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8章 虽败犹荣
    跌下擂台后,容霄只是略作调息,就赶到了第二组的赛场前。

    他已经不想再和其他出局者一起抱怨,百兽宗是多么阴险,他们输得又是多么冤枉。对他来说,既然失败已成定局,那就坦然接受,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去看凉子的比赛。

    这张擂台上,此时正分为两组。一边是手持黑暗权杖的凤薄凉,正与颜霂霖打得难解难分。另一边,叶朔则是与颜雪梦联手,苦斗凤君瞳。两处战场各自有风声炸响,强横的能量波动如海潮席卷。

    不过,相比起前者的胶着,叶朔一方,虽然借助着光明权杖,两人却依然在拥有“真实之眼”的凤君瞳面前,被打得节节败退。

    再这样下去,他们可说是必败无疑!

    该怎么办?叶朔的脑中飞速运转,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克制住真实之眼吗?

    “雪梦,你又有破绽了。”正在叶朔全心思索间,那道如幽魂般森冷,不带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又在他们的背后响起。

    紧接着,一道红光划过,叶朔眼睁睁的看着,颜雪梦的身影在他面前栽倒,被笼罩在了一片扩大的血芒之中。

    “雪梦!”叶朔心痛的叫着。他已经不记得,这是颜雪梦第几次被击中了。这个女孩,她原本是天霄阁的大小姐,是所有人捧着爱着的掌上明珠,她是那么高贵而柔弱,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而在担忧之余,他更多所感到的,还是自己的无能。

    他连一个女生都对付不了,他也保护不了另一个女生,只能看着她为自己战斗,为自己受伤。

    这样的他,还有什么资本去爱玎莎?

    “叶朔,”忽然,在他脑中响起了一道急促的传音,几乎令他怀疑是瞬间的幻觉,“在时机出现的时候,你一定要当机立断!”

    “雪梦,你在说什么啊?”叶朔立刻传音询问。但颜雪梦既未回答,也没有再朝他多看一眼,就以光明权杖开路,孤身冲向了凤君瞳。

    “看来你已经放弃了……”这毫无策略的行为,凤君瞳仅是嗤之以鼻。她的眼睛能够看破一切虚妄,即便颜雪梦打算佯攻,为后方的叶朔创造机会,但她体内的灵力运转路线,始终都是骗不了人的。

    任何的战术和伪装,在她的真实之眼面前,都将无所遁形!

    看到颜雪梦挥动光明权杖,凤君瞳微微冷笑,全未防御,身形飘忽而至,朝她胸前露出的空门击去。根据灵力的反馈,她很清楚,颜雪梦的攻击不会打实,而在她变招之时,这里,就将是最大的破绽!

    “砰!”

    这一掌,重重击中了颜雪梦的身子。

    凤君瞳得意的微笑了起来。但不过片刻,她傲然扯起的嘴角,就在半途彻底的僵硬了。同时在她眼中,也涌起了一丝极度的震惊。

    她的身子,竟是全然动弹不得了。

    而那一股强大的束缚之力,就来自于颜雪梦手中的光明权杖!

    神圣而耀眼的光芒,将两人同时锁定在内,也映照出了两张神情各异的美丽面庞。

    “你……竟然以自己作为诱饵?”好一会儿,凤君瞳才怔怔的问出这一句话。

    她先前的判断并没有错,她的攻击也的确奏了效。但她却没有想到,颜雪梦没有闪避,竟然仅仅是因为她根本不想闪避!拼着挨上一击,也要利用自己旧招已出,新力未竭的一瞬间,将自己和她捆在一起,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真实之眼固然强大,但它却并不是万能的。种种的料敌机先,都不过是因为她可以看透敌人的灵力运转。所以她知道敌人会用哪一招,知道他们要往何处闪避,何处进攻……但再强大的灵宝,都不可能真正的看破人心,看透对方的思想。

    也因此,她落进了对方的圈套!

    “叶朔,就趁现在,快!”颜雪梦拖着虚弱的身体,转过头向叶朔喊道。

    到这个时候,叶朔也明白了她刚才的话。但这样取胜究竟令他于心有愧,踌躇道:“可是你……”

    颜雪梦急道:“我束缚不了她多久,快!”这几句话的工夫,那光明权杖的束缚结界,果然是已经缩小了一圈,就连光芒也黯淡了许多。

    不能浪费颜雪梦为自己创造的机会……叶朔咬了咬牙,猛然纵出,一声大喝,各式灵技齐出,纷纷朝着凤君瞳身上招呼。

    由于两人距离太近,叶朔的攻击,也同样波及到了颜雪梦。但她却始终是蹙眉强忍,再望向叶朔时,仍是朝他露出坚强的笑容。

    叶朔,你是我在天霄阁之外的第一个朋友啊……

    我并不想进入前十决赛,既然那是你的梦想,我就努力帮你实现吧……

    持续的攻击过后,两名少女已是各自气息奄奄。叶朔还没忘记最重要的事,腾身跃起,一掌按上了凤君瞳头顶。

    抹掉她今天的记忆……让她忘记我身怀宝鼎碎片一事!

    灵魂力量侵入之时,叶朔感受到了强大的抵抗。看样子,纵然身受重伤,但在记忆受到侵犯时,凤君瞳还是有着本能的排斥。

    她是九幽殿的人,实力也足够强,还不知道有什么隐藏的手段……叶朔却是半点不敢马虎。就好像那些顶级强者,被打得只剩一个脑袋还能活一样,如果抹除得不够彻底,谁知道她会不会另有什么特殊手段恢复记忆?

    为了力求稳妥,叶朔甚至是在她的脑中注入了一缕神念,与她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如果今后她再想起自己,这道神念也会压迫她的思维,让她无法深入回忆。

    在神念完全注入的一刻,叶朔感到凤君瞳那一向冷冰冰的神情,似乎是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她望着自己的时候,眼里闪过了一种不一样的情绪。不过叶朔倒也没有在意,比起她的想法,叶朔更在乎的是她身上的至宝——真实之眼!

    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近在眼前的宝物自然不能放过。叶朔手掌下移,凑近了她的面门,五指加力,掌心中爆发出一股吸力。凤君瞳的长发飘扬而起,双眼虚实不定,一层只有指甲盖大小的薄膜,正在她的瞳孔中轻微起伏,似乎随时会离体飞出。

    说来也奇,与抹除记忆之时,所感受到的强烈抵抗不同,这一次叶朔面对的,仅仅是对方下意识的抗拒。就好像抬起手指触碰眼睛,人总会本能的闭眼一样。而凤君瞳本人,却只是那样僵硬的站在那里,目光空洞,看不出任何痛苦,完全是一副任由摆布的模样。

    虽然心中疑惑,但眼下叶朔也不想考虑太多。手中再加一股吸力,指尖已经抵上了凤君瞳眼皮,意图将那至宝彻底的攫取在手。

    此时,颜雪梦也看出了叶朔的打算,她来回打量着两人,惊恐的叫了起来:

    “叶朔,不要!真实之眼已经和她的眼睛融合在了一起,如果你强行取出来的话,她会瞎掉的!”

    一个九幽殿妖女瞎与不瞎,叶朔根本就不在乎。不过要真如此,恐怕雪梦会非常自责,那自己很可能就会失去这个朋友了。这倒让他有些犹豫起来。

    “我说主人,你是被利益冲昏头了吗?”这时,在他脑中响起了一道懒洋洋的声音,“这凤君瞳是九幽殿精心培养的种子选手,你要是在这里废了她,九幽殿能善罢甘休吗?这可比你霸占着碎片更招恨啊!”

    青想熊……它说的也有些道理。叶朔沉吟不语,虽然他早早的杀了九幽殿尊者,仇恨早已无法化解,但此事敌明我暗,总比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他们一个来报仇的借口好得多了。

    这样想着,叶朔放开了凤君瞳,改为在她头顶一掌拍下,看着她双眼合拢,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颜雪梦看在眼中,只当他是听了自己的劝,一阵欣慰。作战至今连受重创,操纵光明权杖更是耗尽了她的体力,眼下战斗终于告一段落,她的身子也跟着软软栽倒,同样失去了意识。

    “雪梦,雪梦!”叶朔见状大急,连忙托住了她,扶着她缓缓躺倒。温香软玉在怀,令他的心神也不由微微一荡。

    第三组。

    皇甫离已经站了起来。虽然仍是摇摇晃晃,但他已经可以缓慢行走。而对面的司空圣四脚着地,却是只能如抽搐般的阵阵挣扎。

    高下已判,胜负已分。

    慕含沙欣慰的看着这一幕,却并没有试图去搀扶他。

    以一个强者的高傲,他一定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力量站立着,像英雄那样享受属于他自己的荣耀。而不是像一个虚弱的病人那样,被人搀扶到领奖台前。

    皇甫离缓慢的行走着,他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司空圣面前。淡淡一笑,再开口时,声音还有着久战后的虚弱。

    “少主,既然我们曾经在这张擂台上,全心全意的战斗过一场。现在谁输谁赢,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吧。”

    在这一句话后,司空圣的挣扎停止了。但或许是先前大战的后遗症,这时他的身体各处,仍然在不断的冒出一串串血泡。一眼看去,就像是一道人形的血泊。

    “呵……谁输谁赢不重要?”扯动着嘴角,司空圣空茫的双目终是对准了焦距,仰视着皇甫离,那个被他一次次鄙夷,如今却又不得不仰视的人。他的神情显得格外沧桑,那是一种拼尽全力,却依然落败的沧桑。

    “那只是因为,你已经是胜利者了……皇甫离,你是不是永远都是这么站着说话不腰疼?”

    一直都是这样……总是说着那些道貌岸然的话,那只是因为你已经什么都有了,你自然不必再追求。可是我呢?谁又懂得我的感受?

    皇甫离淡淡一笑:“人生就像是一场战役,谁又能做永远的常胜将军呢?”

    说话间,他抬起视线,望向了赛场边缘处,正倚着墙壁,独自闭目养神的墨孤城。

    虽然在他身边,围拢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崇拜者,都渴望着能和他说一句话,但却始终没有人敢真正的靠近他。

    同样的,他的表情也是那么淡然,那么超脱。无论是绝对的完胜,还是众人的崇拜,好像都不能让他的情绪有任何波动。这一切都因为,他的成功本就是理所当然的。

    大概也只有他吧……皇甫离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那个生命中永远只有成功,没有失败的天之骄子。不过,像他那样的人,这个世界上又能有几个呢?

    “经过这一次,我们应该都超越了自己的极限,我们赢过了自己,这不就已经是一次最伟大的胜利了么?”

    通过这场战斗,他取得了不少新的感悟,他完全有把握,在短期之内达到气宗级巅峰。甚至是通天境……曾经离他非常遥远的通天境,也是指日可待!

    “就算这一次你输了,但是又有谁会瞧不起你呢?现在场外的人都在看着你,他们是在佩服你,他们都在为你喝彩啊。”

    司空圣的视线,也随着他缓缓转动。场外,果然是一张张安抚的笑脸,他们在向自己挥手。这些赞美的声音,不止是给了对面那个胜利者,也同样给了自己这个失败者……

    在整场比赛中,或许他是将“虽败犹荣”,诠释得最为透彻的一个了。

    “在成为强者的道路上,对手是必不可少的,也就是说,我们对彼此都是必不可少的。”

    “今后,就继续这样互相勉励着,一起走下去吧。”

    皇甫离说着,再次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多年以来,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放松的笑过了。

    “这么多年了,我心中真正视为朋友的,就只有两个人而已。”

    “一个是北少。”

    “而另一个,”

    他微俯下身,朝他伸出了手。

    “就是你。”

    司空圣的瞳孔蓦然放大。

    台下的观众们也屏住了呼吸。

    难道血云堂这一对著名的冤家,真的会在这场大战后化敌为友吗?

    皇甫离只是静静的伸出手,其他人的反应,对他来说似乎都不重要,他在乎的,就只是司空圣的态度。

    在全场瞩目之下,司空圣默然片刻,终是一寸寸的抬起了手。

    从他的手臂上淌落的鲜血,仍然在啪嗒啪嗒的朝地面砸落。

    沈安彤和江彩妮的目光瞬也不瞬,就连哥舒庆都略微收起了吊儿郎当的姿态。

    但就在两双手即将握到一起时,司空圣却是冷笑了一下,用力扬手,“啪”的一声,狠狠将他的手打开!

    “皇甫离,你少在这里给我假惺惺的。我才不稀罕跟你做朋友,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会打倒你的!”

    面对这样的挑衅,皇甫离却只是淡然的一点头。

    “好啊。”

    “有机会的话,就再好好的打一场吧,我随时都奉陪。”

    血雾飘散,温和流转的光线,开始洒在了他们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