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生活很美好
    休息室内,一片谈笑之声。

    “李凡,今晚的表现非常完美,非常流畅,节奏感很棒,绝对的完美!”

    “坦白地讲,李老师比我想象中的好太多了,在台上真的太从容淡定了!”

    “无论讲座内容还是现场表现力,李老师今晚的讲座都没挑的!”

    ……

    的确,今晚的讲座李凡基本是零瑕疵地完成的。

    之前大家还是有些担心李凡的,毕竟这是李凡的一次重大转变,他会不会因为“初为人师”来到舞台而太过紧张,从而影响节目的发挥,这个谁也不知道。

    不过,大家明显多虑了,毕竟李凡这两年已经历练出来了,甚至连外宾都陪同过,紧张到影响状态根本不至于。

    况且,有硬实力打底的自信心支撑,李凡很轻松地便完成了整场讲座。

    大家正在谈笑间,搜娱老总突然走进房门,他边鼓掌边道:“小凡,精彩!”

    “王总,您过奖了。”

    “这场讲座,听得我是如痴如醉啊,轴心时代究竟是什么原因产生的呢?下个轴心时代的来临,是不是人类会进入下一个纪元?”

    “呃……”

    “算了,你别提前告诉我了,等下次录制讲座,我还到现场听。”

    晚上11点多,李凡这才离开凤凰大厦,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被王总约了出去。

    一肚子狐疑的李凡走进餐厅,落座后才知道王总约他的目的。

    王总想把两年前搜娱的项目再捡起来,这个项目就是以李凡为核心,打造网络脱口秀节目。

    之前搜娱和李凡谈过,那时的李凡在法定意义上还没成年呢,又因为其他原因没有成行,转眼间李凡上了大学并有了硕硕之名,做这档节目的时机比之前成熟无数倍。

    至于节目内容,搜娱的畅想则是野史八卦式的漫谈,与讲座类节目有本质性的区别,虽然都是文化输出类节目,但是节目定位并不重叠。

    这档脱口秀节目,相较于李凡的《西方历史浅谈》系列讲座,它将更加跳脱、大众化以及娱乐化,将会获得更大的观看人群,并脱离《西方历史浅谈》浓厚的学院派风格。

    王总说的一翻话以及对节目的定位,李凡也是很认同的,所以两个人谈得很投机很欢乐,只不过最后……

    王总激动地道:“聊得太开心了,那好,咱们这个月内就立项上马。”

    “王总,这个月不行啊,没档期啊!”

    “那下个月?”

    “下个月档期也排满了。”

    “那什么时候有时间?”

    李凡想了想,“十一黄金周!”

    王总立马崩溃。

    ……

    讲座类节目的后期制作就实在太简单了,后期制作非常快地就完成了,并于周二晚上准时播出。

    这天晚上,李凡离开京大,直奔顾亚婷家而去,顾亚婷参加的《花样姐姐》的前半程节目已经录制完成了,后面的几期需要下周继续录制。她也刚刚回到京城。

    李凡敲开房门的时候,“美元”直接扑向了他,热情得好像见到了同类。

    顾亚婷正窝在沙发里没精打采的,她道:“李凡,辛苦您老人家一下,过来给我揉揉肩。”

    “好咧,不辛苦,别说揉肩了,揉哪都成!”

    顾亚婷白了她一眼,然后便享受起了“李氏按摩”。

    李氏按摩有个特点,揉肩膀的时候一定要努力进行前倾式的用力,然后目光借机往下一瞥……

    电视里正播放着新江卫视,又过了几分钟后,《诸子讲座》李凡系列节目便开始了。

    电视机屏幕里,一袭白衣的李凡出现在画面中的时候,电视音响瞬间声音大作。

    顾亚婷错愕:“怎么搞得像演唱会?”

    “嗨,谁也没想到观众们会带这些‘装备’去。”

    李凡说罢,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二哈,他连忙喊道:“美元,住手!不对,住嘴!住嘴!!”

    原来二哈正在不远处搞破坏,正在替顾亚婷测试着她新买拖鞋的质量。

    李凡再喊:“美元,给我住嘴!!”

    二哈继续撕扯着拖鞋。

    “小凡凡!又调皮!”顾亚婷呵斥道。

    二哈回头看了一眼顾亚婷,见顾亚婷一脸凶相,然后就蔫了。

    李凡崩溃:“不是说好改名字的么?”

    “是啊,不过我改了它真不听啊,我也很无奈啊,要不你再试试?”

    李凡道:“美元,过来!”

    二哈不为所动。

    “美元!”顾亚婷对李凡道,“你看看,我叫也没反应吧?小凡凡!!”

    二哈回头,欢快地跑向了顾亚婷。

    李凡之后便和二哈较起了真儿,势必要让它接受新的名字,“你叫美元,听见没,别舔我,美元!”

    电视机里,《西方历史浅谈》第一讲很快就播放完了,总计45分钟,时间不长。当然,讲座类节目的时长是不适合过长的。

    顾亚婷伸了个懒腰,“演唱会总算看完了,李凡,讲得不错,诶,你别逗狗了,你过来。”

    李凡起身,“好,我来逗逗你。”

    他坐在沙发上的时候,便觉得事情不妙了,顾亚婷那双大眼镜直勾勾地看着他,而裸露着的脚丫正不停地活动着,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李凡连忙挪了挪屁股,离开危险地带。

    顾亚婷突然往他身边一坐,扳过他的脸道:“你看着我!”

    “干嘛?”

    “嘘,认真地看着我,别说话!”

    顾亚婷开始酝酿,再酝酿,不停地酝酿,可还是张不开嘴,说句情话怎么就这么难?说句“我想你了”或者“我爱你”怎么就这么别扭?

    好吧,语言不过关,那就只好用行动来表示了!

    娇艳柔软的朱唇迎面而来,李凡一惊,双瞳瞬间放大,然后便闭起眼睛笑纳了。

    美元愣怔怔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默默地低下了头,继续撕扯那双拖鞋。

    这天晚上,李凡是被顾亚婷赶出家门的,虽然没有再进一步,但是,李凡知道好事将近了。

    当打开第一道阀门的时候,这道阀门就不会再轻易关上了,而且汹涌的洪水将猛烈冲击下一道阀门。

    而且,“我只……绝不……”这种句子一定会在某些时刻具有推波助澜的神奇功效。

    李凡哼着小曲走到楼下,恰好碰到出门而归的张小斐。

    “凡哥,怎么这么高兴?!”

    “生活是多么美好啊!”李凡拍了拍张小斐的肩膀,“过18周岁生日后找个男朋友,也感受一下生活的美好!”

    李凡美滋滋地向京大走去,张小斐则皱眉挠头,她自言自语地道:“难道这是有jian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