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果冻的特长
    吃过晚饭后,本来大家坐在沙发上闲聊天,正在漱口的果冻突然嚷着要去看大别墅。

    原因是京视2套正播放着一档装修节目,那栋豪华的别墅便吸引了果冻的全部注意力。

    当然,相对于奢华在这个词,房子内能上上下下爬楼梯可能更加吸引她。

    顾亚婷道:“那咱们就出发吧,这小家咱们住着可能有些挤了。”

    李凡道:“家里房子大是大,但我也好久没去住了,空牢牢的。”

    顾亚婷问道:“被褥枕头够么?用不用去超市拿?”

    “被子还真不够,超市下班了吧?”

    顾亚婷看了看手表,“嗯,我让崔经理去一趟。”

    “那就别折腾了,明天再去吧。”李妈说罢看了果冻一眼。

    果冻连忙道:“嫂子,那就明天去吧!”

    “没事儿,崔经理家就在附近,咱们走吧。”

    果冻闻言开心地拍了两下巴掌。

    众人下楼坐进车内,直奔王府大院。

    牛犇犇则说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这是他印象中最久远的记忆了,久远到他都完全记不得自己当时多大,但是细节却在朦胧中透着格外的清晰。

    因为叔叔在外地上班,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家,当时奶奶家里刚刚添置了新彩电,他便指着电视里的飞机开心得不得了。

    然后叔叔逗他,说要给他买一架呜呜飞,他闻言便哭哭闹闹地索要。最后叔叔无奈,拿出二分钱纸币,将飞机图案剪下来送给了他。

    然后他就不哭了。

    牛犇犇感慨,“我和果冻一对比啊,你们发现了什么问题?”

    李凡:“你好蠢!”

    张萌萌:“嗯,的确是蠢!”

    牛犇犇傻眼,“不应该是果冻很乖么?阿姨,李凡像果冻这么大的时候,有什么蠢事儿?”

    李妈看了看李凡,“算了,不说了,当时我还以为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了呢。”

    李凡崩溃:“妈,我可是您亲儿子啊!”

    李妈白他:“多亏你是我亲儿子,不然我就把你遗弃了!”

    牛犇犇哈哈大笑:“阿姨,说得漂亮!”

    顾亚婷笑道:“阿姨,什么情况啊。”

    李凡坦白交代:“我说话晚。”

    李妈:“还有呢?”

    李凡:“我走路晚。”

    李妈:“还有呢?”

    “呃……我戒奶晚。”

    “都四岁多了才戒奶,你说丢不丢人?”

    牛犇犇道:“这就是典型的大智晚熟型,天才的表现啊。我记得小学四年级之前,小凡是我们班学习下游一批的,当时怎么学都学不会,结果上了四年级,他突然开窍了,成绩直接拔高到了班里前五名。

    这是小凡第一次开窍,第二次就是高一升高二的时候,又开了一次窍,直接成国学偶像了。

    小凡,咱们小学同学王伟,当时小学时候学习多好啊,次次第一,结果升初中后就啥也不是了,好像突然变笨了。”

    张萌萌道:“这叫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果冻没听懂:“萌萌姐姐,什么意思啊?”

    “就是小时候很聪明,长大了就笨成了猪的意思。”

    果冻闻言没说话,憋着嘴低头不语。

    张萌萌道:“干妈,我亲妈最近身体好利索了?”

    “差不多好利索了,你出息人了,当妈的高兴,本来需要养三四个月的,结果提前出院了。对了,听小凡说,犇犇生意做得也挺好?”

    “阿姨,千万别跟我妈说,不然她会k死我的!”

    牛犇犇这话音刚落,他侧头一看,只见低垂着头的果冻眼眶红了,继而滑落下一连串的泪珠。

    “诶呦,我的小公主啊,这是怎么了,谁招你了?”牛犇犇困惑不解。

    众人纷纷侧头,不解中……

    “怎么了这是?”

    “什么情况啊,小祖宗?”

    果冻低着头抽泣着,肩膀一耸一耸地,紧接着不受控制地嚎啕大哭:“人人都说我聪明,我以后可怎么办啊!呜呜!”

    啊!原来如此!

    众人恍然大悟,车内一片欢笑。

    李妈忍俊不禁:“就你还聪明?你聪明的话,数学给我打十几分?你都笨死了!”

    果冻眼泪横飞:“真的?”

    李妈:“嗯!”

    李凡笑道:“我妹妹可不笨,聪明着呢!”

    果冻心凉:“啊?”

    李凡道:“聪明的小孩,一直谦逊恭让,就会一直聪明下去,不然以后就不好说喽!”

    果冻抽泣着道:“什么让?”

    李妈补刀:“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果冻崩溃大哭:“完蛋了,这回死定了!”

    车内笑声再起!

    (再过几年,当果冻看到张萌萌录下的这段视频,她一定会在小日记本上记上一笔:你们的笑声是建立在我的哭声之上的,哼!!)

    王府大院,门口保安标准低敬了一个礼,“李老师好!”

    车子开了进去,巨大的led屏幕上显示出一行字:欢迎尊贵的业主回家!

    即便这么晚了,小区内还有保洁人员不时地清理着小区环境,即便小区内已经干净得甚至连片纸屑都都没。

    李妈惊叹:“这小区物业真好啊!小凡,保安都认识你哈?还和你打招呼!”

    “阿姨你这话不对,全天下谁不认识李凡?”牛犇犇纠正道。

    李凡笑道:“咱们小区的保安,最基础的职业培训就是,熟悉每一位业主以及座驾。”

    “这么厉害,房子卖得贵还是有贵的道理啊!”

    “也不尽然,主要是物业公司好,到了,这就这栋。”

    李凡刚将车开进车库,车门刚开,果冻便跳下了车,滴溜溜地跑到了别墅门前,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门开后,果冻便跑进去撒欢去了,楼上楼下乱窜,一刻也不消停,顾亚婷怕她磕着碰着,只好紧跟不舍。

    李妈一进客厅便处于高度欢喜状态,她一直认为100平米的房子和四五百平米能有什么太大区别,不就是面积大一些么,可是面积再大睡觉也只占几平米而已。

    而且别墅蚊子多容易潮,还真未必有楼房舒服!

    不过她现在不这么认为了,感受真不一样啊。

    客厅挑高七八米开外,巨大的水晶灯照映在乳白色的木质扶梯上,又投射在真皮沙发上,跳跃在每一个角落里,打在整面整面的巨大落地窗上,尽显空间之开阔。

    李妈赞叹了一句:“心里真顺畅,太开阔了。”

    “你儿子钱不白花吧?”

    “你这花都要死了,你也不浇水啊?”李妈说罢,去洗手间打水去了。

    “我来这的时候都很少,这些花早晚得死光光。”

    李妈浇过花后,见电视上落了灰尘,又去打理,之后又要收拾冰箱里的过期食品……

    李凡无奈,这下好,以后家里都不用雇保姆了。

    跑累了的果冻终于回到了大厅,然后欢喜地摸着那架斯坦威限量版钢琴。

    顾亚婷道:“阿姨,果冻学钢琴了么?”

    “没啊,我们那家幼儿园,小班不学,等明年果冻就得学了。”

    顾亚婷走到果冻身边道:“想学么,我教你啊!”

    “好啊!”果冻开心地道。

    “我先教你啊,我弹你猜歌!”顾亚婷坐好,弹了几下后,问道,“这是什么歌?”

    果冻扬起自信的下巴,“《两只老虎》!”

    “哇,真聪明,我弹你唱啊!”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个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来,我教你弹琴啊,坐我身上来!”

    “嫂子,抱我!”

    ……

    李凡和牛犇犇张萌萌在影音室看电影,李妈闲不住,就拿着手机和李爸视频连线,向他显摆儿子的豪宅。

    直到晚上10点的时候,顾亚婷来到了影音室,对李凡道:“咱妹妹在音乐上可能有特殊的天赋!”

    “嗯?何以见得!”

    “你跟我来!”

    李凡跟着顾亚婷爬上楼梯来到客厅,只见小果冻正伸着两根手指不停地杵着琴键。

    琴声时断时续,李凡在音乐上没有基础素养,听不出来这是什么,他问道:“这怎么了?”

    “怎么了?**裸天赋啊!”

    “随便摁的而已嘛,没什么嘛?”

    “你还能指望一个4岁不到的孩子,刚一接触钢琴就流畅地弹奏一首《月光奏鸣曲》啊?真要是弹出来,咱们都得吓晕了。

    我告诉你,她弹的是一首儿歌的旋律,我刚教的,她竟然两个手指头弹下来了!天呢,背唐诗背不下来,竟然能把琴弹下来,好神奇!”

    李凡欣喜万分,这特长长到什么程度?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钢琴老师,也没教过小孩!等妹妹回春城的时候,找个钢琴老师看看。”

    果冻又翘着手指头从头到尾摁了一遍,然后回头找嫂子,她灿烂一笑,“嫂子,教我下一首啊!”

    “好喽,嫂子来了!”

    李凡斜眼,“还自称嫂子,不要脸,占我便宜!”

    “滚蛋!”顾亚婷瞪了一眼李凡后,便开开心心地去教果冻弹琴了。

    相对于李妈的望女成凤,李凡对妹妹没过多的期盼,只要身体健康,生活幸福快乐就可以了,当然最好有一技之长,如果没有,即便平平淡淡过一生也好,只求她能快乐。

    如果妹妹真的对音乐非常擅长并乐于其中,李凡便决定倾其所能为果冻提供最好的条件。

    是夜,大家各自睡去。

    顾亚婷成功地从另外几位女性手中抢到了果冻,抱着它回房间休息了,可果冻双脚刚一落地,便嗖地又跑了出去。

    “果冻,睡觉了!”

    “我去拿我箱子!”

    说话间,果冻便把她那粉红色的小旅行箱拖进来了,然后关上房门,抬起手指:“嘘,嫂子,我给你看好东西。”

    “什么啊?”

    果冻拉开箱子拉链,从里面拿出一盒幸运星,“嫂子,送给你哒!”

    “呦呦呦,给哪买的啊?谢谢妹妹!”

    “不是买的,”果冻撅起了嘴,“都是我叠的,老师教的,说要送给最重要的人!”

    顾亚婷的心化了,她又指了指透明文具盒里的手链,问道:“这个也是你编的?”

    “嗯,也要送给最重要的人,这个给我哥哥。”果冻打开文具盒拿出手链,稀罕地握在小手里。

    顾亚婷问道:“幸运星要送给最重要的人,手链也要送给最重要的人,那么,我和你哥哥谁更重要?!”

    果冻犯难了,“呃……啊……”

    就在顾亚婷准备接受暴击的时候,果冻突然道:“还是嫂子更重要!”

    顾亚婷大惊,疑惑地问道:“为什么?”

    果冻抠着手指头开始分析,“因为,嫂子不开心哥哥就不开心,哥哥不开心我就不开心,我不开心呢,哥哥就不开心,所以啊,嫂子最重要!”

    顾亚婷亲昵地吻了一下果冻的小脸蛋,“你这思路挺清奇啊,嫂子喜欢!”

    果冻擦了擦脸颊,问道:“为什么你们都喜欢亲我啊?”

    “因为喜欢你啊!”

    “那你亲哥哥么?”

    “呃……不早了,要不咱们睡觉?”

    “那哥哥亲你么?”

    “这个,”顾亚婷立马转移话题,指了指行李箱中的少儿读物,“你怎么还带这个了?”

    果冻立马蔫了,“我又得背诗了,妈妈让我每晚要背诗的!”

    “咱们把门插上,妈妈不知道。”

    “可不能骗人!”果冻默默打开课本,满面的愁云下,嘀嘀咕咕起来:

    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

    亭台六七座,**十枝花。

    ……

    顾亚婷不禁叹气,现在的小孩儿啊,真不容易。

    次日早晨,天气不错。

    家人吃过早餐后,李凡有工作抓紧溜走了,顾亚婷则陪着李妈和果冻去逛各大景区了。

    牛犇犇和张萌萌也跟着去了,张萌萌是天才少女,落下几节课无所谓。牛犇犇是野性少年,他更需要草原,课堂他已经戒了。

    他们游了**、故宫、颐和园,在京城的各大景区里合影留念。

    牛犇犇这天的摄影技术猛然提高。

    逛了**的时候,顾亚婷不禁感慨:“京城就是大,应有尽有,无所不包!阿姨,咱们下一站您想去哪?”

    “呃……”

    果冻举手道:“嫂子,咱们去人民广场玩啊!”

    “人民广场?京城也没有人民广场啊?!”

    “有哒,一定有!”

    顾亚婷和牛犇犇面面相觑,真没有啊!

    李妈道:“不用理她,她这是馋了!”

    顾亚婷问:“什么意思?”

    李妈轻哼:“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而此时此刻你在哪里……”

    众人恍然,纷纷大笑。

    果冻低头,捂住了咕咕叫的肚子,“不是馋,我分明是饿了嘛!”娱乐之最强大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