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 黑暗权杖
    第二组。

    “真想不到,光明权杖竟然会在她手里。”凤薄凉秀眉轻蹙,对于光明权杖这一宗大圣器,竟会出现在颜雪梦这一介弱女子手中,也是稍感意外。转目瞟了身边的颜霂霖一眼,无谓一笑,目光很快又化为调侃,“不过想也知道,肯定是你让给她的。”

    “她比我更需要。”颜霂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方的战斗,淡淡答道。

    光明权杖,本是保管在天霄阁的至宝,此次一众子弟参加天宫门考核,阁主本是提议将权杖交给颜霂霖。以他的实力,再加上顶级灵宝的辅助,那必然是如虎添翼。

    但颜霂霖却推辞了。他主动提议,将光明权杖交给颜雪梦。当时他的理由,同样是“她比我更需要”。

    雪梦专修医术,战斗并非她所长,有了光明权杖,应该足以让她在这张擂台上走得更远。同时也可以在强敌环伺之间,确保她的安全。

    “嗯,就是委婉的说她比你弱,了解。”凤薄凉狡黠一笑,轻描淡写的为他下了结论。

    两人这几句闲谈间,不远处的战斗区域,忽然又发生了变故。

    “光明权杖……又如何?”凤君瞳身周缭绕着诡异的红光,外放开的灵力薄膜,将那光明至圣的纯白能量,都是驱除了几分。

    “我的确是没有黑暗权杖,但是只要能洞悉你的攻击路线,你的威胁,就等于零。”

    话音落下,她的身形犹如瞬移般,在半空中轻盈掠过,留下的只有一片残缺的光影。跨越空间,一手握住权杖,另一手闪电拍出,灵力涌动,当场将颜雪梦击退出数丈。

    颜霂霖的脸色,也随着颜雪梦如落叶般飘坠的身子,迅速的沉重了起来。

    “九幽殿的人,确实手段不凡,佩服!”朝着凤薄凉略一抱拳,由能量幻化的白色火焰,第一次在他身周燃烧了起来。

    “我要去帮雪梦,失陪了。”

    凤薄凉叹了口气,不耐道:“帮什么啊,这就是个比赛,又不会有生命危险。你连光明权杖都给她了,还要怎样?”缓步走到他身边,再次劝道,“她的路总是要自己走的,就让她锻炼锻炼吧。”

    如果能一直把她宠得像个孩子,我也愿意——这一句话,是颜霂霖的心声。

    雪梦是天霄阁的公主。他所希望的,是自己走在她前面,为她遮挡来路的一切风霜雨雪。哪怕她永远不懂得世情险恶,永远没有防人之心,那也没有关系。

    因为有我,所以她不需要懂。

    因为有我,我愿她永远善良单纯。

    凤薄凉只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无奈的摇了摇头,一手搭在他的肩上,语重心长的道:

    “霂霖哥,你的深情真的让我很感动。但是如果你再这么深情下去,你一定会等到雪梦的一句‘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合适’的,相信我。”

    颜霂霖双目中的光芒,在她这一句话下,确是短暂的黯淡了一瞬。

    是啊,从小到大,自己都对雪梦关怀得无微不至。虽然她对自己也总是很好,但他们的关系,仿佛就仅止于兄妹之情。

    一直以来,颜霂霖只以为,雪梦高贵纯洁,如同天上的仙女,是自己做的还不够好,不能令她的视线,为自己长久驻足。但考核后的现实,却是令他的心思有些动摇起来。

    雪梦会和凤薄凉一起做点心,和她的朋友一起玩,即使他们只是平民,和那些围绕在她身边的世家子弟有着云泥之别。但雪梦从来也不会嫌弃他们,在他们面前,她卸下了天家小姐的高贵雍容,就像是一个平常的女孩子一样,会笑,会生气,会在厨房里和他们追逐打闹,奶油和巧克力酱,在脸上被抹得到处都是。

    那样的雪梦,是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那样的笑容,也是他从来没有欣赏过的。

    有时,颜霂霖也会暗自反思,自己一直以来为雪梦做的,是不是都错了呢?

    为了让她幸福,自己给予了她全方位的守护,但这样的关怀,是否也限制了她的自由呢?

    “哎,你还犹豫什么啊?”凤薄凉侧过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雪梦是去帮她那个朋友的,如果你为了雪梦,也去帮她的男朋友……哦,对不起,‘男性朋友’,你看不到你的头上已经是一片绿草如茵了啊?”说话间故意轻扯着他的头发,誓要“将调侃进行到底”。

    正在两人拉扯间,一道绿光忽然从侧旁射到。颜霂霖和凤薄凉也算是反应迅速,各自一偏头一闪身,躲过了这道突袭。

    随后款步走来的,却是天圣国公主顾洺汐。行至两人身前,敛衽一礼,尽显端庄气质。

    “两位,洺汐有事相询。”

    嗯,只是有事相询都这样了,还好你不是直接来开打的。凤薄凉自嘲的一笑,跟这种气质美女一板一眼的说话,那是最累人了。她索性就不说话,由着颜霂霖这位“气质公子”去应付。

    如她所料,颜霂霖果然是拱手一礼,笑容如三月春风,风度翩翩,神采过人,温言答道:“公主尽可直言无妨。”

    顾洺汐也是温婉的一点头,正色道:“方才就在擂台之上,我皇兄遭人暗杀,险些危及生命。请问九幽殿,是否有参与此次暗杀?”说着,她审视的目光转向了凤薄凉。

    “没有啊。”凤薄凉懒洋洋的一摆手,“明摆着的,如果是我们,肯定是光明正大的杀。”

    她这一开口,顿时就将那“两国使节会面”般的庄严气氛,转化成了街头争抢地盘般的随意。

    顾洺汐略一蹙眉,作为一位教养良好的公主,对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几乎是有着本能的反感。但仔细想来,她这话说得虽然挑衅,但也有些道理。毕竟九幽殿一直以来的作风,本就是穷凶极恶,罔顾一切律条,要杀人,何必偷偷摸摸?

    “那么,天霄阁呢?”顾洺汐心下已是信了凤薄凉,对于天霄阁,她虽然信得过他们的声名,但只为求一个安心,她仍是再次开口,向颜霂霖询问道。

    颜霂霖答得正气凛然:“我天霄阁,在灵界大陆上一直都是正义的表率,绝不会做如此肮脏卑劣之事。”

    顾洺汐点了点头:“我也相信你们。比赛结束后,我会向天宫门提出彻查真相的请求,到时,希望二位也能不吝相助。”

    凤薄凉很快的答应道:“好说。”颜霂霖随后也颔首以应,并补充了一番场面话。

    “那接下来,”随着“两国会谈”结束,凤薄凉笑嘻嘻的搭上了顾铭栩的肩,望向顾洺汐,“是你陪他玩玩,还是我们一起陪他玩玩?”

    顾洺汐抬起头,大出两人意料的是,她周身的灵力波动不涨反缩,脚步也是缓慢的向后方退去。

    “能留到这里,洺汐已经对得起天圣皇族了。要与二位相争,洺汐尚有自知之明,不会自讨没趣。”

    “我在这里,就先预祝二位,在决赛会有更精彩的表现了。”

    说完,她果然是坚定的转过身,一步一步的走下了擂台。

    开赛至今,在一众你争我夺的参赛者中,这还是第一个主动退场的选手。

    能留到这里……就足够了。

    顾洺汐走得毫无遗憾。她的步伐依然坚定,气质依然华贵。仿佛一位背负着家国尊严的公主,缓缓的走下了属于她的舞台。

    实际上,按照她的性子,本就不喜欢这些争斗。

    如果不是为了天圣皇室,在顾铭栩遭到暗杀的那一刻,她就会立刻奔下擂台,去看护她的皇兄了。

    “她是为了维护公主的荣耀,不想被别人打下去,所以选择自己下去。”凤薄凉望着她的背影,这主动放弃比赛的行为,只能说人各有志,她也不想多做评价。很快就重新调整了状态,调侃的转过头,“怎么样霂霖哥,你要不要也维护一下天霄阁大少爷的荣耀?”

    被顾洺汐耽搁至今,颜雪梦那一边的战况早已急转直下。颜霂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朝着凤薄凉草草一施礼,道:

    “薄凉小姐伶牙俐齿,霂霖佩服万分。先待我救下雪梦,再慢慢与你叙交情。”

    但还不等他迈开脚步,凤薄凉忽然身形急转,一个挪移已经到了他面前。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柄威风凛凛的权杖。单看外形,与颜雪梦所持的几乎是一模一样。所不同的,就是那一柄为纯白,而这一柄则是纯黑。那如噩梦般深邃的绝对黑暗,仿佛可以吞噬世间的一切光明。

    权杖前端,一道黑色光影散发而出,将颜霂霖笼罩在内。在那黑光之内,蕴含着一股极致的邪恶,层层邪气从杖端处缭绕而开,将这一方区域,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想不到吧,黑暗权杖在我这里。”

    世间共有两柄法则权杖,正是“光明权杖”和“黑暗权杖”。一柄,象征着驱除邪恶的光明,另一柄,则象征着众生沉沦的黑暗。

    两柄权杖,同样的强大,同样的神秘,动之山河破裂。而由于权杖是同属性之物,彼此间并无强弱之分。唯一的差别,或许也只有看那操纵者,究竟能激发出权杖的几分威力。

    这两柄权杖,数千年来,一直由天霄阁和九幽殿分别保管。既代表着它们在这世间的统治地位,刚好,也应和了两大势力在这世间的象征。极致的光明和极致的黑暗,一经碰撞,注定是要斗得天摇地动。

    “别去干扰小瞳了,我陪你玩玩。”

    手持着黑暗权杖,凤薄凉的气质,仿佛也多了几分邪诡。长发被翻卷的黑暗气流掀得飘扬而起,有如一位俯视众生的魔女。

    在九幽殿的参赛者中,她和颜霂霖地位相仿,自然也同样得到了被授予黑暗权杖的资格。只不过,颜霂霖选择将光明权杖让与颜雪梦,而她,却是没有什么想让的人。

    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要靠自己去争取。而不是一味的为旁人奉献,也不是依赖旁人的保护。这就是她的人生信条。

    颜霂霖感受着身周骤然沉重,如同浑浊泥潭般的空间,缓慢抬起的双目中,也划过了一道犀利之色。

    “既然薄凉小姐有意将决战提前,在下也唯有奉陪。”

    他安静的抬起手,手中轻持的,是一根碧绿色的玉笛。

    ……

    各组的战斗,都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胜负分晓前的时刻,也正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

    就在场中剩余的参赛选手,以及在擂台外翘首张望的观众们,内心都随着战局的变化而起伏不定时,一声突兀的惊呼,陡然将所有人的情绪都点燃到了最高点。

    “分出胜负了!第一组分出胜负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转过了视线。

    虽然第一组的出线者,几乎在开场之时就已经注定。但作为最优先晋级的选手,自然仍是能引得全场瞩目。

    此时,所有人关注的焦点,也即是左首那张宽大的擂台上。

    墨孤城负手而立,长发飞扬,气势凛凛。身周早已倒下了成片的参赛者,衬托得那一道唯一伫立的身影更显高大,神威不可侵。

    犹如一片死寂的战场,无数的尸骨沉埋,在那翻滚的血海之上,只有一人独立尊天,气慑九天十地,笑看**八荒。单是那份气势,那份尊荣,已经足以令人奉为神明,顶礼膜拜。

    但……等等……?

    只有他一个……?那弑九天呢?

    在墨孤城的气势震动了好一阵子后,众人才渐渐回想起这张擂台上的另一位种子选手。弑九天又到哪里去了?

    似是为了解答他们的疑问,在众人面面相觑时,一阵发狂的怒吼声,已经在台下响起。

    “墨孤城,你给我下来!待我与你再战三百回合!墨孤城!”

    台下,弑九天疯狂的吼叫着,一次次想要冲上擂台。为了制止他,在他身周已经围拢了不少天宫门的侍卫,手持银枪,强势相拦。

    显然,墨孤城并没有遵循“一张擂台出线两位”的规矩,他强势的击落了弑九天,独自摘下了那唯一的桂冠!

    看着这一幕,不少人震惊过后,也不免摇头叹息。

    这弑九天,也真够倒霉的,本来是妥妥的种子选手,甚至作为帝剑阁的制胜王牌,早早就被誉为夺冠热门,参加考核以来,享尽了风光。现在就因为跟那个最逆天的强者分到一组,竟然落到了一个止步前十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