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7章 最后时刻
    一道道视线,都相继投向了第五组。

    此时在那张擂台之上,正上演着一幕相当震撼的画面。

    一道足有数十丈高大的圆轮风暴,在擂台各处疯狂的滚动着。所过之处,一块块石砖被碾得冲天而起,又在风刃切割中化为了片片粉末。凡是被波及到的参赛选手,都是毫无疑问的跌出了场外。就在众人围观间,四周又响起了一连串的“嗵嗵”坠落声。

    唯一还站立着的,大概就是那只深渊魔狮了。即使是在这样强烈的风暴下,它的四爪依旧是稳稳的攀附着地面,仅周身的皮毛轻微拂动。

    这样的状况,别说场外各人不明,就连那些跌下擂台的参赛者,自己也说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他们眼前,就只有那一只失控的巨轮,那被他们暗暗称为“疯狂大车轮”的可怕攻击!

    直到这犹如台风过境般的横扫终于告一段落,那圆轮风暴不断减弱,体积也以可见的速度一路缩小,终于落定成了一道壮硕的身影。

    那人与先前的百兽宗选手是同样的穿着,上身精赤,仅是从右颈到腹部斜挂着一条草藤,腰间围一条虎皮短裙。头发蓬乱,面容邋遢,一脸的蛮相,行至擂台边缘,双臂如猿猴般的高举过顶,口中不断发出“嗷嗷”的呼喝声。那是他在进行胜利的示威。

    深渊魔狮也随在他身侧,高昂起头,放肆的嘶吼着。到了这一步,所有人都已经看得明白,那据说是无尽深渊王者之一的强大魔兽,正是眼前这野人的契约兽!

    而他,也同样是此次百兽宗的王牌!

    台下的一片热议声中,终于有人认出了他,低声向身侧的同伴解说道:

    “那是百兽宗的孟西山,人称‘蛮牛’,性烈如火。都说他是个脑子比胆子大的,没想到这第五组的胜利者竟然会是他啊!”

    “原定的种子选手一个都没出线,反而便宜了这么个野人,这一组还真是大爆冷门啊!”

    “你小声点!让他注意到咱们这边就糟糕了!”

    按理说,真论起实力,如哥舒庆、凤君夜等人,未必就会输给他。但他们已经在之前的魔兽冲击中,早早的耗尽了体力,孟西山以逸待劳,自然便是大占优势。

    看来能够成功出线,除了本身的实力之外,也确实需要那么一点必不可少的运气。好比你在这一组意外出局,但如果放在另一组,说不定倒是能够脱颖而出。

    不过认真总结下来,这五张擂台,却也很难说清是哪一组最好混。

    第一组,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弑九天这个煞星。就算在他的“屠宰”中钻空子留了下来,到最后也还是出局的料。毕竟和墨孤城分在一组,连弑九天都成了炮灰,何况是其他人?

    第二组,这一组可说是最没有疑问的一组了。出线的一定会是颜霂霖和凤薄凉。其他人,哪怕是再顶尖的天才,在此也只能沦为陪衬!

    第三组,皇甫离和司空圣争斗之时,那血海滔天的景象众人也都看到了。扪心自问,你真的有办法在那片血海里留下来?

    第四组,凤栖梧这“顶级毒师”,直接就毒倒了一大片。侥幸留下来的,也会被徐子继作为傀儡操纵。这两个人,你能对付得了哪一个?

    第五组,凶残嗜杀的修罗兄弟,诡谋家颜月缺,还有那些操纵魔兽的百兽宗选手,都被分在了这一组。修罗双刀、猛兽冲击、疯狂大车轮……你能挺过几个回合呢?

    所以,没有好混的擂台,也没有好走的捷径。只能说,如果你有真正的实力,走到哪里都能出线。这么想着,那些最初还哀叹自己运气不佳的考生,心里倒也逐渐的平衡了几分。

    考不过,那的确是自己没实力,怨不得旁人!

    “大哥,你刚才是怎么输的啊?”第三组的擂台边,哥舒冲正在喋喋不休的询问着。

    “你是直接被他撞下去的?还是被深渊魔狮掀下去的?要是吃过那一招,你的脸都没被压扁吗?大哥你快点跟我说啊?”

    随着他的问话,哥舒庆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如果他不是自己的亲弟弟,他现在真想一刀劈了他!

    在哥舒冲顶着一副状况之外的兴奋脸,说着说着又要来搀扶他时,哥舒庆狠狠一拂袖将他甩开。努力尝试起身,但或许是先前的伤势实在太重,他的身子才撑起一半,便又是一个踉跄。

    这时,身旁忽然又伸过一双手,温柔的扶住了他。

    哥舒庆一怔,一转头看到的,就是先前那个在擂台上耍诈的丫头沈安彤。

    既然只靠自己,确实难以起身,哥舒庆索性顺水推舟,借着她的搀扶站了起来。眺望着远处的擂台,抬手在脸上用力一抹,看着满手的血迹,脸上自然而然的显出嫌恶。

    就在他刚一动念间,身旁又递来了一叠餐巾纸。哥舒庆顺手接过,目光一瞟,迎上的就是沈安彤一脸讨好的笑容。

    这丫头……不过是想让我别记她的仇。哥舒庆在心底冷笑一声。真要说的话,他也懒得跟一个女人计较。在刚才的战斗里值得他记挂的,那就只有——

    暗自调息一番,哥舒庆不再理会身周的几人,迈开脚步,大袖飘飘,重新走到了第五组的擂台前。

    凤君夜也注意到了他,连喘过几口气后,冲他礼貌的点了一个头。

    “凤君夜,没想到这一次我们都输了。”哥舒庆淡淡开口。或许人皆有此常性,越是输给先前没有重视过的人,心里也就越觉憋屈。而如是旗鼓相当的对手,他原还指望着能和凤君夜好生较量一番。

    凤君夜倒是看得很开,朝台上使个眼色,洒脱一笑:“不能进前十倒也好。那种级数的比赛,你还想再来一次?”

    哥舒庆皮笑肉不笑,嘴角扯起一丝僵冷的弧度:“这种话,可真不像是九幽殿少爷会说出来的啊。”

    “对了,”在想到一个人时,他的眸光倏忽转冷,“你看到颜月缺没有?”

    “颜月缺?”凤君夜不以为意,“不知道掉在哪里了吧。怎么你还想找他‘场外解决’?”

    哥舒庆的神识正在环场搜索,掠过了擂台周边一个个大呼小叫的受伤选手。搜索范围越广,他眼中的冷意也就愈发浓重。

    “这赛场外,没有他的气息。”

    &n

    bsp; 凤君夜见他说得郑重,自己跟着东张西望了一番,笑容也是缓缓消失,“不会吧?”

    毕竟对他们这些同等级数的高手而言,大家一起“同归于尽”也就算了,但现在自己出了局,对手却很有可能依然幸存——

    台上。

    孟西山仍在尽情的高呼着胜利,而在深渊魔狮的背上,一道透明的轮廓悄然显现,并逐渐化虚为实,凝聚成了一道修长身影。

    先前在“疯狂大车轮”扫荡之时,颜月缺当机立断,以灵遁术隐匿身形,躲在了深渊魔狮的背上。

    他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那百兽宗选手绝对不会攻击自己的契约魔兽,所以也只有在深渊魔狮身边,绝对不会受到风暴波及!

    能在这毁灭性的危机下,保持冷静,抓住生机,不得不说颜月缺的头脑,在这群参赛者中确实是高人一等。

    随着他从深渊魔狮的背部一跃落地,作为突然出现的幸存者,很快就引起了台下的成片惊呼。孟西山再如何迟钝,也意识到了场中的变故。他扭过头,口中发出了一串愤怒的喝吼声,双拳来回捶击着胸膛,体内的灵力再度涨动。

    颜月缺的反应,远比他迅速得多。赶在他发动攻击之前,便抢先冲场外一抬手:“考官,结束。”

    “咚”的一声,第五组的锣鼓敲响,标示着这一组的战斗正式划下句号。

    混战的规则是,每组出线两人。当擂台上已经只剩下两人时,他们可以继续分出胜负,也可以提前宣告结束。之前的弑九天,就是因为一心想击败墨孤城,才迟迟没有喊出结束,导致饮恨退场。

    而颜月缺,他却是相当懂得利用眼前的资源。既然现在的状态不足以取胜,就果断喊停。这个野人,等决战时再好好收拾他!

    规则如此,纵然孟西山恼得怒吼连连,也已经无法改变,他和颜月缺同组出线这个事实了。

    第三组。

    “皇甫离,你以为我的手段已经用尽了吗?”

    已经有三组先后分出了胜负,如今最后剩下的两张擂台上,战况最激烈的就是第三组,也就是皇甫离和司空圣这一边了。

    身体由血浪化为人形,司空圣手掌翻出,咬牙切齿的大喝道:

    “血神化形,第三阶!”

    在他的两只手掌内,同时有着血蚕涌动。这本就有些邪门的灵技,被他超越极限的接连施展,此时在他体内,已经有了不少的反噬迹象。

    皇甫离能看到,司空圣的身体虚虚实实。时而凝为实体,时而又会化为破碎的血浪。而这种变化,却是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的。

    看来,已经无法避免了。皇甫离深吸了一口气,也打消了继续劝说的念头。

    也许,他需要的就是一次彻底的挫败,然后他才能重新蜕变。既然这是在天宫门,是在神明的时刻关注之下,就算少主真的走火入魔,天宫主人一定也不会让他留下后遗症的。那么,自己还顾忌什么呢?

    就拿出全力,陪他好好的打一回吧!

    “呵呵呵……这是最后的一击了……”司空圣面庞扭曲,笑容也是分外诡异。抬起被覆盖在血浪中的双手,全身都有着纵横的血水在不断划落。

    “血神噬天!”

    在一声近乎凄厉的嘶吼声中,整张擂台,已经彻底被血色笼罩。

    大片大片的血雨,瓢泼洒落。仿佛整个天空都被捅破了一个窟窿,无穷无尽的血海尽数倾倒而下。单是那浓重的血腥气,已经足以令人退避三舍。血光肆虐中,阵阵席卷的能量风暴,更是有着将普通修灵者撕碎的威压。

    空间现出了一道道的血痕,在那空间裂缝之内,所流淌出的依旧是汹涌的血水。整座大殿,仿佛都会在这阵血光中彻底崩塌。

    血域之内,皇甫离和司空圣,二人的身体各自化为两条血龙。游身而起,在半空中交缠撕咬,翻滚不休,每一击都会打得空间粉碎。蔓延的血色裂缝,如蛛网般在空间内一路切割,令人心惊胆寒。

    “啊啊啊皇——甫——离!!”司空圣全身都被包裹在血龙之内,而他也是仰天一声大喝,扬起拳头,伴随着浓郁的血光,朝着对面的皇甫离狠狠轰出。

    两道划破空间的沟壑,两只被鲜血浸透的拳头,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血光翻卷,血海倒流,将两人的身形,包括整张擂台,都尽数淹没在了血色之下。

    ……

    “到底会怎么样啊?”

    “是啊,到底是谁会赢?”

    台下的观众们目不能视,只能紧张的议论着,焦急的情绪,在人群中迅速传递。

    沈安彤紧张的攥紧了双手。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就连江彩妮,也没有了之前看好戏的心态,她同样是焦灼的紧盯着擂台。而她心中正在牵挂的对象,竟连她自己都辨不清是何人。

    哥舒冲悠然的吹了一声口哨,重新回到这边观战的哥舒庆,则是久久的沉默不语。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笼罩擂台的血光,终于是缓缓的消散了。

    擂台之上,可以看到那备受瞩目的两道身影,这时已经是同时瘫倒。他们都耗尽了体力,虽然各自还留有意识,并手脚并用的极力挣扎着,但时间悄然流逝,他们却是谁也没能真正的站起来。

    唯一还好端端站立着的,大概就只有慕含沙一个了。这个时候,他只是静静的凝望着两人。既没有上前搀扶,也没有出手攻击。看他的神情,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难道第三组最后的胜者,就是九幽殿慕含沙?”台下有人议论了起来。

    “他之前都没干什么,这是标准的‘躺赢’啊!”也有人对他的取胜感到不满。

    “还没结束。”

    纷乱声中,慕含沙仅是抬起视线,示意考官暂时不要敲锣。而后,他再次凝望着其中的一道身影,声音中有着敬佩,更有着坚定。

    “他会站起来的,我相信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