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起床气
    ,!

    这户农家共三间瓦房,入门是客厅,客厅里侧有一门,门内左侧是卫生间,右侧是厨房。

    客厅左右各两间卧室,卧室内没有摆床,而是农村常见的火炕。

    这三间房盖得较晚,房龄大概10年左右,所以并不是旧格局的老房子,符合新农村建设标准,但估计户主睡习惯了火炕,所以在新房子里依旧保留了这一生活习惯。

    客厅内,李凡和果冻面对面泡脚,他们一边泡脚一边玩打手板,欢笑声透过了纱窗飘向了窗外。

    “你别先撤手!”

    “我没啊!”

    “哈哈哈,打到了吧!”

    “哥哥,我是故意让你的,哈哈!”

    不得不说,这两串笑声真的很雷同很魔性,不得不承认家族遗传的玄妙。

    砰砰砰!

    “李老师!”门外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进!门没关!”

    李凡抬头,只见杨娜挑帘进来了,她身后则紧跟着小杨菡。

    “哟,泡脚呢啊,你们兄妹会享受啊。”

    “哈哈,泡脚有利于身体健康,娜姐随便坐啊。”

    “李老师,我们家杨菡说了,要把湖景房让给小妹妹,咱们换下房间。是不是,小菡?”

    “是的,李凡哥哥,果冻妹妹小,让果冻住吧!”

    李凡扫了一眼并不太心甘情愿的小杨菡,明白了这是杨娜的意思。他刚要说话之际,果冻道:“谢谢姐姐,可我们输了啊,我们就住这里。”

    杨娜道:“房子是可以调换的,小果冻你太小了,这火炕你可睡不了,很硌屁股硌腰的,老硬了!”

    果冻道:“没关系啊!”

    李凡笑道:“娜姐,我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在农村,我们去农村,住的环境可比不上这家,我们太习惯了。”

    杨娜还要换房,李凡当然坚决不同意,“娜姐,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换房子这事儿我们兄妹都不会同意的,是不是,果冻?”

    “嗯呢,谢谢大姐姐!菡菡姐,你也来洗脚啊!”果冻说罢,又开心地踩起了水花。

    门又被敲开了,钱峰领着小钱冠也来串门了。不多时,管彤和张聪这对实习姐弟也来了,这砖瓦房里很快热闹了起来。

    孝子们在院子里疯闹,大人们则在客厅里聊天。

    远处不时地传来几声狗吠,还偶有两口子打架争吵的声音,这年头的深夜,那些没有农活在身的乡亲们,大家的夜生活也才刚刚开始。

    钱峰道:“最近这两周,娜姐正是风头正劲的时候,这部《流金岁月》口碑收视双丰收,娜姐现在接片都接到手软了吧?”

    杨娜颇为感慨:“坦白地和大家说,我本以为我这一辈子注定只能是个二线演员了,而且还是那种只是脸熟的二线演员。

    毕竟我最美好的年华早匆匆而过,三十多岁这个年纪对于女演员来说,想火也不现实了,这两年我甚至都接不到本子。

    我两周前都已经决定退出演艺圈找人嫁了,直到遇到李老师。”

    李凡:“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新江电视台,要是没有你李老师参加《诸子讲座》,我们的电视剧怎么能在国内火起来?我们是借了东风了!”

    李凡道:“你这话太严重了,电视剧火起来和我参加节目没什么关系,主要是剧本好,不狗血不脑残,演员都有演技在身,导演也厉害。”

    杨娜猛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连忙找补:“对对,电视剧本身硬件好这是基础,咱们先不谈基础,如果没有新江卫视借着《诸子讲座》进行推广,我们是金子也容易埋没了。

    所以,归根结底啊,我还得要谢谢李老师!”

    李凡笑了笑,没说什么。

    钱峰问道:“小凡,你家果冻咋教育的啊,怎么这么有教养呢?分享一下,我们也学学。”

    “果冻是我爸我妈带,也没什么秘诀,就是从点滴小事做起,一点点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比如说前阵子不是又地震了么,果冻看着电视里的灾情报道,就说他们好可怜啊。

    然后,我妈说要不咱们帮助帮助他们?果冻就道:‘那好啊,咱家能住多少人啊?被子够吗,让小朋友跟我住一间房好啦!’

    我妈说人家在千里之外呢,得捐钱,就是把咱们的钱送给他们,让灾区的人民买吃的,盖房子,这叫捐钱。

    果冻就道:‘那我捐零花钱!’

    之后果冻就把床底下小匣子里的压岁钱翻出来了。”

    杨娜笑道:“然后全捐了,就没钱买零食了,哈哈!”

    钱峰佩服:“你爸妈真开明,竟然没收缴果冻的压岁钱!”

    李凡道:“压岁钱我妈只给果冻500块钱,其他的都充公了。

    果冻当时要把这500块钱全捐了,我妈又道:‘要做个善良的人,但不要做‘大善’,捐款要量力而行,要以不影响自己的生活为根本,不要走极端,要做个普通的善良人。

    之后,我妈捐了500块,果冻捐了100块。”

    众人点头,从这小小的捐款就看出来了,果冻之所以教养出众,都是家长以身作则教育出来的。

    而且李妈教育得也好,这个“度”掌握得很好。

    钱峰叹了口气,“哎!说到捐款我有话说,今年地震我捐了20万块钱,差点儿没被网友喷死,说什么你戴的那块手表就20万块,你就给灾区人民捐一块手表?”

    杨娜道:“哈哈,网友们管这类人叫圣母还是什么来着?”

    李凡道:“不是圣母,是圣母婊!”

    管彤问道:“有什么区别么?”

    李凡:“圣母和圣母婊可不一样,圣母是:他好可怜啊,我得去帮帮他!

    圣母婊是:他好可怜,你应该去帮帮他!”

    众人一片掌声和欢笑:

    “精辟!”

    “绝了,就是这个意思!”

    “李老师大才啊,哈哈,逗死我了。”

    ……

    众人聊到了晚上10点半才散去,李凡铺好被褥,又生火烧炕,被呛得眼泪直流。

    果冻则趴在炕上感受温度,隔着厚厚的墙壁喊着:“哥哥,凉啊……还是凉……”

    火炕升温是有个过程的,不可能刚添柴烧火就达到温烫的程度,李凡要是按照妹妹现在的体感温度来烧炕的话,过一会儿上炕睡觉的时候,两个人准成为烤乳猪……

    果冻裹在被子里,她还很精神,没有困意,嚷着让哥哥给讲故事。

    故事讲了一个又一个,果冻越听越入迷,之后成功把李凡弄困了。

    怎么办呢?

    李凡有办法了,他打开果冻的行李箱,从里面翻出来了学习机,递给果冻道:“学习吧,反正也睡不着!”

    “啊?你这是虐待儿童啊!”

    不到10分钟,果冻成功睡着了,李凡将学习机拿走,又给果冻盖了一面毯子后,他准备关灯睡觉。

    “凡哥!凡哥!!”

    诶?小斐?

    李凡起床,来到客厅打开房门,只见小斐晃着手机道:“阿姨让你回个电话。”

    李妈自然是担心闺女了,问李凡果冻闯没闯祸,表现得怎么样等等。

    和老妈聊了片刻后,李凡挂断手机,然后打开网络,靠在门口上起了网。

    张小斐道:“凡哥,节目组说不能玩手机。”

    “我没玩手机,有点儿紧急的事情要处理一下,你先休息去吧。”

    片刻后,小程过来催促道:“李老师,您用完手机了么?”

    “公务缠身,等一会儿啊!”

    半个小时后,小程来到李凡身后,道:“李老师,您该休息了。”

    全神贯注的李凡被吓了一跳,“妈呀,吓死我了,我在工作,再等一会儿!”

    小程无语,什么时候在聊天群里斗图成为了工作?

    看到小程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李凡尴尬而不失礼貌一笑,“好吧,我上交!”

    现代人离开手机真困难啊,手机可以一天不用,但是一天不在身边的话,则有种不安全感。

    回到卧室,李凡睡了一个香甜无比的觉,并一觉到早晨。

    李凡没有早起的习惯,他是被节目组叫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打了几声哈欠后,伸手拍了拍身边的妹妹,“果冻,起床了!”

    可……没反应。

    李凡撩开被子,“起床了,懒猫!”

    果冻一阵狂蹬,嗯嗯唧唧了几声后,一个翻身,趴在褥子上准备把刚刚的美梦续上,糖葫芦都到嘴边了,可别成了葡萄的命运啊。

    呵,果冻这起床气还挺重,直接把李氏萌萌脚发挥出来了。

    李凡突然高声道:“妈,瞧瞧你大闺女啊,又赖床!”

    “妈妈!”果冻瞬间弹坐了起来,那一双大眼睛倍儿亮,迅速地寻找着老妈的身影。

    “这回精神了吧?起床,洗脸刷牙,咱们去吃早餐!”

    果冻疑惑地问:“妈妈呢?”

    “在家呢啊!”

    “骗子!”果冻撅起小嘴,然后立马双眸一合,躺在炕上继续赖床。

    李凡又打了声哈欠,道:“你都醒了,起床洗漱好不好?拜托!”

    “不嘛,我的被子生病了,我要在床上照顾它!”果冻说罢紧紧地抱住了被子。

    李凡这一刻,有些懵逼,又有些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