身后不远处。

    “你刚才干嘛那么拼命啊?你找死啊你?”江彩妮一路搀扶着司空圣,边用手帕为他擦净面上的血迹,口中仍是不住的指责道。

    司空圣皱了皱眉,有些警惕的瞪着她:“臭丫头,你怎么突然这么温柔,弄得我心里发毛啊?”

    江彩妮一阵语塞,意识到自己这莫名的心虚,她再次提高了声音:“废话,你要是就这么死了,那太便宜你了!你之前欠我的,我还是会从你身上一点点讨回来的!”

    她情绪激动,手上的动作也猛然加重,司空圣疼得倒吸一口冷气:“嘶……啊……很疼啊,臭丫头你给我轻点!”

    “就该疼死你这个不长记性的!”江彩妮一瞪眼,在他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但看到他疼得龇牙咧嘴,再为他擦拭时,手上确是有意的放轻了几分。

    队伍的较前方。

    慕含沙独自行色匆匆,忽然,一道身影快步追上了他。

    “慕含沙,刚才你赢得真是难看啊。所有人都在说,你们这组出线的另一个人,应该是血云堂那个小子呢。”

    这说话酸溜溜的,自然就是那在擂台上输给他的盖承了。

    慕含沙扫了他一眼,冷冷甩下一句:“至少比你赢得好看。”

    盖承眼角一阵抽搐,正要再加讥讽,一道披着华丽长袍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含沙兄。”

    盖承顿时一喜。来人正是他先前的盟友,连华灿!

    “含沙兄,不打不相识,”然而,连华灿看都没看盖承一眼,只顾微笑着向慕含沙说话,“经过这一次的比赛,我是更加欣赏你了。我看,咱们做个朋友如何?”

    “五皇子,之前我们可是约定好的……”盖承瞬间变色,急得大喊起来。

    “失败者没资格在我眼前叫嚣。”连华灿一摆手,好似只是赶走了一只讨厌的苍蝇。而后,他转过视线,继续微笑道:“含沙兄,怎么样啊?”

    慕含沙沉默的打量着他。以他多年混迹九幽殿的经验,自然看得出前来向自己示好的人,究竟是真心还是别有企图。

    如今他打进了前十,连华灿想要巴结他,这无可厚非,不过此人和盖承不同,就算先前自己破解了玄光宝镜,一举将他击晕,但如今他面对自己时,眼中却并没有多少怨气。看上去,倒还算是个输得起的。

    “既然五皇子肯赏脸……”慕含沙的嘴角缓缓扯起,那绝美的笑容,宛如满树的樱花绽开。

    “我自然乐意。”说着,他也抬手相握。

    和光华国的皇子结交,对自己有礼无弊。就算他是怀着利用之心,但自己,又何尝不能同样将光华国,培植成九尊者一脉的附属实力?

    不顾一旁盖承涨成猪肝般的脸色,连华灿脸上的笑容也愈发加深了。

    另一处角落里。

    “徐谧意,你刚才的表现太丢人了。”徐子继阴沉着脸,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完全从比赛失败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你不也是一样么?”谁料,一向温和顺服的徐谧意,这一次竟是毫不留情的顶了回来。

    徐子继如同被人戳中死穴,眼中的怒意猛然蹿起。但很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这股愤怒又被沮丧取代。

    “连前十都没打进去,少城主一定会很失望的……”

    徐谧意沉默的随他走出一程,忽然嘴唇轻动,说出了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

    “也说不定,有一天你会感谢今天让你失败的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徐子继心中陡然一震,转过头死死的盯着她。

    说来也奇,这个同族的妹妹,小时候非常活泼好动,但在她无端生过一场大病后,整个人忽然变得沉默了下去,就连修炼,也明显不再如前时卖力了。偶尔还会有些神神叨叨,说出一些如同命运谶语般的怪话。

    在傀儡城,他们徐家是一等一的大家族,族中子弟成年后,都会被送入城主府效命。只是不知何故,徐家虽然出现了不少的年轻天才,但就如同诅咒般,这些人中真正能够出人头地的,少之又少。大部分的人,都是在刚刚崭露头角后,就早早的夭折了。

    这些死去的天才,家族会为他们匆匆落葬。没有人见过他们的尸体,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因何而死。家族长辈在谈及此事时,也永远是讳莫如深。

    久而久之,便有了徐家“天妒英才”的传言。有人说,是这个家族的血脉太过优秀,遭到了法则的压制,因此真正能够成长起来的,十中无一。

    不过尽管如此,仍是有着一代代的天才前仆后继。毕竟修灵道路,富贵险中求,没有人会单为规避未知的危险,就压抑自己来之不易的天赋。他们都梦想着,能够成为那跳脱诅咒怪圈,真正掌控自己命运的人。徐子继也同样是其中之一。

    对于徐谧意的异常,徐子继曾经想过,莫非她是发现了家族诅咒的真相?但任他如何旁敲侧击,徐谧意在预言过后的回复,也总是那简简单单的一句: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队伍末尾处。

    温智宸和唐暮相互搀扶而行。望着前方黑压压的队伍,温智宸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

    “唐暮,你不觉得,血云堂那两个人,就很像我们吗?”

    “是啊,你和那个少主都是一样的笨蛋。”唐暮仍是嘴不饶人。

    温智宸苦笑了一下,但在他的视线垂落时,唐暮那宁静的双眸中,却掠过了一丝罕见的温和。

    “不过,你们都是努力的笨蛋。”

    在两人身旁,简之恒和关椴相视一笑。

    是啊,他们的天赋的确是比不上那些世家小姐,他们都是“笨蛋”。但是,他们仍然是在努力的向上爬,努力接近心中的梦想。这样……就足够了啊。

    考生队伍如潮水般向大厅前挪动着。虽然仍有少部分人,在为不如意的结果而愤怒不甘,但如今的大多数人,都在相互扶持着,也有很多人,在这场比赛中化敌为友,现在他们的脸上,都绽开着满足而真挚的笑容。

    超越自己,结交朋友,也许,这正是比赛的真义。

    ……

    “感谢各位的精彩表现。”当一众考生集合完毕后,考官笑容满面的站了出来,“下面,我宣布本次群战,最终的出线者名单。”

    “第一组,乾元宗墨孤城。”

    墨孤城高傲的迈着脚步,踏过人群,走到了最前方。他依然是那样目空一切,仿佛整场比赛的冠军,早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第二组,天霄阁颜霂霖,九幽殿凤薄凉,邑西国叶朔。”

    与墨孤城的绝对强势不同,颜霂霖身上,更多的是一种文质彬彬的气质,如同一潭温和的春水。但尽管如此,却依然是令所有人都无法忽视。

    作为出线者中唯一的女孩子,凤薄凉表现得落落大方,沿途时不时还会向围观者招手,笑容亲切随和。

    相比之下,跟在他们身后的叶朔,只觉得非常丢脸。他甚至不敢去看墨孤城的方向。那个人,现在多半也在鄙视自己吧……

    “第三组,血云堂皇甫离,九幽殿慕含沙。”

    皇甫离的目光,一直追随在墨孤城身上。虽然现在他们是平等的前十强,但他自己知道,论起真正的实力,他们之间,仍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第四组,九幽殿凤栖梧,天圣国顾铭栩。”

    作为同伴,慕含沙向凤栖梧友好的点了一个头,但这位冷漠的九幽殿少爷并未搭理,目光只盯着手中的沙漏。

    顾铭栩仍然脸色苍白,他现在强撑着站在那里,就好像随时都会栽倒一般。

    “第五组,天霄阁颜月缺,百兽宗孟西山。”

    孟西山双臂高举,以野人的姿态向众人欢呼。站在他身边的颜月缺一脸嫌弃,似是生怕他身上的污垢,会弄脏了自己高贵的衣裳。

    “以上十人,各给予高额积分奖励,确定进入决赛。”

    “另外,”考官停顿片刻,环视一周,又再度开口,“这一次在没能晋级的选手中,也有几位考生表现优秀,给予特别奖励。”

    一时间,众人都激动了起来,都认为加分名单中应该有自己。尤其是那些本来被看好,最后却意外出局的种子选手,更是将这次加分看成了缩短差距的机会。

    “他们分别是,血云堂司空圣,九幽殿凤君夜,天霄阁颜雪梦,天圣学院容霄,边夏国易清黎,以上考生,同样获得加分。”

    这份名单很短,在沉寂片刻后,台下随即掀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而弑九天的脸色,却是迅速的阴沉了下去,仿佛受到了二次侮辱。

    其实说来倒也易于想见。司空圣得到加分,是绝对不会有争议的。而在另外的四个人当中,凤君夜和容霄跟他一样,都是在擂台上超越了自己的极限;颜雪梦和易清黎,则是因为热心帮助他人。至于弑九天、哥舒庆、徐子继等人,他们的表现虽然也非常出色,但与他们以往的实力相比,也只能算是正常发挥。

    “容霄哥加油啊,”凤薄凉向他甩了一个飞吻,“你是最帅的!”

    这一次,容霄明显能感觉到,身边投注而来的视线都变得友好了许多。即使是在凤薄凉对他当众示好时,这些考生的眼光,羡慕者有之,却已经不再带有嫉恨。

    如今,除了少部分的人,只要是看过他那场比赛的,都绝对不会再觉得他是吃软饭了。就算现在他的实力确有不足,但是,他仍然非常的优秀,假以时日,他一定可以成长起来!

    这一次,他是真正的证明了自己。

    “决赛将在七天后举行。这段时间,请各位选手专心准备。同时我们也会尽快统计其他考生的分数。”

    随后,考官又讲解了一些有关决赛的注意事项,并对参赛选手表示鼓励,正要宣布散会时,顾洺汐忽然主动走上前,躬身一礼。

    “大人。”

    “方才在擂台上,我皇兄顾铭栩遭遇刺杀,眼下那刺客行踪不明,恳请天宫门协助调查。”

    “我们前来考核,也就是将自己的安危交给了天宫门。在你们的地盘上发生了这样的事,相信几位大人,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吧?”

    这番话软硬兼施,令天宫门不得不全力以赴。在这一刻,顾洺汐也是真正显露出了她作为公主的傲气。

    “保护各位考生的安全,我们天宫门责无旁贷。”那位考官点了点头,“刺客之事,我们一定会尽快给二位一个答复。”

    顾洺汐欠了欠身,正要再说几句场面话时,考生群中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那不如,让我们也帮忙吧?”

    感受到众人纷纷投来的视线,沈安彤不惧不退,认真的解释道:“我是想,大家都是要进入天宫门的,那就是未来的师兄弟。师兄弟有难,我们是绝对不能袖手旁观的!”

    “所以让我们也帮忙找凶手,如果成功了,就给那个功劳最大的人积分奖励怎么样?”

    这最后一句话,算是暴露了她的真正企图,也让不少认识她的人暗暗失笑。果然,这个小魔女,是绝对不会做没好处的事啊……

    “这倒是挺有意思的!”凤薄凉目光流转,朝着考官颔首一笑:“我也同意。”

    有了九幽殿大小姐的声援,此事,也就这么无可无不可的定了下来。有很多既没有打进决赛,也没能得到额外加分的考生,为了让自己最终的名次能够好看一些,心思都是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皇子,你之前看清那个刺客的样子了么?”凤薄凉行动力十足,当场就转而向顾铭栩询问道。

    顾铭栩有些艰难的摇了摇头:“他跑得太快,我只看到了一个隐约的背影,但就算是他再次站在我面前,恐怕我也是认不出的。”

    “所以,唯一的线索,大概就只能从他们使用的毒药入手了。”说着,他拿出一只小瓶,递到了凤薄凉面前。

    那瓶中,是他先前运功逼出的毒血。之所以谨慎的将毒血留存,正是为了事后上交天宫门,以便作为追查的证据。

    凤薄凉点了点头,将小瓶朝身边一抛:“小梧啊,这毒药帮忙看一下。”

    凤栖梧默默的接住了小瓶,轻声嘀咕了一句:“就会使唤我……”不过,他还是认真的将小瓶收了起来。

    “薄凉姐,我拿回去研究一下,过几天给你答案行么?”

    凤薄凉笑道:“行啊,你别忘了就行,那咱们就散了?”

    就在这一刻,在他们头顶的天花板,忽然洒下了一道庞大的光柱。那光柱是从云霄之上的天殿降下,彷如通天彻地,一股股神圣气息自动流转而开。

    光芒之内,几位身穿劲装的天宫门使者笔直降下,每个人手中,都捧着几只小锦盒。锦盒内部,隐隐有着压抑的法则气息,沉凝而厚重。

    “各位,你们的表现,天宫主人都看在眼里,对这次的比赛,他非常满意。”

    领头的使者说着,一面迈动脚步,走到了站在最前方的十强选手面前。

    “天宫主人赞赏你们的努力,这些小礼物,都是他吩咐我交给你们的。相信对你们的修炼,一定会有所帮助。”

    立刻,便有成排的使者在考生身前走动,将锦盒逐一分发到他们手中。

    “多谢大人!”考生们都是诚心诚意的躬身致谢。那可是天宫主人的赏赐啊!他们是绝对不会怀疑礼物的珍贵性的!

    领头的使者淡淡一笑:“我们很快就是同门师兄弟了,不用这么客气。你们作为考核前十名,将来进入天宫门,一定也是核心弟子,那可是前途无量啊。”

    颜月缺心念电转,微笑道:“那就,多谢师兄了。”

    为他这份“一点就通”,那使者果然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目光。

    这小子……真是够圆滑的!叶朔暗自冷哼了一声,他就是讨厌这种人!

    不过,在接下礼物,以及眼望着前方那耀眼的光柱的时候,叶朔心中,仍是有着无限的激动和憧憬。

    还有……

    他略微调转了视线。

    你的天才神话,就由我来打破……

    墨孤城!

    (本章完)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