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拜师
    李妈和果冻让整个空荡荡的别墅里充满了亲情,这里不再是冷冰冰的建筑物了,而是一个有着温度的家。

    他们到京的第三天傍晚,小姨宋颖上门探访了,她有一部戏刚刚杀青,刚回到京城便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家里。

    她给果冻买了两件小裙子和鞋子,果冻穿上后便在客厅里乐得直转圈,又给大家跳起了舞蹈。

    宋颖拍着巴掌道:“真好,跳得真好!好羡慕你们啊!”

    李妈问道:“您什么时候生一个啊?”

    “呃……大姐,我还没结婚呢。”

    “艺人结婚都很晚,但也该结婚了,对象总有了吧?”

    “那倒是有,”宋颖连忙转移话题,道,“大姐,你们想没想过来京城生活啊?这样小果冻也能受到更好的教育。”

    “哪那么容易啊,来京城住哪?以什么为生?户口什么的怎么解决。”

    宋颖道:“住这儿啊,这不是家么?”

    “以后这是小凡和小婷的二人世界,我们老两口来填什么乱啊,婆媳关系再好,能不住一起尽量别住。”

    李凡正在厨房洗水果,他道:“你们来京城,我给你们买房子。”

    “那户口呢?京城户口特别难落,报导说连很多明星都得不到京城户口。”

    李凡端着果盘走进客厅,“这倒是真的,京城户口的确难倒一批人。”

    宋颖反问:“你也难?”

    李妈道:“他当然也难了,听说京城户口有钱有权都不容易得到。”

    “我难什么难?我符合特殊人才引进计划嘛!”

    李妈道:“你倒是特殊人才了,我们哪特殊?果冻以后上学也是个问题。”

    宋颖笑道:“这大姐你不用担心,都很好解决,搬家就是了。”

    李妈想了想,“关键是我们进京,干什么啊?没工作啊!”

    宋颖道:“还工作什么啊,儿子赚这么多钱,也到了孝敬父母的时候了。”

    李妈摇头:“可别,我和他爸才40出头,我们可没脸过老年人生活。”

    李凡道:“你们来就是了,我给你们买个门市房,做点儿小生意。”

    “买?租的话多少钱?”

    李凡想了想:“小婷家小区的门市房,120平米,每月3.5万。”

    李妈崩溃:“啥?”

    “别激动,核心地段这个价位很低了。”

    李妈心中算了一笔账,自己家要是真搬到京城的话,租这门市就让家里吃不消了,再加上装修和进货等等,家里的房子和车子都得卖了,拿这笔钱才能周转开。

    而且,来京城还得租房子,租房子价钱也必然不低。

    李妈问道:“假如在小婷家的小区租房子的话,一个月得多少钱?”

    李凡道:“100平以下,应该6000多吧?”

    李妈脸都白了,得,别做梦了,京城是来不了了,就等以后年老的时候过来养老吧。

    宋颖在家里又呆了片刻便告辞了,李凡钻进了她的车,借故和她一起离开了小区。

    车上,她道:“你妈应该是动心了。”

    李凡道:“嗯,应该是。”

    宋颖问,“你这个时间回学校干嘛?”

    “把那个门市房买下来。”

    李凡说罢,给还在办公室处理工作的顾亚婷打了个电话,询问那家待租底商的详细情况,然后便让宋颖的助理连夜去和那家底商的拥有者去谈价去了。

    第二天,李凡的生活持续忙碌着,上午两节课结束后,他在下午便跑到了一家宾馆,吉森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们刚刚入住。

    此时,电视台的摄像组不仅仅来到了京城,也有奔赴尚海、潭沙的,甚至还有直接飞往国外的。

    《哥哥姐姐陪陪我》的节目,目前这个名字被台长否定了,重新定名为《淘气宝宝》。

    节目组很认真,单单关于节目名字的讨论就争论了无数次。

    由于李凡时间的紧张,原则上只能在周六周日进行节目录制,所以节目组只好协调所有明星的时间,以求配合。

    李凡走进会客厅,来京节目组的所有人全都在等着他,周凯起身道:“李老师怎么到楼下没打电话,我这没迎出去有失礼节啊!”

    李凡无奈道:“大家都老熟人了,就别开我玩笑了,咱们对一下行程,我有点儿急事儿马上要离开。”

    “那好,先坐。”

    李凡今天晚上还有录制,要把《西方历史浅谈》七**期录制完,明后天周六周日,这两天的时间全部倒出来了,可以进行《淘气宝宝》的录制。

    周凯问道:“那我们几点到家录制呢?”

    “七点之后吧,行么?”

    “当然可以!以你们的休息为主。”

    李凡问道:“没有什么要注意的么?”

    “呃,对了,咱们节目,是真的在录制期间,除了哥哥姐姐外,父母不能同行。”

    “没问题,我妹妹野着呢。没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一步了?”

    “小凡啊,那个,能不能给我们几张票,我们也想去现场听一听你今天晚上的讲座。”

    摄像大哥道:“对啊,让我们亲眼见证一下,下一个史学理论的诞生。”

    助理也道:“弄不好还是下一个学派呢!”

    李凡笑笑:“都别捧我了,我怕摔着,票没问题。”

    李凡离开宾馆,直驱京城音乐学院。

    迫不及待的顾亚婷,今天便带着果冻来到了音乐学院,她约了着名钢琴家肖亮,在果冻的天赋问题上,她需要一个权威的判断。

    总不能看着果冻天天趴在书本上吧?顾亚婷觉得这对于天生丽质的果冻来说,好残忍!

    假如说果冻再过两三年,鼻梁上就挂起一副眼镜的话,顾亚婷有些接受不了。

    李凡一路打听,在同学们的阵阵惊呼声中,来到了学院的一间琴房外。

    顾亚婷和李妈呆在门口望着室内,两个人开心得很,因为果冻明显对弹琴唱歌很热衷。

    当然,很多小孩子对唱歌、跳舞等都非常喜欢,毕竟这是人类对艺术的本能反应。

    李凡来到门口,悄声问道:“果冻怎么样?”

    李妈道:“看样子肖亮教授很喜欢她啊。”

    顾亚婷则悄声道:“这个教授好厉害的,华国最着名的两位世界大钢琴家李迪和郎之平,都是他教出来的。”

    李凡点了点头,“那厉害了。”

    室内的肖亮教授发现了李凡,然后便让果冻独自练习那简单至极的曲子。

    他走出琴房,随手带上了门,道:“李凡,你好。”

    “您好,肖教授,今天麻烦您了,我家果冻手型怎么样?”

    肖教授:“还行吧!”

    顾亚婷问道:“那听觉呢?”

    “还行吧!”

    顾亚婷继续问:“节奏感呢?”

    “还行吧!”

    李妈心道完了,音乐这条路行不通了。

    李凡也正在略略遗憾之际,突闻肖教授幽幽地道:“和李迪、郎之平小时候差不多。”

    李凡大喜,不过心道:这叫还行?

    肖教授直言:“有天赋是一回事儿,能不能在未来兑现天赋,这是另外一回事儿,华国有音乐天赋的孩子并不少,音乐神童我也遇到过很多,但是,最终成材的没有几个。”

    李妈道:“我们会努力的。”

    肖教授:“努力只是一方面因素而已,努力也未必成材。相信你们都知道这句话,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这时的果冻刚从钢琴旁跑到门口,她又听到了这句话,立马不开心了。

    李妈拍马屁:“有肖教授的指导,乌鸡也能变凤凰啊,在肖教授的严格教导下,果冻一定不负众望,成为下一个郎之平!”

    肖教授闻言皱眉,冷言道:“我说过教这孩子了么?”

    室内瞬间尴尬了。

    李凡错愕不已,他成名后,基本上这种面对面的冷遇和拒绝就没有过,所有围在他周边的人恨不得把他捧上天。

    坦白地讲,他已经习惯了世俗中的顺从,冷不丁被人当面摆了臭脸,他还真不习惯。

    但李凡毕竟是李凡,心胸开阔,并不计较,而且,这种心里的话写在脸上的人其实很简单,总比阳奉阴违的人强百倍。

    李凡道:“肖教授,我对孩子的要求没有我妈高,您抽出一点点时间教就成,您也不用太操心,我也不指望她成为女钢琴家,只要她乐在其中就好。”

    肖教授的面色缓和了下来,心道这还差不多,所有让孩子学琴的父母都想子女成为下一个郎之平,下一个李迪,这可能么?

    肖教授问道:“什么时候来学?”

    李妈头脑一热:“什么时候都行!”

    “好,下周带孩子来我家吧。”

    李妈:“那学费?”

    肖教授冷脸:“我很缺钱么?”

    众人一惊,有个性啊!

    果冻抓着肖教授的手道:“那爷爷你缺什么啊?”

    肖教授的脸瞬间暖了下来,低头道:“让你哥哥给我两张晚上《诸子讲座》的入场券就行。”

    李凡持续无语中……娱乐之最强大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