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8章 深渊魔兽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五组。

    容霄在凶兽群中肆意穿梭,身法如电,收放自如,在他所经之处,已经倒下了大片大片的凶兽。

    某一刻,后方忽然有异样的灵力逼近。容霄掌势圈转,疾推而出,在看清那道身影后,五指在她额前一寸处生生顿住。

    那位参赛者,沈安彤已经吓得僵在了原地。好一阵子,才翘起一个大拇指,冲他露出了一脸单纯无害的笑容。

    “霄哥,你刚才打得真是太帅了。特别棒,一级棒!”

    “凉姐跟我说过,有困难就来找你,一定都能搞定的!接下来,我就跟你们混了呗?”

    在她躲避凶兽袭击的时候,澹台璟已经出局了。现在的擂台上,除了那些同样被撵得鸡飞狗跳的炮灰参赛者,大致上可以分为三方势力。

    一边是颜月缺和哥舒庆的组合,一边是那些驱使凶兽的驯兽师,还有一边,就是容霄和凤君夜,还有他那帮临时小弟所组成的阵营了。

    虽然自己跟容霄算不上熟,但他对凤薄凉的感情,人尽皆知,如果能善加利用,说不定可以和他绑在同一条阵线上。

    男人嘛,都是喜欢在心上人面前争取表现的,作为心上人的好姐妹(自封),自然也能沾到这个光。有句话那是怎么说来着,“闺蜜一席话,胜君十年功!”(自编)

    就这么着,沈安彤眨巴着大眼睛,充满期望的看着容霄,眼中满是“帮我帮我,我会在凉姐面前为你说好话的。”

    容霄初时一怔,但很快,他就若有所悟的笑了笑。

    “不用带上凉子,也有人会保护你的。”说话间,他有意扫向了邬几圆,调侃之意尽显。

    就像凤薄凉早早看出了邬几圆的心思一样,作为兄弟,考核时他对沈安彤点点滴滴的关注,容霄也同样看在眼里。虽然这个女生太左右逢源,不是他欣赏的类型,但只要她没什么坏念头,兄弟喜欢的,他也会支持他们。

    沈安彤心思向来活络,已经听出了他的暗示,但她一心爱慕的是皇甫离,对邬几圆实在没什么特殊的感觉。索性装作不知,嘻嘻哈哈的笑道:“那就谢谢了啊。”

    加入了组织,安全系数果然提高不少。沈安彤只管混在队伍中摸鱼,等着其他人先打倒凶兽。既然邬几圆喜欢她,有时她也会故意露出不支迹象,引他来支援自己。

    就这么着,擂台上的凶兽,已经渐渐被他们清理干净了。

    沈安彤并没有放松警惕。打完了小怪,就该是大怪上场了,游戏里不都是这么设定的么?在等候敌人出现的时候,她有意往凤君夜身边靠。毕竟他是这里最强的一个,真有什么突发状况,还是靠他罩着最安全。

    果然,短暂的平静才维持了不到片刻,两道凶猛的兽吼声,也是在几人身前赫然响起。

    随着吼声,擂台一阵剧烈摇晃。每一次晃动,石板上都会扩散开成片的裂纹。待得数响过后,近处的砖石几乎已经完全粉碎,砂屑纷飞。

    两只身形高大,犹如小山般的黑虎魔兽,缓慢的迈动着脚爪,一步步的朝几人逼近。

    这两只魔兽,通体漆黑如墨,只有一对铜铃大的眼睛,冷森森的闪着幽光,看去分外诡异。

    周身的皮毛,皆如钢铁刷成,锋锐如刃。每一根立起的毛发上,都燃烧着一簇簇的黑色火焰。前爪仅是撑持着砖面,爪锋上便时而有冷光流转,令人望之胆寒。

    无论是外形,还是所扩散而出的威压,都清晰的展示出,它们与先前的那些凶兽,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甚至可以说,比那些兽群全员齐出,还要强上数倍!

    沈安彤再次朝凤君夜身边缩了缩,避免与那两只魔虎的视线相接。

    “竟然是无尽深渊的魔兽?”凤君夜一手轻托额角,眼中也现出了几分凝重,“这可有点麻烦了啊……”

    “无尽深渊?”要说世间的传闻秘事,容霄就指望凤君夜这部“百科全书”了。

    凤君夜果然不负众望,向几人解释道:“无尽深渊,是一条放逐之地,那里,堪称是整个灵界大陆的裂缝。”

    “在那里,不仅环境恶劣,周边的气候也是反复无常。同时,里面还聚集着大量的魔兽,有的是魔族的逃亡者,有的是早早就流落在外的落单魔兽。它们生活在那里,自成一脉,就连殿主也不愿意轻易踏入无尽深渊。”

    “真的连殿主都不愿意吗?”沈安彤插话问道。

    什么无尽深渊,这种一听名字就吓人的鬼地方,她肯定是不会去的。故意没话找话的提问,只是为了在这位九幽殿少爷面前刷刷存在,套套近乎而已。

    凤君夜果然多看了她一眼,应道:“是。那个地方易守难攻,所以魔族的几位魔皇,也从来没有派兵找过它们的麻烦。”

    “但是没想到,百兽宗的人,竟然连无尽深渊的魔兽都有办法收服……”凤君夜重新转过了头,打量着眼前的黑虎魔兽,目光沉凝,“看来这个宗门的底蕴,比我们想象得还要深哪……”

    无尽深渊,即使对于那些暂住民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善地。在深渊内部,同样是每天都在发生着弱肉强食,这些魔兽会彼此倾轧,只有最强者,才能站在兽群的顶点,占据魔气最为充盈的地区,享受谷底最新出土的灵草灵材。

    但别看兽群内部纷争不断,一旦有外界修灵者踏入深渊,这些魔兽还是会立刻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利用着此地险峻的地形,以及兽群长年以战养战,所积聚起的战斗力,每一次妄图踏足的修灵者,总会被打得大败而归。更多的,还会直接把命丢在那里,尸体也被兽群分食。

    要想驯服深渊魔兽,等于就要同时对付全部的深渊住民。这几乎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正因此,虽然曾有很多人觊觎过深渊魔兽的强大战斗力,但还没听说过有哪只魔兽,当真成为了人类战斗伙伴的。

    要降服无尽深渊,那么多有数的大势力都做不到,凤君夜可以肯定,这个百兽宗,也绝对做不到!但若是他们有某种特殊的方法,可以避开与其他魔兽的直接冲突,仅仅驯服他们所需要的魔兽,这也足以令人惊叹。毕竟,像这样的事,可是从来都没有先例的。

    出于对深渊魔兽的忌惮,凤君夜并没有贸然出手。奇怪的是,对面的那两只魔虎,竟然也只是匍匐于地,不时发出威胁的低吼,却始终不曾正式进击。

    这阵沉默的对峙持续半晌,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渐渐从两只深渊魔虎的后方传来。

    而后,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两个浑身脏兮兮,头发蓬乱,手持钢叉,只以树叶蔽体的莽汉。蓦然看去,就像是久绝于世的丛林野人。

    尽管外形邋遢,与这天宫门考生的整体形象颇不相符,但此时却并没有一个人,会去嘲笑他们。

    单从他们能够如此坦然的站在深渊魔虎身边,足能看出,他们就是百兽宗的修灵者,也就是这次释放凶兽的幕后人,更是那两只魔虎的契约主人!

    “九幽殿少爷果然好眼力,”右首一人主动跨前一步,咧开大嘴,瓮声瓮气的开口了,“怎么样,跟我们这两只深渊魔兽比比?”

    左首之人也充满威胁意味的挥了挥钢叉,口中发出一阵如野兽低吼般的“荷荷”怪声。

    凤君夜皱眉轻叹,单手一摊,故意以悠闲的语气道:“这位兄弟,既然这擂台是修灵者决斗的地方,你能不能把这些魔兽收起来,大家踏踏实实的打上一场?你看,你都要吓哭小妹妹了。”

    沈安彤立刻配合着做出梨花带雨状,小鸟依人的凑到了凤君夜身边。

    她也没指望那些野人真会怜香惜玉,不过是想先巴结上九幽殿少爷,那么今后在天宫门的日子,一定也会很好过的。

    那右首野人果然是鼻孔朝天:“我们是驯兽师,魔兽就是我们的战斗伙伴,就像你们所使的兵器一样。难道你跟人动手,会赤手空拳吗?”

    凤君夜摇了摇头,叹道:“那也是。算了,打就打吧。”

    一面说着,他转向容霄和邬几圆二人,“右边这只交给我,你们打左边那只,怎么样?”

    “再来个赌赛么?”容霄倒是并没有多少恐惧,笑问道。

    “安彤,你会跟我一起上吧?”邬几圆看着眼前的魔兽,迟疑了一下,忽然转头望向一旁的沈安彤。

    “那肯定啊!”沈安彤一口应道,“我像是那么不仗义的人吗?”

    邬几圆莫名的松了口气,大声道:“好,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冲。”

    “一,二……”

    “三!”

    如箭般冲出的,就只有邬几圆一个。

    等他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面前的深渊魔虎已经注意到了他,抬起巨大的前爪,向他当头拍了过来。

    “不好意思啊,我觉得自己还是比较适合给你们喊加油。”站在原地动也没动的沈安彤,脸不红气不喘的解释道。显然她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打算要参与这场战斗。

    接着,她果然是“热心”的喊了起来。

    “加油,打它,别怂啊!我……我也会看准时机帮你们的!”

    好在邬几圆反应也算迅速,又是和容霄联手,虽然被沈安彤临时摆了一道,但也勉强挡住了深渊魔虎的攻击。几招架过后,他的灵力终于调整自如,总算是可以进行反击,而不用在那巨大的脚爪下左闪右跳了。

    唉……其实自己早该看出来的。

    从认识沈安彤到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被她卖过多少次了。但也恰恰是因为,她不像其他女人一样搔首弄姿,独立有个性,他才会渐渐被她所吸引。而且,还希望能和她有进一步的发展。

    莫不是……自己其实有受虐倾向?

    第四组。

    徐子继操纵着傀儡,和顾铭栩的联盟团拼杀得难解难分。

    最初,凭借着娴熟的技艺,以及家族重金打造的高能傀儡,徐子继一直是占据上风。但随着战斗的进行,他忽然感到,对傀儡的控制有些力不从心了。

    不知为何,傀儡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僵硬,已经有好几次都痛失先机。徐子继又急又气,用力一扯引线,但本应被他拉回的傀儡,却是莫名的在半空停顿了下来。

    那只傀儡的关节连接处,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磨损,表皮的漆质也有大量剥落。按照他平时对傀儡的保养……是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

    不对,是那个人……看着傀儡受到腐蚀的钢材层,徐子继的眼瞳蓦然紧缩。凤栖梧……他到底还是下毒了!只是他的手段太过高明,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而在自己操纵傀儡作战的时候,这一只傀儡上的毒性,又顺着引线,传递到了其他的傀儡身上……

    现在自己所操纵的傀儡,已经完全是一群残兵了!

    败象稍现,顾铭栩的团队也是立时有所注意。他们纷纷抓住时机,加紧攻击。

    “天罡剑阵!”陆鸿羽结出阵法,一口口的飞剑在半空旋转,划出道道凌厉剑罡,同时向傀儡斩去。

    明季同祭出数道灵符,双掌连拍,灵符内所贮的灵技被他完全催动,耀眼的光芒,瞬间将傀儡淹没。

    “阳炎圣破!”顾铭栩同样出手,圣火燎原。

    此时,其他人也是各展手段,将一众傀儡接连摧毁。大量的残骸先后炸裂,又从半空跌落。

    一次损失了这么多的傀儡,即使是徐子继,也不免感到一阵肉疼。双拳在身侧狠狠收紧,恼得咬牙切齿。

    没有了傀儡阵的阻挡,顾铭栩直视着徐子继,脸上有着大局在握的从容。

    “徐子继,现在这擂台上都是我的人,你已经没有胜算了。是你自己下去,还是要我请你下去?”

    徐子继一言不发,低俯着身子,大口喘息数次后,重新直起腰,嘴角边蓦然掀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眼眸中流动的冰冷,已经全然看不出片刻前的失利。

    “顾铭栩,你这话说错了。应该说,现在这擂台上都是我的人才对……”

    顾铭栩略一皱眉:“就算胡言乱语,也是改变不了你的处境的。”

    徐子继狞笑着,猛然抬手一指:“你自己看!”

    顾铭栩见他神情险恶,不似说谎,虽然也考虑到,这或许是他的疑兵之计,但仍是顺着他手指的方位,转头朝身后望去。

    这一看,他大吃一惊。

    只见那些原本已经和他组成团队,是他的“盟友”的成员,一个个神情僵硬,正伸直着胳膊,目光呆滞,如同受人操控的僵尸般,向他走了过来。

    “你……你们……”顾铭栩目瞪口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子继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深邃了。

    手指牵动,无形的灵力引线,正牵拉着他们的四肢,朝顾铭栩逼近。

    “——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