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天价版税
    《西方历史浅谈》第四期节目的播出,渐渐地拉开了史学界对轴心时代的大讨论,也在第一时间引起了很多网民们对此的浓烈兴趣。

    刁教授随后在《国学时代》app上发表文章《论轴心时代产生的原因》,他在文章中提出轴心时代产生的三个可能性原因:

    其一:得益于人类生产力的明显进步,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分离,使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可以脱离劳动而专门从事脑力劳动。(并在文中列举孔子收徒等多种势力)

    这一观点说白了就是,人类吃穿用度都顾不上的时候,还分析什么哲学研究什么科学,哪有闲钱闲心。

    其二,经济的发展和铁制兵器的使用,扩大了古代战争的规模,拓展了人类活动的区域和范围,进而开阔了人类了解、观察、认识客观世界的视野,提高了人类认识世界的能力。

    其三,得益社会矛盾与斗争现实所激发的人类潜能的发挥。

    轴心时代时期,东西方社会动乱不已:华国的春秋五霸和战国七雄;印度,摩揭陀、乔萨罗等邦长期争夺霸权;在希腊,斯巴达、雅典等邦在陆上、海上争夺霸权的斗争此起彼伏,时断时续……

    这一观点一句话概括就是:乱世出英雄!

    刁教授的文章结尾写下一行字:该文观点出自于着名学者李凡先生的讲座。

    好吧,还是从李凡讲座上听来的。不过李凡在讲座上只是寥寥几句概括而已,刁教授抽取出其中三点进行了详细的分析研究。

    也就是李凡短短的几句话,行程了刁教授几千字的文章。

    周四,人民大学讲师林峰在课堂上的讲课片段曝光于网络。

    网络视频中,林峰就热门话题轴心时代予以分析,认为其主因是:

    各个文明都产生了精英阶层,精英阶层的破土而出为轴心时代的来临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该时期,古希腊奴隶制发达,公民受教育普遍较高,哲学家备受推崇;而印度产生了婆罗门祭祀阶层,由此产生了反婆罗门教思潮,耆那教和佛教孕育而生;而华国,则产生了士阶层。

    ……

    这一观点也同样在李凡讲座中有所提及。

    北师大历史系主任欧阳长青发表文章,着重谈及了人口大迁徙与轴心时代的关联。

    晨华教授苏武接受采访,单独讨论了印度轴心时代出现的主要原因,并认为与当时的社会经济变迁有重要联系。

    ……

    一时间,史学界突然进入了对轴心时代的大讨论中,而在这个网络异常发达的年代,关于轴心时代的研讨遍布于网络。

    不过,无论史学界怎么讨论,也基本是在李凡提供的理论框架下进行讨论的。

    李凡在讲座中因为鉴于节目时长和内容太过丰富的原因,而对轴心时代只是概括性地在整体上谈论了一下,虽然每个观点可能只有几句话而已,但却包含了值得广为讨论分析得大量内容。

    这也是李凡决定要出书的原因,轴心时代理论和研究,不是一两句话所能说完的。

    经过几天的发酵,明眼人已经发现了,虽然一些史学家发表了关于轴心时代的研究,但是都没有脱离开李凡的讲座内容,仿佛史学家的研讨都是在李凡给予的大框架下进行的。

    当刁教授看过了同行们对轴心时代的分析后,他不禁望洋兴叹,心中疑惑不解:李凡怎么这么牛逼?

    这没办法,李凡站的高度实在太高了。

    一周的时间里,报刊、杂志、网络、新闻、微博等,轴心时代的讨论进入爆发期,李凡就是在这一时期,准备签下天价合约的。

    京大出版社,位于京城大学西北角,直属于京城大学。今天,他们幸运地获得了李凡未来新书的签约权。

    华国四大出版社为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以及三联,至于京大出版社,则无论名气还是实力,都和四大出版社无法相提并论。

    他们和蒋姐谈好了初步协议,今天,即将进行最终细节的探讨,已经来到了签约前的最后一步。

    京大出版社之所以取得了胜利,不是因为李凡是京大学子的原因,而是他们开出了华国历史上作家最高版税,25%。

    这份天价版税,刷新了建国后历史最高版税21%!

    文人不值钱,且不说普通的作家,就是着名作家,版税一般只有10%左右,能做到15%的在国内屈指可数。

    这份25%版税的合约,基本上已经把京大出版社的利润压榨得所剩无几了。

    蒋姐刚带着助理来到京大出版社楼下,京大出版社社长等人刚迎来下来,她的电话突然间响了。

    人民文学出版社突然抛出了26%的版税,继续拔高着历史最高版税新的记录。

    放下电话后,蒋姐双眼满含歉意,京大出版社社长心有余而力不足,痛心遗憾,功亏一篑。

    两天后,人民文学出版社正式举行《新书签约仪式暨媒体见面会》。

    李凡这天早晨起了个大早,洗脸刷牙,穿戴整齐,便去食堂吃早餐了。

    早餐标准的4个包子一碗粥,外加一小碟咸菜,不过今天他胃口大开,没吃饱,便抬起筷子向顾亚婷的盘子伸去。

    “你自己打饭去,我这是定量的美容餐!”顾亚婷扒开了他的筷子。

    “美容餐?你家豆浆油条是美容餐啊?”

    李凡又到食堂窗口夹了两个包子,坐回座位的时候,但见顾亚婷正凝眉看着他,李凡疑惑地道:“怎么了?沉浸于我的美色而无法自拔?”

    顾亚婷微微翘嘴,然后问道:“人民文学出版社给你的26%的版税,是税前还是税后?”

    “税前,当然是税前。”

    “哦!”顾亚婷开始算账,“假如这本书定价49元,总销量300万本的话,那么,税前收入是49x300万x0.26,就是3822万。

    根据华国的法律,3822万x(1-0.2)=3057.6万,3057.6万是应税部分,3057.6x0.2=611.52万,缴税额是611.52万,其中缴税额减免为611.52x0.3=183.456,你的实际缴税额是428万六百四。”

    李凡错愕地看着她,你干嘛数学这么好?以后可怎么对付你啊,我的天!

    顾亚婷继续道:“也就是说,你的总收入是3393万9360!

    嗯,不少啦!”

    李凡叹气,“婷婷啊,数学不好的女人都很幸福。像我妈,永远认为自己掌控了家里的财政大权,可是我小时候,我爸总会偷偷摸摸地背着我妈给我买罐头和零食吃,而且还时常接济张寡妇。”

    顾亚婷皱眉:“张寡妇?这事儿阿姨知道?”

    “呃……不是重点!”

    顾亚婷继续皱眉:“你的意思是,我以后不幸福喽?”

    “怎么可能?!以后一定给你养的白白胖胖的,这不是重点。”李凡道:“重点是,你大家大业的,就别惦记我这点儿小钱了成不?”

    “我没惦记啊,你不是说以后财产独立的么,我就是随口帮你算一下,替你开心啊,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怎么会称为管家婆呢?我是那种人么?”

    “有种你对天发誓!”

    顾亚婷抬头,透出玻璃墙望向外面的天空,几秒钟后,道:“今天天气真好,下午咱们去春游啊?咱们去哪?颐和园?”

    李凡白她一眼,继续低头消灭最后一个包子,他道:“对了,我妈过阵子来,我可能当天不在京城,你陪陪我妈。”

    “阿姨来干嘛?”

    “带果冻来,准备参加节目录制。”

    “好,没问题,我到时候领着阿姨和妹妹逛逛京城。”

    李凡吃掉最后一个包子后,拿出纸巾擦了擦嘴巴,端着餐盘走人了,准备去人民文学出版社签合同。

    刚刚放下筷子的顾亚婷突然懊恼地捂了一下额头,坏菜了。

    “小凡凡”的“雅称”要是让未来婆婆听到,是不是很不好?

    顾亚婷想到这儿,挎起包急急忙忙回家“训狗”去了。

    ……

    人民文学出版社会议室。

    在无数媒体的聚光灯下,李凡和社长紧邻而坐,李凡抬起钢笔,在合同上落下漂亮的笔迹后,起身和社长握手致意。

    媒体闪光灯不停闪烁中,众人落座,进行答记者问环节。

    “社长您好,请问,以破历史记录的版税签约李凡新书,贵社有哪些原因呢?”

    社长正了正麦克风,“原因很多,但重中之重,是这本新书的品质,这本书将是下一本《新考据学作品集》。

    在和李老师的深入交流中,我们甚至更是大胆预估,这本书有一定几率迈出国门,走向世界,因为这本书是站在世界历史发展的角度而着述的!

    这本书弥补了我国历史学家的短板,完全以一个客观中立的编纂者的角度进行书写,这在我们华国史学界难得一见。”

    有记者半开玩笑地道:“难道不是因为李凡的巨大人气和超高的销量?”

    社长开怀大笑:“这是锦上添花,我们人民文学出版社,只注重品质!”

    出版社众人纷纷微微低头……

    有女记者又问:“李老师好,学者和金钱挂钩,是不是就不纯粹了呢?作为着名学者,您如何看待您创下的26%天价版税这件事?”

    李凡明眸闪动,“学者也是人啊,不赚钱的话,你养我啊?”

    女记者点头,“我养!”

    现场惊起一片笑声。

    李凡签约了26%版税的天价合同的讯息,各大平台皆第一时间予以报导。甚至纷纷登上了全国各大电视台的新闻节目。

    晚上,吉森省《晚间新闻联播》中:

    男主持人:“最新消息,今天,我省着名学者、作家李凡,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签下了26%版税的新书合同,26%的版税,刷新了建国以后最高的国内版税记录。”

    女主持人:“26%的版税,超越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赵建民先生,使李凡成为了国内最具商业价值的超级作家,下面,请看本台详细报导。”

    男主持人:“请看!”

    李妈看着电视里的新闻,然后开始掰手指头算:“26%,一本书要是卖50块钱,26%就是20块钱,一本书能赚20块,老李,上多少税?”

    李爸道:“一本书50块钱,26%是多少?”

    李妈脑袋高速运转中,然后道:“20啊!”

    “摁下计算器!”

    滴滴滴,计算器摁过之后,李妈惭愧一笑:“13啊,我说得没错啊,我四舍五入了。”

    “四舍五入不是10块么?”

    “呃……”

    李爸撇嘴,偷偷摸了摸口袋,然后溜回家藏私房钱去了。

    吉森省《晚间新闻联播》播出的时候,李凡刚和张小斐二人打开顾亚婷的家门,但见,顾亚婷和小姨两个人一起,正蹲在地上训狗呢。

    “美元,听见没有,记住了,这是你的新名字。”

    顾亚婷重复得嘴唇都薄了,二哈终于勉强接受了新名字,这是经过了顾亚婷和小姨的整个一个下午的双方教导的结果。

    见李凡走进客厅,小姨抬头道:“小凡,问你个问题。”

    “小姨你说。”

    “你为什么给小凡凡取名美元啊,取名人民币多亲切啊!”

    李凡无奈:“小姨,我敢么?网友们要是知道的话,一定喷我侮辱人民币!”

    小姨噗嗤一笑:“也是,这也没办法,谁叫咱们是社会名人呢,一点一滴都要注意,小凡凡终于改名成功了。”

    二哈再次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突然蹿到了小姨面前,亲昵地蹭到了小姨身上,抬起大爪子往小姨身上扒。

    小姨和顾亚婷齐齐泪奔,完蛋了,整个下午的对狗狗的功课白做了。

    李凡问道:“你们终于肯给二哈改名字了?”

    顾亚婷道:“当然了,你想啊,一但叫声‘小凡’的时候,你和小凡凡同时跑过来,是你尴尬还是狗狗尴尬?!”

    李凡无语,“你早想什么来着?!”

    顾亚婷道:“关键不是阿姨要来了么,阿姨来家里叫声‘小凡’的话,你和狗狗一起跑过来的时候,我就尴尬了。”

    李凡暴汗,然后加入了训狗的行列之中。

    面对着四个人围拢着的碎碎念,狗狗崩溃了,哼哼唧唧中。

    这时,李凡的手机响了,李凡一没注意摁到了免提键。

    这电话是李妈打来的,李妈开心的声音传了出来:“小凡啊,干嘛呢?”

    众人看了一眼手机,然后又齐齐望向二哈,只见二哈双眼放亮,奔向手机……娱乐之最强大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