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 纠葛
    一晃数月。

    “离儿,你上次交给我的材料,我特地为你打造了一件上好的宝甲……”

    这天,司空圣刚一踏入堂主房,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被司空雷捧在手中的,是一件通体为冰蓝色的贴身铠甲。质地极薄,其中却蕴含着惊人的能量,隐隐散发出震慑心魄的寒气。流光剔透,璀璨夺目,如同一块最纯净的大型蓝宝石。令人一见而心生向往。

    “凭什么这么好的宝甲给他啊?”司空圣看得两眼发亮,大步走上前,抬手就要去抢,“爹,这个我要了!”

    司空雷沉下了脸:“圣儿不要胡闹!这原材料,是由离儿亲手猎来的魔兽‘冰炎寒猿’,剥下皮毛,打造而成。你要是想要,自己也出去猎一头魔兽啊!”

    司空圣狠狠瞪了身侧面无表情的皇甫离一眼。一件宝甲而已,本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平时爹陆陆续续给自己的赏赐,还不比这个珍贵得多?但是既然皇甫离能做到,他也非做到不可!绝对不能被他比下去!

    “不就是猎魔兽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你看我给你们猎个十头八头的回来!”

    转身出门时,司空圣再次朝那水蓝宝甲瞟去一眼,压下眼底的欣羡,故意换上了不屑一顾的口气:“什么宝甲啊,我还不稀罕呢!”

    皇甫离仍是一言不发。而在他背后,司空雷不放心的叮嘱道:“圣儿,以你现在的实力,可不要去招惹高阶魔兽啊!”

    司空圣的脸色顿时就是一黑。那冰炎寒猿,他知道是一种五阶魔兽,按照等级划分,就是刚刚迈入高阶魔兽门槛的。如今爹让自己不要招惹高阶魔兽,那分明就是说他不如皇甫离!

    哼,你们等着瞧吧……司空圣干劲十足的想着。这次我要么不猎,要么就猎一头最大的,让你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一出了血云堂,司空圣就单枪匹马的上了附近的魔兽山脉。

    在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有一处荒山久无人烟,其中又刚好是魔气浓郁,很快便都会被游离在外的魔兽占据。只是根据山脉内的魔气浓度不同,所聚集的魔兽有强有弱,导致最终的危险程度也不同。

    这样的山脉,寻常人类避之不及,但那些身怀绝技的狩猎者,却往往会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他们吃的就是这一口饭,如果能猎到一头高阶魔兽,将其体内值钱的零件都卖出去,那可是足够让他们狠赚一笔的!

    司空圣一心要与皇甫离争个高下,他选择的山脉,也正是一座危险系数相当高的。据说,这里连神级魔兽,都是偶有出没!

    一路向山脉深处前进,司空圣倒是很希望,能给自己撞见那头神级魔兽。不过他转悠了半天,见到的都只是一些低阶小兽,甚至无须他动手,仅是将灵力外放,就能吓得那些兽群掉头就跑。

    这地方……到底是真的有神级魔兽吗?司空圣已经有些心烦起来。皇甫离能猎到冰炎寒猿,如果到时候自己打回去的就是一些山猫精、野兔精,那不是丢人现眼吗?

    为了引蛇出洞,司空圣索性在一片空地上乱打乱劈,放出各式显眼的灵技,五颜六色的光芒直透长空。

    在他折腾了近半个时辰后,丛林间终是一阵山摇地晃,一头通体璨金,全身覆盖着一层如岩石般的硬甲,面部如远古暴龙,身后还甩动着一条长尾的高大魔兽,一步一步踏过草丛,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金甲战龙!司空圣一眼就认了出来。近期称霸魔兽山脉的王者,属于六阶巅峰魔兽。再加上兽类的战力加成,相当于是人类半只脚迈入修气级的强者。

    当时的他,还只是刚刚突破到凝气级。几个大境界的实力碾压,在任何人看来都是找死去的。但司空圣偏偏就是不知道“怕”字怎么写,看到那一只脚都足有他整个人高的巨大魔兽,不惊反喜。

    “就选它了!”

    “这身金甲,一定可以打造出一套上好的战铠!”

    灵力催动,司空圣主动向金甲战龙冲了过去,一上来便是连番狂攻猛打。

    金甲战龙似乎也诧异于这个人类的大胆,起初竟是一动不动,任由他狂暴的攻击,如雨点般落在自己身上。等它实在感到不耐,便是身形一振,同时前爪横拍,就将司空圣远远扫飞了出去。

    司空圣摔得腰酸背痛,眼前金星乱冒,恍惚中看到金甲战龙又向自己冲了过来。他很想反抗,想祭出灵宝,但身形竟是全然动弹不得。

    好一阵子,当他的体力终于恢复了几分,再次抬起头时,就看到那金甲战龙忽然在半途停了下来。四面乱转的眼珠,显示着它的惊异和痛苦。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司空圣反应也快,一个鲤鱼打挺跃起身来,手持兵刃,疾抢上前又是一阵快攻。等他收了长刀,那金甲战龙四蹄上翻,“咚”的一声栽倒在地,引发过一阵小范围的地震后,就再不动弹了。

    司空圣伸着刀在它身体各处戳了戳,确认它已经死透后,顿时得意非凡:“什么金甲战龙,也不过如此嘛!”

    至于金甲战龙为什么会突然停下,那还用想吗?司空圣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最“合理”的解释。当然是因为我先前的那一通攻击了!虽然看着没什么,但已经对它造成了内伤,片刻之后,它的五脏六腑就都碎成八瓣了。哇,原来我还有这本事啊!

    “皇甫离那小子,这回可输给我了!”

    “果然本少主只要认真起来,一个个都能打趴下!”

    那天,他弄了很多辆长板车,拼接在一起,神气活现的把金甲战龙拖回了血云堂。

    回程的这一路,都有不少人在道旁围观。指点,惊叹,声声入耳。司空圣过足了瘾,这才是自己该有的待遇啊!

    “爹,我把金甲战龙打回来了!”一进大厅,司空圣就大声嚷嚷着,“我也要战甲!”

    但,正当他脑补着身披战甲的威风,以及父亲几百句不重样的夸奖时,迎面响起的,就是司空雷的怒喝声。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省心?这金甲战龙,六阶巅峰的魔兽,是你该招惹的吗?”

    父亲的样子,看上去是真的很生气。嗯,一定是因为他先前太低估我了,现在看到我真的做到了,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对,就是这样的!

    “不该招惹也

    招惹了啊!”这样想着,司空圣的尾巴更是翘上了天,“而且我还把它给收拾了!爹,我要一件比皇甫离更威风的战甲!然后穿到他面前,气死他!”

    谁料,司空雷脸上仍是没有半分喜色,反而是重重的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到极致的厌恶。

    “你小子还是那么分不清好歹,爹也不想跟你说了。你自己下去,好好反省一下吧。”顺手抄起地上的金甲,丢到了他怀里,“这金甲,一起拿回去。”

    司空圣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父亲是认真的。这一刻,苦斗金甲战龙的惊险,以及得胜后的喜悦,顿时全转化成了满腔的委屈和愤怒。

    “凭什么啊!爹你也太偏心了!他打回材料,你给他做战甲,我也是九死一生才打回材料,你就让我滚,到底谁才是你亲儿子啊!”

    临出门前,他气得一脚踢翻了道旁的箱子,“皇甫离,我恨死你了!”

    那天剩下的时间,他一直都待在练功房里。

    垂落的沙包上画着一张人脸,上面用记号笔歪歪扭扭的写着“皇甫离”三个大字。

    司空圣一次次的狠捶着沙包,直到人脸上的字迹,被他打得模糊成了一团。

    “偏心眼!偏心眼!偏心眼!”

    ……

    后来,他用金甲打造了一只手环,纪念他第一次得到的战利品。

    ……

    又是几个月之后。

    司空圣兴冲冲的来到堂主房外,刚要往里闯,就被守门的侍卫拦了下来。

    “少主,堂主和血骷髅大人正在殿内议事,您不能进去!”

    司空圣一瞪眼:“他们议事,我有什么不能听的?堂主是他爹还是我爹?”

    “可是堂主已经吩咐过了,这样属下不好交差……”那侍卫一句话还没说完,司空圣就一把推开了他。

    “我管你怎么交差!去去去,起开起开!”

    这样强行闯进堂主房,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这一回,司空雷倒是难得的没有发火,反而是和气的向他招了招手。

    “啊,圣儿,你来得正好,我方才正在与离儿商议,让你们一起去伏魔山庄执行任务。此行,你务必要一切听离儿安排。”

    其实,司空圣来这一趟,原就是想恳求父亲,让自己参加这个伏魔山庄的任务。但分明是心愿达成,只因为父亲这一句话,他又再次闹起了别扭。

    “凭什么是我听他的啊?让他听我的不行吗?”

    司空雷板起了脸:“圣儿……”

    这时,皇甫离主动开口道:“无妨,我和少主也不过是相互协作。少主若有高见,我自然恭聆便是。”

    谁都可以帮自己求情,只有他不行,司空圣一口就顶了回去:“不用你假好人!”

    ……

    “皇甫离,本少主跟你一起执行任务,那是给你面子。等进了山庄,你可得一切听我的啊!”

    虽然最终没能说服堂主,但随后两人同行的这一路上,司空圣却是不断的在给皇甫离甩脸色看。

    皇甫离不卑不亢的答道:“少主胸有成竹,必然已有妙策,愿闻其详?”

    这一句话,就让司空圣感到一拳打上了棉花。做什么战前计划,本来就是他最不擅长的。

    “要……要什么妙策啊?”尽管心里没底,表面上,司空圣却是一脸的傲慢,“反正,打就是了,打他们一个落花流水!”

    皇甫离并未与他抬杠,只是淡淡问道:“山庄内诸般机关,及守庄大阵,少主清楚多少?庄丁的战力分布,和庄主最擅长的灵技,你又了解多少?”

    司空圣听得一阵头大,不耐道:“那你都知道,你说啊!我听着呢!”

    接下来,皇甫离果然是耐心的给他讲解了各项情报。但司空圣一听他说话就火气上涌,几乎是听一句顶十句,到头来,自然是什么关键信息都没听进去。

    ……

    按照皇甫离的计划,由自己对付庄主,司空圣则去对付外面的家丁。

    一场持续数个时辰的大战,血光汹涌,激烈非常。

    此时,在一间隐蔽的密室内,皇甫离和一位气息衰败的中年人,正在进行着短促的谈话。

    “你要的东西,就在……”

    皇甫离凝神细听。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剑光破空划过,在那中年人喉咙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血痕。

    大门敞开,司空圣扛着长剑走了进来。

    “皇甫离,你还真是磨蹭啊。对付这么个糟老头,爽快点一剑宰了不就行了?外头那些,我可是早就搞定了!”

    “你……”一向镇定从容的皇甫离,眼中也掀起了异样的波澜。等他快步上前,试探过那倒地的中年人鼻息后,脸色顿时更加的阴沉了,“你怎么把他给杀了?”

    “杀了怕什么?”司空圣冷笑一声,满不在乎,“爹的任务不就是让我们杀了他吗?”

    他这么着急,一定是怕我抢了他的功劳。在心底,司空圣肯定的点了点头。不过这一次,老庄主是被我给宰了的,终于可以让爹看看,我也有动手比皇甫离更快的时候了!

    皇甫离望了望地上的尸体,又转目望他,面沉如水:“堂主的吩咐是,这伏魔庄主曾经在仙墟开启时,夺得过一只人骨手环,据说,其中记载着一场登临仙台的大机缘,堂主要我们务必从他口中,问出人骨手环的下落——”

    司空圣听到这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妙。

    “那你……还没拿到人骨手环?”

    皇甫离无奈的斜过视线:“这老庄主嘴很硬。我用尽了各种方法,刚才他终于撑不住要说了,结果就被你……”

    司空圣不等听他说完,连忙双手乱摆:“那我不管啊!他是你杀的!就是你杀的!”

    “听到没有,等回去以后我爹问起来,你要告诉他人是你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