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6章 分晓
    第四组。

    由徐子继操纵的“傀儡战士”,仍然在向顾铭栩大举进攻。

    起初,顾铭栩也曾尝试过,他和他们对话,试图唤醒他们的神智。他也曾试着攻击引线,但那一道道看似脆弱的白线,完全是由徐子继的灵力凝结而成,除非真正的打倒他,否则,这些引线都是无法切断的。

    在意识到这些人已经无法挽救后,顾铭栩倒也当机立断,直接就将对方当做敌人看待。灵技尽施,反守为攻,打得他们节节败退。

    这一来,是他本就不是视友情高于一切的君子,二来,这些人也只是他临时集合起来的盟友,他只是在中毒之时,想要借助着他们撑到最后,彼此间根本就没什么交情。

    既然他们已经被徐子继操纵,横竖都是要败了,倘若一味拘泥于道义,仅仅是让自己也加入败者的行列,似此讲究出来的仁善,全无意义。

    虽然顾铭栩的冷静,确是有些出于徐子继的意料,但他原也没想过用这些傀儡,就能彻底牵制住对方。他需要的,不过是借助着这些“炮灰”,来消耗顾铭栩的体力,也让自己能有足够的时间恢复功力。

    手中引线牵动,一具具“傀儡”挥舞着双臂,脚步整齐的踏出,从各个方向包围住了顾铭栩。随着跳动的灵力在线端引燃,这些傀儡也分别跃起,这个勒住他的手臂,那个抱住他的双腿,以“人海战术”将他死死缠住。

    趁他动弹不得,一旁得闲的几只傀儡齐齐扑了上去,将他压在了包围圈中。

    凤栖梧就站在不远处,目光始终是凝注着手中的沙漏,只偶尔才会抬起视线,瞥一眼前方的战场。但不论局势如何变化,他的神情都没有任何意外,似乎这一切的战斗,包括最终的胜负,他都早已熟知。

    “很快就要结束了……”盯着玻璃球内簌簌洒落的细沙,凤栖梧用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语着,“留下来的人,会是……”

    他的双眼略微眯起,眼角拖开的两道暗影,在这一刻显得格外深邃。

    “轰!”

    傀儡包围的中心处,一道金光忽然冲天而起,仿佛有着净化污浊的神圣之力。在这阵光芒之下,即使是那些毫无意识的傀儡,也被刺得略微偏过了头,面色痛苦。

    光芒由一束逐渐分化,绽开光华万丈,磅礴的能量扫荡而开,一众傀儡同时被震得倒飞出数米,栽倒在地,双目陷入了一片彻底的空茫。而连接着他们的灵力引线,也在这时悄然断裂了。

    “徐子继,来分个胜负吧。”顾铭栩周身金光笼罩,长发飞扬而起,或许是在这强大场域的衬托下,他那张英俊的面庞,似乎也更添了几分坚毅,以及属于无敌强者的威势。

    面朝着徐子继,他抬起手臂,在身前迅速刻画。半空中,流动的金光彼此相连,很快就构成了一座巨大的阵法。阵盘之上,五灵元素俱在,相辅相成,隐隐有着法则的嗡鸣,在阵盘的每一次转动中震散而开。低沉的鸣音,震人心魄,犹如直入魂灵。

    画下了最后一笔,顾铭栩双手相扣,结出了一道复杂的引诀,翻掌推出,烙印在尚是空白的阵眼处。这一下如同点睛之笔,那阵法猛然光芒大盛,无边的金色光泽,将整张擂台,都尽数覆盖在内。

    “玉虚皇咒!”

    阵盘回旋,阵法之力将徐子继牢牢锁定。伴随着能量的轮转,徐子继惊愕的意识到,自己体内的灵力,竟然是在这大阵束缚下,被一分分的消解而去。没有了灵力的压制,他体内本已稍许平复的毒素,顿时再度蹿起,在他的体内到处冲撞。

    徐子继的脸上,很快就冲起了一分紫气。虽然这紫气在最初极为浓郁,继而便稍转稀薄,但这毒素相当顽固,周而复始的发作着。徐子继既要运功驱毒,自然就没有了多余的灵力,再去抵御顾铭栩的攻击。在这阵盘的斥力下,他一步步的后退着,而他的后方数丈之外,已经到了擂台的边缘!

    “我……不会输的……”徐子继气喘吁吁,在毒素和阵法的双重压迫下,他早已被逼得心力交瘁,只剩下心底的一股意志,推动着他苦苦撑持,“傀儡城的荣誉,绝对不能就这么……毁在我的手上……”

    “一定要打败他,为了天圣皇室的荣誉……”另一边,操纵阵法的顾铭栩同样正在心底默念着。尽管这一系列超负荷的战斗,令他体内的余毒也是再度复发,但在战胜对方之前,他绝对不能倒下……!

    如今的两人,都已经成了强弩之末。

    剩下的,就只是一场意志之战,荣誉之战!

    ……

    最初那灿如曜日的金芒,不知何时已经黯淡了几分。

    顾铭栩艰难的催动着灵力。还差一点了……还差一点,就可以把他逼出场外了……!

    但,就在胜利在望之际,他的瞳孔,却忽然略微的收缩了一下。

    目光越过徐子继,在不远处的擂台之外,他的妹妹顾洺汐正一脸焦急的望着他。而在顾洺汐身旁,却是那同样来自傀儡城的徐谧意。这个时候,她那对空洞的双眼正直直的凝望着自己。

    尽管她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做,但顾铭栩仍是从她这个眼神中,读出了威胁的意味。

    她想干什么?想要对洺汐下手吗?

    毒素的侵蚀,让顾铭栩的思维已经有些迟钝。原本,他只是一鼓作气的在攻击徐子继,但这意外的变故,却让他的动作突兀的停顿了一下。

    这里是天宫门的考场,也是在所有考官的监督之下,那徐谧意未必就真敢对洺汐做什么。何况比起天圣皇室的荣耀,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也一样会选择胜利!

    是的,如果给他更多时间,这一切都是毫无疑问。

    但,在最初看到顾洺汐的那一眼,他确是本能的愣了一下。也就是这一瞬,被徐子继敏感的捕捉到了,体内的灵力轰然爆发,能量如汹涌的海浪,破空划过,将对面的大阵全线瓦解。

    阵法被破,顾铭栩踉跄后退。体内的毒素终于是彻底发作,让他连弯曲一下手指都感到困难。如今,他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了。

    &

    nbsp; 在他对面,徐子继双手一展,一道道引线同时射出,在顾铭栩身上接连缠了一圈又一圈。

    这完全是以他的战斗本能,所做出的防御。如果他知道现在顾铭栩体内的状况,恐怕他也就不用那么卖力了。

    两人各自喘息急促,借着引线相缠,同时在擂台上歪歪晃晃。时而栽到东,时而跌到西,却始终没有一个人真正倒下。

    这个时候,凤栖梧叹了口气,终于是缓缓的走上前。

    “倒。”

    站在两人后方,他轻声的说出了一个字。

    说来也奇,仿佛天外指令般,那先前还强撑着站立的两人,顿时都是双腿一软,栽倒在了擂台上。

    “咳……凤少爷,”徐子继连喘了几大口气,艰难的转过头,匆匆游说道,“只要你愿意跟我一起打倒他,这张擂台上出线的就是我们两个了!”

    虽然他说得认真,但谁都能看出,这样的拉拢,实在是没有太多意义。

    只要凤栖梧愿意,哪怕他什么都不做,现在徐子继和顾铭栩都已经到了极限,很快便会双双宣告失败。那么,他就可以和墨孤城一样,成为擂台上唯一的出线者。在这样的局势下,他凭什么要对其中的任何人伸出援手呢?

    显然徐子继在开口后,也很快想通了其中关节。目光闪烁了一下,急急的道:“凤少爷,我也不会让你白白帮忙的……”

    接着,他嘴唇微动,却没有声音传出。那是他正在向凤栖梧传音商谈。

    起初,凤栖梧确是一动不动,任由着他说,面上始终不见情绪展露。但在徐子继结束传音,充满希冀的望着他后,凤栖梧所做的,却是漠然抬手,一掌拍上了他的额头。

    徐子继双目一空,带着残留的不甘,身形一寸寸的栽倒了下去。倒伏在擂台上,就再也不动弹了。

    围观的众人一片哗然。看来这徐子继开出的价码,是没能让九幽殿的少爷感到满意啊!

    接下来,凤栖梧没有多看他一眼。他缓慢迈动着脚步,走到了瘫倒在不远处的顾铭栩身前。

    在徐子继向凤栖梧卖好时,顾铭栩始终是一言不发。他不是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拉拢对方的重要性。可以说,谁能和他结盟,谁就可以取得最终的胜利!但身为皇家子孙的傲气,却让他做不出向敌人求情之事。

    现在的情况与先前不同。他拉拢陆鸿羽等人时,因为他们同样是场中的弱者,自己保他们留到最后,同时借他们的掩护以自保,只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但现在面对凤栖梧,他已经完完全全的处于劣势,既没有能够给予对方的,自然也不会期望他的施舍。

    “你要对付我吗?”看着那道步步接近的身影,顾铭栩苦笑着抬起头,目光却依然坚定。

    看来,自己还是失败了。竟然,是败在这个人手下的啊……

    如果之前没有遭遇刺杀,没有身中剧毒,也许现在的成败,还会是未知之数。

    也罢了,终究,自己是已经尽力了……

    凤栖梧与他对视半晌,竟是并未出手攻击。轻托着沙漏,他再次迈开脚步,经过了他身边,一直走向擂台边缘。

    “考官,我们这边结束了。”

    在听到那道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时,顾铭栩愕然的转过头,简直难以置信。

    这样就结束了?他放过自己了?他为什么要放弃这唾手可得的胜利?比起两个人一起出线,难道不是独占鳌头更加风光吗?

    不止是顾铭栩,同样惊讶的还有台下的一群围观者。但那成片的议论声,凤栖梧听在耳中,神色却始终是冷冷淡淡。望着手中的沙漏,在上方的玻璃球内,最后的一缕细沙,就在刚刚完全通过了管道。

    第三组。

    两片血海依旧在台上碰撞,爆溅开的血浪化作了点点碎花。

    “血骷髅加油啊,”擂台边,一个女子的声音忽然响起,“一定要赢!”

    沈安彤惊讶的转过头。她认得出身边的少女是邪风教的江彩妮。不过对方留给自己的印象,一直就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大小姐,没看出她平时和皇甫离有什么特殊的交情啊?

    “你也希望血骷髅赢?”沈安彤试探着询问道。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点轻微的醋意,但在自己不方便喊的时候,有人能替自己的心上人喊加油,她自然还是感到欣慰的。

    江彩妮用力点头:“嗯,我希望他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个臭小子!”

    她的目光如欲喷火,此时正紧紧的盯着台上的司空圣,双拳的骨骼攥得格格作响。显然对于司空圣先前将她丢下台的仇,她仍是记恨不已。

    沈安彤干笑了一下。想到哥舒冲就在旁边,她也不好将自己的倾向表现得太过明显。反正对方又不是真心支持皇甫离,没必要套这个近乎了。

    “哼,血骷髅,很厉害吗?”果然,江彩妮的喝彩声,很快就引起了哥舒冲的不满,“我告诉你,像他那样的,我跟我大哥,只要用一根手指!不对,是一根小手指!就能……”

    就在他比比划划间,一旁第五组的擂台忽然滚下一道人影,“嗵”的一声,撞中了这张擂台边缘的石砖,砸得一阵石屑乱飞。

    哥舒冲骂了一声,正要抬腿将那人踢开,在看清那人的面容后,先是一愣,随即就像杀猪般的叫了起来。

    “大哥!大哥,你怎么也被打下来了?”

    正是先前被他吹嘘为“无敌的大哥”,这时就狼狈的躺在几人脚下。身形稍动,立时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还不等哥舒冲细问,就听得“嗵嗵嗵嗵”数响,一道道身影,同时从第五张擂台上飞出,分别砸落于地,每一个人再抬起头时,脸上都是黑一块紫一块,狼狈万分。

    在这些瞬间出局的选手中,同样包括了容霄、邬几圆,以及九幽殿的少爷凤君夜!

    第五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几乎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