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7章 光明权杖
    “啊,没有,什么事都没有!”宝鼎碎片一事牵涉太广,知道的人越多,泄密的可能也就越大。因此赶在凤君瞳回答之前,叶朔就连忙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为了分散颜雪梦的注意力,叶朔急中生智,嚷嚷道:“雪梦,我记得你不是懂得复灵秘法吗?我现在的灵力大幅度损耗,需要你的帮助!”

    颜雪梦倒也并未起疑,温柔的点了点头:“好。”

    随着她印诀掐动,一道透明的法阵在叶朔脚底旋转成形,点点滴滴的雨露,自半空飘摇而降,细如牛毛,润物无声。

    在这阵甘霖的滋润下,叶朔能感到体内枯竭的灵力,正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回升。血管、灵脉,乃至每一块肌肉,都重新涌动起了充沛的力量。

    在为灵力恢复而惊喜时,叶朔也不由暗中感叹,颜雪梦对复灵秘法的掌握,这些年是又精进得多了。

    第一次体验复灵秘法的神奇,那还是自己在蓄气一段的时候。当时颜雪梦能将他的灵力全部恢复,而如今自己已经突破到了化气级,竟然仍是能够一次回复巅峰。要知蓄气级和化气级的灵力储量天差地别,颜雪梦施展复灵秘法,所需消耗的灵力,自然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这些大家势力的子弟,果然是很幸福,他们有着享不尽的资源,在修炼道路上,自是可以比其他人走得更加平坦。叶朔默默的叹了口气,这时他忽然想起,当初在玄天派流行的那一句调侃,“哪怕是头猪都能给堆成天才”。

    “雪梦,这凤君瞳,她的特殊秘法果然是真实的吗?”解决了燃眉之急,叶朔又向颜雪梦询问道。看样子,她们两个是认识的,也许雪梦会知道那双眼睛的秘密……

    颜雪梦听他说及此事,神情也凝重了几分:“是,君瞳刚一出生,九幽殿就有人发现,她有着难得一见的幻术师天赋。殿主就赏赐下了一件宝物,叫做‘真实之眼’,能够明心净目,破碎一切虚妄,让她融入到眼瞳之中,辅助修行。而君瞳也真的把这件宝物运用得很好。在九幽殿的年轻一辈中,她的实力都是数一数二的。”

    “什么‘真实之眼’……”叶朔莫名的一阵犯寒,“要融入到眼睛里,难道眼睛不会瞎掉吗?”

    颜雪梦一怔,随即咯咯的低笑起来,“看来你还真是一点都不了解女孩子戴的美瞳,用远祖大人家乡位面的话来说,是一个标准的‘直男’呢……”

    叶朔被她笑得尴尬,也意识到自己或许是问了一句很蠢的话,只能转移话题:“那……有什么方法对付吗?”

    重新打量着凤君瞳,颜雪梦收敛了笑意,纯白色的灵力,开始在她身周盘绕而起。

    “我没有和她交手过,现在我也不好说。只能先暂且攻击着,再慢慢寻找她的破绽吧。”

    话落,颜雪梦的身形轻轻巧巧的一纵而起,双掌连拍,透明的灵力浪潮,翻卷如雾,朝着凤君瞳袭去。

    方才在两人交流时,凤君瞳始终是安静伫立。即使是在颜雪梦为叶朔恢复灵力时,她也没有出手阻止。似乎在她看来,无论敌人如何挣扎,也无法改变这场战斗的走向。而让对方先拥有希望,再由她亲手摧毁,则是比单纯的获胜,更加能令她感到享受的。

    她也没有办法啊……看着二女缠斗的身影,颜雪梦的状况和自己一样,每一招击出,无论如何灵巧百变,总能被敌人事先看破。几个回合一过,便迅速的落在了下风,叶朔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叹息。

    虽然多了个帮手,好像还是没什么用。就算两人联手,也胜不了凤君瞳的。要克制她的能力……除非,是用人海战术,让她双拳难敌四手,即使看得穿,也无力回击……对,就这么办!

    心念电转间,叶朔双手结印,只听得砰砰砰砰数声,在这片区域内,大量的灵力分身已经自动成形。他们围成了一圈,齐刷刷的纵起,向正中的凤君瞳扑去。

    这些分身有的挥拳,有的抬腿,所用的都是不同的招式。一眼望去,足能令人眼花缭乱。

    虽然灵力分身的攻击力不及本体,受到强力攻击时,也会瞬间溃败,但却并不代表,在战斗中可以无视他们的作用。哪怕凤君瞳明知道这些只是分身,她也必须做出抵御,否则的话……否则……

    就在叶朔信心满满的瞪大眼睛,等着看分身大展身手时,场中蓦然响起了一连串的“噗噗”声。那些前一刻还气势汹汹的分身,竟是同时在半空化作了一缕轻烟。由他们所带起的灵力波动,自然也都消散得一干二净。

    刚才……发生了什么?叶朔目瞪口呆。他可以肯定,凤君瞳并没有出过手,那么,她到底是怎样隔空解决掉这些分身的?

    由于分身败得突然,颜雪梦也吃了一惊,攻势稍缓。凤君瞳看准时机,一掌拍出,击得她连退数步。

    “刚才雪梦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么?”凤君瞳瞪着一双毫无感情的血瞳,打量着叶朔的目光满是嘲讽,“我的‘真实之眼’,能够斩破一切虚妄。你这些虚假的分身,我只须一眼就可以全部扫净。你们再怎么挣扎,也都是没有用的。”

    叶朔只觉得心脏一阵抽痛。这眼睛……也太方便了吧?自己已经有了时逆之瞳,如果再能得到这真实之眼……这一刻,他似是忘记了局势的严峻,反而隐约生出了几分对这宝物的渴望。

    颜雪梦艰难的站定脚步,沉思片刻,双手掐诀,一道道冰蓝色的雪花,在她身周旋转舞动,连带着一方空间的温度,都跟着直线下降。

    随着雪花的飞舞,凤君瞳脚底,突兀的炸开了一朵冰晶莲花。飘散开的雪粒,很快就自动凝成了串串寒霜。在她的裙摆处,也悄然结起了一片稀薄的冰层。而冰层仍在朝上方蔓延,似乎是要将她整个人冰冻在内。

    但,即使每一片崩溅开的碎片中,都蕴藏着惊人的寒气,在那白霜中心点的凤君瞳,却始终是立得笔直,浑若无事。在冰莲彻底的炸裂后,那道扩散的冰层,也如同在阳光下消融的积雪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相继粉碎。

    残留的水珠,在凤君瞳灵力流转一圈后,也被完全的蒸发了去。只有几缕尚未散尽的白雾,仍在她身周缠绕盘旋。在此时看来,不但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杀伤力,反而是更为她增添了几分深不可测

    。

    “雪梦,还记得么,你并不是战斗派系的。”凤君瞳红唇轻动,声音空灵,“所以当初你只能去走医师一脉。但你的医师能力,在这里除了能为你和同伴恢复一点体力外,别无他用。”

    “或者你可以用天符师的精神力攻击?不过很可惜,我的真实之眼,注定是一切虚幻术法的克星。所以就连这一招也是没用的。”

    她的语气平平淡淡,不带有任何的情绪起伏,好像仅仅是在叙述一个不争的事实。

    分明是相当甜美的嗓音,但在她那压倒性的力量下,几句话浅淡说来,竟也是令人直冒寒气。

    “不过我倒是无所谓。反正这张擂台上已经没有其他敌人了,如果你们想要自讨苦吃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多陪你们玩玩。”

    “最后出线的,也只会是薄凉姐而已。哦,再算上你们天霄阁的颜霂霖。”

    “大家都是要输的。你们,还有我,我们都会输。只不过输得晚一点,拿到的积分就会更多一点。”

    “这样吧,我们一起撑到其他组结束的时候,现在,就先随便玩玩吧。”

    没有其他人?叶朔一怔,环视左右,果然见到原本还挤得满满当当的擂台,在自己和凤君瞳苦战时,已经是削减一空。只剩下几处区域,还零零散散的分布着几个选手,但也已经是久战后的残兵弱将,支撑不了多久了。

    不止是他们,其他的几张擂台,也全部进入到了最后的收尾战。看来前十名出线的人选,马上就要正式产生了……!

    不能输……叶朔握紧了拳头。已经支撑到这里了,他还要走向更远的地方,还要在决战中打败墨孤城,他绝对不能输在这里……!

    要动用“自我沉睡”吗?即使是以凤君瞳的能力,也不曾看出,他体内还有着另一个意识体,这就说明,真实之眼也并不是无所不能的……那个第二意识,连通天三阶的罗刹鬼帝都可以打败,要扫平这张擂台,他有十足的把握!

    但这一招,原本是他对付强敌的杀手锏,若是在这里贸然施展,是否会暴露过早呢……?叶朔一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在他迟疑间,颜雪梦已经重新结起了印诀。

    “君瞳,你太小看医师了。我们的能力,其实也不仅仅是治愈同伴。”

    “你的真实之眼,能够破碎虚妄,但也能克制身体的疾病么?”

    “试试这一招吧……百病缠身!”

    一层暗绿色的气体,将凤君瞳周身环绕。在那飘荡的浓雾间,颇有几分瘟疫扩散时的压抑感,仿佛蕴藏着大量的病菌。

    啊……这一招!叶朔一阵激动。这一招,他当初也看到俞若珩用过。因为医师最了解人类的身体构造,他们能够治愈疾病,自然也能够施加疾病。直接让人重病缠身,这可比寻常的灵力攻击还要厉害得多!

    在他忐忑的注视下,凤君瞳的样子,却并没有半分身染重病的迹象。

    “雪梦,我早就看出你要用这一招了。”凤君瞳轻启红唇,“真可惜啊,如果你的对手不是我的话,或许你这招,是有大概率占得先机的。”

    “但是现在……”凤君瞳眼中黑纹流转,一道无形波动猛然释放而出,“百病缠身——反射!”

    那些缠绕在她周身的气体,就如同被一道强横能量炸开般,瞬间倒涌而回,朝着颜雪梦体内直贯而入!

    “唔……”颜雪梦痛苦的皱紧了眉头。叶朔能感受到,中了这一招后,她的灵力波动,几乎是立刻就下降了一大半!

    凤君瞳丝毫不缓,身形轻纵,如瞬移般掠过方寸空间,攻势如电,掌影连绵。颜雪梦尽管周身乏力,也只能强撑着抬掌还击。但这一次,她明显是应对维艰,喘息急促,脚下连连后退。

    叶朔抢上助阵,三人斗成了一团,只是面对凤君瞳的真实之眼,颜雪梦的战力又被大幅削减,局面几乎是陷入了一边倒,两人被逼得不断朝擂台边缘退去。

    正在这时,叶朔脑中忽然响起了一道微弱的轻哼声。

    “青想熊,你醒过来了?”感受到那只小熊伸着懒腰的样子,叶朔大喜,“青想熊,你不是总说自己是思想者吗?现在这里有一个棘手的敌人,你倒是帮我想想,该怎么对付她?”

    “太失礼了!”青想熊的大嗓门在他脑中嗡嗡震响,或许是刚刚睡醒,它的声音中气十足,“吾本来就是宠兽中最伟大的思想者!”

    “是是是,”叶朔干笑着答应道,“所以你有什么办法吗?”

    “唔……”青想熊的气势弱了下去,好一会儿才提议道,“要不主人你就乱打一气吧,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招要打向哪里,她自然就更不会知道了!没错,就这么办!”

    “和宠兽商量也是没有用的哦。”还不等叶朔再次感叹青想熊的“不靠谱”,凤君瞳的衣裙已经在他身前擦过,叶朔只觉胸前一痛,外衫便是自动炸裂,半空中溅起一道血光。

    就在凤君瞳将要乘胜追击时,忽然,一道温和的白光骤然大盛,那光束仿佛有着刺破一切黑暗的力量,就连凤君瞳的攻势,在此也是蓦然一止。

    在颜雪梦手中,正紧握着一根纯白色的权杖,通体闪耀着无上华光。有种无与伦比的圣洁气息,正在权杖内无声流转。而先前因灵技倒贯,而显得有些病病歪歪的她,周身的气息已经重新回到了巅峰状态。这一刻,她就如同站在云端的女神一般,神圣不可侵犯。

    “光明权杖竟然在你这里?”凤君瞳惊愕的看着颜雪梦手中的法杖,双目中难得的出现了意外之色。

    颜雪梦淡淡微笑:“光明权杖,是世间至圣法器,能够净化一切污浊。只有同类的‘黑暗权杖’,才能与之相抗。”

    “不过我想黑暗权杖,应该不在你身上吧?”

    说话间,她转过权杖,笔直指向了凤君瞳的颈部。

    “君瞳,这场比试,你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